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想找一个情人

 
她想找一个情人
2014-05-12 19:24:41 /故事大全 /点击:263℃

马魁的媳妇,那个叫马莲花的女人,前几天将笔直的长发烫成了大卷,团团绕绕一大把窝在了脑后,马莲花也就是马魁的媳妇买了一个银白色的卡子卡在这些大卷上面,银白色的卡子在阳光下会发出亮晶晶的闪光。马莲花卡着这个卡子,在阳光下亮晶晶地发了一路的光回到了家,回到了家马莲花看到马魁蹲在厕所里摆弄一只水笼头,马魁将水笼头拧到最小,小得半天才能滴下一滴水来,马魁在水笼头底下放了一只淡绿色的塑料盆,水滴到塑料盆里发出了低低的细鸣。

马莲花那几天正在看一本名叫《所谓先生》的小说,《所谓先生》里面就有这样的情景,不过《所谓先生》里面摆弄水笼头的是“所谓先生”的老婆。“所谓先生”每每看到他老婆撅着大屁股在厕所里摆弄水笼头就冲起无限的欲望,待他老婆回过身来,叫他看到她的脸时,那欲望就像水倒进更深的水里马上消退得无影无踪。马莲花盯着马魁的屁股,马莲花想:马魁的屁股会不会也叫她冲起欲望?马莲花就仔细地盯着马魁的屁股看,马魁的屁股丰满、圆润,非常像生育之后女人的屁股。这样的屁股生在男人身上实在是可惜,如果生在一个个子高高的女人身上,这个女人在美丽的夏天穿着合体的裙子,这个女人走在暖煦煦微风里面,风将她的裙子裹到她的屁股上,她的屁股丰满而又圆润,她的屁股在走在她身后人的眼里该是一道多么美丽的风景。

马莲花没有兴起欲望,相反马莲花心里有一丝丝的难过,马莲花叹了口气,马莲花就看到马魁回过头来,马魁正好看到了马莲花在叹气,马魁说:“马莲花你怎么了?”马魁手里拿了一只秒表,马魁将那表往马莲花面前伸了伸,马魁说:“十秒钟滴一滴,不用很长时间咱俩洗漱的水就够了。”马魁看到了马莲花的卷发,马魁说:“你怎么烫头发了,谁叫你烫头发了,你看多难看。”

马莲花瞪了马魁一眼,马莲花说:“我都三十岁了,我再不打扮我还有机会打扮?”

马魁令马莲花烫了发的好心情荡然无存,马莲花在镜子前左照照右照照,看不出烫与没烫之前的区别来,她这张平凡的脸并没有因为烫了发而生出不平凡的光彩。

马莲花又叹了口气。

马莲花来到阳台,看了看她养的花与喂的鱼。马莲花很奇怪,她从来不给花浇水,从来不给鱼喂食,她的花与鱼却长得非常旺盛。马莲花趴在鱼缸上瞧,有一条鱼已经大腹便便,人们说“饱暖思淫欲”,看来鱼是不饱暖也思淫欲。这条鱼已是第三次怀孕,头两次产下的小鱼都被它毫不犹豫地吃掉,这一次马莲花准备叫小鱼活下来。马莲花找了一只咖啡色的瓶子,倒了一些水在那个瓶子里,然后她把鱼捞出来放进了瓶子里,马莲花端了瓶子看,没有看到鱼在什么地方,马莲花又把水倒出来,确认鱼确实在水里,才把水跟鱼一同倒进了瓶子里。

这时节马魁已经做好了饭,马魁说:“吃饭了。”马莲花就过去吃饭,吃完饭,马莲花刷碗、打扫卫生,马魁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两人没说一句话。

马魁是个话少之人,不仅他很少说话,他还限制了马莲花说话。马莲花跟马魁结婚前是个喋喋不休的女人,喋喋不休得就像个开关坏了的收音机,那时候马魁还忍耐着听马莲花说话,结婚之后马魁就像卸下了羊皮的狼,露出来本来面目,马魁皱着眉头看着马莲花一开一合的嘴,马魁说:“你就不能不说话。”说在兴头上的马莲花就像被人击了一个耳光,张口结舌地看着马魁,张口结舌的马莲花的千言万语被马魁的这一句话硬生生憋进了肚子里,久而久之,马莲花就养成了不跟马魁说话的习惯。但是马魁也有例外的时候,这种例外便是马魁酒醉之后,酒醉之后的马魁搂着马莲花粘粘糊糊地说着一些“我爱你”之类的话,这个时候的马莲花反倒不适应了,被满嘴酒气的马魁抱着,马莲花就特别想念那个不说话的马魁。

不说话的马魁看电视,爱说话却捞不着说话的马莲花躺在床上看书,还是那本《所谓先生》,“所谓先生”当了一个单位的小领导,“所谓先生”一上班就碰到了分房子的难题,“所谓先生”秃顶,“所谓先生”用一缕头发遮住了这个秃顶,然而“所谓先生”很倒霉,一上班便碰到两个女人议论“秃顶的男人性欲最强”,那两个女人一个叫黑丽,一个叫邓远,黑丽在上班的路上被一个秃顶的男人吓了一跳,当她看到“所谓先生”做为她的领导被人介绍而冲大家点了一个不易察觉的头时,她发现了“所谓先生”拼命掩饰的秃顶,所以黑丽又被吓了一跳,但是被吓了两跳的黑丽并没有因为秃头的阻碍而不与“所谓先生”发生什么,后来她在旅馆的房间里与“所谓先生”做爱,她的第一个动作便是将“所谓先生”的秃头抱进了怀里。看到这马莲花就去看马魁的头顶,马魁的头顶也有些秃,可是马魁的性欲一点不旺盛。马魁跟马莲花过完结婚五周年纪念日,就对马莲花失去了兴趣,这种兴趣的失去是突然而来还是慢慢在马魁的心中积淀而在某一天突然爆发,马莲花没有研究,马莲花只看到失去了兴趣的马魁夜夜半夜上床,天未明起床,在马莲花面前武装整齐地睡眠、刷牙、洗脸、拴紧插销如厕,马魁完全无视马莲花的存在,马魁完全不将马莲花当个女人看待。马魁与马莲花不上床的最高记录是一年。马莲花久违了那种被男人死缠着做这做那的感觉,也久违了被一个热乎乎的身子抱在怀里揉呀搓呀挤呀的感觉。起初马莲花忍着不向马魁提上床的要求,后来马莲花忍不住了,马莲花对马魁说:“今晚上咱们睡一觉吧。”马魁坐在沙发上用一副十足的领导派头说:“好吧。”马魁的态度令马莲花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自尊心受到伤害的马莲花心想:今晚上你跟我上我还不跟你上呢。可是到了晚上,马魁丝毫没有上床的念头,他在电视机前坐着,一直坐到十二点,坐到马莲花睡了为止。马莲花怀疑马魁是不是不行,然而梦中醒来掀开马魁的被窝,马莲花却见马魁的那话挺着,好大的个儿。

后来,马莲花学会了自己解决问题。

可是还是渴望肉体拥抱的感觉。

那种温吐吐、热乎乎,肌肤互相磨擦的感觉令马莲花深夜不能成寐。

于是马莲花想找一个情人。

找一个情人并不难,马莲花的几个手帕交就各有情人,马莲花的手帕交不停地向马莲花讲述她们与情人在一起的种种感受,爱与不爱,甜蜜与痛苦,这些讲述令马莲花心潮起伏,心潮起伏的马莲花更加坚定了找情人的欲望。

找一个情人并不难,马莲花单位就有一个男人追求马莲花,这个男人叫江城,是马莲花单位的会计。会计这个工作放到社会上是个毫不起眼的工作,然而在马莲花单位,在这个工人整天跟钢呀、铁呀打交道,工作服每天抹得像讨饭的一样肮脏的单位,江城的这个工作就像姑娘的美丽脸蛋使他成为单位里引人注意的男士之一。江城不知道为什么相中了马莲花,换一句话说:马莲花不知道什么地方使江城对她动了心。反正江城不放过任何向马莲花表白的机会,只要碰到马莲花,只要他俩的身边没有第三个人,江城就跟马莲花表白:“马莲花呀我喜欢你,马莲花你越来越漂亮了,马莲花呀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还不停地给马莲花发短信:“妹呀妹呀,哥爱你。”“害相思,害得我心神不定。茶不思,饭不想懒去沾唇。聪明人闯入糊涂阵,口说丢开罢,心里又还疼。若说起丢开也,我倒越发想得紧。”“妹妹,快下楼吧。咱们一起看夕阳,感觉怎样?”这些短信令马莲花有些心动,有些心动的马莲花见到江城时一双眼睛就有些不知往什么地方搁。可是有一天江城发来条这样的短信,江城说:“莲花妹妹,昨晚上梦见你了,莲花妹妹你知道咱俩干什么了吗?咱俩聊天,然后亲吻,然后我抱住你了,身体紧紧贴着身体,我的铁杆紧紧贴着你可是梦一下子醒了,可是铁杆还在那里竖着”这条短信令马莲花万分恶心,万分恶心的马莲花整整一个礼拜没搭理江城,一个礼拜里江城也很老实,没给马莲花发任何短信,可是一个礼拜后江城的短信又来了,江城说:“妹妹俺要死了。俺不知道妹妹还是黄花闺女,听不得粗话。结果俺把梦境告诉了你,就把你吓得不露面了。可俺真是做了那样的梦呀,是实话实说呀,是贯彻了我党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呀!你真是不了解男人,他们的梦就是荒唐。可毕竟还是梦嘛,又不是真地强暴了你。好妹妹,没趟过男人河的好妹妹,对不起啦。原谅俺吧妹妹,你再不露面,俺就站在墙头上整夜整夜地呼唤你:妹妹,妹妹,快把你的小手运足劲,下楼来扇你哥哥几个大耳光吧!”“好妹妹。你不知,这几天哥哥多么心焦!好妹妹,再不胡言乱语了,你让咋着就咋着。来来来,哥哥将脸送过去,你抽哥两个耳光吧!然后,咱再一起去舞厅,好不好?”这两条短信令马莲花扑哧一笑,扑哧一笑的马莲花就将这些短信给她的手帕交看了,手帕交们说:“马莲花呀,你千万别信江城,江城的老婆有外遇,江城想跟她离婚又舍不得,江城这是用你在报复他老婆呢,马莲花你千万别信他。”马莲花这才恍然大悟,恍然大悟的马莲花自此疏远了江城。可是有一天江城跑到了马莲花的家里来,那一天马魁不在家,江城瞅准了马魁不在家跑进了马莲花的家里来,江城进门来就抱住了马莲花,江城的头往马莲花的怀里拱,江城说:“马莲花呀,我爱你,我爱你呀,马莲花。”马莲花闻到了一股难闻的头油味,这头油味像虫子一样钻进了马莲花的鼻孔,这头油味令马莲花十二万分地无法忍受。并且马莲花感觉到江城的心一下一下非常平稳地有节奏地跳动。马莲花推开了江城,马莲花说:“江城,你不爱我你干嘛这样?”

所属专题:

更多精彩,请点击:情人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那个同龄女孩
下一篇:麻辣烫的日子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