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爱难言

 
唯有爱难言
2018-05-07 17:45:42 /故事大全 /被围观

燥热又时不时暴雨倾盆的盛夏,市区cbd上方的天空压着淡淡青青的灰,似有似无的霾席卷铺盖了整座高楼林立的城,仿佛又在预告着一场暴风雨的到来。

准时接容书淮下班,便是米灼年这两年来的日常,今天她破例提前到了半个小时,所以进门的时候他的办公室里空无一人。

米灼年不以为意,淡淡的坐在沙发上翻了会杂志。

不久她突地站了起来——

不知道是搭错了哪根筋,今天突然想给他一个惊喜。

唇角扬起一抹狡黠的笑,她二话不说,直接踩着高跟鞋闪进标配的简易衣柜。

直到很多年以后,她才开始渐渐地明白,自己的整个人生,就是从打开柜门起的那一瞬,开始疯狂剧变地急转直下。

——不论是失去容书淮,不论是再遇乔承铭。

门在不久后打开,细细碎碎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男人和女人纠缠的身躯跃入视线的瞬间,一道盛夏傍晚的旱天雷刚巧炸得震耳欲聋青溟界。

直接炸进了她的心里。

为什么?

柜子里的米灼年指节泛白,忍住让自己没跌倒。

“没事,她还有半个小时才来……”男人不寻常的暗哑在外面清清楚楚的传来,他怀中的女人长发妩媚,仪态万端。

“你啊,天天粘我也不嫌烦?我看米灼年身材也挺条条儿的……”

“别闹…”容书淮单手抱她,另一只手忙乱地推开办公桌上的物品,那个米灼年花了好长时间制成的拉胚在无意间摔得粉碎,哐啷一声巨响。

“她整一个死鱼脸,哪儿有你勾魂。”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