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是个贼 - 世间百态 - 故事大全

我的父亲是个贼

 
我的父亲是个贼
2016-07-23 23:44:28 /故事大全 /被围观

实习学警马云鹏跟着刘警官穿便装在汽车站巡视调查,乘客们在车门前推搡,忽然有个中年妇女回头打了身后的男人一巴掌,破口大骂:“臭流氓!”刘警官和马云鹏挤过去时,几个疑似扒手的见势不妙就溜了。刘警官处理中年妇女和那个男人的纠纷,马云鹏这才看清那人竟是自己的父亲马贵山,顿时差点气晕了。

每个父亲都是孩子心目中的英雄,马云鹏却很小就因为父亲偷窃而遭到身边人的白眼。他的父亲在电缆厂工作,下班后经常趁人不备把铜线缠在腰上,结果被门卫发现后开除了。从那时起,谁看见他都会指指点点。马贵山被开除半年后,因为他熟悉电缆厂地形,有几个人找他要干笔“大活”。马贵山一开始还有点犹豫,后来想到厂里对他的处分,一咬牙就入伙了。他们让马贵山带路放风,趁夜打晕门卫,偷出了满满一车电缆铜线。没想到门卫头部受伤严重,竟然死了。这件事在当时轰动一时,犯事后马贵山作为从犯被判了十二年。马贵山入狱后没多久,他妈就病逝了,马云鹏被其父过继给了一位共事多年的老伙计。

这天吃饭时,马贵山得意扬扬地说:“今天买的菜不够斤两,我去找那人退钱,他一开始还不肯。我一说我儿子是警察,他立刻就退了!我儿子现在是警察了,谁敢欺负我?”马云鹏忍无可忍,赌气说:“照你这样,我也没有那个福气能当警察!我还没转正呢,你见过儿子当警察,老子当贼的吗?”马贵山愕然呆住,马云鹏砰的一声带上门,回宿舍住了。

派出所的民警经过调查,发现马贵山有为盗窃团伙把风的嫌疑,马云鹏的处境一下微妙起来。同事们都在用异样的眼神看他,再出警的时候,他被安排留在所里。从这天起,为了避嫌,马贵山打来的电话,马云鹏总是当着大家的面接。

有次马贵山再三让他回家吃饭,特意说做了他爱吃的红烧肉。马云鹏不耐烦了,声音大起来:“我在所里值班呢,回不了!”“你个兔崽子,我求着你回来吃饭不成?今天是你妈的祭日!”同事都抬起头看他,马云鹏不吭声了,眼眶发湿,今天是母亲的忌日,他居然忘记了。

马云鹏给母亲上了香,马贵山已经张罗了一桌饭菜。其中有一小盆红烧肉,红通通油汪汪,散发着诱人的香气。马云鹏想起小时候,家里为了给母亲治哮喘,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有次邻居家小孩吃红烧肉,马云鹏馋得直咽口水,父亲第二天就做了满满一小盆红烧肉给他。马云鹏当时觉得父亲无所不能,并不知道那是用盗卖铜线的钱买的。

“云鹏,当着你妈的面,我给你再说一次,那次我真不是骚扰人家。我再怎么不好,也不至于干这事。其实那天我是看见有人想偷她的包,就故意拦在后面不让开。”马贵山一边说,一边倒上两杯酒。马云鹏吃一惊:“那你在派出所怎么不说?”“我有案底,我这么说,他们会信吗?说不定还会怀疑我故意给盗窃团伙报信呢。”马贵山有些惶恐地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马云鹏心酸地发现马贵山鬓角的白发,父亲老了。“你转正的事,有把握了吗?”马贵山像做错事的孩子,小心翼翼地问。马云鹏一听这个,立刻心乱如麻,饭也吃不下去了。

车站附近的盗窃团伙分工细致,非常专业、警惕。龙岗派出所虽然天天出警,收获却并不大。大家回来后士气不高,有个民警嘟囔:“咱们蹲点突击都没用,说不定人家的无间道都安排到咱们身边了,你还没出门,人家的电话早打过去了!”马云鹏一愣,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你什么意思?”马云鹏忍无可忍,问道。“什么意思?你父亲天天在汽车站转悠,也不坐车,不是犯老毛病了是啥?说不定他就是团伙里的,上次制造混乱就是为了提醒那些扒手!你说,我们出警,你有没有打电话通知他?”那个民警盛气凌人。马云鹏听了,把手机掏出来,关机后放在刘警官桌子上,说:“我请求加入任务组的出勤,如果我父亲真是里面的人,我一定亲手把他抓回来!”刘警官沉默地看了他一会儿,终于点了点头。

龙岗派出所接到报案电话,有人举报汽车站那个盗窃团伙的窝点。刘警官带人赶到他们旧城区的窝点,包抄上去。这时里面的人像炸了窝的马蜂,往四面逃窜。马云鹏看见那个熟悉的背影,心里一片绝望,父亲居然真的是这个团伙的人。马云鹏只犹豫了一下,就立刻奋力追上去。

马贵山死命跑出一段距离后,钻进一条小巷才发现身后是自己的儿子马云鹏。马贵山不跑了,靠着墙喘气。等马云鹏一追上来,就气喘吁吁地说:“你手机怎么关机打不通了?”不等马云鹏说话,马贵山就从怀里掏出一包东西,居然是各种各样的手机、金戒指、金项链。这些东西,足够马贵山再进去蹲上几年的了。

马云鹏气得浑身发抖,马贵山却把东西塞给他:“拿着,捉贼拿赃!这都是他们偷来的,被我趁乱拿出来了。有了这个,你能立功了吧?”马云鹏吃惊地呆住,父亲加入这个盗窃团伙是为了他?“我就知道有内鬼,不然警察找不到这里,原来是你报的警!”

马云鹏听到声音“嚯”地转身,两三个黑压压的人影已经扑过来。马云鹏双拳难敌四手,混战中胳膊被刺伤了,背后还有一只匕首捅过来。马贵山一见,大吼一声扑上来。马云鹏听见“扑哧”一声匕首捅进身体的声音……

这时增援的民警赶到,马云鹏才抽出身,背上马贵山就往医院跑:“你坚持住啊,我们马上去医院!”马贵山伤的并不是要害,在他背上颠簸着还能开口骂:“你这孩子憨啊?想表现得抓贼,你送贼上医院能立功?”“你是贼,也是我爸!”马云鹏大声说,泪水热乎乎地涌出;顺着脸庞流淌下来。

网友评论:

所属专题:

更多精彩,请点击:父亲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换亲风波
下一篇:苟局长的怪病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