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心

现在的位置: 故事大全首页 > 传奇故事 > 百姓传奇 > 竹心正文
 
竹心
2017-01-13 13:43:14 /故事大全 /被围观

青山镇来了个卖艺的老头,自称“竹叟”,一根竹棍耍得出神入化。

说起青山镇,那不过是个地处深山的小地方。当地人平日里进山砍树,然后运到外头去卖,日子过得倒也不错。镇上人口稀少,极少有外人来。

竹叟的到来,在青山镇引起了一阵不小的轰动。只要有他表演,看客们铁定里三层外三层地挤个水泄不通。这竹叟手里的一根竹棍实在是太过奇妙,别看这根竹棍看似普通,却格外神奇,一会儿从里头飞出鸽子,一会儿能从两端长出鲜花,令众人啧啧称奇,掌声不断。

因此,竹叟到了青山镇后,日子过得倒也不错。

这日,竹叟像往常一样表演了几招,众人还意犹未尽时,他却收起了竹棍,唉声叹气起来。有人问:“您这是怎么了?碰着什么烦心事了?”

竹叟叹着气说:“说了你们也不懂。你们这些外行人,也就凑个热闹,图个新鲜。要是有个爱竹如命的人在这儿,想必就能看出个中玄机,可惜知音难觅啊。”

有人一拍大腿:“您说的爱竹如命的人,我们这倒是有一个,可惜您来得不巧!”

竹叟闻言,耳朵都竖起来了。那人接着说:“我们这地方有个姓李的秀才。说起来,这李秀才的祖上还当过大官,到了他祖父这一代,也还算是名门。可惜,李秀才的爹爹年轻时被牵扯进一桩官司,从此李家就家道中落,只能算是一般人家了。”

竹叟道:“知音难觅,何必问出身?你说的李秀才,住在何处?”

那人笑道:“我说您来得不巧,您还不信!李秀才这会儿正瘫在床上,恐怕命不久矣!唉,这也是命数。李秀才的家族有一种叫做‘堵心症’的遗传病。不知道从哪一代开始,他们家的人只要到了四十岁就会因心脉堵塞而突发急病,即便是神仙来了也没得救。李秀才今年刚满四十,说来也奇怪,平日里李秀才的身子一向好得很。前阵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突然就卧床不起,病情一天比一天重了。”

旁边又有人附和:“可不是嘛,李家的家传绝症,我们这地儿的人都知道。以前,李家家大业大,还有人愿意嫁过去。李家的人也自知命不久矣,个个都铆足了劲早娶老婆、多生儿子。因此,虽然李家代代早逝,倒也香火不断。”

先前的那人又说:“可惜呀,到了李秀才这代,就剩个老宅子。虽说宅子大,也有点田地,但我们山里人最不缺的就是吃的和住的,所以谁也不愿把自家闺女嫁过去。这李秀才是根独苗,传到他这一代,就剩他一个了。看来,过不了多久这李家就要绝后了。”

众人唏嘘不已,竹叟也满脸哀戚。

过了一会儿,竹叟又道:“我与他同是爱竹之人,虽未曾谋面,但也算是知音了。既然李秀才危在旦夕,那么小老儿更该登门造访了。小老儿对医术也略知一二,说不定呀,这李秀才到了我这儿,病就好了呢!”

话音刚落,看客中就有人迎面浇了他一盆冷水:“我说老人家,杂耍您在行,看病可就未知了。要知道李家的祖上发达的时候,请了不知多少个御医,个个都束手无策,后来遍访各地名医也是无果。您呀,就别白费力气了。”

竹叟笑了笑也不说啥,只是向众人打听了李秀才的住址就直接上门拜访了。

到了李家,一个小厮将竹叟迎了进去。其间,竹叟四处打量,这李家的宅子果然大,依稀可见往日的风光。如今虽不至于家徒四壁,但看起来也就只是普通的人家了。

到了内房,竹叟看到了躺在床上的李秀才。这李秀才面如白蜡,连呼吸都有些困难。小厮一脸难过地对竹叟说:“这些天来,我倒是能经常去看您变戏法,可惜我们少爷平时那么爱竹如命,如今却没有机会看。要不是这病啊,少爷早就亲自去拜访您了。”

看到竹叟来了,李秀才挣扎着要坐起来。

小厮赶忙将李秀才扶住,李秀才喘着气对竹叟说:“想必这位就是耍竹的老人家了。这些天来,我常听我家小厮说,镇上来了个变戏法的,能把一根竹棍耍得出神入化。唉,我真想去看看啊。想不到,今日劳烦您老人家亲自登门了。”

竹叟呵呵笑道:“区区小事,不足挂齿。都说知音难觅,小老儿听说这儿有个爱竹之人,就算踏破铁鞋也要来看看啊。实不相瞒,我祖上有几手秘法,你要是信得过,不妨让小老儿试试,说不定能治好你的病!”

李秀才一脸苦笑:“老人家若想试,尽管一试。我这破身子已是命不久矣。早一天晚一天都是死,又有何差别?”

话音刚落,就传来了小厮的哽咽声。

李秀才叹道:“我们李家以前也算是名门望族,不过到了如今,也就是普通人家了。我这大半生来孑然一人,唯有这小厮是我们家从小收养的,一直跟着我。如今我要走了,要说有什么牵挂的,也就只有他了。”

小厮早已泣不成声:“少爷莫牵挂,我不愁吃不愁穿,啥也不缺。”

竹叟听到这儿,感慨道:“主仆情深,倒也难得,不枉小老儿特地来一趟。你放宽心,小老儿一定尽力而为。”说完,竹叟让小厮去外头守着大门,不让任何人进来,然后竹叟开始用祖传秘法为李秀才治病。大概过了半日,听到里头叫唤了,小厮这才进去。

病榻上的李秀才早已熟睡过去。竹叟满头大汗,他站起身来一边擦汗,一边对小厮说:“等你们少爷醒了就没事了,小老儿身子乏,先告辞了,改日再来。”

小厮点了点头,送竹叟出门。

其实不管是李秀才还是小厮,都认为竹叟是死马当活马医。毕竟这家族绝症传了这么多代,要是有得治,也不至于到今天这个地步。哪知道,李秀才睡了整整一天一夜再醒来后就面色红润,精神头十足,还破天荒地吃了两大碗干饭。

李秀才大喜,忙让小厮再去把竹叟请来。

竹叟一进门,看到李秀才精神抖擞的样子,顿时点头道:“不错,恢复得不错。以后你只要好好休养,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李秀才和小厮早已跪倒在地,磕头谢恩。

竹叟将两人扶起,说道:“本是知音,自当如此。若是言谢,反倒俗了。”

李秀才一边擦眼泪,一边点头道:“老人家所言甚是,是晚生太激动了,一时不能自已。不瞒您老人家,自打记事起,这病时时刻刻都叫晚生提心吊胆,没想到这病竟然还有痊愈的一天。老人家,您可真是神人啊!”

竹叟摇头道:“神人谈不上,误打误撞而已,也是咱俩有缘。”

两人都是爱竹之人,一番攀谈后顿生相见恨晚之意。直至暮色深沉,竹叟才起身道:“其实我这趟再来贵舍是来辞行的。我在这青山镇待得够久了,也该走了。今日一别,恐怕也难有相见之日,你可要好好保重。”

李秀才一惊:“怎么就要走了?老人家您若是不嫌弃,不妨就在我这儿住下。虽说我家道中落,但我还有宅有田,如今身体又好了,多个人不算什么。再说,好不容易碰着个同道中人,哪能这样就走?”

竹叟摇头道:“若是可以,小老儿也情愿不走了,但实在是身不由己。”

李秀才多番挽留,但竹叟去意已决。李秀才不便再强留,只好叹道:“朝闻道,夕死可矣。这次就算老人家没治好我的病,能和老人家一番叙谈,我也不枉此生了。”

两人唏嘘感慨一番后道别,各自珍重。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搜索
 
 
广告
 
 
 
故事大全
 
  • 最新专题
  • 热门栏目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