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鱼的爱情阴谋

 
苏小鱼的爱情阴谋
2014-05-12 20:11:57 /故事大全 /点击:91616℃

我正在和周公牵手走进庄周梦蝴蝶的时候,手机“嘀嘀”地叫了起来。谁呀?我恨恨地转过身,眯着眼睛打开信息一看,又是苏小鱼这家伙!还让不让人睡觉啊?

“死蟑螂,五分钟后在宿舍楼下见,有重要的事情告诉你。要是不来,我就在下面大喊你的名字,把所有的男生都吵醒,哼哼”

这个叫苏小鱼的女生还真叫烦!我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我可不敢怠慢,苏小鱼可是说到做到的。“死蟑螂”的美称也是拜她所赐。在男生楼A栋,谁不知道有一只“臭名远扬”的蟑螂呢?

我跌跌撞撞地来到楼下。只见苏小鱼倚在墙边,远远就对我一阵奸笑,“呵呵,死蟑螂,刚好四分五十九秒。还算你准时。”苏小鱼晃了晃手中的表,得意地说。

“啥事?有话快说,我还要睡觉呢。你知道影响别人休息等于谋财害命吗?”我眯缝着眼睛,深深地打了一个哈欠。

“死蟑螂,我要你亲口告诉我,你到底喜不喜欢我?”苏小鱼盯着我看。

又是老一套!这个神经质的苏小鱼看小说也太多了吧?算了,就按照爱情小说里的情节跟她演下去吧。

“很高兴你能喜欢我,但我已经心有所属了,而且从来没有喜欢过你,我先走了。”说完,我转过身,东倒西歪地准备上楼。

“该死的蟑螂,我是认真的,我真的喜欢你啊。”苏小鱼在后面大喊道。

“我也是认真的,我真的不喜欢你。”我头也不回,抛下苏小鱼一人在后面,便上楼去约周公了。

午睡醒过来的时候,我的头晕得厉害,爬起来灌了几口水。慢慢地清醒了过来。我摇了摇头,努力想回忆起一些事,好像是和苏小鱼说过话,哎呀,想不起来了。我连忙洗好脸,匆忙地赶去上课。

教授古文的“古董老师”已经在讲台上讲得眉飞色舞了。我面带微笑从容地从后门走进教室,没有人会留意我,因为大家都很忙。我扫视了一遍教室,发现苏小鱼坐在最后一排,很认真地在写着什么东西,柔顺的长发一直垂到桌面。

我走过去用力地拍了一下苏小鱼的肩膀,凑近她的耳朵说:“嘿,在干什么呢?这么认真!”

苏小鱼把笔往桌面上一放,猛地转过头来,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怎么了?莫名其妙。”我在苏小鱼身边的一个座位上坐下。接着又探过头去嬉皮笑脸地说:”苏小鱼,刚才在写什么东西呢?不会是情书吧?来,给我看一下。”

苏小鱼什么话也没说,突然,把一个笔记本往我桌上一放,嘴里“哼哼”两声,我瞅见纸上写的全是:死蟑螂是个大坏蛋。

我急了,用无比委屈的声音说:“苏小鱼啊,你怎么骂我呢?哎呀,我可怜的心脏啊!这么重的打击我怎么承受得了呀?”

苏小鱼终于笑了,用拳头打了我一下,说:“哼,你自己心知肚明!”

我隐约想起中午的事情了。天啊!苏小鱼不会是认真的吧?她喜欢我?我假装糊涂地说:”苏小鱼,我中午会见周公的时候好像碰到你了。因为当时实在无法抵挡周公的盛情邀请,所以抛弃了你。你应该生气的,我是大坏蛋,我向你非常严肃地道歉。”

苏小鱼听着,“咯咯”地笑得更响了。这时,古董老师终于停下来了,扶了扶眼睛,环视了一下教室,大声地咳嗽了几下。我和苏小鱼伸了伸舌头,彼此做了个鬼脸。

其实我的名字并不叫“死蟑螂”,我的本名叫做“史小强”,苏小鱼看了星爷的电影里的蟑螂小强,于是很光荣地叫我”死蟑螂”。

今年我19岁,苏小鱼17岁,上大学一年级。也许你会觉得奇怪,才17岁就可以上大学了吗?因为苏小鱼上小学的时候连跳了好几个年级。她啊,别的暂且不说,脑袋是公认的聪明。平时看她没怎么努力,但是考试成绩却总是比我好。

苏小鱼是我5岁生日过后,跟随她的父母从外地搬过来的,而且成为了邻居。

苏小鱼那时非常可爱,扎着两条小辫子,红扑扑的小脸蛋,又黑又大的眼睛。我那时长得虎头虎脑,是院子里的一个“捣蛋鬼”。苏小鱼的乖巧模样让我有一种想欺负她的欲望。于是,我抢她的棒棒糖,捉毛毛虫放在她的衣服上,她会狠狠地扑过来,用小拳头打我,嘴里还骂着.“小强是个大坏蛋。”于是,在院子里,经常可以看到一个小女孩追赶一个小男孩的情景。当然,前提是我没有还手,这种绅士风度我从小就具备了。

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苏小鱼一直和我都是同班同学,我的一切所作所为都在苏小鱼的掌握之中。原本以为大学终于可以恢复我的自由身了,没想到还是考上了同一所学校同一个专业,更让人吐血的是,到学校后才知道,苏小鱼跟我竟然是同一个班!

晚上躺在床上,突然想起给苏小鱼发短信。这是我们每天的“必修课”。十一点过后,苏小鱼总会给我发短信,跟我说很多的事情。但今天却没有收到。我按动键盘,飞快地敲出几行字:苏小鱼,怎么不给我发短信?

过了许久,苏小鱼给我回了短信:我很累了,想睡觉,晚安!

第二天,我迟到了,苏小鱼没有叫我。以前都是她打手机叫我起床的。顶着蓬松的头发,我急匆匆地赶去上课。

教室里,苏小鱼正一本正经地坐在那里听老师讲课。我在她身旁坐下,没好气地说:“苏小鱼,今天怎么不叫我起床啊?害得我都迟到了。”

“你迟到还算是新鲜事吗?”苏小鱼白了我一眼,说:“而且,叫你起床也不是我的义务。”

这些话从苏小鱼口中说出来让我大吃一惊。我伸过手去摸了摸苏小鱼的额头,说:”苏小鱼,你好像没发烧啊?怎么尽说胡话呀?”

“少来这一套!”苏小鱼拍开我的手,一脸严肃地说:”史小强,我觉得我们以后不要走得太近了,免得被别人误会。我还要保持我的淑女形象呢。”

我看着苏小鱼郑重其事的表情,再想到她扮成淑女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苏小鱼说:”你白痴啊!笑什么呀?”

“我在想呀,如果你扮成淑女的话,那该有多搞笑啊!”

“不理你了!我说的可是认真的,不信,你就等着瞧吧。”苏小鱼冷冷地抛下几句话。

原本以为苏小鱼说的都是玩笑话,没想到她还来真的,用她给我的解释就是“全面对我实施冷战”。

早上不再叫我起床了,我的那几个早已被扔在一边的闹钟又开始正常工作了;晚上也不给我发信息,问苏小鱼,她说她没空。我赌气说,别发了别发了,最好以后都不要发,我还可以睡个安稳觉呢!于是努力闭上眼睛,心里默默数着绵羊,但总是留意着手机的动静,想着苏小鱼可能给我发短信,结果却让我失望。苏小鱼啊,你怎么这么狠心?

更可怕的是,有时一整天苏小鱼都没有和我说话。除了在课堂上见到她之外,更多的时候她是和一大群女生在一起有说有笑。

所属专题:

更多精彩,请点击:阴谋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