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蓝军思维“自我树敌”

 
用蓝军思维“自我树敌”
2016-12-31 09:15:48 /故事大全 /被围观

用蓝军思维“自我树敌”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哦】

任何组织都存在自己的能力陷阱,蓝军思维通过在内部设立自己的对立面,找到一条突破创新之路。

2015年8月,谷歌的两位创始人宣布,用控股公司Alphabet取代谷歌在纳斯达克上市,原来以互联网搜索为核心业务的谷歌,将和一系列新兴业务项目并列。新业务将脱离谷歌,成为Alphabet旗下的独立子公司,拥有自己的CEO。我们不禁要问,谷歌为什么要改成控股公司呢?

谷歌的创始人佩奇在11年前创办公司时就说:“谷歌并不是一家常规意义上的公司,我们也不打算成为普通公司……谷歌会小范围投资那些与当前业务相比,看起来极具风险甚至奇怪的领域。”但是,谷歌过去的投资架构对新兴业务并不友好,例如谷歌智能眼镜就并不成功。这次采用巴菲特式的控股模式,是希望可以让谷歌重新获得“创业公司般的活力”。佩奇说:“我们一直认为随着时间推移,各家公司都会变得更加循规蹈矩,安于守成,只做些添补调整的事情。但在科技行业,革命颠覆性的创新不断推送着下一个巨大增长领域,你需要让自己有一些不安分,以继续保持与行业挂钩。”

谷歌勇于颠覆自己,就是为了避免战略理论中所谓的“能力陷阱”。

蓝军让组织保持警觉

在资源派理论看来,能力是企业成长与发展的核心基础,但如果该企业过度地局限于该项能力,就会陷入学习的困境,过于强调现有能力的应用而忽略了对新知识的探索,丧失了对环境变化的敏感,不再有变革的勇气。

硅谷著名企业教练、董事比尔·坎普(Bill Campbell)认为,商业领袖中,最强大的不是能在和平时期做好CEO工作,也不是在战时做好CEO工作,而是能在顺境与逆境中都能做好CEO的人。波士顿咨询公司对美国上市公司1960~2011年的绩效进行分析,发现仅有2%的公司不管是在稳定环境还是混乱环境中,市值增长都能战胜行业平均水平的增长。

管理理论将这类公司称为ambidexterity,从词根上看是说左右手技巧俱佳,我把它译为“奇正相生”。这类公司的战略与组织,能灵活地从一种策略跳到另一种,或同时追求几种策略。例如百事可乐拥有两个独立的部门,一个部门的战略是最大限度地提高企业的效率,提高业绩回报;另一个部门的工作则是寻找方式来破坏这种战略,以抢在竞争对手之前,或者就像巴特利特(Bartlett)和戈歇尔(Ghoshal)所说“阴阳一样不断循环反复地更新”。

这“另一个奇兵部门”,就是军队实战模拟训练中的蓝军。蓝军是模拟实战中假想的敌人。世界上最早的蓝军,是以色列1966年组建的“外国空军模拟大队”,以一批优秀飞行员为核心,模仿敌军伊拉克的空战动作,全部按伊拉克导师——苏军的方式进行训练。以色列空军通过与蓝军的模拟对抗,大幅提升了歼敌技巧,随后在实战中以1∶20的战损比率重创伊拉克。美国随后也创建了蓝军部队,全面模仿苏军的训练和作战,苏联军官评价说“他们看上去比苏军更像苏军”。这支部队多次获得了对红军训练的胜利。

描写红蓝军对抗的中国电视剧《突出重围》在2000年热播。描写了一个装备精良的甲种师(红军)败给了装备了高科技技术的乙种师(蓝军),给中国主体军队敲响了生存的警钟。中国人民解放军在2011年开始创建了专业化蓝军,全部按外军编制序列、用外军武器、开外军车辆,训练也严格根据外军的条令、大纲进行,吃饭都使用西餐餐具,从而培养外军思维与作战能力。去年,该蓝军与来自七大军区的7个旅扮演的“红军”对抗,结果获得6胜1败的佳绩,引起了国际军事界的广泛关注。

《孙子兵法·势篇》论道:“奇正之变,不可胜穷也。奇正相生,如环之无端。”正是指正面战场的主力,奇是奇数、偶数的奇,是指多余的队伍(例如后备队)在关键时候上阵取胜。蓝军的角色与奇兵类似,不仅可以激励红军的战术磨炼、加强“料敌机先”的竞争能力;也可以奇正转化,成为歼敌的主要力量。

在企业中,是否也可以借鉴这种奇正相生的战略,组建蓝军队伍呢?

美国军工公司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自从1943年就开始建立蓝军部门。该公司开始为这一代的战斗机进行大规模生产时,就会在不同的地方使用不同的资源与文化,建立下一代产品的开发部门,这就是著名的臭鼬工厂(SkunkWorks)。丰田在开发新一代混合动力跑车时,也参考了臭鼬工厂的蓝军模式。军事意识强烈的华为在20世纪90年代就有蓝军部门,蓝军代表主要竞争对手或创新型的战略发展模式,按照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解释,“蓝军就是要想尽办法来否定红军”,即正面部队。蓝军可以虚拟各种对抗性声音,模拟各种可能发生的信号,通过自我批判、警告与模拟,使华为保持了很高的“冬天”意识。

蓝军“三不是”

要更好地认识企业蓝军,我们不妨从矛盾的另一面——“不是”开始。

首先,企业蓝军的存在不是为了减少矛盾与冲突,而是主动创造冲突。田涛、吴春波在《下一个倒下的会不会是华为》一书中描写任正非的组织哲学:组织是一个复杂的、动态的多极互动链条。内部与外部、内部各子系统、外部各相关体系都是在交互式运动中前行或倒退。从来没有一成不变的合适的路线,总是在左与右之间、激进与保守之间、稳定与变革之间来回摆动,在尝试错误中不断修正航向。比如,批判与建设的关系、民主与集中的关系都是悖论。

要解决这种悖论,西方管理学者的建议是:要接受矛盾所产生的张力,分化、整合或者替代悖论中矛盾的双方,容纳矛盾使其产生新的协同效应。一个组织的辉煌与衰落是同宗同源,互为因果的。这就要求“领袖们包括企业家们必须始终面对动荡的困局,以智慧和勇气解析混沌,逼近清晰,周而复始,循环往复”。

从太极中的阴阳出发,奇正相生战略得到更好的解释,蓝军的存在价值,就在于人为创造出红军的对立面,在矛盾的张力中推动阴阳转化,使企业不再死气沉沉、熵值增加,而是在冲突中增加活力,在复杂、动态环境中增加延展性。

其次,企业蓝军不是传承企业原有的胎记与文化,复制原有的能力,而是建立对立面。进入新世纪以后,百事公司发现竞争对手已经不是老对手可口可乐了,消费者开始更注重健康生活,而百事的大多数传统产品都与健康背道而驰。新兴市场成为增长的主要来源,而新的竞争对手可能采用全新的产品和营销方式。为此,百事采用奇正相生的战略,建立蓝军部门,在某个国家快速测试新的产品或服务,迅速在各国推广。例如用众包方式推出一种新薯片,迅速捕捉到消费者的口味和热情,在英国得到验证成功后推广到澳大利亚,最后才是主体市场美国。百事可乐的CEO卢英德(Indra Nooyi)的体会是:企业领导人必须重视公司的核心矛盾。百事和其他大型跨国公司一样,必须在运营公司的同时,又对每项业务进行重塑。这是很难的事情。

蓝军之难,在于运用异质思维,突破企业原有的能力陷阱,是一种根本性、革命性的自我否定(Unlearning)。例如《纽约时报》面对媒体的数字化转型,建立数字订阅(Digitalsubscriptions)蓝军部队,今年7月在线订户正式突破100万,虽然还不是该公司的主要营利部门,但已经开始贡献了4750万美元的收入。又例如华为手机的红军主要是为运营商定制,但华为主动新创互联网“荣耀”品牌,独立运作。

第三,蓝军与红军间的非对称性不是静止的,而是相互转化的。例如GoogleX研究实验室就是典型的蓝军。在这里,多数项目只限2年开发时间,否则就会被抛弃,开发成功后会转到谷歌、剥离成立新公司或授权给其他他方,Alphabet的成立,使GoogleX的各个项目的成长空间更为扩大。但这种非对称性也是相互转化的。在军队模拟中,红军与蓝军双方开始是在互不了解对方兵力部署、作战手段和战术意图下进行较量,失败与胜利的可能性(方差)急剧放大。但随着双方越来越知己知彼,双方的战略、战术都会进入一个新的层面。同样,在企业蓝军与红军的对抗中,例如蓝军的颠覆性项目经市场测试,得到一定程度的乐观数据后,可能就会转入规模成长阶段,这时就会换用红军思维。

这种蓝红转换的思维,对企业高管是一种极好的成长训练。任正非在一次会议上说,“要想升官,先到‘蓝军’去,不把‘红军’打败就不要升司令。‘红军’的司令如果没有‘蓝军’经历,也不要再提拔了。你都不知道如何打败华为,说明你已到天花板了”。

波士顿咨询公司对公司的探索比例(与开采相比)进行研究,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在第一阶段的稳定环境中,低比率探索的公司绩效超过固定比率的公司;到第二阶段的混乱动态环境中,如果公司能转型到高比例探索(红蓝转换),绩效也能超过固定比率公司;到第三阶段回到稳定环境,应用奇正相生战略、灵活调整探索比率的公司能获得更高的竞争优势。

从这三项基本要义(冲突性、异质性、非对称转换性)出发,我们可以提出蓝军的组织管理原则:

独立的部门与预算;

灵活、自主、柔性,甚至可以像海尔一样的自组织;

可以在一个广阔空间自由选择探索的课题与项目;

运用实物期权的办法,预测未来的各种不确定性,计算各种期权所带来的转型收益;

主动试错,快速迭代,低成本测试各种可能性;

快速开发最小可用产品(mini mumviable product),大胆假设,小心验证,根据市场测试结果,不断复盘,重新分配资源;

借鉴风险投资项目里程碑管理的办法,对项目进行分步投资,对应环境的复杂性与不确定性;

借鉴风险投资的激励机制,与公司总部设置不同人才的培养、锻炼、成长、激励计划。

如何设置企业的蓝军部门

1.设置目的:

适应互联网+的思维转型、创新转型

容纳异质思维、再造企业增长点(例如创造企业第二个1亿元价值)

提防颠覆式创新的降维打击

提前对竞争对手的战略进行防守与封杀

提高企业的反脆弱能力

鼓励企业内部创业

提高企业的双环学习过程、提高自我反思能力

2.部门结构与业务:

3~7人的精干团队,有条件的可以根据不同战略目标设置几组团队

团队可以直接向CEO、COO汇报,争取相应资源,

可以自行招聘人手与顾问

在独立、不同的地点办公

每年黑客马拉松赛

每年/季度红蓝对抗演习日

对抗后的复盘日

3.预算(以一家销售额为1亿元企业为例):

团队工资、办公:200万元

出访交流、行业研究、顾问:50万元

最小可用产品研发(minimumviableproduct)、测试:20万元

市场迭代:20万元

对抗、模拟、复盘活动:20万元

总计:310万元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搜索
 
 
美图欣赏
  • 动漫巨乳美女写真超级索尼子福利图

    动漫巨乳美女写真超级索尼子福利图

  • 动漫美女表情害羞翘臀露内内福利图

    动漫美女表情害羞翘臀露内内福利图

  • 性感动漫小萝莉白丝美腿诱人身姿邪恶福利图片

    性感动漫小萝莉白丝美腿诱人身姿邪恶福利图片

  • DogDays犬娘利歌塔埃玛俏皮可爱萌图

    DogDays犬娘利歌塔埃玛俏皮可爱萌图

  • 动漫美女比基尼h图片合集

    动漫美女比基尼h图片合集

 
 
 
故事大全
 
  • 最新专题
  • 热门栏目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