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两相骗

 
两两相骗
2014-05-12 20:09:28 /故事大全 /点击:737℃

我第一次见到任良宴的时候他正在接客,一看就是公关界内的翘楚。

所以当我知道他就是此次任务的雇主的时候,我的心情着实有些微妙。

最最重要的是,这次的任务居然是cos夫妻档?!

(一)业界翘楚

我看了眼手表,北京时间十三点十五分,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四十五分钟,目标人物还是没有出现。

忍不住在心里把师傅骂了一千零一遍,还跟我说什么这个人绝对靠谱,近两年内的业界翘楚。

我呸!业界翘楚?

老娘还是业界良心呢!知不知道做我们这行最重要的就是时间观念啊。

我恶狠狠的喝掉最后一口奶昔,决定再给他十五分钟,如果再不出现,老娘就拍屁股走人。

我伸手又叫了一杯奶昔,拿出所有的耐心,等待这最后的十五分钟。

就在我翘首以盼之际,餐厅的门外走进来一男一女。

男的十分高挑,面庞英俊,气质出众,且光是看袖口那一粒纽扣,就已是价值不菲。

我把目光满怀期待的放到他身后的女伴身上,却差点没有被一口奶昔呛的升天。

女人目测四十五岁左右,穿着一身火红色的皮草,头上戴着火红色的水钻发卡,脸上画着艳红的眼影,再配上两团火辣辣的高原红。

远远望去,像极了一只刚刚逃出生天的火鸡。

”达令。”女人笑得花痴乱颤,肥胖的手指抚上了男人英俊的面庞。

原来是从事特殊行业的服务者

我深吸一口气,努力的平复了一下心绪,向公关先生投去同情的目光,看来这年头,真是做什么都不容易。

女人仿佛极力的在讨好面前的这位公关先生,笑容满面的从包里拿出一个绒缎锦盒,里面躺着一只金光灿灿的手表。

我不由得挑了挑眉,那表是师傅垂涎已久的限量款,一直没有舍得下手。

男人却面无表情的拒绝了女人的美意。

果然是个高手,以退为进,以守为攻,看看女人那被五迷三道的表情,下次怕是要直接送楼表心意了。

我在心底暗暗揣度,一边想着回去或许可以建议师傅改行,虽说年纪大了点,搞不好就有些个重口味的贵妇呢?

我想的出神,突然肩头一沉,回头望去,才发现公关先生不知何时站在了我的身后。

我的目光飘向门口,那抹显眼的火红色裙角刚刚消失在转角处。

这年头,都到了公然拉客的地步了?可惜姐姐最近囊中羞涩,不然还真的可以考虑潇洒一回

我看着男人英俊非凡的脸庞不禁懊恼。

“齐老的高徒?”男人绕过我坐到了我的对面,目光玩味的扫了一眼桌上的五个奶昔杯,“不好意思,上一个客人有点难缠,让齐小姐久等了。”

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喝了太多奶昔,我的肚子陡然翻江倒海起来。

这就是师傅口中的业界翘楚、业界良心?竟然已经将周边业务开拓到当鸭的范围了?

果然是宏图大志!

“任良宴,你这次任务的合作伙伴。”他忽而一笑,好看的眸子里似有光华流过。

“如雷贯耳、如雷贯耳。”我点点了头,神情认真,语气诚恳。

(二)胸大无脑and一掷千金

我是个骗子。

哦不对,师傅说不能叫骗子,应该称之为综合性人才。

但是往祖宗八辈上追溯,其实就是跟以前那些千门中人差不多,只不过术业有专攻,我们脱离了组织,往旁支发展开来。

公司囊括的业务种类繁多,小到带着顾客去指定点消费点收取回扣,大到洗黑钱等黑道业务,只要你想,公司都可以提供服务。

掐指算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出任务。

师傅说了,这次的合作伙伴靠谱,我跟着可以多学些经验。

我看着对面风姿卓越的公关先生,心道确实靠谱,特别是那张脸。

“有人看上了一笔文物,由于不太方面出面,于是就拜托我来做,交易地点是在泰国。”任良宴喝了口水,讲解着任务来源。

我听得很清楚,他说的是我,不是我们,既然如此,那他何必找我合作?

虽说我没有出过任务,但跟着师傅多年耳濡目染,也大抵还是知道些的。

文物相关更是不必其他任务,风险和回报成正比,找个外人搭伙,绝对不是明智之举。

任良宴显然看出了我的疑问,耐心的解释,“这次的合作方疑心极重,选择交易对象的要求之一就是必须是夫妻双方。”他看了我一眼,顿了顿又道,“而我们这行里,要说美貌与智慧并重的,齐小姐当之无愧。”

不可置否,我听到美貌与智慧并重这句话的时候,眉毛不自禁的挑了挑。

真你妹的有眼光,我在心底悄悄的竖了个大拇指。

不过师傅教过,喜行不显于色,我佯装淡定道,“利润怎么分?”

任良宴从怀里拿出一份合同,摆到了我的面前。

我拿起一看,任务利润约六百万,甲乙双方三七分成,甲方自然是我。

看着上面的金额,我感觉的眼里就要射出两道小火苗,将合同书焚烧殆尽。

两百四十万,这是要干一票就收山的节奏么?!

“文物风险太大,我要求四六分。”我按下下心头的狂喜,将合同推向了任良宴。

他显然对我的讨价还价十分不满,戏谑道,“给我一个理由?”

我拨了拨身后的卷发,蹭的一下站了起来,画着眼线的眸子微眯,一屁股坐到了任良宴的身边。

“达令,你喜欢什么样的妻子呢?风骚妩媚?高端洋气?还是冷清的禁欲系?”我面上的表情随着我的解说变换,有着志在必得的决心。

任良宴被我弄得一愣,英俊的脸上强忍着笑意:“齐小姐果然有多元化发展的资本,那就四六吧。”

我听着他言不由衷的表扬正要发怒,腰部突然一紧。

低头一看,任良宴的大手牢牢的攥着我的小蛮腰,身子微微前倾,含情脉脉的看着我。

“达令,我喜欢胸大无脑,一掷千金的类型。”

我被他的语气激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却还是高傲的扬了扬了下巴。

不就是胸么,老娘多塞了两个垫子就是。

(三)目的地

本来预计的交易时间是在一个月后,谁知买家心血来潮,提前邀请我跟任良宴去参观他的庄园,说是顺便领略一下泰国的风土人情。

可怜我还沉醉在梦中,就被任良宴连拖带拽上了飞机。

所以当我们下了飞机,任良宴把我拽到厕所,颤抖着手指指着我的行李质问我的时候,我理所当然的没有感觉到半点心虚。

他只给了我十分钟收拾行李,而这箱子里的东西已经是我目所能及范围内的所有装备了。

“这些花花绿绿的都是什么?”任良宴显然很努力的在克制自己的情绪。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