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有天使翩跹

 
曾有天使翩跹
2014-05-12 21:01:25 /故事大全 /点击:12828℃

你会不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一个人,想到泪流满面,想到辗转难眠。

那不是我的爱情,却是我永远的遗憾。

曾经有个男孩子,那样的对我好过,我却没有珍惜。

那个书包是那个叫苏飞的男生留下的,里面永远装着一包苏菲。

苏飞是在一个暑假结束之后,毫无征兆地空降到我们班的。苏飞刚到我们班那阵子,确实引起了一些小的轰动,此后则就反响平平了。而引起轰动的原因不外乎就是我们学校教导主任是他的舅舅,所以大家猜测他能够在高三这么关键的时候转到我们这个优秀班,必定是走了后门。

在学校这个封闭的象牙塔中,小小的裙带关系背后隐藏的秘密就已经足够掀起波澜。因为教导主任的原因,同学们多少会对苏飞抱有敌意。再加上班主任时不时地推波助澜,他总是试图不着痕迹地拍着苏飞的马屁,给予他各种各样有形无形的好处,这些更增添了同学们对于苏飞的嫉妒和鄙视。

所以,苏飞一到我们班就被大家孤立了。

男生们没有人愿意和他分享一本汽车杂志,女生们则在他一靠近时就故意夸张得大叫,表情仿佛看到了千年不死的蟑螂。当然,大家打击他的最一致的方式便是大声叫他的名字,因为和某个女性用品同名,苏飞的名字成了大家取笑他的最强武器。

在课间休息时,往往会听到有无聊的男生在窗外冲着教室里大叫:“xxx,你的苏菲掉了!”彼时,大家会一起转头,不无恶意地看着面红耳赤的苏飞。

青春期的男孩女孩总是不知收敛,他们带着对未知的迷茫,带着青春的躁动,试图通过任何的渠道去宣泄自己,苏飞成了他们最好的选择。

最一开始,苏飞会很生气地出去找欺负他的人理论,或是找到班主任告状。但是当某个被抓的男生遭到班主任“不寻常”的体罚之后,苏飞沉默了。任走廊里叫喊“苏菲”的人声音再响,他也只是捂住耳朵趴在桌上,什么话也不说。等到男生们的兴头过了,或者是等到上课的铃声响起。

在很久之后,我和苏飞成了好朋友之时,曾问过他,为什么不把自己的名字改一改。他笑了笑,才告诉我,他其实并不姓苏,本来姓齐,叫齐飞。因为爸妈离婚,他被判给了妈妈,所以才跟着妈妈姓苏的。妈妈曾想过给他改名,可是飞是爸爸为他取的,他舍不得,哭着央求妈妈,才保留了下来。

我和苏飞熟识是个偶然。

苏飞来到我们班第一个月,饱受欺负。班主任虽然不清楚内情,但也能感受到同学们对苏飞的排斥。为了能向教导主任有个交代,也是为了苏飞的学习,班主任将他调成我的同桌。

那天,班主任把我叫到办公室,发表了一连串的长篇大论,而其核心却只是交代我要好好照顾苏飞,包括他的生活和学习。班主任伪善的脸让我恶心,正对着我的大嘴不断喷射着白沫,我感到一阵阵的眩晕,扶着办公桌的手都在打颤。

班主任终于要结束对话:“林让,你是班长,希望你能起带头作用,好好帮助苏飞同学。”

我礼貌点头,脸上带着假笑。

次日一早,苏飞把书搬到了我的邻桌,我碍于班长的身份和班主任的注视,装模作样地帮他整理课桌。想不到他还收藏了那么多的杂志,汽车的,篮球明星的,竟然有几本还是股市分析的。我故作热情地帮他把杂志整齐地码好放进桌洞,细心地掏出纸巾为他擦拭课桌。

一切完毕后,苏飞红着脸对我说:“谢谢!”

我一时有些尴尬,并非出于真心帮助,收到的这声感谢倒像是讽刺,我讪讪地说了声不客气。转头接着做自己已经奋斗半小时的数学题。

下课的时候,苏飞出去了,我以为他是去上卫生间了,谁知他回来的时候竟递给我一块德芙巧克力。

我扭头看着他,不明其意。

他脸刷地一下红起来,出口的话也变得结巴起来,“就当是我谢谢你!”

我明白他的意思,却还是冷笑地把巧克力还给了他,“不用客气了,同桌帮忙是应当的,再说我还是班长呢!”

“我”苏飞似乎还想再说什么,可是见我早已转头去做题了,只好有些尴尬地收回了巧克力,重又趴在桌上沉默。

不知是不是我的拒绝太过直白,严重打击了他的热情。自从那次之后,他便再也不主动找我说话。当然我也没主动和他说过什么,其实也是没机会,巨大的课业压力压得我们都喘不上气。上课要认真听讲,下课要赶紧复习,课后还要做大量的习题作业,哪里有机会和身边的人谈心沟通。

和苏飞同桌的第一个礼拜,我们俩除了第一天外,竟然一句话都没说。

后来,苏飞告诉我,那时候,他其实每天都想和我说说话,聊聊天。可是每次看我一进教室就是一张扑克牌的脸,吓得动都不敢乱动,哪里还敢说话。

真正和苏飞成为朋友却是因为我的一次意外。

由于高考的原因,我们学校在高三取消了体育课,唯一的课外锻炼便是在上午大课间的时候,全体高三学生在运动场进行2000米长跑。

因为长期缺乏锻炼,课间的长跑便成了每一个高三学生的噩梦。我们总是极尽可能地寻找各种理由逃避,而女生最常用的便是生理期。那时候,每到生理期至,女生们总是欢呼雀跃,不用长跑的轻松压过了生理期带来的不适,心情都觉得轻松了不少。

那个月也不知道怎么的,生理期本已经来过了,我也因此请过假了。可是那天早晨,它却意外又来了。去运动场之前,我忍着腹痛和班主任请假。班主任推了推眼镜,眯着眼睛笑着看我。

“林让,你是班长,可不应该带头说谎。”

“你这个月已经请过假了,怎么还请假?老师虽然是个男的,但也知道,女生的生理期一个月只来一次的!”

“你还是乖乖去跑步吧!年轻人,还是得多锻炼。”

不出意外地被否决了请假的要求,我煞白着脸,捂着肚子忍痛走出办公室,迎面看见刚走出教室的苏飞,没好气地斜了他一眼,转身愤愤而去。

肚子疼得难受,跟着乱哄哄的人群在运动场慢跑。虽然已经是十月份了,可是正午的太阳依旧晒得很,加上我因为怕冷早晨是穿着毛衣出门。现在,衣服裹在身上,出了一身的汗,头也越来越晕。忽然,眼前一黑,一个趔趄栽倒在地上。

周围的同学忙不迭地扶我起来,几个同学商量着要送我去医务室。我昏沉沉地被几个女生扶着往前走,苏飞忽然从斜刺里冲出来,二话不说,一把抓起我的胳膊,把我背到身后,大踏步朝医务室跑去。

脑袋昏昏沉沉的,不留意被他背起,身上却连一丝挣扎的力气也没有。他抓得很紧,我被他抓得生疼。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喉咙却像是被人灌了沙子一般,一句话都讲不出。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