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的出轨

 
致命的出轨
2017-03-15 12:09:45 /故事大全 /被围观

致命的出轨,这篇故事耐人寻味。一定会给你带来独特的视觉冲击与心灵上的碰撞


相爱容易相处难

今年36岁的刘建飞是哈尔滨人,从北京一所高校毕业后进入京城一家研究院工作。28岁那年,刘建飞与比自己小两岁的陈美结了婚。陈美也是黑龙江人,大学毕业后在哈尔滨一家税务部门工作。

婚后,刘建飞和陈美分居两地。不久,他们的女儿出生了。孩子的降生,让陈美的生活突然显得紧张和忙碌起来,抚养孩子和工作像两座沉重的大山,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6年的分居生活,已把陈美折磨得心力交瘁,疲惫不堪。在调动进京无望的情况下,这年8月,陈美忍痛放弃了税务部门令人艳羡的铁饭碗,带着女儿千里迢迢来北京投奔丈夫。

团聚的新鲜和温馨,让刘建飞和陈美仿佛新婚一般激情四射。陈美来北京不久,刘建飞通过朋友的关系,让她进入一家贸易公司做出纳。刘建飞似乎要补偿这些年来对妻子的亏欠,在家里,他抢着洗衣服做饭、打扫卫生和照顾孩子。陈美感到特别满足。

然而,多年的独处生活,让刘建飞和陈美养成了独立的生活习惯,现在对方的介入,将彼此生活的平衡打破了。这些年来,独居的刘建飞一直过着天马行空的生活,下班后经常与朋友喝酒打牌,现在有了妻子的约束,他必须早早回家。偶尔与朋友出去小聚一次,还得向陈美如实汇报,这令他感到很别扭。

而陈美习惯了每天晚上上网玩网络游戏、与网友聊天到深夜,现在丈夫在身边,她不得不照顾他的情绪,早早上床睡觉。时间一长,她也感到很压抑。

在哈尔滨时,陈美是风光无限的国家干部,走到哪里迎接她的都是尊重和笑脸,而现在成了外地来的打工嫂,心理的落差让陈美感到失落和苦闷。遇事稍不顺心,她就对刘建飞发无名火,埋怨他没本事,不能把她调过来,让她沦落为打工嫂。

频繁的争吵,让刘建飞和陈美疲惫不堪,夫妻俩开始了冷战。郁闷的刘建飞又恢复了独处时的生活习惯,开始在下班后不回家,与朋友喝酒打牌。而陈美的心更是一片荒凉,自己有家有丈夫,却找不到归宿,心在流浪。

一天,陈美下班时在公司写字楼门口捡到了一个电话本,她按照扉页上的电话号码打了过去:“你叫石俊峰吗?你有没有丢失电话本?”一个极富磁性的男中音传了过来:“我没有丢,忙乱时把心弄丢了。”陈美笑着挂断了电话。

几分钟后,电话里传来了石俊峰焦急的声音:“对不起,我的电话本确实丢了,你在哪里?我明天来找你。”当陈美告诉他自己单位的地址时,石俊峰又是爽朗一笑:“真巧,我们就在同一栋楼里办公。”

第二天上午,石俊峰从陈美这里取走了电话本。陈美得知,石俊峰是一家文化公司的老总,就在8楼办公。当天傍晚,陈美下班后在站牌下等公交车回家时,石俊峰笑着说:“就给我一个感谢你的机会吧,要不然我会过意不去的。”对方的诚恳让陈美不好再拒绝,她钻进了石俊峰的轿车里……

不久后的一个晚上,陈美因为女儿入托的问题,又与刘建飞发生了激烈冲突。刘建飞摔门而去,陈美坐在沙发上默默垂泪,待女儿睡熟后,心情难以平静的她拨通了石俊峰的电话,还未说话,她就哭出声来。不一会儿,石俊峰开车过来了,说要带她去散散心。

石俊峰把车开到了香山脚下,两人在松软的草地上坐了下来。石俊峰的体贴,让陈美忍不住把丈夫对自己的“虐待”告诉了他,说完,她把头靠在石俊峰的肩上,轻轻抽泣起来。其实,石俊峰对陈美心仪已久,她眉宇间那一抹淡淡的忧郁和成熟的少妇韵味,令他痴迷令他怀想。皎洁的月光洒在陈美的脸上,使她越发显得楚楚动人,石俊峰内心骤然升腾起男人的原始野性,他用有力的臂膀把陈美紧紧揽在怀里。陈美挣扎了几下,但石俊峰成熟男人的气启、让她意乱情迷,渐渐无法自持,已经几个月没有与丈夫“亲密接触”的她,像一只温顺的小猫,瘫倒在石俊峰的怀里,任他的激情将她融化……

夫妻双双家外有家

与石俊峰的“一夜情”让陈美对丈夫和家庭充满了愧疚之情。虽说她与刘建飞的夫妻关系不融洽,但她是个传统的女人,背叛丈夫是一件不能原谅的事情,自责和痛苦一阵阵撕扯着她的心。

为了在心灵上给自己赎罪,陈美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与石俊峰联系,也不再主动与丈夫发生争吵。有时丈夫把战火点燃了,她就主动“熄火”。好几次,刘建飞在外面玩到深夜12点才回来,陈美就坐在灯下等他,给他端来夜宵,并打来洗脚水。上床后,陈美也温柔地主动向丈夫示爱。也许是审美疲劳,也许是夫妻矛盾让刘建飞心灵伤痕累累,他对妻子的主动视而不见。

刘建飞的冷淡,使陈美心里的愧疚一天天淡去了,她反而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当石俊峰又一次向她发出盛情的邀约时,她坦然接受了。心理的底线突破后,陈美变得无所顾忌,疯狂地与石俊峰缠绵在一起……

石俊峰有一个幸福的家,妻子在银行上班,上小学四年级的儿子聪明活泼。他直言不讳地告诉陈美:“我是不会离婚的。如果以后你要逼我离婚,我们现在就一刀两断。”已经被婚姻生活伤透了心的陈美睁大眼睛说:“为什么要逼你离婚呢?我早就厌倦了婚姻生活。”

这年10月,刘建飞去上海参加一个学术会议,陈美带着3岁多的女儿去与石俊峰约会,石俊峰给孩子买了很多玩具和零食。回到家,陈美叮嘱女儿;“别把今天的事告诉爸爸。如果爸爸问你这些玩具是从哪儿来的,你说是妈妈买的。”女儿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一个星期后,刘建飞出差归来,见女儿房间里多了一些高档玩具,随口问:“这些是妈妈买的吧?”女儿仰着红扑扑的小脸,神秘地说:“是妈妈和一个叔叔买的,妈妈还不让我告诉你。”

刘建飞的脊背上顿时沁出层层冷汗,男人的直觉告诉他,妻子出轨了。当天晚上待女儿睡下后,他逼问陈美:“我知道你背叛了我,那个男人是谁?”陈美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电视,看也不看丈夫一眼。刘建飞的怒火一下子涌上来,他用力扇了妻子一记耳光,陈美恶狠狠地说:“是又怎么样?这都是你逼的!”男人的屈辱让刘建飞像一头暴怒的狮子,他拉过妻子就是一顿痛打。

此后,刘建飞心里一不痛快就要把陈美痛打一顿。丈夫的暴行激起了陈美的逆反心理,如果刘建飞真的要自己悬崖勒马,抽身而退,他应该用爱来感化自己,焐暖她冰冷的心,武力是征服不了她的。

见妻子还不能回心转意,刘建飞转过来苦苦哀求妻子,表示只要陈美彻底与石俊峰一刀两断,他可以既往不咎。

刘建飞果真说到做到。他下班后按时回家,和妻子一起做家务,饭后,他把水果切成一块块,放在茶几上,一家三口围坐在一起,边吃水果边看电视。丈夫的改变让陈美终止了与石俊峰的来往,自己并不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如果家里有温暖有爱,她怎么会去外面寻找精神寄托呢?她决定断绝与石俊峰的来往,一家三口好好过日子。

次年2月,刘建飞在牌桌上结识了一个叫余洁的少妇。30岁出头的余洁来自内蒙古,在海淀区一家电脑公司做文员。当刘建飞得知她离异单身时,开始对她眉来眼去,经常殷勤地请她吃饭。

余洁的情感像一片焦渴的土地,刘建飞的关爱仿佛久旱的甘霖。一天,刘建飞和余洁在一个牌友家打牌到深夜,刘建飞送她回家,两人心照不宣地缠绵在一起……

婚外情引出命案

很快,陈美就发现了刘建飞与余洁的婚外情,她旁敲侧击地问丈夫,刘建飞得意洋洋地说:“是啊,我是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我就是要报复你!”

陈美本来已经从与石俊峰的婚外情漩涡中抽身而退,但刘建飞对她以牙还牙的报复又一次让她的心飞了。家,对她来说成了一个令人窒息的恐怖地方,在石俊峰的诱惑下,他们一度中断的关系又恢复了。于是,刘建飞和陈美这对夫妻,各自迷醉在婚外情的温柔乡里,完全忽视了做父母的身份和责任,忽视了他们还有一个宝贝女儿。

父母各自在外“彩旗飘飘”,遭罪的是孩子。每天晚上,刘建飞早早出去了,陈美强行把女儿哄睡后,也出去和石俊峰幽会。有一天,女儿一觉醒来,只见屋里一片漆黑,她害怕地叫“爸爸妈妈”,也不见回音,惊恐地钻到了床底下。当陈美回来时不见了女儿,顿时哭出声来。听见了妈妈的哭声,女儿才从床底下钻出来,一把抱住陈美的腿放声大哭:“妈妈,你和爸爸以后别出去了,我怕。”陈美心痛如刀割。

此后一连几天,陈美晚上都待在家里陪伴女儿。一天晚上,石俊峰一连给她打了好几个电话,陈美等女儿睡下后,再次悄悄地溜了出去。3个多小时后,陈美婉拒了石俊峰要她留下来过夜的要求,匆忙赶回了家。眼前的一幕吓得她魂飞魄散:女儿躺在浴缸里,头靠在浴缸边睡得正香,正在汩汩流出的水已经漫过了她的脖子。如果不及时赶回,她真不知道后果将会是什么。

深深的懊悔和对女儿的愧疚让陈美泪流成河。她开始打扫卫生,做家务,一直忙到凌晨两点。这时刘建飞回来了,陈美一改往日的冷漠,主动给他倒了一杯热茶。“建飞,我想好好和你谈一谈……”话未说完,她已哭出声来,“我们都赶快刹车吧,女儿渐渐大了,我们这样哪配做她的父母?”刘建飞冷冷地说:“当初你怎么没想到这些?”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走进了书房。

陈美婚外情急刹车,并没有让刘建飞断绝与余洁的来往。如果说刘建飞刚开始是出于报复,那么现在,他已经深深迷恋上了余洁。余洁已经用女性的柔情将他套牢了。

为了拴住丈夫,每天晚饭后,陈美就唆使女儿缠住刘建飞,不让他脱身。双休日,陈美也叮嘱女儿让刘建飞带她出去玩,让他没有机会接近余洁。

一年多前,陈美就与刘建飞正式分居了,刘建飞每天晚上睡在书房里,陈美主动放低姿态,抱被子睡到了刘建飞的床上。但不管她怎么温存,刘建飞都无动于衷。陈美发出轻轻的抽泣声,刘建飞平静地说:“我们离婚吧。你觉得我们还有必要再继续下去吗?”陈美一把抱紧他:“不,为了女儿,为了这个家,我们不能离婚!”

刘建飞没有理会妻子,大摇大摆地出去了。他这一走,再也没有回来。

几天后,陈美才知道,刘建飞在朝阳区北四环东路一家小区租了一套房子,正式与余洁同居了。陈美哭着找上门去,哀求丈夫回心转意,刘建飞冷冷地说:“你别再来找我了,我一见你就烦!”

不甘心的陈美最后打出了女儿这张牌,她带着女儿来求刘建飞。面对女儿的泪眼,刘建飞心里很难过,但他依然不愿意与陈美重归于好。见丈夫去意已决,陈美答应离婚,这时刘建飞又提出了让她难以接受的条件:女儿归他抚养,陈美每个月付生活费200元;家中财产一人一半,房子可以留给陈美住,但她必须付给刘建飞一半的钱。

家眼看就要散了,女儿成了陈美最后的心灵安慰。她与刘建飞针锋相对:“女儿不能归你,你想让她跟着后妈受折磨啊!房子归你,你付一半的钱给我!”这对末路夫妻在这个问题上谁也不肯让步。

夫妻俩又吵吵闹闹几个月,陈美被折腾得精神恍惚,心力交瘁。晚上,陈美又一次去刘建飞居住的地方与他谈判。这次余洁也在,陈美与刘建飞一直争执到次日凌晨4点,也没有个结果。

听陈美反复说要把房子留给刘建飞,要他找她一笔钱,早就窝了一肚子火的余洁从卧室里冲了出来:“我们不要房子,你给我们一笔钱!”陈美呵斥道:“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儿!”两个女人大吵起来。余洁翻出了陈美与石俊峰的旧事,恼羞成怒的陈美失去了理智,她抓起茶几上的水果刀,冲过去对余洁就砍,余洁的左臂上挨了两刀,穿着睡衣和拖鞋就逃了出去。

陈美准备追出去,刘建飞急忙拦住她,陈美挥舞着刀就刺,穿着西装短裤的刘建飞躲闪不及,胯部中了两刀,顿时鲜血直流。陈美又挥舞着刀要继续砍他,新仇旧恨顿时涌上刘建飞的心头,他忍痛夺过刀,疯狂地向陈美连刺了十多刀,将她活活刺死。

见陈美死了,刘建飞一下子清醒过来,杀人偿命!自己终究难逃一死,他最后绝望地看了血泊中的陈美一眼,纵身从阳台上跳了下去,当场死亡……

看来致命的出轨让你意犹未尽,欢迎进入世间百态故事栏目阅读更多故事哦。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