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面王

 
拉面王
2014-05-12 20:37:40 /故事大全 /点击:43749℃

老龙头庙会的入口处有一家“拉面王”面馆,掌柜的姓王,手艺好,人老实,生意十分红火。

没多久,“拉面王”斜对面又开了家“好劲道”拉面馆,老板姓郝。“好劲道”装修得窗明几净,生意却十分冷清。

老郝头见“拉面王”每天车水马龙,自己的面馆却门可罗雀,心中大为不服,于是他给老王头下了一封挑战书,要来一场拉面比赛,一试高低,胜出的留下,失败的就抱着脑袋离开这老龙头庙会!

谁知老王头却不应战,拱手几句“和气生财”就把他打发了。老郝头气不过,接连派了几个小青年到“拉面王”找茬,老王头无奈之下,只好同意接受挑战。

拉面大赛在两家店面门前的空地上举行,吸引了不少来看热闹的食客。比赛一开始,老王头先是拿过一个早就醒好了的面团,在案板上稍加揉搓,就变魔术似的把面团变成了长条形状的面坯,然后抓住面坯的两头,“啪”的一声摔在案板上,两手再往中间一凑,面坯便像个麻花一样拧在一起,这样反复十几次,面坯渐渐光亮透明起来。案板上撒上过筛过箩的精粉,开始拉长、扯面,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围观的人们发出一声声惊叹。

再看对面的老郝头也不示弱,把一块面坯舞得虎虎生风。老郝头斜眼一瞥,见老王头已经将面条从滚沸的锅里捞出来了,如蜻蜓点水般调入各色调料和作料,牛肉汤的色清气香,萝卜片的洁白纯净,辣椒油的鲜红漂浮,香菜、蒜苗的新鲜翠绿和面条的柔滑透黄交织在一起,虽然还没到口,就已勾得人们要流口水了。老郝头急忙加快了速度,几乎在同一时间,两人将两大碗滚烫喷香的拉面摆在了案头。

围观众人一片叫好声,、随即大伙儿就犯了难:拉面只有一碗,这么多人怎么尝?可是不亲自品尝又怎么能评定谁优谁劣呢?

这时,只见老郝头冲大伙儿一抱拳:“各位,评判优劣不见得非得亲口尝尝,看也能看出门道来。”说着冲着老王头一乐,转过身拿出一双筷子,冲着老王头刚刚做好的拉面碗里就是一筷子!他夹起拉面,一边抖一边挑衅地向着四周转了个圈:“王老板的杰作大家伙儿都看到了,真是不错啊,怪不得每天都是客似云来!”围观众人里有老王头的熟客,替他抱不平:“对啊,这味道是我们每天都吃习惯了的,怎么,你的更好吗?”

老郝头等的就是这句话,只见他一拍大腿:“众位瞧好吧!”他说完便急急地转过身去,将刚才自己做的那碗拉面放在了地上,又顺手抄起一张条凳,摆在面碗旁,抄起筷子,小心翼翼地蹲在了条凳上。只见老郝头在凳子上俯下身去,伸筷子夹起一根拉面的头,慢慢站起身来。大伙儿不由看愣了,原来老郝头这一碗拉面就是一整根面!

老郝头在条凳上站得笔直,把拿筷子的手高高举过头顶,众人粗略一算,条凳高半米,老郝头一米八,再加上半米多长的胳膊,乖乖,一根拉面足有三米来长。更神奇的是,这三米来长的面条就凭一双筷子夹住一个头拎着,不断不折,这面上的劲道可想而知,真不愧了人家的招牌:好劲道!

围观众人都鼓起掌来,老郝头得意地从条凳上下来,笑眯眯地问老王头:“王老板,你能做出跟我一样有劲道的拉面吗?”老王头盯着刚才那碗拉面看了半天,摇摇头:“我没这本事,我认输。”话音刚落,四周就传来一阵唏嘘声,有熟客替老王头说话:“比赛开始并没说要比长短,不公平。”老郝头听了这话,把手一拍:“好,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这一局就算平局,我们再来重新比过!”

此话一出,围观众人都吃惊地张大了嘴巴。老郝头又说话了:“这回咱们比粗细,看谁的拉面拉得细,越细越好,你可不能再让着我了!”话虽说得客气,但底气十足,仿佛抱定了必胜的信心。

老王头点点头,埋头操作起来。平时的拉面,粗细有如粉条,干得得心应手,这往细里拉还真得下一番工夫才行。老王头额头渐渐冒出了汗珠,随着最后一次拉动,老王头把手一挥,一团精细如丝的面条在空中划过一道雾一样的影子飘落在滚沸的锅中。这边老王头刚一盛碗,那边的老郝头也已经做好了,两个人的时间都不差分毫!

按照事先约定,两人案板上都留了一绺未煮的生拉面。老郝头笑眯眯地摸出一枚钢针,两根手指拈起一根拉面,轻轻松松地将拉面从针孔里穿了过去!围观的众人连同老王头都被这一幕惊呆了,想不到老郝头还有这拉面穿针的绝技!老郝头拿着那枚钢针比画着:“王老板,您也试试?”老王头摇摇头,眼睛空洞无神:“不用试了,我这面穿不过去。”老郝头“嘿嘿”一乐:“那今天这比试”老王头黯然神伤:“不用再比了,我认输。”

一语出口众皆愕然,大伙儿都知道这次比赛的“彩头”,那就是争地盘,输了的可是要“抱着脑袋滚出老龙头庙会”的。一个装卸工凑过来拍拍老王头的肩膀,嘴贴在他耳朵边儿上:“老王大哥,甭在意,咱们穷哥们就是图的你‘拉面王’量大料足,整那么长那么细有啥用?花哨的东西咱吃不起,放心吧,我们都支持你,别那么容易认输!”

一席话说得老王头的眼睛亮了起来:“对对对,不能那么容易认输。”说着,他冲老郝头一拱手,“郝老板,我还有个绝活儿想在您面前讨教,不知道能不能给个机会?”老郝头一听,把头一昂:“好啊,正想开开眼界。”说干就干,老王头撸胳膊挽袖子再次上阵,把一个面团揉得光滑圆润,“啪啪”几下就拉成了条,刚要下锅,想想不对,就又把拉好的面条揉成了面团,再摔、再拉,直到面条成了型,又犹豫起来,对着拉好的面条直晃脑袋。老郝头不耐烦起来:“王老板,这拉面可不是相面,您愣什么神啊,有什么绝活儿您倒是往外抖落啊”

看看日头渐渐升起老高,围观的看客们也有些着急。就在这时,突然听老王头大喊一声:“好了,就是它了!”拉条、下锅、装碗、调料一气呵成,一碗滚烫喷香的拉面又端上了桌。众人凑过头来一瞧,愣了,这不就是一碗平时吃惯了的普通拉面吗?老郝头也凑过来端详半天:“跟刚才的一样啊,王老板你这是演的哪一出”

只见老王头呵呵一乐:“真的一样吗?郝老板,您再仔细瞅瞅?”说着,将自己做过的三碗拉面排成一排,再将老郝头做过的一长一细两碗面也排在旁边。老郝头左看看右看看,猛然间脸红了,支吾道:“好好好,领教了,领教了。”说完转过身去,搬桌子,撤炉灶,那意思很明显,认输了。

围观众人都感到疑惑不解,问老王头,老王头却笑而不语,一个劲儿地冲大伙儿抱拳行礼:“耽误大伙儿的时间了,中午都来拉面王,我请客,拉面管够”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半块雪糕
下一篇:找小姐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