扑到 负二代

 
扑到 负二代
2014-05-12 21:00:33 /故事大全 /点击:516℃

第一章 你不就喜欢她坦白吗?

颜紫蕊跟陆轩分手半个月后,陆轩才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我。他变得非常憔悴,脸色腊黄,眼睛里都是血丝。虽然每天西装笔挺地上下班,但瞧着就跟失了灵魂的躯壳似的。

他说怕我冲动,所以到现在才告诉我。

很显然,我并没有因为时间的关系而变得理智,听完事情的始末,我当即就杀气腾腾地去找颜紫蕊了。

我是颜紫蕊和陆轩共同的朋友,看着他俩勾搭上并且轰轰烈烈地好了两年。我是怎么也不愿意相信颜紫蕊为了钱投入了一个富二代的怀抱。

当我在她的小区把这对奸夫淫妇拦下来时,我特希望颜紫蕊痛苦地告诉我:“我也不想离开陆轩,可是我得了白血病,我不能拖累他”

以上纯属幻想。颜紫蕊穿着新买的高档大衣,发型换成了成熟妩媚的大波浪,十个手指甲涂得红彤彤的。

“方艾水,你也太多管闲事了吧,我爱跟谁在一起就跟谁在一起。”

我紧紧捏着拳头,恨不得揍她一拳,我说:“钱就那么重要吗?陆轩也是一年轻有为、前途大好的小青年,假以时日,他定能够功成名就,给你想要的生活。”

颜紫蕊撩了撩头发说:“可是我已经二十五岁了,我等不起了。我现在就想过安定富足的生活,既然有一个现成的,我何必巴巴地盼着他?”

我转向一旁的富二代:“听见没有,她在赤裸裸地宣告她看上的是你的钱。”

富二代微微一笑,揽住颜紫蕊的细腰说:“我就喜欢她坦白。”

我明白了,这富二代平常遇到的女人估计都假惺惺地表示她们喜欢他的内涵他的人,颜紫蕊毫不避讳她看上的是他的钱,反而让他觉得新鲜。我狠狠地看着他俩,挥舞着拳头说:“我诅咒你俩好不过三个月。”

事实证明我高估了他俩。

一个星期后的晚上,我在酒吧里调酒的时候,富二代跟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勾肩搭背的进来了。

我那个心情愉快啊,简直没有任何语言能够形容。我在吧台上看着他俩,越看越开心,于是我调了一杯我的招牌酒“真心”送到富二代跟前,笑吟吟地说:“请你喝。”

其实富二代长得挺招人待见的,他不说话的时候看着就是一阳光纯良的帅哥。但是他一说话,那股子淫荡的味道立马就透了出来。我不知道他是否还记得我,他凝视着我,温柔地说:“明天晚上我有空,我来接你好不好?”

我更加温柔地说:“不好意思,我结婚了。”

他用那双勾魂夺魄地眼睛望着我:“没关系,结了婚的女人更有韵味。”

我看了他五秒钟,深呼吸,克制住想拍死这个毫无道德观念的男人的冲动。我说:“这杯酒叫‘真心’,看来你没有资格喝。”

我把酒拿回来,回到吧台里面。过了一会儿,富二代过来了,在我前面坐下。他说:“你是颜紫蕊的朋友方艾水吧,我刚刚没认出来。”

我低着头擦玻璃杯,没理他,他又说:“酒吧里一个女人请一个男人喝酒,我当然就想到那方面了。”

我把抹布一抖,瞪了他一眼说:“我那是奖励你跟颜紫蕊分手了,你俩可真没出息,一个月都没熬过去。”

“我俩没分手,就是吵架了。”

“那今晚跟你在一起的女人是什么意思?”我问。那女人也忒得好脾气,男伴当着她的面勾引别的女人,她却一句话都不说,真是大方得体啊。

他说:“那个是我的女性朋友,红颜知已,无关风月,完全纯洁的男女关系。”

我嗤笑:“都男女关系了还纯洁个屁。”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他掏出来看了一眼没接,随手把手机搁在吧台上。我瞅了一眼,是颜紫蕊。

我冷笑:“哟,还不接电话,排场够大啊!”

他看了一眼手机,淡淡地说:“虚荣的女人不值得费心。”

我奇怪:“你不就喜欢她坦白吗?”

他露出一个轻佻的笑容:“是啊,我还喜欢你仗义呢!”

第二章 嘴太快,没刹住

富二代名叫曲扬名,我听着这名字挺耳熟的,估计是在哪个八卦周刊上看到过。

他也不去管那位跟他有着纯洁男女关系的女伴,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我聊着天。

“给我调杯‘真心’。”他说。

“你不配喝那杯酒。”我非常不友好地说。

他严肃地看着我,我不怕他,跟他对视。忽然间,他把手拢成喇叭状放在嘴边,大声叫道:“经理经理,你们调酒师不卖酒给”

这家伙!我连忙伸手捂住他的嘴巴,瞪着他说:“九十九元一杯。”幸好酒吧里的音乐够劲爆,巡场的经理什么都没有听见。

我把调好的“真心”递给他,他尝了一口,眉头微?:“好奇怪的味道,非常让人回味。”

我笑了笑,没接话。

他默默地把“真心”喝完,空了的酒杯推到我面前说:“再来一杯。”

我拿了一瓶啤酒给他,笑一笑说:“真心只能付出一次。”

这时候音乐换成了轻柔的舞曲,一对对的男女从位子上站起来,步入舞池。

我问他:“颜紫蕊有男朋友,你为什么还要追她?为了显示自己更有魅力?”

他耸耸肩膀:“我不知道她有男朋友,她从未提过。”

我叹了口气,颜紫蕊本性如此,不是曲扬名也会是别的男人。我怎么早没发现她的本质呢?

“扬名!”纯洁关系的女性朋友终于坐不下去了,走过来拉住他的手臂说,“我们去跳舞吧。”她的目光有意无意地在我脸上打转,好像在估量我的战斗力。我想,曲扬名大概猜错了,这位红颜知已对他的意思可不简单。

他们下了舞池,曲扬名的手机还搁在吧台上,这时候又嗡嗡嗡地响起来。依然是颜紫蕊,我幸灾乐祸地拿过手机,谁知一不小心按下了接通键。颜紫蕊焦急又妩媚的声音传出来:“扬名你在哪里?是我不对,我不该无理取闹。”

我举着手机不知该不该搭腔。颜紫蕊又说:“扬名你说话啊?你还在生我的气吗?你在哪里,我来找你好不好?”

我轻轻咳嗽了一声,颜紫蕊听到女人的声音立刻紧张起来:“你跟谁在一起?”

我望了望舞池中的曲扬名,他搂着红颜知已缓缓踱着舞步,非常陶醉的样子。我冲他挥了几次手他都没有看见。于是我对着手机里的颜紫蕊打了声招呼:“嗨,小蕊!”

“方艾水?!”颜紫蕊鬼叫起来,听声音吓得不轻,“扬名的手机为什么会在你那里?你们方艾水”

“不要紧张,”我说,“这里是酒吧,你男人正在寻欢作乐,不过不是跟我。”

“他带了别的女人?”

“嗯哼。”我一边说一边点头,手机里传来“嘟嘟嘟”的声音,颜紫蕊挂了电话,不出意外,她正在赶来的路上。我急忙走到舞池边里把曲扬名拖到一边,他的红颜知己非常怨恨地看着我。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天生小气鬼
下一篇:职业狐狸精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