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碗幸福的软饭

 
那一碗幸福的软饭
2018-05-16 16:05:01 /故事大全 /被围观

那一碗幸福的软饭是最新的现代爱情故事,为你带来视觉与心灵上的享受,希望大家喜欢。


成为居家男人,有时候,我觉得没什么不好;大多数时候,我想的是潜龙勿用……

章先生的早餐时间

我已习惯了新的一天这样开始:在黑暗中睁开眼,等着第一缕晨曦慢慢爬上窗棂,然后听见楼下隐隐传来阿霞准备早餐的声音。身边的太太正在熟睡。她总是工作到很晚。再过一会儿,她就得冲锋一样起床、洗漱、化妆、早餐,那个日益庞大的美容院正等待她去打理,正如以前的我。

四肢不动,脑细胞补偿似地飞速旋转起来。我苦心经营了十几年的企业突然在两年前变得不合时宜,经过由大变小、由小化了的痛苦过程而烟消云散。我也从商场上衣角带风的大腕级人物成为居家男人。此时,太太的小小美容院在经过几年的蛰伏后开始了气势磅礴地扩张,靠着她医科大学硕士生的牌子和业界的人脉关系,终于进入整形美容领域。我的太太像我当年一样日理万机。我们家阴盛阳衰、女主外男主内的格局就此形成。我对她的称呼已由“太太”或“廖太太”改为“章先生”。不用说,我太太姓章。有时我也叫她“章院长”,她就拿眼瞪我,说章先生就很好嘛。那口气就像上级对下级。不过,我还是一如既往地爱她。

早上,阔大的餐桌上已按照我昨晚的吩咐摆上了小米粥、牛奶、烤面包片、煮鸡蛋和煎鸡蛋,还有咸菜,水果。我们家是中西合璧。我喜欢中餐,太太偏好西式。我们的双胞胎女儿一个随我,一个随太太。她们在私立中学住读,周末才回来。两个保姆阿霞和小翠跟我们一起用餐。这一点充分说明我们家的民主和对下人的尊重。阿霞跟我们4年有余了,她是城里的下岗工,40来岁,小翠是乡下姑娘,才17岁,刚来几个月。

一会儿,太太下楼了。她迎着我欣赏的目光,走到我为她拉开的椅子前,像个女王那样坐下,当然她没有忘记礼貌地拍拍我的手背以示谢意。她这一拍我就知足了。

我一边喝小米粥,一边浏览报纸,“油价又涨了。”我说。小翠马上接话:“完了,我们以后要走路去买菜了!”太太用餐巾优雅地擦擦嘴角,对小翠说:“嘴里含着东西的时候不要说话。”阿霞用筷子头敲小翠的头,说:“你就是思想不好。”小翠反唇相讥,“你思想好,重活你都不干,就会指使我!”阿霞把筷子一放,作色道:“说话要有根据,我在这里干了4年了……”她们你来我往打起嘴仗。我制止道:“再说一句,就让你们上厨房吃去!”保姆就是保姆,当着主人的面在饭桌上争吵成何体统!况且,我要保证太太在家里的时光过得舒适开心。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