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里没有战乱 也不需要签证

 
天堂里没有战乱 也不需要签证
2015-10-28 09:45:14 /故事大全 /被围观

汹涌的同情像包裹着艾兰的另一种海水,将儿童、妇女和无家可归者轻轻托起,艾兰留给世人的最后影像,裹挟着悲伤,啪嗒一声触动了各国的政策按钮。

当阿卜杜拉再次看见儿子艾兰时,他正俯卧在海滩上,脸蛋因为海水浸泡而惨白,像睡着了一样平静,只是再也不会醒来。

3岁的艾兰留下的最后一张照片,引发了全球关注。有富豪甚至许愿,要为难民买下一座小岛,让他们有容身之所。欧洲各国此前紧闭的大门,也被这张照片轻轻敲开。

出现在照片上之前,这名3岁男孩最后的容身之处,是一只挤满了偷渡客的橡皮艇。这只在风雨中飘摇的小船,载着15名难民和他们的希望,计划航行20公里,从土耳其博德鲁姆半岛到达希腊科斯岛。

他们生活在叙利亚北部的一座小城,这里有着彩色的房子和原本井然有序的市井生活。但战火把一切都定格成黑色。就在阿卜杜拉决定离开前的3个月,这个家族刚刚失去了11名亲人。

小船刚开出500米,就被巨浪一口吞没。阿卜杜拉眼睁睁地看着至亲消失在黑暗阴冷的海域。

艾兰被冲上了海岸,他离开的姿势像极了熟睡中的孩子。有艺术家将照片中的他画在蓝色调的儿童房里,晚风静寂,繁星点点,仿佛醒来又是露着乳牙、咧嘴大笑的一天。

这本是3岁男童应有的生活,和他父亲想象的一样。“为了让孩子有更好的生活”,父亲才下定决心远离家乡。

2014年成为二战后年度难民数量增长最快的一年,如果将他们聚集为一个国家,那么这将是世界人口排名第24的大国。但在艾兰的照片席卷各大报纸的头条之前,他们并未得到足够关注。

阿卜杜拉曾经想要投靠移民加拿大的姐姐,却始终无法得到一张允许入境的许可。欧盟曾想把难民摊派给成员国,但阻力很大。

现在,政治上的龃龉已经不会再影响到艾兰了。有人为他的照片画上天使翅膀,告诉他天堂里没有战乱,也不需要签证。

“这些难民可能是我们未来的配偶、好朋友、灵魂伴侣,也可能是我们孩子组的乐队中的鼓手,我们未来的同事,可能是当选2022年的冰岛小姐,可能是帮我们修好卫生间的木工、餐厅里的厨师、渔夫、电脑天才甚至是电视主持人。”冰岛的一位女作家说,她自愿接受无家可归的难民,“我们无权表示:‘你的人生不比我的人生更具价值’。”

人们开始提供房间、机票和同情。艾兰的照片让太多人垂泪,汹涌的同情像包裹着艾兰的另一种海水,将儿童、妇女和无家可归者轻轻托起,艾兰留给世人的最后影像,裹挟着悲伤,啪嗒一声触动了各国的政策按钮。

气氛好像一下变得热烈起来。英国决定再接受数千名难民,并提供1亿英镑(约合9.6亿元人民币)的人道主义援助。奥地利和德国再次打开国门,就连远在北美洲的加拿大也开始关注叙利亚难民,公布接收难民计划和追加经济帮助。

但很难说照片上“沉睡”的艾兰,能否真正唤醒“沉睡”的政策。“任何一种摊派难民的形式都只是权宜之计,问题的关键在制造难民的国家。”捷克总理说。也有国家的领导人奉劝难民“留在土耳其”。

阿卜杜拉如今决定哪都不去,就留在家乡,守着妻儿的棺木。

“他们每天会在早上叫我起床,对我说:‘爸爸,陪我们玩吧。’”遗传自父亲的大眼睛永远地闭上了,这个家庭仅剩的幸存者说,“现在一切都没有了。”

(继续前进摘自《中国青年报》2015年9月9日)

网友评论: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