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视记

 
探视记
2016-07-20 16:29:26 /故事大全 /被围观

一个是老人,看上去年约七旬,鬓发白了大半,但衣着整洁干净,精气神也不错;另一个很年轻,多说三十出头,模样也好看,只是神情戚戚的,一手托着明显隆起的肚腹,一手不停地抹眼泪儿。

抬眼看到两人走进,负责监控工作的我主动迎了上去:“你好。你们是来探视的吧?请问要见谁?”

“我叫陈娇娇,是来见我老公的。他叫金鑫,三个金的鑫。哦,她是我婆婆。”年轻女人边说边哽咽,大颗大颗的泪珠又噼里啪啦地跌出了眼眶。倒是老人的情绪还算稳定,在递上身份证和接见证的同时,说出了儿子金鑫所服刑的监区。

做完登记,我给监区打去了电话。不一会儿工夫,服刑人员金鑫被民警带进了接见室。不等他走到窗口,陈娇娇已踉踉跄跄冲去,一把抓起了对讲电话:“老公,你瘦了,是不是在里面受苦了?”

“没有,我还好。你先把电话给妈妈——”

“你先听我说,老公,我不离婚,坚决不离,我要等你出来好好过日子!”陈娇娇打断金鑫,哭喊声越来越高,引得其他接见人员纷纷侧目,以致我不得不走上前提醒她小点动静,别影响他人。而我也看得真真切切,厚厚的玻璃窗对面,服刑人员金鑫的嘴角爬上一丝苦笑,喃喃回道:“别哭了,早散晚散都得散,还是离了吧。律师送来的离婚协议我都看了,也签了字。”

“对不起,那只是我父母的意思,我真不想离啊。”陈娇娇的情绪彻底失控,声泪俱下催人断肠,“老公你放心,今后不管吃多少苦遭多少罪,受多少白眼,我都会把咱们的孩子生下来,让他姓金,把他养活大!”

方才登记时,我在电脑里大体浏览了下服刑人员金鑫的卷宗信息。档案记载,金鑫在入狱前是做建材生意的,因抢客户雇凶闹事,涉嫌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2 年。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即便公司破产,扣除民事赔偿,留下的家底也指定少不了。半月前的一天,一个律师接受委托,来监向金鑫送达了离婚协议。眼下,瞅着陈娇娇哭得梨花带雨,撕心裂肺,我禁不住在心里暗暗叹道:

这年头,人人都好像上过北影或者中戏,都是演戏高手啊!

为啥这么说?原因很简单:当民警带金鑫走进接见室时,陈娇娇撒开托着下腹的手,直扑窗口。由于走得急,脚下一个踉跄,鼓鼓胀胀的肚子好像下沉了几寸。就在几秒钟前,她似乎也意识到什么,又乘人不备,确切地说,是乘她老公和婆婆不备,快速出手往上托了托。我也是女人,也怀过孕生过孩子,直觉告诉我,她的肚子暗藏玄机有蹊跷。

稍加寻思,我说:“陈女士,请控制下情绪,太激动对胎儿不好。你需要去洗手间洗把脸吗?”

“我,我,”陈娇娇正自支吾,老人快步跟来,忙不迭地接了茬:“警官警官,我想去趟洗手间,麻烦你了。”

将监控任务交给同事后,我带老人去了洗手间。出人意料的是,老人并未如厕,而是拉住我的手低声央求道:“闺女,求你千万别难为她,行吗?”

“老人家,我怀疑——”

“我啥都知道。就算她不这么做,我和儿子也不会难为她的。”

显然,老人说出的这句话,足以证明我的判断没错。我接着问:“为什么?”

“都是我儿子不懂事,太混账。”老人重重叹口气,说起了他儿子金鑫和儿媳陈娇娇的旧事。当初,金鑫带陈娇娇回家见父母时,满脑子传统观念的老人就执意反对他们交往——陈娇娇刚满20岁,比金鑫小15岁,差不多差着一辈人呢。而且,那时的陈娇娇长得跟模特似的,个头高挑,长腿细腰,花儿一样好看。至于金鑫,要不是仗着兜里有几个钱,谁会中意他?尽管老人左阻右拦,最终也没能拦下,只好由着他们结婚领证,住到了一起。

“这不,一晃儿娇娇都跟他快10年了,不容易啊。”老人说得非常恳切。

约莫半小时后,在监狱大门外,我看到了这样一幕:陈娇娇眼泪顿收,几乎是连跑带颠地跑向了一辆轿车。

车内,坐着一个青年男子。男子推开车门,急切地问道:“搞定了?”

“你小点声,全部搞定。”陈娇娇扬着金鑫交给她的离婚协议书,满脸的喜不自禁,“房子车子,外加存款的三分之二都归我。唉哟妈呀,这假肚子也太沉了,差点累死我。不过也多亏了它,才骗那金大傻子乖乖签了字。走,明儿个我们就旅游去。”

而此刻,在接见室内,金鑫正面对着母亲“呜呜”的哭:“妈,你为啥一再劝我签字?让我装傻?”

老人一听,当即板了脸:“还能为啥?混账东西,人家跟了你八九年,搭上了那么好的年轻光景,花多少钱能买得回来?你没长心,没数啊?将心比心,她要啥都不过分,咱都该给。”

“那你呢?你怎么办?”金鑫痛声问道。

老人笑了,笑得很知足,还使劲挺了挺腰身:“我啥都不想要,只想要儿子。儿子,你看妈这腰板,这精神头,在你出狱前,甭管干啥都垮不了。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安安稳稳地改造吧。”

看着听着,我终于恍然:虽说老人的儿媳是来和儿子离婚的,并非啥好事,可她仍刻意打扮得清清爽爽,整整洁洁。老人这么做,只是想告诉儿子,老妈硬朗着呢,今后还是你的依靠!

第二天,在下班回家路上,我又碰到了金鑫的母亲。老人笑呵呵地跟我打招呼,说她手里还有点积蓄,打算就在监狱附近兑个小卖店,零售油盐酱醋针头线脑。等赚了钱,想儿子了,就遛遛达达去看他,省得坐车倒车,走那么远的路。

我听得心窝一暖,又想起了那句老话:可怜天下父母心。

网友评论: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崔老板就医
下一篇:乡长要来锄地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