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故事】圈套

 
【中篇故事】圈套
2020-08-02 19:21:23 /故事大全 /被围观

一个是为富不仁、黑心吝啬的采石厂老板,一个是初出茅庐、聪明机灵的小工人,双方展开了一场斗智斗勇、趣味横生的较量,意外层出不穷,圈套连环上演……1.我有钱了

杜怀仁经营着一家采石厂,虽然规模不算大,但这些年来建材市场比较火爆,他的石厂生产的石料一直都是供不应求。杜怀仁也算是日进斗金,日子过得舒坦。

这天,杜怀仁躺在老板椅上,正在眉飞色舞地打着电话,小海推门走了进来。小海是他的工人,开挖机的。见小海不打招呼就进门,杜怀仁很是不悦,摆手示意他出去。谁知小海像是没看到一样,笑眯眯地盯着他打电话。

杜怀仁这个气呀,只好匆匆挂了电话,怒道:“小海,你眼睛长在猪肚子上啦,谁让你进来的,我这办公室能随便进吗?”说着杜怀仁抓起桌上一摞纸,扬了扬说:“你看看我签的重要合同和生意账单,要是少了一份,你担当得起吗?”说完,他把纸使劲往桌上一掼,结果没掼准,“哗啦啦”全掉到地上。

小海低头一看,只见地上散落的除了幾张白纸外,更多的是一些不堪入目的图片,他顿时乐了:“舅,这就是您的重要合同和生意账单呀!”

杜怀仁忙把那些花花绿绿的图片踢到一边,朝小海发火道:“谁是你舅?你小子别跟我套近乎,就晓得一天到晚找我要工钱!上星期我给了你一个智能手机,虽然是我淘汰的,但起码也能抵你一个月工钱了。就你那仨瓜俩枣,我犯得着赖账吗?当然了,你要是不满意,可以不干,别以为我招不到人,好多人做梦都想来我这儿上班呢!”

谁知小海不但没被吓唬到,反而高兴地说:“舅,我这回还真不是来找您要工钱的,我是来辞工的。本来还怕您发火,现在您这么一说,我放心了。我再干两天,您赶紧招人,招到了我就走。”

小海要辞工不干,杜怀仁倒是没想到。小海是他的远房外甥,家境贫寒,初中毕业后没书念了。杜怀仁见这小子挺机灵的,就让小海来石厂学开挖机,学徒三年,工资给得少。他这石厂偏僻,雇个未成年人开挖机,反正又不上路,别人可管不了。果然小海没让他失望,时间不长就掌握了挖机的所有技术,活干得得心应手,杜怀仁很是满意。可没想到这小子翅膀硬了,竟辞工不干了。

杜怀仁当然不希望小海走人,于是问:“你不在我这儿干,准备到哪儿干?你可不能忘恩负义!是不是张疤子挑唆你到他那石厂去干?他吃人不吐骨头,能给你多少工钱?你就在舅这儿好好地干,过了年,舅给你涨工资。”

小海兴奋地说:“舅,您放心,我不会到张疤子石厂去的。在石厂干活又累又脏,更重要的是从早干到晚没时间玩!我这回是准备到城里搞美容美发!”

杜怀仁一听,乐了:“还美容美发?你小子是开挖机的,以为拨弄人脑袋和拨弄石头一样容易?异想天开!”

小海解释道:“舅,不是我自己搞美容美发,我是要开店当老板!我请人算了一下,租个门面带装潢,再请两个美发师,只要二十万块钱,就能把店开起来了!”

见小海一本正经的样子,杜怀仁更是乐得不行:“你小子哪来二十万?我说小海,你还是老老实实在我这儿开挖机,别做美梦了。还想过老板瘾,你以为老板是那么好当的?”

小海脸一下憋得通红,边出门边嚷:“舅,您别看不起人!我以前是没钱,但我现在有钱了。我不跟您多说,给您两天时间,不管您招不招得到人,我都会开路!”说完,他雄赳赳气昂昂地走了。

杜怀仁来到门口,望着小海远去的背影,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这时,开破碎机的老周凑了上来,感慨道:“小海这小子真的辞工不干,要到城里开美容美发店?这么小的孩子,还想当老板,他这财气估计来得快,去得也快!”

杜怀仁吃惊了:“什么财气?什么来得快,去得也快?你说给我听听。”

老周感到很为难:“这……老板,我答应过小海,不跟别人说这事的……”

杜怀仁想了想,说:“老周,我知道你儿子马上要上大学,急需钱。这样吧,过两天我先把你这半年工钱结清,你不要跟其他工人说。不过,你得把小海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我。”2.真的假的

老周一听,终于能领到半年的辛苦钱了,可高兴了,说:“老板,你不知道,前两天,小海在山上挖着宝了!他挖了一个罐子,里面装满了古钱,这事没有一个人知道。”

杜怀仁不屑道:“那你怎么知道的?胡扯!”

老周笑道:“老板,你别急嘛,听我慢慢说。我儿子周强不是和小海是初中同学吗?小海知道我儿子懂历史,于是拿来一枚古钱让他看看。我儿子一眼就看出来了,说是战国时期楚国的鼻、鼻什么钱,就是鬼脸钱,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了!他们上网一查,得知品相好的鬼脸钱,一枚能卖几百块。后来他们又去了古玩市场,人家欺负他们还小,说一枚只值二三十块钱。小海没卖,想把那枚鬼脸钱送给我儿子。我儿子不肯收,这时小海才说,他挖了一罐子呢,有上千枚。后来,我儿子把这枚古钱用红线穿着送给我了,让我保平安。”说完,老周掏出那枚鬼脸钱,给杜怀仁看。

杜怀仁接过来仔细一看,不淡定了:这瞧着的确是枚古钱,还金灿灿的呢。见杜怀仁爱不释手,老周笑着说:“老板要是喜欢,这鬼脸钱我就送给你了,保佑老板发大财,这样我也能一直在你这儿打工。只是你千万不能跟小海说,是我告的密,要不然他和我儿子都要恨死我了。”

杜怀仁这下明白了,怪不得小海这小子要辞工开美容美发店,他真的挖着宝了。上千枚鬼脸钱,一枚要是值二百,还真有二十万。不行,我矿山上挖出的宝贝不能让小海独占了,我得把它弄到手!

为保险起见,杜怀仁带着这枚鬼脸钱找到了一个玩古董的朋友。那朋友告诉他,这是战国时期楚国的蚁鼻钱,民间又称鬼脸钱,是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了。像品相这么好的,一枚几百块是有的。更重要的是盛钱的罐子,要是战国时期的,又保存完好,那更是宝贝了!朋友要杜怀仁把罐子带来看看,如果合适,他愿意高价买下来。

第二天,杜怀仁把小海叫到身边,小海很兴奋:“舅,您找着开挖机的人了?那我明天就可以不来上班了?”

杜怀仁说:“我说小海,你挖出宝贝,为什么不跟我说?”

小海装糊涂:“什么挖出宝贝?谁这么瞎说呀,我怎么不知道?”

杜怀仁笑道:“小子,长大了,有心眼了。虽然你是在我的矿山上挖的,但那是古人留下来的,你挖着了就是你的,我不跟你抢。不过我提醒你要小心点,这地下文物不是我的,也不是你的,那是国家的。要是让大家都知道了,你就必须上交国家,否则就是犯法,是要坐牢的!”

小海脱口而出:“我才不会那么傻,到处乱……”他知道自己说漏了,忙捂着嘴不说了。

杜怀仁很是得意:“看看,你果然挖着宝了。放心,舅也不会跟人乱说的,我只是想问你,你那一罐子鬼脸钱找着买家了?”

小海只好实话实说:“没呢。我在网上联系到一個买家,愿出二百元一枚,可人家要我保证是真品,如假包退!但要是人家调了我的包,然后栽赃说我的鬼脸钱是假的怎么办?我正犹豫着呢……”

杜怀仁眨眨眼道:“网上买卖,的确要多长个心眼。要不你卖给舅吧,只不过我只能出一百一枚。”

小海高兴地说:“要是舅舅您买下,当然最好了。只是一枚卖一百,一千枚只能卖到十万。十万元开美容美发店,不够呀。一百八一枚,带罐子,怎么样?您要是嫌贵,那我就继续在网上找买家。”

杜怀仁笑道:“你这小子很会做生意嘛。这样吧,一百五,就这么定了。你回去把那罐子鬼脸钱给我拿来,我现在手头没有这么多现金,明天我就到银行给你取十五万。”十五万对杜怀仁来说是个小数字,何况他一转手就能赚好几个十五万。

小海急忙摆手:“舅,那不行,必须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就依您,十五万,您没现金不要紧,用支付宝给我转账就行了。我把那罐鬼脸钱埋在一个秘密的地方,必须等到晚上没人了,我才敢去挖。”

杜怀仁没想到小海这小子还挺有心机的,就问:“你是不是只挖出一枚鬼脸钱?然后骗你舅说是一罐子,耍花招想骗钱?”

“怎么可能!我说有一千枚就是有一千枚,我数过,真的都是一样的!”说着,小海从口袋里又掏出几枚鬼脸钱,果然和老周送给杜怀仁的一模一样。

天黑了,小海确认杜怀仁转了钱,这才带着他去挖罐子。杜怀仁发现,小海埋宝的地方竟然就是不远处的小竹林。

很快,那装鬼脸钱的罐子就被挖了出来,里面果然装满了鬼脸钱。小海笑了:“舅,我没骗您吧?这下我俩钱货两清,我要回家了。”说完他就想跑。

杜怀仁一把抓住小海,说:“想跑?没门!我们这就去数。还有,你要是敢用假的糊弄我,看我不拧掉你的脑袋!”

小海没办法挣脱,被杜怀仁拉扯着进了屋。“哗……”罐子里的鬼脸钱一下都倒在了桌上,数量是不少,可杜怀仁仔细一看,这些鬼脸钱显然都是假的!3.谁设圈套

杜怀仁气急败坏,想不到自己这么精明的人,竟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耍了!他一把揪住小海的衣领,恶狠狠地说:“你小子胆子也是通天大了!只是跟我斗,你还嫩了点!快打开支付宝,把我转给你的十五万元立马转回来!”

小海万般不情愿地打开手机,杜怀仁一把夺过去,急忙查看,却发现小海的支付宝里已经没有一分钱了。

他愤怒地冲小海喊:“我的钱呢?你把它弄到哪里去了?”

见杜怀仁像只咆哮的狮子,小海吓坏了,只好如实坦白:那十五万块钱一到账,他就偷偷把它转出去了。

原来这小子早有预谋,只是没想到他动作这么快。杜怀仁继续追问:“那你转给谁了?是不是你的同谋?”

小海哆哆嗦嗦道:“我、我转给我的女朋友了……”

杜怀仁一听,更气了:“你都有女朋友了?我怎么不知道?你一个小孩子,还有女朋友!你们俩胆子不小啊,竟敢合伙设圈套骗我,还一下骗了我十五万!别以为你们年龄小,我要是报警,你们俩就等着坐牢吧!老实回答,你女朋友是谁?是不是她唆使你骗我钱的?”

小海犹豫着点点头,小声嘀咕道:“我、我只知道她的名字叫‘我只爱你’。”

“‘我只爱你’?这是什么名字?”杜怀仁要崩溃了,“你和人家谈恋爱,竟然都不知道她真正的名字叫什么!对女方一无所知,你这是谈的哪门子恋爱?我再问你,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小海说:“是微信摇出来的……”

杜怀仁听罢,抓狂得几乎要撞墙了。但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杜怀仁只能死马当活马医,逼着小海把骗去的钱要回来。

小海只好和“我只爱你”联系,可怎么也联系不上。见杜怀仁要报警,小海急了,辩解道:“舅,我们不是骗子!我们只是想从您这儿借钱开美容美发店,知道您肯定不会借,才想出这么个法子……我这就给您打借条!我女朋友说了,开美容美发店很赚钱,要不了半年就能把您这十五万连本带利给还了。我女朋友就是搞美容美发的,她清楚这里面的行情!”

“什么?那女的是个发廊女?那定是骗子无疑了!小海,别怪我心狠,送你去坐牢,是你这小子活该!”说完杜怀仁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报警。

小海急忙阻止:“舅,我女朋友长得可漂亮了,她不是骗子,您见过她的。”

杜怀仁停了下来:“我见过那女的?你是说,我们认识?”

小海说:“我不知道您是不是认识她,不过她说她认识您,要不然她怎么知道您有钱,要我用这招向您借钱?我手机的屏幕就是她的照片,只是您刚才没注意看。”

刚才杜怀仁只顾心急火燎地追讨自己的钱,哪里注意看手机的屏幕?等到看到了小海女朋友的照片,杜怀仁不禁一怔,疑惑地问小海:“你说这个女人是你的女朋友,就是那个‘我只爱你’?我问你,你们是不是只是网聊,现实生活中没见过面?”

见杜怀仁不像刚才那么凶了,小海来了精神:“是啊,就是她。我没上过她家,但我们在宾馆开过房……要不我怎么会帮她设圈套骗您的钱?我女朋友看着不像坏人,我就知道舅不会报警的!”

“滚!你给我滚!”杜怀仁气得把小海的手机狠狠地摔到地上,顿时手机便四分五裂了。小海心疼极了,但不敢争辩,更不敢上前把手机捡起来,见杜怀仁要他滚,连忙拉开门,“哧溜”一下,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杜怀仁心里可不平静:这女人他怎么不认识?这就是他的情人孟莎莎啊!孟莎莎是搞美容美发的,杜怀仁和她勾搭在一起后,早把自家的老婆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最近,孟莎莎告诉杜怀仁,说她怀上了他的孩子。这可把杜怀仁乐坏了,自家的黄脸婆不会生儿子,只生了个女儿,还有点弱智,所以这些天来,杜怀仁一直把孟莎莎当菩萨供着,一有时间就和她卿卿我我。那天小海闯进他办公室时,他就在和孟莎莎打电话呢。没想到他对孟莎莎这么好,大把大把的钱给她花,她还和别人设圈套骗他的钱!更让人愤怒的是,她竟背着他和他的外甥鬼混,让他戴绿帽子!现在看来,孟莎莎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他的,还是个未知数!

杜怀仁越想越气:不行,我得马上去找孟莎莎,一定要给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一点颜色看看,让她知道,马王爷为什么长三只眼!4.反设圈套

一路上,杜怀仁怒火中烧,有几次差点把车开到路边沟里去。

自从孟莎莎说她怀了杜怀仁的孩子,杜怀仁就在幸福花園租了一套别墅,让孟莎莎辞了工作,住进去好好保胎。杜怀仁来到幸福花园,把车停到门口,三步并作两步上了台阶,边喊边把门擂得“咚咚”响,可擂了半天,也不见孟莎莎来开门。杜怀仁气得直哆嗦,只好自己掏出钥匙开了门。一进门,就见孟莎莎穿着睡衣,从卧室里慌慌张张地跑了出来,结结巴巴地说:“刚才,我、我睡着了,没、没听见你敲门。亲爱的,你、你不是说,今晚你要谈、谈生意,不、不来了吗……”说着她便上来要帮杜怀仁脱去外套。

杜怀仁一把揪住孟莎莎的衣领,咬牙切齿道:“孟莎莎,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老子供你吃,供你住,供你花,你竟还和野男人合伙设圈套骗我!骗我的钱不说,还让我戴绿帽子!你当老子是傻瓜呀!”说完,他狠狠地一耳光抽在孟莎莎的脸上。

孟莎莎一下给杜怀仁抽蒙了,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哭喊着和杜怀仁厮打起来:“姓杜的,你竟敢打我?我又不是你老婆,你凭啥管着我?你这个丑八怪、土包子,自己没用,还不让老娘偷人?不偷人能给你生儿子?老娘不稀罕你那几个臭钱,从现在开始,我俩一刀两断!放开我,让老娘走!”

杜怀仁被孟莎莎彻底激怒了:“臭娘们,你这是找死呀!”他像拎小鸡一样把孟莎莎拎起,把她掼倒在沙发上,双手死死掐住她的脖子。孟莎莎拼命挣扎,但慢慢地,她的双手耷拉下来……杜怀仁连忙松开手,见孟莎莎没了动静,突然紧张起来:我是不是把她掐死了?

杜怀仁试了试孟莎莎的鼻息,真的没了呼吸,再把耳朵贴近孟莎莎的心脏,也听不到跳动的声音。这下杜怀仁慌了,天哪,这女人真的被他失手掐死了!

杀人偿命!杜怀仁很清楚,这事要是败露,他就是侥幸不被判死刑,也会把牢底坐穿!经过短暂的慌乱后,他冷静下来,用地毯把孟莎莎的尸体裹起来,先到门外察看了一下动静,见四下没人,趁着黑夜,把孟莎莎的尸体扛到停在门口的车子里。开车前,杜怀仁把花园里用来种花的锄头也捎上了。

杜怀仁把车开到江边,找了一处偏僻的江滩,开始刨坑。他本想把坑刨得深一点大一点,可由于紧张,加上锄头又小,刨得很吃力,不远处的江堤上还有车辆经过,于是杜怀仁草草地刨出一个坑,正好能放下孟莎莎的尸体,便手忙脚乱地填土覆盖,又扯来一些荒草遮掩。杜怀仁想:这偏僻江滩是没人来的,要不了多久,江水上涨,神仙也发现不了问题。

一个大活人突然失踪,肯定会引起别人的注意。杜怀仁想到这里,决定这就回去,找到孟莎莎的手机,然后用她的手机给小海发信息,叫小海别去找她了,手机号也会换掉,她已经带着钱躲到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这么做,他就可以借小海的口,让大家知道孟莎莎利用小海,骗了杜怀仁十五万块钱,跑了!

杜怀仁重新回到幸福花园别墅,可是在屋子里怎么找,也没能找到孟莎莎的手机,打她的手机,手机总是处于关机状态。杜怀仁感到很疑惑: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孟莎莎把手机放在睡衣口袋里,刚才埋她的时候,也没顾得上检查,这样就一同埋在江滩上了?

杜怀仁真的很想去江滩把坑刨开,找出孟莎莎的手机,但又怕弄巧成拙,反而坏了大事。他突然想起,小海的手机被他摔在石厂的地上,他可以用小海的手机给孟莎莎发信息,就说事情败露,要她赶快跑,这样倒也说得通。

于是,杜怀仁马不停蹄地赶回石厂。还好,小海的手机还在地上,杜怀仁连忙把手机捡起来,看看还能不能用,却发现手机真的摔坏了。他想了想,取下小海的手机卡,放到自己的手机里。由于换了手机,通讯录里找不到那个“我只爱你”的号码,但这不要紧,杜怀仁记得孟莎莎的号码,这就行了!

发完短信,杜怀仁把小海的手机卡取出弄坏,然后又把它装回小海的破手机里。做完这一切,杜怀仁长舒了一口气:将来要是东窗事发,为了能使自己脱身,这个圈套必须事先设妥。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5.又中圈套

杜怀仁又想了一遍事情的经过,他知道,必须立刻把小海和发廊女孟莎莎合谋设圈套骗他十五万块钱的事传播出去。这样,对于孟莎莎的失踪,大家都会想:她是因为骗了钱,跑了。而杜怀仁不去报案,警方也不会立案追查。如此一想,杜怀仁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失手掐死孟莎莎的事肯定会被他天衣无缝地隐瞒下来。

谁知第二天一早,杜怀仁就被小海堵在了门口。杜怀仁恼羞成怒地说:“小海,你这个小王八蛋!你和发廊女设圈套合谋骗了我十五万,我正要去找你呢,想不到你自己送上门来了!”

小海满脸堆笑着说:“舅,您别生气,我是来还您钱的呢!”

杜怀仁大吃一惊,不相信地问:“什么?你、你是来还、还我的钱的?那钱、钱在哪儿?”

小海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恭恭敬敬地递给了杜怀仁:“钱,都在这上面呢!”

杜怀仁疑惑地接过小海递上来的纸,只见上面工工整整画着一张表格,列着他的石厂工人的名字,以及所欠工钱的数额,在领取一栏中,大家都已经签了名字,并按下了指印。杜怀仁看罢,生气地抖着纸问小海:“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这半年下来,杜怀仁拖欠石厂工人们的工钱加起来有十五万了。工人们不知要过多少回,杜怀仁总是找各种理由,只给一小部分,大部分工钱赖着不给。如果真的是厂里效益不好,大家也能理解,问题是杜怀仁的石厂生意很好,有钱啊!大家心里都窝着火,可又不想和杜怀仁撕破脸,毕竟在家门口找个班上不容易,既挣了钱,还能照顾好家里,真要是得罪了杜怀仁,那就没地方挣钱了。

最近,老周的儿子周强考上了大学,老周就指望他那些工钱给儿子当学费呢,可找杜怀仁要了好多次了,杜怀仁总是不理人,这可把老周急坏了。儿子周强更是生气:一个老板,为什么有钱还拖欠工人工资?太没良心了!

小海和周强是初中同学,很要好,说起这事,小海也很生杜怀仁这个舅舅的气,他的工资那么少,也还欠着呢。两个小伙子一商量,决定利用杜怀仁的贪便宜心理,设一個圈套,从杜怀仁手里骗出一笔钱来,“帮”他把欠工人们的工钱还清了。

于是,他俩买了几枚真蚁鼻钱和一堆假蚁鼻钱,演了一场戏,成功地让杜怀仁上了当。杜怀仁把十五万块钱一打进小海的支付宝,小海就立刻把钱转给周强,周强再和父亲去给工人们发钱。这样,杜怀仁欠下的工钱,不想给也得给了。

小海对杜怀仁道歉说:“舅,我知道我这么做不对,不该设圈套骗您,可是您先做得不对呀。反正这工钱是大家辛苦所得,您也不差这点钱。我们这次可没多占您一分钱便宜,您可对照这工资表清算。原来我找您要二十万,多出来的五万其实是帮舅母和妹妹要的,您从来都不管她们,我觉得她们好可怜。还有,从网上买那些蚁鼻钱花了近两千块,最后还是我们大家分摊的。不过,您摔坏的手机可是算您的,嘿嘿……”

小海越说越来劲,杜怀仁听着听着,一下就瘫坐到门口的石头上了,这可让小海吓了一跳:“舅,您这是怎么啦?”

杜怀仁颤抖着问小海:“这么说,你、你根本就没有什么搞、搞美容美发的女朋友?可是,你、你手机上那、那女人的照片是怎么回事?”

小海笑道:“舅,这原来就是您的手机呀。您给我前没删除干净,让我看到了几张您和这个女人在一起的亲密照片。这个女人大概是您在外面包的小三吧?怪不得您对舅母和妹妹不闻不问!这女人不是好人,所以我故意编派她是我的女朋友,钱转给她了,目的就是让您生气,最好去揍她一顿,和她断绝关系……嘿嘿,舅您别太生气,我这就去干活,只要您不撵我走,我会继续上班的。”说完,小海跑出去开他的挖机去了。

杜怀仁现在头都大了,甚至感到了绝望。他本以为自己失手掐死孟莎莎的事会神不知,鬼不觉,没想到事情的真相竟是这样。他特别后悔,自己竟用小海的手机号给孟莎莎发信息。这要是有人报警说孟莎莎失踪,警方只要调出孟莎莎的短信记录,那他和小海就会进入警方的视野,问题是小海不认识孟莎莎,怎么会给孟莎莎发短信?只要警方一询问,必将东窗事发。

杜怀仁一下子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六神无主了,一天、两天……他度日如年,幸运的是,杜怀仁担心的警察一直没有出现在他的石厂。是啊,孟莎莎很小就死了父母,跟爷爷奶奶长大,现在两个老人也过世了,没了亲人,也不上班,谁还关心她呀?如此一想,杜怀仁悬着的心慢慢地往肚子里落。

谁知,仅仅过了三天,杜怀仁突然收到了孟莎莎发来的微信,把他吓了一跳。微信的内容是三张照片,一张是他正在用地毯包裹孟莎莎的尸体,一张是他慌张地扛着孟莎莎的尸体往门外走,还有一张竟是埋孟莎莎的江滩……6.还是圈套

天啊,孟莎莎没死?这不可能!杜怀仁惊慌过后冷静下来一想:这三张照片不可能是孟莎莎拍的。这说明,他掐死孟莎莎的时候,有第三者在现场。这个人不仅拍下了他掐死孟莎莎的现场照片,还跟踪他到了江滩……这个人是谁?他不去向警方报案,反而用孟莎莎的微信号把照片发给自己,他想干什么?

很快,那人又发来一条微信:“杜老板,我可不关心那个孟莎莎是死是活,我关心的是杜老板你愿不愿意花钱消灾。如果杜老板有意,那就晚上八点,江边西游酒店见面详谈。”

杜怀仁坐立不安了。这个人当晚怎么会跑到他租的别墅里,和孟莎莎在一起?是孟莎莎的闺密,还是来偷情的男人……看来这个人很有心机,欲擒故纵,过了几天再设下圈套等他去钻,而他还不得不钻。不过,这家伙的目的看来就是想敲诈几个钱,只要用钱就能摆平的事,那就好办。

晚上八点,杜怀仁准时来到江边的西游酒店。一进酒店,那人就要他直接到1048房。杜怀仁找到1048房,发现門虚掩着,就推门进去,只见昏暗的灯光下,沙发上坐着一个人,戴着墨镜和口罩。杜怀仁觉得这人的身影好熟悉,走近一看,脱口而出:“张疤子,是你!”

张疤子见被认了出来,便摘下眼镜和口罩,竖起大拇指,笑道:“杜老板果然非同一般,识人、杀人都是一流水平!坐,我和杜老板好长时间没谈过心了。”

杜怀仁强压着心中的愤怒,说:“张疤子,事已至此,我不想多说,也不想多问。你开个价,要你闭口,多少钱?”

张疤子嬉皮笑脸道:“杜老板,你不想问,我可不能不说,要不然你还觉得自己冤。哎,怪就怪我俩喜欢上同一个女人了。不过,孟莎莎可是先和我好上的,我冷淡了她,她才勾引了你。只是你出手大方,竟租别墅包养!几天前,孟莎莎跟我说,她怀了我的孩子,并再三肯定说是我的。我高兴啊,这么大岁数,又要有一个儿子了。那天,孟莎莎说你晚上不回别墅,于是我就去了,没想到刚亲热上,你就在外面疯狂敲门,吓得我都钻床底下去了。你进屋后和孟莎莎打骂,最后竟狠心把她掐死!我壮着胆子偷偷拍了几张照片,后来又开车跟着你到了江滩……哎,孟莎莎是个风流女人,她或许该死,可问题是你掐死她,也就要了我儿子的命!你说,我要是不为儿子讨个说法,那还是人吗?”

杜怀仁愤怒道:“什么你儿子,那是我儿子!别废话了,说,你想敲诈多少钱?”

张疤子乐了:“杜怀仁,你也太小瞧我了,我是缺钱的人吗?我现在不想要你一分钱,只要你在这个协议上签个字!”说完,张疤子从怀里掏出一份协议,递给杜怀仁。

杜怀仁接过协议一看,原来是份转让协议,要他自愿把矿山和石厂转让给张疤子。杜怀仁恼羞成怒道:“张疤子,你好歹毒!我杜怀仁宁愿被枪毙,也不可能把矿山和石厂白送给你!”

张疤子不动声色,冷笑道:“我说杜老板,你别太冲动。这人啊,最惨的不是人活着没钱花,而是人死了,钱还没花完!我给你一天时间考虑,想通了给我打电话。过了明晚八点,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杜怀仁失魂落魄地走出酒店,在江边石头上呆呆地坐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杜怀仁突然回到家里,让老婆很是惊喜。谁知他阴着脸,让老婆跟他去办理离婚手续。老婆一听就哭了。杜怀仁说自己在城里有房产,还有其他资产,离婚后都归到老婆和女儿名下。

老婆哭着说,打死也不离婚,不能让他和小妖精在一起,让女儿遭罪。见老婆这样,杜怀仁很是心酸,只好实话实说,他已经失手把小妖精掐死了。他这么做,就是让老婆和女儿在他死后还能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

这下老婆哭得更伤心了,劝杜怀仁快去自首,再把钱和房子都赔给人家,求得人家宽恕,是不会判死刑的。日子穷不要紧,她会好好带大女儿,一直等着他回来……杜怀仁听罢感慨万千,一把将老婆揽在怀里,泪如雨下……

下午五点,杜怀仁给张疤子打去电话,说他想通了,愿意和张疤子签那份转让协议。张疤子笑道:“我就知道杜老板不是糊涂人,这世上还有什么比命更金贵呢?还是西游酒店1048房间,晚上八点,我在那儿等你!”

晚上八点,杜怀仁准时来到西游酒店1048房间。看着杜怀仁在协议上签下名字,张疤子心里乐开了花,他拍着杜怀仁的肩膀说:“杜老板,你放心,我会把照片销毁的,你掐死孟莎莎一事我是不会对任何人说的。哈哈哈……”

突然,房间门被打开,冲进来几个警察,大声喝道:“不准动!谁是杜怀仁?”

杜怀仁忙举起双手,说:“我是杜怀仁,我失手掐死了我的情人孟莎莎,是我打电话投案自首的。报告警官,我还要举报张疤子这个人,他知情不报,以此敲诈勒索我的矿山和石厂。我有录音证据,还有他强迫我签下的转让矿山和石厂的协议!”

警察上来控制住杜怀仁和张疤子。张疤子明白过来,大惊失色:“杜怀仁,你竟然设圈套害我!”

杜怀仁苦笑道:“圈套?张疤子,不要觉得自己冤枉,你也不是好东西,应该接受法律的惩处!”

警察连夜押着杜怀仁赶往江滩取证。可在杜怀仁指认的地点,警察没能挖出孟莎莎的尸体,只挖出一块地毯。这是怎么一回事?后来警方审讯张疤子才得知:孟莎莎没死!

原来,孟莎莎只是被杜怀仁掐昏过去,杜怀仁太过紧张,没有发现。她被埋进坑后,被坑里的渗水刺激,就苏醒过来。由于地毯裹着有空隙,再加上覆盖的土层薄,孟莎莎便挣扎着爬了出来,正好和赶来拍照取证的张疤子遇上了,于是两人一合计,决定掩盖真相,趁机要挟杜怀仁,夺下他的矿山和石厂。

多行不义必自毙,最后杜怀仁、张疤子、孟莎莎三人都受到了法律的制裁。现在,杜怀仁的石厂还在正常运营,名义上的老板是杜怀仁的老婆,但实际上全靠小海打理。虽然小海刚满十八岁,但头脑灵活,又公正善良,工人们都服他,石厂的生意比杜怀仁在时还红火呢。

(发稿编辑:赵嫒佳)

(题图、插图:杨宏富)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