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小蜜

 
金牌小蜜
2014-05-12 20:20:32 /故事大全 /点击:1223℃

(一)

作为一名秘书,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非礼勿听,非礼勿视。

而作为行内鼎鼎大名金牌秘书的我,自然是将这一要义发挥得淋漓尽致。

当我的前任BOSS泪流满面地将一个厚厚的信封塞到我手中的时候,我向来不苟言笑的脸蛋上也忍不住染上了一丝哀戚。

我朝着老板忽闪忽闪地眨了几下大眼睛,顿时泪凝于睫。

老板也被我这哀伤的气氛打动,满是肥肉的脸抖了抖,终是转过身去摆了摆手。

于是我今年第三次捧着丰厚的安家费,离开了公司大门。

对,是第三次,作为一名金牌秘书,我十分怀疑今年是不是犯了太岁,不然为何接连三家打工的公司都相继破产。

虽说每位老板都给了不少的遣散费,但是有良心的我,还是十分哀痛。

默默地将厚重的信封塞进包里,然后从口袋中拿出手机,翻出不久前猎头小王发给我的信息,拦了辆的士朝着猎头公司奔去。

小王见到我就跟见到财神爷一样笑脸相迎,还不待我坐稳,就一摞厚厚的资料递了过来。

“柚子,这家我可是帮你留意很久了,你看看你看看,这上面的哪一条要求你不符合?这薪水待遇比你之前那个可是翻了三倍都不止!”

我过滤掉他的解说,仔细地看着手中的资料,当我看到第一行,我的眉毛就情不自禁地跳了跳。

公司名称:哆啦春梦。所涉产业:挖矿。

这公司名配上经营范围,我的脑中已经自动脑补出一个四十有余,膘肥身健,贪欢好色煤老板的标准造型。

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三年前在DO闹了些不愉快,我又怎么会沦落到给这些小公司打工的分上?

不拘于五百强的公司已是极限,现在让我去给煤老板当秘书?!

我抬头看了一眼小王,把资料往他面前一摊,用眼神示意他换一家。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形势比人强,现在工作不好找,满街的名牌大学毕业生你不是不清楚。”小王看我一脸不耐烦,赶忙不知道从哪儿摸了一张纸出来,递到了我的面前。

上面写着的仍是公司简介,我不耐烦地扫了两眼,却被最下面一行特别用星星标注了记号的小字吸引了目光。

公司老板:鹿苇箔,DO总裁鹿顶唯一的儿子。

鹿顶的儿子?哦呵呵,我顿时笑靥如花,将手中的纸放入包中,朝着小王点了点头。

小王见我点头答应,脸上笑得顿时犹如盛开的菊花。

他使劲地往我面前凑了凑,低声道:“这家伙找秘书的硬性规定就是要求是哑巴,如果不是柚子姐你答应肯去上班,我真不知道再到哪儿去找这么符合条件的秘书”

他才说完,就接收到我冷冰冰的目光,这才陡然发现自己说错了话。

象征性地抽了自己两耳光,小王便悻悻地退了下去。

老娘是哑巴,还用你提醒?

我恶狠狠地翻了个白眼,决定以后要换一个猎头合作。

(二)

尽管我自认为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却还是被眼前的景象闪瞎了狗眼。

历经三年磨炼的我,自以为已是百毒不侵,对社会上各色的奇葩老板皆能一视同仁,可是眼前这个做派

你能想象在本市排名前十的高精尖写字楼的顶层,两座金光闪闪的大狮子坐落门前,“哆啦春梦”四个鎏金大字烫印在门上,黄梨花木做成的两扇大门敞着,抻长脖子望去,一条走道上,琳列的全是古董字画。

敢情不是煤老板?想不到这鹿苇箔还是个文化人啊!

我咽了口口水,将眼神拽了回来,低头看向自己寒酸的装备,挪着步子往里移去。

我的移动速度极快,生怕我再多看两眼,就会把眼前这些无人看管的宝贝洗劫一空。

职业操守,职业操守

我边在心底默念边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一直空无一人的办公楼里总算传来了一句人话。

“你就是新来的秘书?”

男人的声音在古色古香的办公室里飘荡,不知道是不是气氛的熏染,仿佛还真带着点古风的意味。

我对鹿苇箔的好奇心更盛,是怎样的奇葩才能成立如此“独特”的公司?

我抬头望去,不远处的男人下巴轮廓优美,唇形性感。

深冬的时节,他穿着白衬衣,外面罩着一件墨色的狐皮大氅,衬衣的扣子松散地扣着,我看着那若隐若现的肌肤,使劲地点了点头。

不知为何,我的脑袋里猛然间脑补出了一个画面,两位扎着包包头的老太太站在鹿苇箔的身后,努力地撒着花瓣,而鹿苇箔的眼神里明显在说:“跪拜吧,匍匐吧,沉浸在我美貌的深渊里不可自拔吧!”

自此,我的心里对鹿苇箔的评价只剩下两个字一一骚货!

“女性,二十七岁,空手道五段,×大的高才生,哑巴?”鹿苇箔看着手上的简历表,一字字地说着。

我的脸上不禁掠过一丝愠意,太不礼貌了,怎么能当着哑巴的面说人家是个哑巴?!

可惜鹿苇箔完全没有观察到我此刻的不爽,他陡然站起身,走到我的跟前,我这才发现他很高,净身高一米六六的我现在踩着8cm的高跟鞋,却还是要仰起头看他。

他伸出手指抬起了我的下巴,狭长的眸子在我脸上细细凝视,那目光锐利异常,一点也不像纨绔子弟该有的气场。

我被他看得浑身发毛,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是咧嘴一笑道:“一个外语系毕业的哑巴,果然是个奇葩。”

被一个如此奇葩的人说是奇葩,我觉得我的职业道德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气冲冲地挥开他的手,打算跑路走人,身子还没完全转过去,却被一股力量牢牢地攥住动弹不得。

你作甚?我回头望去,对着抓着我手腕的鹿苇箔挑了挑眉表示疑惑。

鹿苇箔却朝着我眨了眨眼,如此近的距离,我看见他长长的睫毛在眼睑下形成一小圈阴影,心跳陡然间急剧加速。

“走吧,陪我去见见你的前任老板,我伟大的父亲大人。”

他欢快地说道。

(三)

在我的计划里,鹿苇箔作为鹿顶的私生子,必须是骄奢淫逸智商低的角色设定,然后在我的带领下将长矛指向鹿顶,以报当年被炒鱿鱼之仇。

可是现在,我看着眼前的花园城堡,真的有些跟不上节奏。

“怎么了?”鹿苇箔见我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向我。

鹿苇箔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了这么一套公主裙,那束腰简直就是杀人凶器,我所有的注意力现在都用在了吸气上,连翻白眼的力气都没有。

鹿苇箔将我从上到下地打量了一番:“简历上不是写着空手道五段吗?”说罢十分鄙视地摇了摇头又道,“啧啧,习武之人怎么还这么胖。”

他小声地嘟囔了一句,然后一只手揽住我的腰部,拖着我往前走去。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师傅折断小蛮腰
下一篇:顺藤摸妻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