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唯一的时光里

 
你在唯一的时光里
2014-05-12 20:22:56 /故事大全 /点击:52604℃

心瑶有轻微的社交恐惧,这种轻微,是在她的可意识和可控范围以内的,她想尝试做自我的改变。

我的朋友建议我,不要总是宅在家里,要走出去。你知道吗?我是一个作家。嗯,如果在现在社会这个大环境下,能写点什么的都可以自称作家的话,那我也可以。心瑶对一个陌生的女人这样说道。

她们坐在街心公园的长椅上,女人是后来的,看见心瑶聚精会神地在电脑上写着什么,她凑过来看。小说?为什么在这种嘈杂的环境里面写?然后就开始了一些有的没的对话。女人还带着她刚出生的宝宝。

这样我可以接触更多的人,心瑶说,比如我跟你,聊上几句也好,至少,呃,我仿佛还是可以跟陌生人交流的。

心瑶说话很慢,因为紧张,她不善言辞。

女人坐了一会儿,问心瑶说,我想去上个厕所,你能帮我照看一下我的宝宝吗?就五分钟。

心瑶看着婴儿车里的宝宝,她捏了捏他的小手,生怕把他骨头捏碎了。宝宝一直在傻笑,笑得就像三月里明媚的春光。心瑶一会儿打字,一会儿逗孩子,她意识到那个五分钟已经太超过了,但是她还是很有耐心地继续坐在长椅上等。这一等,就导致了最后的结果是她不得不去了派出所。

警察同志,我捡了个孩子。

【 二 】

年轻的警察同志有着蜡笔小新一样粗黑的大浓眉,那两条眉毛如果长在别的什么人脸上或许会很滑稽,但是,长在他那张英武正气还略微有点帅的脸上,倒也看得过去。他叫罗思远。

罗思远对心瑶是恨铁不成钢。你没看警讯节目吗?就算不看,你不上网吗?这种无良的妈妈,生了孩子又不养,把孩子随便丢给陌生人,这种伎俩,你没警觉的吗?怎么还让她得逞了?

心瑶一直低着头没吭声。

直到离开派出所前,她问,警察同志,你们会怎么处理这个孩子?

罗思远说,尽量找到你说的那个女人吧,要实在找不到,孩子就只能进孤儿院了。心瑶问,哪家孤儿院?

罗思远给了心瑶一张名片,过段时间你再来问我吧,现在什么都不确定呢。

心瑶倒是把名片保存得很好,可是,她一直没有打过罗思远的电话。有时候她想,如果罗思远给她的是QQ号码,她一定隔三差五就在网上追问宝宝的情况,打字永远比开口说话容易,这是个奇怪的毛病。

后来,心瑶是在一间超市里面被罗思远认出来的。咦,是你啊?张心予?心瑶尴尬地纠正,心瑶。

哦,对不起。罗思远问,你不是想知道孩子的近况吗?

心瑶问,找到他妈妈了吗?

罗思远说,哪儿能啊,有心不要孩子的,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孩子已经送到孤儿院了,仁爱孤儿院。他问,你要去看他吗?我们派出所跟孤儿院建立了友好关系,以后偶尔会去看望孩子,给他们送温暖什么的,这周六恰好有一次联欢会,你如果那天去看宝宝,还能加入我们。

哦,所长给宝宝取了个名字,正然,正气凛然的意思。

罗思远说话的语速很快,很干脆,噼里啪啦的,话也多。心瑶觉得,他开一次口,就能抵她跟陌生人的一整次交流。

她说,我看情况吧。

周六的前一天晚上,心瑶做了很长时间的心理建设,她决定去孤儿院,因为那很符合她这段时间“走出去”这个心理主题。

以前就听说,仁爱孤儿院曾经是民国时期某位大财主的宅院,建筑很有复古的风味,再加上挨着美院,还有几栋涂鸦楼和艺术墙,很多人都喜欢到附近游玩拍照。心瑶也觉得,她第一眼就喜欢上那个独特的地方了。

进去的时候,正好是罗思远在表演魔术。

罗思远注意到心瑶来了,故意说,现在我需要一位助手,门口的那位小姐,能上台来一下吗?

孩子们的目光霎时都集中到心瑶身上了。心瑶紧张得不敢抬头。罗思远下台来拉她,她脸红到了耳根。至于罗思远到底在表演什么魔术,她都没往心里去了,他怎么说她就怎么配合他,下面那一张张纯真的脸望着她,她一眼都不敢回望过去。还好她没有把表演搞砸,下台的时候,腿都软了。

罗思远高兴地说,嘿,我还以为你不来了。走吧,我带你去看正然。哦,对了,跟你介绍一下,这里的负责人蔡院长。罗思远还是一贯的既干脆又啰唆,把心瑶带到了院长面前。心瑶顿时就慌了。

罗思远看心瑶的反应,说,是不是觉得蔡院长眼熟?嗯,就是他。前段时间微博的热门话题人物。

蔡院长有着温和的眼神和慈祥的笑容,他热情地向心瑶伸出手来,你好,我听罗同志说就是你把正然送到派出所的,幸亏有你啊,你真是个热心善良的好人。那句话就像一个炸弹落在心瑶头顶,我、我其实是路过孤儿院,顺便来打个招呼,我还有事要办,改天我再来看正然!

心瑶当时的情况,叫做落荒而逃。

【 三 】

心瑶的脸几乎已经白得像纸了,罗思远总觉得有点不妥,所以随后就追了出来。孤儿院大门外有一条长长的林荫道,两侧有花哨的涂鸦墙。心瑶跑得快,靠着墙喘气,跟涂鸦画同色系的衣服,刹那就把她变成了画的一部分。

有一个词语叫做壁花,但是心瑶觉得,壁花偶尔还会得到一点关注,而她更像壁虎。一只爬在灰褐色砖墙上面的壁虎,可以跟墙身融为一体。嗯,或者说,是变色龙。读书的时候参加聚会,她明明在人堆里,还是会有人问,咦,张心瑶呢?又没来吧?她仿佛天生就有被遗忘的命。

她知道罗思远在后面追她,她还故意往树和墙之间的缝隙里靠了靠,尽量确保自己更像一只藏匿的变色龙。

罗思远走到她面前,喂,你怎么了,脸色忽然那么难看,不舒服吗?罗思远十足一个热心肠的大好青年。

心瑶莫名觉得庆幸,你找到我了?罗思远扑哧一下笑起来,你难道在跟我玩捉迷藏?需要找吗?我一眼就看到你了。

最后那句话,令心瑶的心微微动了一下。

但心瑶没有告诉罗思远,她的落荒而逃,是因为她担不起蔡院长那么友善的笑容,以及他那四字批语——

热心善良。

心瑶记得很清楚,那是去年的十月七号,凌晨一点。她穿着睡衣拖鞋到外面街口的便利店买夜宵,一辆飞驰的敞篷跑车从马路上开过,她听见一声急刹,那声音在万籁俱寂的黑夜里尤其刺耳。

跑车撞死了一个年轻的男人。

那个男人姓蔡,研究生刚毕业,在广告公司实习,那天是他作为实习生的最后一天,加班夜归。

心瑶对他的资料记得滚瓜烂熟,她都是在一个ID叫做蔡爸爸的人的微博上看到的。蔡爸爸说,虽然有人已经到警局自首,承认酒驾肇事,但是,那个人只不过是收了钱来替人顶罪的。真正开车的人是城中一位富商的儿子,但可惜的是,因为缺乏真凭实据,真凶把责任撇得一干二净。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