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吧里的交易

 
迪吧里的交易
2016-12-23 16:42:05 /故事大全 /被围观

迪吧里的一交一易

中篇简介:迪吧里的年轻人流行吃一种大白兔一奶一糖,吃完后整夜狂欢,就在这狂欢之下,一场罪恶一交一易正在展开……

1.上树摘鞋识无赖

小孙从警校毕业分到小街派出所,他原来一心想当刑警,对这个分配自然有些情绪。可当他垂头丧气去派出所报到的时候,才知道带他的师父是鼎鼎有名的刑警老蔡,这下小孙来了一精一神。老蔡在市局刑警队做了二十几年刑警,最近因为身一体不好才调到派出所工作,论资格论功劳他做个所长绰绰有余,可老蔡说自己坐不了办公室,还是到第一线做个民警更带劲。他还主动要求带新人,于是就成了小孙的师傅。

小孙急着跟老蔡破案子,可老蔡给小孙安排的第一项任务竟是熟悉管区的居民和环境,小孙耐着一性一子在管区里兜了好几个星期,除了些丢衣服丢蜂窝煤的小事情,没啥特别的。

这天快下班的时候,小孙在街上转悠,看到林一陰一道旁围了一堆人,走过去一看,见这一片有名的无赖“滚刀肉”提着酒瓶子,正冲着一个缩肩塌背的瘦高个子跳脚大骂,骂着骂着就脱一下一只皮鞋,“嗖”地掷向大树,眼看这鞋子高高地挂在了树梢上,回过头来红着眼叫道:“你大蚂蚱不是会蹦达吗?好,你还不起账也行,上去把鞋摘下,来咱就一笔勾销!”

小孙认得这个绰号“大蚂蚱”的瘦高个子,也知道他家生活困难,可再困难也不该借滚刀肉的钱呀!

看来大蚂蚱已经被一逼一得走投无路,满脸难色地要往树上爬,小孙看不下去,跑过去一把拉住他,回头对滚刀肉喝道:“他欠钱不欠命,摔死怎么办?有你这样讨债的吗!”

滚刀肉一愣,马上又嬉皮笑脸:“好啊,警察来主持公道啦,我们是周瑜打黄盖—愿打愿挨,你管得着吗?有本事你就替他上去!”

小孙年轻气盛,怎容得一个无赖叫板,反问道:“我上去怎么办?”滚刀肉可没想让小孙上树,可话赶话说到了这份上,他也回不了头,一拍胸脯说:“欠账一笔勾销!”小孙追问:“说话算话?”滚刀肉敲定:“不算数是狗一娘一养的!”

小孙冷笑一声脱一下皮鞋,“噌噌噌”地往树上爬去。

大树足有三层楼高,爬到一半儿的时候,脚下的树杈就只有胳膊粗了,小孙一动弹,脚下一颤悠儿,离那只鞋只差了半米。小孙在警校是攀爬能手,可那训练是系着保险绳的,摔下来也不过是打打秋千,从这儿摔下来可就实实在在了。

树下的居民越聚越多,大一嫂大一娘一们啧啧惊叹连喊小心,滚刀肉心里也有点怕,可嘴上还不住起着哄。

势成骑虎,只能一往无前了,小孙又蹬上一个树杈,压得树杈弯弯欲折“咔咔”作响,千钧一发之际,他伸手抓住挂着鞋的树杈用力一扳,树杈“喀嚓”折断,小孙快如闪电,伸手一个海底捞月,把下坠的皮鞋捞到手里,与此同时,小孙脚下的树杈也“喀嚓”折断,他在下坠中猛地抱住树干,“呼啦啦”地滑了下来。

小孙的脸被划了两道血痕,手也扎破了,大蚂蚱跑过来,一边给他擦脸上的血,一边嘟嘟囔囔地不住道谢,小孙只好跟他客气了两句,再回头时,滚刀肉已不见了。

小孙把鞋一交一给大蚂蚱说:“放心吧,他再来要债你就找我!”自己待要穿鞋时,才发现放在树下的皮鞋不见了。大家帮着找了一气,没找到,大蚂蚱拿来了一双白球鞋,小孙无奈,只好先穿上,再回派出所宿舍换鞋。

正所谓怕见啥来啥,一进派出所就迎面碰上老蔡,老蔡看到小孙这副样子,愣了一下,一把把他拉到大镜子前面,说:“看看你是什么样子!”

小孙的样子实在狼狈,黑警一服下面白球鞋,警徽挂歪了一个,脸上两条血道子,实在是有损警察形象。

老蔡问:“抓逃犯去了?”小孙老老实实回答:“爬树去了。”“爬树?”老蔡挺好奇地问:“贼上树了?”小孙说:“鞋上树了。”老蔡听得笑了起来:“什么乱七八糟的!”

小孙一见老蔡脸色缓和了,急忙有声有色地一一道来,说到下树后丢一了皮鞋时,小孙怀疑是滚刀肉使的坏,老蔡听罢点点头说:“应该是他气不过,拿了你的鞋,你去他家看看,顺便也摸一摸一他的情况。”

小孙换好衣服来到滚刀肉家,他家的门大敞着,站在门口一眼就看见滚刀肉架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喝酒,沙发边上赫然摆着自己的那双新鞋。小孙气得一时说不出话,这滚刀肉胆子也太大了,偷到警察头上不说,连藏都不藏一下,居然就这么明目张胆地放在门口。

看见小孙,滚刀肉高兴地把酒瓶子举得老高:“我正等您呢,快坐下喝两杯!”

小孙瞪起眼,指着鞋喝道:“少装蒜!你偷东西偷到警察头上来了!”

滚刀肉看看那双鞋,既不躲也不藏,嬉皮笑脸地说:“两千块钱的账都让你报销了,还抵不上这双鞋?”

小孙不想和他多嗦,一把抓住他说:“跟我上派出所去,把偷鞋的事情讲清楚。”滚刀肉还是不着急,笑嘻嘻地说:“干吗干吗,为双鞋就翻脸呐?你想想,我吃饱了撑的,去偷警察的鞋?可我不拿你的鞋,你会到我这儿来?”

小孙听出他有话要说,于是松开了手。滚刀肉一边一揉一着被抓红了的手腕,一边说:“想和警察同志说说话,可又不敢去所里,就想了这么个主意,鞋等会您拿走,我给您倒酒赔个不是。”

小孙这才领教了什么叫滚刀肉,不想再搭理他,拿起鞋就往外走,不耐烦地说:“警察不许喝酒。有话到所里说去,没犯事有什么好怕的!”

“哈哈,”滚刀肉笑起来,“以为我不懂警察的规矩呀?现在可是下班时间,看不起我是吧?”停了停又叹了口气说,“我看你挺讲义气的,原想给你提一供点儿线索的,你没兴趣就算了!”

小孙听到“线索”两个字心里一动,这几个星期自己都在找线索,想破个大案,可就是没头绪,他犹豫了一下,耐着一性一子坐了下来,装做爽气的样子说道:“喝就喝,倒要听听你有什么线索。”

滚刀肉一听这话乐了,拍着桌子朝里屋招呼道:“小辫儿,快拿个酒杯来!”

随声从里屋跳出个小姑一娘一来,小姑一娘一扎着两个小辫儿,约摸六七岁的样子,大眼睛滴溜溜的挺招人一爱一,只是穿得破破烂烂的,眼神也躲躲闪闪的。她把酒杯放在桌上,两个眼睛却直勾勾地盯着桌上的火腿肠。

滚刀肉冲着小姑一娘一一瞪眼,刚想发火,瞥了眼小孙又慈祥起来,掰了截儿肠子递给她:“外边儿玩去吧。”小辫儿慌忙接过来,一溜烟儿地跑了出去。

小孙奇怪了:“谁的孩子?”滚刀肉笑着说:“捡的,我也是快四十的老光棍了,捡个孩子做伴儿。”小孙训斥道:“法盲!你当是捡皮鞋呀?懂得收养法吗?孩子是随便捡着玩的?”滚刀肉忙说:“知道知道,考察考察再办手续,先得建立感情嘛。”

小孙哼了一声:“就这样建立感情?孩子好像挺怕你!”滚刀肉连连点头:“是是,刚来没几天,还不适应,咱开喝吧?”

滚刀肉一逼一着小孙陪他喝了半瓶酒,才神秘兮兮地说:“警察哥们,前些日子小区里不是张家丢一了晾着的衣服,就是李家丢一了晒着的蜂窝煤,你道是谁干的?”小孙听到是这些小线索,没了兴趣,冷冷地说:“谁干的?”“大蚂蚱呀!”“有什么证据?”滚刀肉“嗨”了一声:“有证据还叫线索吗?我直接替你破案得了!他家缺钱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就是动机!”他看着小孙疑惑的眼神,心想:大蚂蚱,你欠我的钱想这么省心就赖掉?我给你下个套,有事没事让这个嫩警察跟你搞去吧!滚刀肉看火候差不多了,又轻描淡写地说:“信不信由你,我一是气不过他大蚂蚱干的那些事,二是觉得你挺够义气的,这些话,别的警察问我我还不讲呢!”

2.误打误撞擒小丑

从滚刀肉家出来天已经黑了,小孙一路走一路想,他听说大蚂蚱自称是某公司的业务员,却总是白天睡觉晚上出门,常常夜不归宿,行踪诡秘得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干的什么业务。上次所里排查一宗案子的嫌疑人时,有人提到了大蚂蚱,结果给老蔡一摇头否定了,小孙知道自己的资格嫩,吞了口唾沫没敢发话。

俗话说捉贼见赃,只凭滚刀肉这种“线索”怎么汇报?

小孙回所里换了身便衣,戴了副墨镜,决定跟踪大蚂蚱一回,看看这家伙到底是干什么的。

从所里出来,小孙径直来到大蚂蚱家对面,蹲在路灯下看几个老头儿下棋,不大工夫就见大蚂蚱叼着支烟卷儿出来,没一精一打采地缩着脖子挤上了公一交一车,小孙忙跑到街口,打辆车追了上去。

这一追就追到了餐饮娱乐一条街,看大蚂蚱进了一家迪吧。

警察进娱乐场所是有严格规定的,小孙犹豫了,正在门口徘徊,只听“呜”地一声,从迪吧里跳出个花花绿绿的红鼻子小丑来,手舞足蹈地拦住了小孙尖一叫:“来跳吧,尽情地跳吧!男士赠扎啤女士赠饮料,痛痛快快疯狂一把吧!”说罢不由分说地把小孙往迪吧里推。

小孙正惦着大蚂蚱,被小丑这么一推,也顾不得这么多了,买张票进了场,东张西望地寻找大蚂蚱。

舞场里彩灯乱闪,人头攒动,疯狂地扭着跳着叫着,看得人眼花缭乱,四面墙上架着低音炮,乐声闷雷似的震得人耳鸣心颤,小孙实在受不了了,一圈儿没转完就挤了出来。

找不到大蚂蚱只好守株待兔,小孙点上支烟在门厅里坐下来,看着外面的小丑又叫又跳地招揽顾客。过了一阵,外面没人了,门口的保安招呼小丑进来歇会儿,小丑摇摇晃晃地进来,一屁一股坐在椅子上,叹了声:“唉,累死我了!”

保安笑着递上支烟,小丑点点头接过来,掏出点白色粉末摁在烟头上,点上火深深吸了一口,又端起水杯“咕咚咕咚”地往嘴里灌,两道青烟也随之从鼻孔里喷一出来。

公开吸毒!小孙一下子怔住了,这小丑也太胆大包天了!这场面让一直想破大案的小孙一下子兴奋起来。他猛地跳起来抓住小丑的手腕,一拧扭到背后,一手夺下香烟,推着他就往外走,小孙拧得力气大了,小丑嘶哑地哀叫起来,挣扎着又踢又抓。

两个保安反应过来,一抽一出电棍大吼:“你干什么?快他一妈一放手!”小孙厉声喝道:“不许动,我是警察!”一只手就往兜里摸,摸了两个兜都没摸一到,才想起换便衣时忘了带警官证。

两个保安冷笑起来:“跑这儿闹事来了,想找死啊!”冲上来举棍便打,小孙扭住小丑一挡,一棍子结结实实地打在小丑肩上,疼得他又嗷嗷叫起来,小孙受过训练,知道自己抓着小丑无法施展,最容易腹背受敌,立刻拖着小丑退到墙角,身后安全了,前面有小丑做挡箭牌,两个保安狗咬刺猬—没处下嘴,只好舞着棍子大喊大叫。

正在这时候,一个又高又胖的女人跑来喝住保安,不慌不忙地走到小孙跟前:“先放开他,我是经理,你想干什么?说吧!”小孙扭住小丑不放:“我是警察,他公开吸毒知道吗?快闪开!”一个保安抢着说:“报告顾经理,他冒充警察闹事!”

顾经理笑了:“好,就算你是警察,你说他在门厅吸毒,有证据吗?”接着一抽一抽一鼻子道:“我看你是酒喝多了吧?”

这女人的鼻子真好使,小孙也觉出了自己嘴里的酒味儿,可此时此刻他决不能示弱,于是厉声喝道:“快闪开!谁阻挠就是包庇犯罪!”顾经理哼了一声:“好吧,我们协助你。”回头命令保安:“打110报警!”

警车很快就到了,警察简单问了问情况,把一行人都带到了分局,一面审查小丑,一面核对小孙的身份。不一会儿,老蔡闻讯赶来,一闻到小孙嘴里的酒味就皱起了眉头,小孙赶忙说了跟滚刀肉喝酒的事,老蔡没说话,摇着头去了审查小丑的房间。

等了好久老蔡才出来,一言不发地把小孙拉到走廊里,指着隔壁的一扇窗子说:“你自己看看!”小孙探头一看,小丑已经脱了服装洗了脸,分明正是自己在找的大蚂蚱!

小孙更没料到的是:大蚂蚱装扮小丑给迪吧招揽顾客,整夜尖一叫大喊的患了咽喉炎,偏偏烟瘾又大,只好把一种薄荷润喉片碾碎了一起吸,说来也真是挺无奈的苦差事。

小孙知道自己办了一毛一糙事,等着听老蔡训斥,不想老蔡却突然问:“你刚才说滚刀肉捡了个小女孩?”小孙忙点头。老蔡顿了顿对小孙说:“我看你还是盯着点儿滚刀肉吧。”

小孙没敢问为什么,可他知道听老蔡的没错儿,这次处分是挨定了,只有将功补过。回所里写了检查去一交一给所长,刚要敲门,就听老蔡在屋里说:“年轻人嘛,沉不住气,我这个师傅负主要责任,开个会让他做检讨,要处分就处分我吧。”

所长说:“处分等我们研究研究再定,你刚才的怀疑很有道理,只是这事一交一给小孙,他行吗?”老蔡哈哈一笑:“小孙挺机灵的,一交一给他没错!再说,还有我帮着呢。”

小孙来不及感动,见老蔡要出来了,慌忙跑回了宿舍。心想:老蔡让我盯着点滚刀肉,我就照他说的办,这回可不能再给他一捅一篓子了。

小孙心里特别感激老蔡,他在猜老蔡一交一给他任务的真正用意,难道就是注意滚刀肉?一个酒鬼无赖不过是鸡鸣狗盗,抓住个小案子能算立大功?不过不该问的还是不要问,先盯几天滚刀肉再说。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我以前跟你一样
下一篇:王爷爷来了
 
搜索
 
 
美图欣赏
  • 动漫波涛汹涌D奶爆乳性感萌妹子撸管专用图

    动漫波涛汹涌D奶爆乳性感萌妹子撸管专用图

  • 二次元性感爆乳美眉诱惑裸足足控福利图

    二次元性感爆乳美眉诱惑裸足足控福利图

  • 丰满爆乳美腿性感制服诱惑美女成人H动漫图

    丰满爆乳美腿性感制服诱惑美女成人H动漫图

  • 大胆勾魂性感爆乳比基尼湿身妹子动漫H图

    大胆勾魂性感爆乳比基尼湿身妹子动漫H图

  • 二次元性感销魂巨乳翘臀制服美女H福利图

    二次元性感销魂巨乳翘臀制服美女H福利图

 
 
 
故事大全
 
  • 最新专题
  • 热门栏目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