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跑的女孩

 
逃跑的女孩
2014-05-12 20:23:28 /故事大全 /点击:265℃

放下电话,我感觉有些奇怪。我知道,约会是应该找个比较安静的地方,但还是不大理解她为什么会选择城西新修的水都大街。那里安静倒是安静,只是位置太偏,在环城公路的西南角,两旁还没有什么建筑,往西一直通到村里去了,让人感觉不大安全。女孩还不许我去她家接她,执意要我直接去水都大街给我打电话的女孩是我的相亲对象。事情的原委还得从几个月前说起

几个月前,刚刚硕士毕业的我奔波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工作,终于体验到了“愿读服输”的道理,真的不服不行!本有心先“立业”后“成家”,无奈就业遥遥无期,岁月又不肯饶人。如果工作问题不能尽快解决,选择空间就只能越来越小。相亲犹如市场,是有行情的。就这样,经历了无数次相亲失败后,我又迎来了一次相亲,就是和前面打电话的那个女孩

回想起第一次见面时,她给人的感觉就是聪明伶俐,从容大方。那天,母亲带我去刘阿姨家。稍等片刻,那女孩也在妈妈的带领下过去了。大家很礼貌地相互打了招呼,那女孩一见母亲就亲切地叫“阿姨”。大家在客厅寒暄一阵后,刘阿姨把我和她让进旁边的小房间里,我们聊了好些时间。那女孩举止文雅,仪态从容,让我感到一股莫名的亲切感。后来她起身告辞,依然是有礼有节。回家后,我加了她的QQ,试着和她多接触。但她似乎很忙,白天忙工作,晚上不是走亲戚就是同学有聚会。我发信息,她又很少回,偶尔在QQ上露面,她很喜欢使用表情图标,说话也是几个字的往外蹦,一句超过三个字的都不多。我说:“你说话够简洁的。”她回复:“打字慢。”想约她出去走走,她总是有合适的理由婉言相拒。这样持续了一个多月,今晚竟意外地约到了她,我都有点受宠若惊了。

水都大街是去年刚完的工,路面干净,两旁的路灯整齐而明亮,寂寂寥寥没几个行人。其实,如果不是位置过于偏远,这里还真是个约会的好去处。我推着电动自行车,她步行,我们慢慢地边走边聊。坦白讲,我并不擅长跟女孩聊天,但今天晚上,我们聊得还是比较轻松的。这得益于她的聪明伶俐。

约会的时间总是过得快,感觉还没过多久,时间就不早了。我觉得,我们已经熟悉一段时间了,回去时我无论如何也应该亲自把人家送回去,以表示诚意交往。她起先还是很客气地推辞,但抵不过我再三“请缨”,终于答应。我用电动自行车带着她行驶在都市的街道上,看着路两旁整齐的街灯慢慢向后退去,这种感觉很美好。可是她似乎并不在意这份情致,没走多远,她就劝我不要送了。但我坚持要送,离她家还有一段路呢,我当然不能把人家撂在这儿让人家自个儿回去。后来我们越走越近,我感觉她说话有点不大自然了,似乎有那么一点焦灼。

她说:“还是让我走着回去吧,锻炼一下身体。”

我说:“锻炼身体也不是这个时间啊。太晚了,我还是好人做到底,把你送到家吧。”

她顿了顿,看到她家门前的超市,带着几分急切地说:“我、我有事去超市,你就送到这里吧。”

我能感觉出她说去超市是在找借口,但不明白她究竟是害羞还是其他什么。她下了车,简单地道了声“再见”就匆忙离去了。刚走没几步,我听见不远处有个声音高声叫她:“童晓琳!”她扭头看了一眼,竟没有答应,转身逃也似的跑进超市了。她的样子很狼狈,一扫最初相见时的从容与优雅。我突然觉得她陌生起来。为什么不愿让我送她到家?为什么见了熟人如此慌张?

一连串的疑问,使我忽然想起那天W君的话。

那是和童晓琳相见的第二天,朋友W给我打电话介绍女朋友,我说刚见过一个。他问:“这么快就准备订婚了?”

我笑笑说:“那不成了闪订了?我做事可没那气魄。”

W说:“那就来得及。这年头,相亲就跟一个大型菜市场似的,你挑我,我挑你。脚踏两只船都已经是‘美好的过去’,现在流行的是脚踏多只船。你要是再坚持一个一个谈,就out啦。”

这情况我早听说过,但放到我身上,还是做不来。我宁愿像六七十年代的人那样,怀着一颗无比敬重之心来对待我未来的爱情。今晚,童晓琳狼狈的身影让我困惑起来,难道,我真的只是她众多的备选之一?也许,我真的“out”了。我决定想办法试探试探她。

接下来的几天,我故意没有联系她,如果她一次也不主动联系我,就说明她真的不在意,那我就没必要再联系她。

结果,撑了半个月没有相互联系。后来有一天,我在家里上QQ,看到了她的留言:“最近忙什么呢?”

我回复:“不是我忙,是感觉你挺忙的,没敢打扰你。”没想到她的黑白头像忽然变成彩色闪动,原来她隐身在线。我打开消息,跳出一行字:“哎,也不知道怎么了,这段时间单位特别忙。”我忽然想诈她一诈,就沿着话头说下去。

我说:“我说的不是那个忙。”

“哦,”她问,“那我还能忙什么啊?”

“是除我之外,比较忙吧。”看着她头像显示着输入状态,我不等她回复,继续发送信息:“不好意思,不是故意打探你的隐私,只是,这县城太小了!让你同时应付几个方面的确是难为你了,我何必再添乱呢。”

我是故意说得比较含糊,“几个方面”既可以理解为工作、生活、感情等几方面,也可以理解为几个人。可谓进可攻,退可守。

她顿了顿,说:“你是不是想问我什么事?”

看这意思,她已经知道我是指什么了。我仍然稳扎稳打,说:“什么也不想问,我只是喜欢简单。合则聚,不合则散,不想搞得太复杂。”

她停了好大一会儿没发信息,最后,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回信息说:“你不问,我就直接说吧。”

她果然中计,主动招供了。原来,那些天,她还和另外一个人相处着。那个人,正是她理想中的医生。可惜美梦没有成真,该医生最终选择的不是她。

我的火气噌一下就上来了,通过QQ对她狂发了一阵火:“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很不道德?你玷污了神圣的爱情!”

她倒是很平静,说:“对不起。我今天彻底向你坦白,也是跟你表示一份诚意,咱们可以重新开始。”

我说:“不会再有什么开始。永别了,小妞!”然后果断下线。任她打电话发信息,我不接也不回。

后来跟母亲说起这事,原以为母亲同样会很生气,没想到母亲反倒批评我:“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现在的年轻人谁不是这样?只要没有订婚,大家都有选择的权利。”

我说:“这也太现实了吧。”

“不是人家太现实,是你太不现实了,太较真儿了。也不知道人家会不会笑话你书呆子气。”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下一篇:爱情遗产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