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06 10:20:22 /故事大全 /被围观

沈萱对着化妆镜,小心翼翼地又补了一层底妆,重新画了口红,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公交车一个猛烈颠簸,险些让她手里攥着的这些东西四散飞去。

下车不一会儿,手机铃声响起了,她眼中露出喜色,想接却又强自按捺住了,等铃声响了三下才按了接听键,细声细气说道:“你好,我是沈萱,我已经到了。好的,米罗咖啡厅,靠窗的第三桌……我走过来就行,不用来接我啦。”她款款而入,看到靠窗的那个白衬衫,休闲西服的青年–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这个相亲对象应佳伟是同事介绍的:自己开着公司,父亲是银行高管,母亲是大学教师–简直可以说是她从未接触过的世界。想到这,沈萱的心里不免多了几分紧张和期待。

两个人的接触简直是一拍即合,对方虽然出身好,却没有公子哥的飞扬跋扈,这样的人才是良配。

“我在哈佛读的工商管理,你呢?”应佳伟的问题让她的心脏猛地抽搐了一下,沈萱的笑容僵硬了一瞬,下一瞬又是笑靥如花:“我在斯坦福读的美术。”

“美术……也好,女孩子嘛,念了艺术类才会更有气质。”

谎言一旦开闸,就无法停住,沈萱开始娓娓说出自己的工作、教育和家庭背景–斯坦福毕业的才女,在4A广告公司做平面设计,父母都是做生意的,在老家×省有几处工厂和店铺、房产。

“我父母本来是让我接手家里的公司的,但我觉得年轻人需要历练,所以就自己找工作,从基层开始做起。”沈萱发现自己撒谎越来越流利了,“我觉得年轻的时候不应该靠父母,一分钱都没有用他们的,只凭自己工资跟人合租。”

“我也是这么想的!”应佳伟的眼中闪过遇见知己的惊喜,“我现在也跟人合租呢,是我以前上下铺的哥们!”

“是啊,我就觉得出租屋比自家别墅更舒服!”听了她的话,应佳伟的目光更加亲热,两人很快就约定下周一起去爬山。

“我的跑车一会儿就开上去了,太没意思,还是自己走路最好玩。”应佳伟如是说道。

因为怕露馅,所以她婉拒了应佳伟开车送她回去。分别之后的她,眉心露出一丝沉重的褶皱。

刚才说的一切……都是假的!如果她家真有别墅豪车、做生意的有钱父母,又怎么会跟人合租在那狭窄昏暗的出租屋?现实中的她,只有一对在乡镇开杂货铺的父母,以及好几个嗷嗷待哺等着交学费的弟妹。

她也没念过斯坦福,更不敢奢望读什么艺术,是靠着在工厂打工的间歇,厚着脸皮向中年师傅学的软件设计,自己又自学了很久,靠着嘴甜才被公司录用。

这个应佳伟看起来是涉世未深的富家子,她必须牢牢攥住,撒点谎一时半会儿也不会被揭穿。

只要嫁过去生下儿子就好了,那时候即使被揭穿……他也不能赶我出去。她这么想着,渐渐走入人潮中。

应佳伟的跑车飞驰而出,在另一个道口停下,他匆匆把车钥匙还给等候的哥们,眉飞色舞地说道:“这次真是撞到狗屎运了,是外省来这念书的大小姐,父母都是做生意的,肯定有钱!而且特别天真,满口都是艰苦奋斗自己打拼的,你说傻不傻?这种妹子最好骗了,都不用前期下血本花钱,她们只要听几句奋斗啊爱情啊这类傻话,就会上钩了,等我做了她们家驸马爷……简直是少奋斗三十年呢!”

“下次爬山,一定要搞定她!对了,这跑车租金多少,跟你老板商量,便宜点打个五折呗,我都没用一个小时呢!”

□沐非

赞一个 (0)收藏 (0)
网友评论: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