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你 是我做过最美的事

 
喜欢你 是我做过最美的事
2014-05-12 19:23:43 /故事大全 /点击:290℃

【敢情你是属神龟的,专门遁地】

我背着包踏上北上的列车后,心情无比的愉悦和轻松。一轻松,我就想调戏冯小疯。于是我立马掏出手机,拨通了冯小疯的电话。

“喂”冯小疯的声音懒洋洋地从电话那端传过来。

我兴奋无比,但还是刻意压低了嗓音。

“你猜我在哪?”

“你猜我猜不猜”

“冯小疯,我在你家楼下抱着一大束花,你丫赶紧下来别让我丢人现眼行不?”说完这句,我啪一声就挂掉了电话,独自乐了半天。

窗外的太阳刚刚露出它娇羞的脸,我望着着渐渐远去的永明,特文艺地挥了挥手。转身往自己的座位走时,一个熟悉的人影晃到跟前,扎痛了我的眼。

“哟呵,好巧,在这里都能遇到。”冯小疯揣着手机,一脸惊讶地盯着我,“敢情您是属神龟的,专门遁地? 前一秒还说在我家楼下,下一秒可就赶上这已经开了十分钟的火车了。”

我脸上的表情一定很丰富,否则,他那双乌黑的眼睛里怎么会有满得都快溢出来的嘲笑呢?就在我分神的空当间,他已说服我身边的人同他换座位,大喇喇地撩衣服坐到了我身边。

“你,你,你怎么也来了?”我黑着脸,仍然有些不能反应。

他偏过头,冲着我露齿一笑,“我记得这火车票是明码标价,还不归您管吧?”说完头一歪,便靠在我身上,闭目养神起来。

“喂,你是不是跟踪我?”语音渐落,源于耳边传来的呼吸声太过平稳。

我略略低头,就看到他长长的睫毛投印在脸上的阴影,似乎是睡着了。一直都知道,冯小疯其实长得很漂亮。只是平日里他的嘴巴太过刻薄,导致他这份漂亮也跟着折损了些味道。我小心地拿出包里叠好的外套,轻轻地给他披上。

为了坐这趟车,我几乎等了一夜,因为这是永明唯一一趟北上的列车。不知不觉,睡意袭来,我挣扎着闭上了眼睛。蒙?中似乎听到有人说话,不过转瞬便陷入了更深的梦境里。

再醒来时,已经到了中午,我是被冯小疯推醒的。火车到站,冯小疯顺其自然地牵起我的手,顺着人流往外走。一直到出站口,才放开。自动自觉地招手拦了辆车,随口报出了一个熟悉的地址。我愣了三秒,终于想起那个地址正是我之前精挑万选,并提前预订好的酒店位置。

我看了他一眼。

他悠悠地解释道:“哦,就是那天我去你家拿东西时,看到你电脑忘记关了,于是我顺手多预订了一间房”

我默不作声地抱起他的手臂,狠狠地咬了下去。

【大多数孽缘的开端,都是灯光效果烘托出来的】

说起我和冯小疯,就不得不顺带提提我们之间的孽缘。

我们是邻居,别人眼里的青梅竹马,彼此眼中的天敌克星。当然,这句话是冯小疯说的,并不代表我的观点。相反,我很喜欢他,从第一次见到他开始。

那时因为父母工作调动,我们离开了原来的城市,来到永明。搬到了单位分配的职工宿舍楼,一层两户的那种。

我们住在左边,冯小疯家就住在右边。

晚上没多久,冯小疯便在他妈的带领下,端着礼物,来到我家庆贺乔迁之喜。我站在爸爸身后,看着那个眉清目秀的小男孩朝我伸出白白胖胖的友谊之手。恍惚就觉得,这个小男孩真漂亮,就像是从童话书里走出来的小王子。

我怯怯地伸出手握上去时,似乎还能看到他周身散发着光圈,一闪一闪的。

就在我将羞未羞之际,他皱着眉趁大人不注意,用力挥开了我刚吃完炸鸡腿后油乎乎的手。脸上的嫌恶只停顿了一秒,转瞬便又展开了和善且无辜的笑容。

我幼小的心灵就在那时严重受创,从此在他面前,我便不知道娇羞为何物。

后来事实证明,什么小王子,什么光圈,都是我的错觉。而错觉的起因,就是那天楼道里的出了故障的灯。

可见,大多数孽缘的开端,都是灯光效果烘托出来的。

经过一番睦邻友好的深入沟通后,我被爸爸顺理成章地送进了冯小疯所在的学校,又以关照为名,被安排在冯小疯所在的班级。

尽管我从第一次见到他起,就知道他是个有心机的小孩,但这并不妨碍我喜欢他。不是有句名言,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么?我简直是将这条名言贯彻到底了。

整个小学,我最喜欢干的事,就是大庭广众下拉他的手,在父母亲友面前占他的便宜。他越闪躲,我便追得越急。虽然事后,都会被他阴狠地报复,比如说在书包里发现死蚂蚱,校服后面被蜡笔涂出一只猪头,或者是作业本被粘满胶水。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整个小学,我们都在一起。

【即便我那么喜欢他,我也绝不会在他面前示弱】

这样小打小闹的生活一直持续到我们小学里的最后一个儿童节,学校组织学生们准备节目进行公演。美术老师们充分发挥了她们的聪明才智,用彩纸剪裁出了许许多多的小衣服,有裙子,也有燕尾服。选出了几个小模特让她们走秀,其中便有眉目清秀的冯小疯。

原本那该是个美好的回忆。然而,问题就出在表演过程中,后一个人踩到裙子摔倒了,连带地将刚秀完返回的冯小疯也绊倒了,于是嗤喇喇一片纸糊的衣服都被撕烂了。那是第一次,我看到冯小疯的裸体,虽然小时候还没发育完全,但也足够我脸红心跳了好久。

那个踩到裙角摔倒的笨蛋,就是我。

而我的实例简直充分印证了,女孩都比较早熟的理论。只是,年少时的感情里,谁又容许谁先认输呢?即便我那么喜欢他,我也绝对不会在他面前示弱。

后来无数次,冯小疯都把我逼到墙角,拷问我是不是故意的。我都咬紧牙关,矢口否认。开玩笑,这种事,就算是故意的,也绝对不能说出来啊。

随着年岁的增长,冯小疯出落得越发丰神俊朗起来。人前人后,都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充分满足了那些青春期的小女孩们蠢蠢欲动的王子梦。告白,巧克力,情书,花样繁多,小姑娘们不怕死地前赴后继。一次次被拒绝,一次次又继续。多亏了她们的无私奉献,为我省下了不少零花钱。

我无以为报,只能一边谴责他人面兽心欺骗少女们纯洁的感情。一边从他的书包里掏出各种零食,大快朵颐。

每每这种时候,冯小疯都会十分鄙视地抢过书包,义正词严地说,“人面兽心的人的东西通常适合喂狗,这些还是留着给旺财吧。”

旺财,我们俩偷偷养在院子里的流浪狗,不过通常是他在养,我在旁边逗。想到旺财流着哈喇子舔这些我酷爱的零食时,我忍不住抖了抖,又抖了抖。

“对不起,我错了,你就原谅小的吧。”我死死护住零食,一脸诚恳地道歉。

事后当然还是以我成功抢到零食奔回家里宣告结束。只是,那个时候,我根本没意识到这个举动将给我往后的生活造成多大的负面影响。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癞蛤蟆的爱情
下一篇:绿叶迷情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