胆小鬼不知所向

 
胆小鬼不知所向
2014-05-12 20:55:03 /故事大全 /点击:48042℃

赵北北曾以为,她的人生会就此死去。在很多年前那个毕业晚会上,在她第一次体会失去的滋味的时刻。

可是后来,她发现,没事的。人生啊,就是在这样不断失去中,进行的。

她会迎接一个又一个失去,然后在这些失去后,长成她没预料的样子。

曾经她那样胆小地惧怕它们,可是后来她发现,她也能成为自己的英雄。

月11日,光棍节。

其实赵北北一直蛮诧异的,人类是有多无聊弄出这么个节日,光棍有什么好值得狂欢的?

她站在学校东门边的一块巨大的“光棍节联谊会”的招牌下,被阳光刺疼了眼睛。

光棍节俨然就像一个购物节。

淘宝各种活动,看起来就像活生生地送钱给顾客。赵北北虽然知道那是骗人的,不过是营销伎俩罢了,却还是忍不住买了一袋又一袋的白咖啡。

旧街场口味香浓,是她每天下午的必备。

那年她刚入大一,前程似乎是豁然开朗,但实则,却是新一轮茫然的开始。

不知道该怎么铺陈自己的人生,高中的时候尚有个高考不紧不慢地逼着,眼下,突然空了下来,却不知该怎么做了。

新生活开始的时候,她实在是措手不及,只身来到异乡的学校,抱着一个跟她一样高的娃娃招摇过街,其实眼皮下藏的,大多是茫然和怯。

室友们都挺好相处的,只是赵北北似乎找不到当年那种感觉了。

那种,跟卢翼形影不离,默契到好像穿一条裤子的感觉。

默契到,卢翼可以理直气壮地跟自己说,赵北北,我们是好朋友,你不会怪我的吧?

付款完毕。室友赵安过来扯她:“晚上的舞会,你去不去?”

“不去了吧我连礼服都没有。”光棍节舞会,能有多大意思。

“我借你啊!我有好几条裙子!”赵安却没把她的借口当借口,而是热心地把自己的一条红色小裙子给找了出来。

这个11月将冷未冷,秋天早来了,却被刻意放缓了步子。寝室其他几个姑娘都陪男朋友去了,赵安说她们两个光棍,一定要相濡以沫!好歹,她们俩还是本家!

赵北北翻了个白眼,却只能允诺。

赵安替她化妆,替她打扮,又从床底下抽出她的高跟鞋,大了一码,但勉强能穿。

而赵北北容她折腾,全是因为手机里那条短信,来自卢翼--

“节日快乐!”

她这是什么意思!赵北北感到心里一阵恼火。

那好,卢翼,你巴望着我过不好是吧?我偏要过得活色生香给你看。

那天的舞会,办得倒是挺隆重的。

只是形式大于内容,一群光棍为了脱离光棍队伍而跑来寻觅猎物;而另外一群非光棍竟是想要自由扮演一下光棍的角色而跑来。

赵北北坐在角落的红色椅子上,发起呆来。

远处的一双璧人,一出现就招来了围观。

不是张秦和燕贞,还会是谁。

燕贞穿着一件黑色的修身小礼服,因为秋寒,外面套着一件白色的人造毛外套,精致的妆容显得她唇红齿白,娇俏的下巴,总是喜欢抬起来看人,骄傲得叫女生不敢直视。

而张秦就简单多了,一套灰色的运动装,双手插袋,不像来参加舞会,倒像是球场刚刚归来。

可是,就算是那样不搭的两套装扮,两人看起来还是令众人觉得般配。

学生会的人一见他们俩,便上来打招呼:“哟,你们俩倒真够浑蛋,这可是光棍?丝集会,你们这不是来秀幸福叫人忌妒的嘛。”

燕贞就笑起来,柳叶眉微微一弯,露出唇边两个小小的梨涡。

“张秦说过来看看你们办得如何了。办得好的话,明年也考虑做光棍获取入场资格。”她眼神一扫,便扫到了角落里的赵北北,这时候赵北北是想躲也躲不了了,只能尴尬地抬起头,迎上燕贞的笑容。

“蔺姐。”她笑道。

而一旁的张秦看到她时皱了皱眉头,似乎认不出她来了。

“这个是?”

“你倒是贵人多忘事,你见过她的,北北。”燕贞拉大笑容弧度。

“哦原来是你。”张秦恍然大悟,眼神落在赵北北的脸上。她顿时更加尴尬,脸红起来。

都怪赵安,把自己化成这副鬼样子,是化妆还是画皮啊!

燕贞是赵北北的学姐,北北入学时,燕贞大三,那样的长相和幼年便严苛的家教,自是校园里的风云人物。而张秦,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大一新生会的时候,北北坐在台下,听到旁边的同学大喊。

“哇,是张秦学长!”

大三的张秦,已是学校的第一风云人物。据说当年拒绝了另外一个一等学府,来了这个虽然也隶属211,名气却大不如前者的本校。成绩自是没话说,偏生又长得一副好皮囊,更是成了一个神话。而这个神话人物,不单单是个会念书的花瓶,还是一流的吉他手,一流的主唱,也是一流的运动场上的健儿。

然而赵北北跟燕贞的关系,如果只是学姐和学妹的关系便好了。

偏偏燕贞是那个人的亲姐姐。

那个人,便是燕齐。

不过赵北北还是感激燕贞的,起码在第一次碰到时,她跟张秦介绍自己的时候,本要脱口而出,是我弟后来立马改口,是我的一个妹妹。

张秦礼貌地跟她问好,赵北北也甜甜一笑,侧过脸时,瞥见燕贞那张跟燕齐极像的一张脸,心里有片刻恍惚。

“跳舞吗?”燕贞问她。

“不了。”赵北北晃过神来,礼貌地拒绝。

“你分明跳得很好。当年我在你们的毕业晚会上,可是看到你和”意识到自己又说错话了,燕贞尴尬地笑笑。

是啊,当年的毕业晚会,她和燕齐的一段双人探戈,是众人眼里的风景。

可几个小时之后,她就在后台处看到她的小男朋友跟她的好朋友吵了起来。

他们吵得忘了形,忘记了彼此都是那么好看不适合脸部扭曲的人,吵得几乎不顾她这个当事人就在场。

一个说:“你到底把我当什么!”

另一个说:“你总得给我点时间!”

“跳吧。”燕贞却还是劝她,“那样好的舞姿,也可以让大家饱饱眼福。也算是光棍福利了。”

另外那个学生会的男生也打趣道:“是啊,就让我们饱饱眼福嘛,小学妹。不过张秦可得背过身去,这样的好福利,他可无福消受。”

张秦便笑笑,将目光落在北北的脸上。

然而,北北却还是执拗地说:“不跳了。我不太舒服,我得先走了。”

于是就这样拂了人的意,不过赵北北心想,那也没什么。一场隆重的舞会,她又不是主角,那么多双漂亮的舞鞋,那么多张明艳的笑脸,她的太灰暗,留着不适合,走了,也不会影响任何人的情绪。

所属专题:

更多精彩,请点击:胆小鬼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