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情敌

 
独家情敌
2014-05-12 20:56:23 /故事大全 /点击:689℃

一、毁容

明珠被毁容了。虽然,她以前也没多漂亮。

她还能记得那天的情形,她沉浸在爱情里,幸福地挽着爱人的手臂走出公司。那个疯狂的女人冲上来,瓶子里的液体往她的脸上泼。

火辣辣的剧痛袭来,她几乎痛晕过去。

她哭喊,求救,手却扑了个空。

她艰难地睁眼,看见自己的未婚夫,与那个女人挣扎在一起。

他抱住她,吻上她的唇。

明珠咬紧牙根,喊出她痛恨的名字,“廖晓阳!”

她拥有的东西少之又少,仅有的,也在这一刻,被廖晓阳夺走了。

明珠的手抚上凹凸不平的脸,经过了一个月,她已经能平静对待。姜斯宇第一天来过,他说对不起,之后他就没再过来。

她与姜斯宇的婚约吹了,姜爸姜妈说,他们不会要求媳妇一定要貌美如花,但也无法接受一个丑陋的女人。他们说得很绝,想断了她的念头。

明珠扯动嘴角,脸上传来撕裂的疼痛,其实不用两位老人多跑一趟,她早已断了念头。纵然曾经深爱,纵然鲜血淋漓,她也会斩掉执念。

有人推门进来,明珠回过神。

“你起来了?”男人走进来,手里拿着一个空的大包,“出院手续已经办好,我们现在就可以走了。”

看她不说话,男人又道,“明珠,如果你要整容,我可以帮你联络”

“不用了。”明珠说,“这样就可以了。”

男人没勉强,他忙着收拾东西,“我帮你请了一个专业的看护,她会安排你的饮食和生活,你如果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打电话找我”

“廖沧海。”明珠不厌其烦,“你这么做,是为了替你妹妹赎罪吗?”

自她受伤后,只有他每天按时来医院报到,委曲求全一般纵容她的脾气。明珠发狂地拿起柜子上的东西砸过去,“你觉得你做的这些,就可以赎罪吗!”

廖沧海没躲过,耳朵被砸了一下,渗出了血丝。

他问,“要怎样你才觉得满足?”

“如果我要你娶我?”

“好。”廖沧海放下收拾了一半的东西,拉着明珠往外走,“我们现在就去登记。”

二、赎罪

明珠结婚了。从民政局出来,廖沧海牵着她的手要一起去买房,明珠讥讽道,“怎么,不敢带我回家?怕你家人知道你的老婆是个丑八怪吗?”她顿了顿,眼中多了几分恨意,“还是你怕我出现,会吓坏廖晓阳?”

廖沧海眼中闪动的情绪跳跃太快,明珠没能捕捉到。他淡淡地笑着道,“我以为你不喜欢人太多。”

可是既然她开口了,廖沧海也不会拒绝。

廖沧海开车带着明珠来到东郊,这里是别墅区,明珠以前跟着姜斯宇来过。

到了廖家别墅,得到消息的廖家父母出来迎接,明珠清楚地看到两位老人眼中闪过的错愕和惊吓。她扬起脸,挤出古怪难看的笑,“爸妈,你们好。”

廖妈很快回过神,“好、你好。”

廖家父母知道女儿做的事情,他们内疚,也担心廖晓阳会因此名誉受损甚至坐牢,所以当廖沧海说他有办法说服明珠时,他们松了一口气。只是,没想到廖沧海会娶她回来,更没想到明珠脸上的伤这么严重。

明珠看得仔细,廖家两老眼中除了内疚,还有嫌恶。

心中莫名的畅快,她微笑着看向自己的丈夫。廖沧海牵着她的手走进别墅。明珠看着眼前的一景一物,哪怕是一砖一瓦,她都好像很熟悉。廖晓阳喜欢炫耀自己的一切,慈祥的父母,超级会赚钱的哥哥,帅气的男友,豪华的别墅廖晓阳有的,她都没有。

明珠决定争。

争不来父母和哥哥,她就争男人。

她以优异的成绩毕业,进入姜斯宇的公司,成了他的秘书,上了他的床,并且得到姜家长辈的喜欢。她这才知道,她也有廖晓阳没有的,她温婉柔和,廖晓阳骄纵任性。

进了房间,廖沧海把途径商场买的衣服放进衣柜,回过头发现明珠站在窗边发呆,“你怎么了?”

“廖晓阳呢,怎么没看到她?”明珠冷笑。

嫁给廖沧海,来到廖家别墅,都是为了廖晓阳。她要顶着这张脸,每天在廖晓阳的面前晃悠,她要让廖晓阳生活在恐惧不安中!

廖沧海犹豫了片刻,“她出国了。”

“是和姜斯宇一起?”

廖沧海没有回答,算是默认。

明珠眼中冒火,凭什么廖晓阳可以在伤害她之后逃得远远的?在她最痛苦的时候,廖晓阳居然和姜斯宇在国外双宿双飞?如果廖晓阳一辈子都不回来,她还怎么报仇?

明珠恨恨咬牙,“廖沧海,你还真是好哥哥啊,把妹妹藏得好好的,然后自己替妹妹赎罪?你还真是伟大,连自己的婚姻都要毁掉!”

“明珠”

“别以为这样就够了。”明珠冷静下来,恨恨地道,“没把廖晓阳加诸在我身上的还回去,就永远都不会结束。”

她的眼中,只有恨。

廖沧海没继续劝说,他无声地叹息,“你先静一静。”然后推门离开。

夜幕降临,明珠看着黝黑的夜空,门外始终没有动静,她猜廖沧海今夜不会回来。

结婚只是权宜,只是为了补偿一二。

她的手缓缓地摸上脸,这张连她自己都痛恨害怕的脸,即使是心有愧疚的廖家人,也觉得可怕吧?

半夜,明珠走出房间去喝水,经过一楼的房间时,听见里头传来对话声。

“她的脸真的不能恢复了吗?现在整容业这么发达”

“妈,明珠她不想整容。”

“不想整容难道要一辈子顶着这张吓死人的脸吗!”廖妈气得大吼,“沧海,不要告诉我你真的要一辈子对着她这张脸!”

明珠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她敲了敲门,乍然响起的声音让廖妈吓了一跳。

她的笑容在廖妈看来却那样可怕。

“我希望你们联络晓阳。”

廖沧海问,“你找她有什么事?”

“我总是要知道我的律师信该寄到哪里。”

三、妻子

廖家在A市势力强大,没有律师敢接这个案子,而且当天很多目击者都是姜斯宇公司的人,全都被封了口。三个月过去,毫无进展。

走出律师楼,明珠看着站在车边等待的廖沧海,“你还真厉害,防得滴水不漏。”

廖沧海笑了笑,没有解释。他为她拉开车门,待她坐好才走向另一边。启动车子前,他问:“接下来要去哪里?”

明珠问,“你公司缺人吗?”

“本来不缺。”廖沧海神情愉悦,“不过如果是你,随时欢迎。”

“你果然是个好哥哥。”为了替妹妹赎罪,竟然把她这个危险品放在身边。也正因为如此,她才更恨,恨廖晓阳,也恨包庇廖晓阳的廖家人和姜斯宇。余光瞄到廖沧海,那一瞬,她似乎看到他抿紧唇,眼里一阵落寞。

所属专题:

更多精彩,请点击:情敌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世间有渣男
下一篇:娘子是仵作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