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 只有你跟我玩

 
小时候 只有你跟我玩
2014-05-12 20:43:00 /故事大全 /点击:26244℃

我们住的大院里,有几个小朋友,常跟我一起玩,其中就有丫头。

丫头的父亲,曾经在铁路工作,后来在一次事故中,被火车轧死了。丫头的母亲受不了这突然的打击,疯了。这个家,就这样败落了。

上面有三个哥哥的丫头,是这个家最小的孩子,也是唯一的女孩儿。按说,丫头应该是最得爸妈宠爱的,可是我们眼里的她,永远蓬头垢面,鼻涕邋遢;永远穿着破衣服,衣服上面黑糊糊的,不知是鼻涕,还是吃的东西留下来的印子。

院子里的小朋友都欺负她,不愿意跟她玩,嫌她脏。

的确,她那头像朋克一样永远也不梳理的头发,长满了虱子和虮子。虱子是黑色的小虫,虮子是白色的小虫,都附着在头发上,奇痒无比。

想想这个有个疯妈妈,没人管没人疼的孩子,真是可怜。就那一头虱子和虮子,就够她受的了。小朋友们怕被她头上的虫子传染,都远远地躲着她。

她很想跟我们一起玩,总是眼馋地远远看着我们,一双小眼睛充满期待,盼着能加入进来。

她的妈妈,倒是毫无顾忌,蓬头垢面,唱着走调的歌,骂骂咧咧地从我们玩的地方经过。

小朋友有时会放下正在玩的东西,把注意力转向丫头妈妈,朝她扔石头;有时会追在她的身后,戏谑她。这种时候,丫头总会自卑地悄悄溜走。

我是院子里这几个同龄小朋友的“头儿”,可能因为自己在学校和体操房的境遇吧,让我对丫头充满同情。虽然我没有一个疯子妈妈,虽然我衣着整洁,但是,同学们和队员们不也是不理我、不跟我玩吗?我不也总是一个人,可怜巴巴地看着人家玩、看着人家笑吗?

我真的很想让丫头跟我们一起玩,但是,我能明显地感觉到,大家都不想理她,都不欢迎她加入。于是,我又担心如果向着她,自己会失去这一点点得之不易的江湖地位。矛盾和斗争的结果,让我只能无奈地远远看着她那双热切的眼睛。

有一天放学回家,放下书包,我就跑到小朋友们一起玩的大树下面。那儿,只有丫头一个人,她正在用我们在地上画的线,模仿着我们的动作跳房子呢。

看到我,她停了下来,不好意思地红了脸,转身就要走。我不自觉地叫了声:“丫头!”

她站住了,转过那个朋克头来,看着我。我又不自觉地问她:“想不想跟我一起玩?”

她吃惊地看着我,不太相信似的,以为是自己听错了。过了一会儿,见我没有反悔,见我的目光一直真诚地注视着她,于是,她使劲点了点头,脸都红到脖子根了。

我们俩互相看着,她灿烂地笑了,我也灿烂地笑了。

我的第一个愿望就是当妈妈。

我把她带到了我们家的小院,让她坐小板凳,我坐椅子,把她的头靠在我的膝盖上,开始帮她捉头发上的虱子和虮子。

那个下午,阳光温暖地照着小院,我真的像丫头的妈妈一样,温存而认真地帮她清除着这些小朋友们嫌弃的东西。我好像有一种伟大的使命感,就是要帮助她,帮助这个可怜的小姑娘,重新建立起生活的信心,让她干净美丽起来。

帮助了她,也就如同帮助了我自己,我也希望在学校,在体操房,同学们和队员们也能像我对丫头一样对待我。

有时候,我把她的头发弄得很疼,她也一声不吭地忍着。

虱子和虮子都很难弄下来,这些个小虫子,死死地抓着头发,要用两个手指头的指甲相互挤压,听到“啪”的一声响,才算是把它消灭了。

太多了,何时是个尽头啊。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