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两个骗子

 
爱上两个骗子
2014-05-12 20:00:33 /故事大全 /点击:220℃

在成为怨女的第一个生日,我一个人默默地点燃蜡烛,流出一串扑簌簌的眼泪,然后“噗”的一口吹灭了。袅袅青烟里灌下一大杯酒,脸腾腾地烧起来。

抹了一把眼泪,我猛地抓起手机按下那串熟悉的号码,“嘟——嘟——嘟——”响了好半天才通。我怒火中烧:“混蛋,连我的电话都不敢接了?”

“刚才我在洗澡间呢。你谁啊?”

我怒发冲冠了:“李木木,你找的借口都那么龌龊。咱们不能就这么说完就完。你再不露面,我就死给你看。让你看看,我陈小飞是不是烈女?”

“别,别,你可别乱来。有啥事往开里想啊,没有过不去的坎”那边忙不迭一通告饶。我血压稍降:“你给我过来!”

“你家怎么走啊?”

我喉头一甜,差点吐出一口鲜血:“李木木,你还给我装蒜啊?”

“我不是李木木,我是张浩然!”

声音是不太一样,但我不信。

“忽悠!继续忽悠!”

“你快把地址告诉我,你千万别自杀啊。好死不如赖活着”

“少哕嗦!”

“你家怎么走啊?”

“装!接着装!”我气炸了肺,“本小姐最后一次告诉你,信义中心花园,过红绿灯左转,红楼B幢5楼27号,够详细了吧?我现在站在窗口等你来!”

“我马上来!”那边立即挂了电话。

我颓然坐地,哭得昏天黑地。

有人敲门。我踉跄起身,开门。门外是一个高大的陌生男子。他穿着一身工作装,神色庄严:“刚才是你打的电话?”

我漠然地打量着这个一脸悲悯的男人:“你是李木木的狐朋狗友吧,这不是朝核问题,需要中间人来斡旋。”

那人忽然笑了,龇出一口大白牙:“对不起,我不认识李木木。我是张浩然!”

“那你跑来干什么?”

“是你打电话叫我来的啊!”

我干笑着:“我给你打电话?我是给那个该死的李木木打!”

“这是我刚换的号码。我不知道这是你以前男朋友的号码。”

手机号码呀手机号码,这么快就能找到新人?可是为什么偏要念着旧人的好?

被人无缘无故一脚踢开,已经够使我头大;寻死觅活,又被人撞破。苍天啊,我还有何面目见人?

我蒙着脸,呜呜地哭倒在地。一双有力的手扶我起来。我挣脱开来。那个叫做张浩然的人,就那么尴尬地立着,不停地搓着一双手。

我指缝里瞅见,就说:“你坐啊。”

他坐下了。

我又说:“不好意思啊!”

他傻傻一笑:“没啥。你去洗把脸吧!”

在哗哗的水声中,我的脑袋恢复了思考:本小姐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男人,可要吃一堑长一智哩。我走出来时,见张浩然仍安安分分地坐着,心中一块石头落地。我逼问他,明知接错电话,为何还匆匆而来?是不是冒充英雄救美,别有所图?

张浩然脸一红:“我怕你想不开!”

问了等于没问,正欲再问。张浩然已起身:“唉,你没事,我就放心了。这趟没白跑!”

这什么话?我有事没事,关他什么事?不过我迅速确定,他可能是一个好人。我说:“你白跑了!”

张浩然有些惶惑:“你还要——”

我点点头。

张浩然忽然夸张得像一个喜剧演员:“我的大小姐,你犯不着为一个你不爱的人去寻死吧!”

我大窘,旋即恢复常态,今天豁出去了,丢脸就丢个痛快吧:“老兄,你醒醒啊,是李木木甩了我!”

张浩然注视着我:“可是,这电话到我手里也快两个月了,怎么没见你来电?何况,你还听不出他的声音?显然,你早把他忘了。其实,那样的人真该被忘掉。活该!”

我无明火三千丈:“我想什么时候给他打电话就什么时候打,这是我的自由。要不要忘掉他的声音,这也是我的自由。”

“那么,你对他说话的口气,就是这么凶吗?”

“这是我的一贯风格。”

张浩然冷笑着说:“你真不爱他。女人爱一个人就会为一个人改变的。至少,会变得温柔一点。”我傻了,如同挨了一闷棍。

张浩然得意起来。我最瞧不惯男人的得瑟劲,反唇相讥:“难道男人就不该为女人改变?”这回他愣住了,如同点了穴。

“爱,应该是包容,而不是强迫对方去改变!”我迎着张浩然的目光,逼得他的目光一点点萎缩回去,像一支正在烧掉的烟。

张浩然败下阵来:“算我理解出错。你就宽宏大量,君子不记小人过。你别犯傻了,别让我白跑。好吗?”

我说:“你真的白跑了!”

张浩然差点跳起来。

我“噗哧”一声笑了:“你来了就是白跑啊,我压根儿就没想死。”

张浩然恍然大悟:“我早该看出——”

“看出什么?”

“这是你的一贯伎俩。”

我没打算再去找李木木,非要他说个分手的子丑寅卯。没人相伴,像我这样的背包客,就喜欢“放自己于山崖间”了。一周后,我回到有些霉昧的卧室,一身的阳光,霎时,灿烂了满屋的寂寞。

洗洗睡,睡醒了上网。我打开QQ邮箱,里面挤满了担忧我会自寻短见的信件,焦灼之情溢于显示屏。刚开始,我以为是李木木,但邮箱号码明显不对,从字里行间流露出的气味,也绝不似他。唉,我打了自己一个嘴巴,真是想他之心不死!

看着书,听听音乐,忽然,QQ消息响了:“嗨,你终于上线了。担心死我了。”

“别担心,我鲜活着呢。你是谁啊?”

“猜猜啊?”

我血压又高了,脱手打出:“李木木,你甭装神弄鬼。你以为你换了马甲,我就不认识吗?老娘不吃你这一套了。”

对方打出一个委屈的表情:“不是啊。我是张浩然。”

“浩然?”我尖叫起来,手下没停,“你怎么知道我的QQ号码?”

“我那次在你家见你的电脑开着,就记下你的QQ号码了。”

“居心叵测啊!”

“我不是你那意思,我是真担心。”

“担心一个一面之缘的人?笑话。”我单刀直入,一刀见血。

张浩然好像生气了:“随你怎么说!”我正欲继续进攻,他已下了线。

我对着电脑却发起了呆:我是不是真的像李木木曾经批评的那样“尖酸刻薄”啊?不然,所谓的男子汉们咋跟我一说话,就退避三舍?可我却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反正那个电话号码熟。按过去,无人接。再按,不接。再按,接了:“我是张浩然。”

“我知道你是张浩然,不是李木木。可你学李木木干什么啊?”

所属专题:

更多精彩,请点击:骗子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