坟墓前的婚礼

 
坟墓前的婚礼
2014-05-12 20:58:52 /故事大全 /点击:53630℃

她在跟谁打招呼

这是一座北方的小城。不久之后,由严氏企业投资兴建的五星级酒店就要开张了。对这座小城来说,这可是一件大事,到处都竖立着严氏企业的广告牌,报纸上也刊登了严氏企业董事长全家的照片和文章。自然,酒店的招聘启事也吸引了全城人的眼球。这场招聘由严老总的独生子严朗主持,他是酒店的总经理。

招聘酒店服务员那天,前来应聘的姑娘排起了长队,谁不想到这家既气派豪华又待遇好的酒店来工作呢。队伍中,一个女孩子引起了严朗的注意。其他姑娘都涂脂抹粉,打扮得花枝招展,唯独这个女孩子衣着朴素,素面示人,还留着男孩子一般的短发,她挤在人群中,满头是汗。严朗好奇地望着她,只见她抹了一把额上的汗水,一抬眼刚好与严朗的目光对上。严朗不由心中一动,觉得这个女孩子很眼熟。

轮到她了,严朗看了看她的简历,她的名字叫施雪,再往下看,竟然是大学本科学历,而且还是一所名牌大学。严朗不由一愣,问:“你一个大学生,为什么来应聘服务员的工作?”施雪脸一红,回道:“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呗。”严朗又问:“为什么?”她低下头,喃喃道:“个人能力不够不行吗?”

国内就业形势严峻,对于从小在国外长大的严朗来说自然很难理解。严朗的父亲是一位白手起家的民营企业家,三十多年前就是从这座小城走出来的。为了锻炼儿子,将来好继承自己的事业,父亲便把严朗派到了这里。

施雪让年轻的严朗很动心,不知怎么,刚一见面对这个女孩儿就有了几分好感。

施雪当场被录取了,严朗安排她当前台领班。上班第一天,施雪穿上酒店发的制服,亭亭玉立,落落大方。略施粉黛的脸上洋溢着年轻人的活力,对着镜子,施雪几乎都认不出自己了。

严朗的目光自然也被施雪吸引了。按理说,他见过很多美女,施雪并不是很出众。严朗自己明白,他喜欢上施雪了。

严朗有事没事就爱来大堂转转,他喜欢站在远处偷偷地看她,看她很不习惯地穿着高跟鞋,袅袅婷婷又别别扭扭,他觉得好笑又好玩。有一回,施雪趁人不注意像个小孩子一样对着大门外又努嘴又摆手,这一切都被严朗看在眼里。严朗觉得奇怪,想看个究竟却什么也没发现,再看施雪,她已经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去了。

这事严朗看到了好几回。有一次实在忍不住了,突然出现在她面前,打断她的手势:“你在干吗?”施雪见自己被发现了,满脸通红,说:“你什么都别问。”说完就跑开了。

严朗对施雪的感情越来越深,终于有一天,他向施雪表白了。令严朗没有想到的是,施雪根本不相信严朗是真的喜欢她,认为严朗不过是在跟她开玩笑。

见施雪拒绝了自己,严朗伤心之余并没有放弃。他知道施雪跟他过去认识的那些女孩子不一样,名牌包包和首饰不能打动她。有一天,他强拉着施雪来到顶楼的平台上,像个孩子一样说如果施雪不答应做他的女朋友,他就从这里跳下去。施雪先是一惊,随后调皮地笑着说:“跳呀你”就在严朗转过身的时候,施雪一把抱住了他。

严朗与施雪开始约会了。施雪的确跟别的女孩子不一样,每次约会,她都不让严朗请她吃饭,两个人就在路边走走,施雪说她就喜欢这样。爱情总是很甜蜜,但约会的时候,严朗发现施雪时不时还像在酒店时一样,偷偷朝某个方向摆手做着奇怪的表情,严朗四周看了看却什么也没发现。

“你到底在做什么?”严朗每次都忍不住问施雪。每次,施雪都是红着脸找各种理由搪塞过去。严朗心里感觉很奇怪,这个单纯的女朋友不是脑子有什么问题吧?

不久,严朗还是发现了端倪。有次跟施雪约会,他故意装着朝别处张望,却时时用余光观察施雪。施雪又开始做奇怪的手势了,顺着施雪的目光,他看到不远处一棵大树的后面站着一个女人。施雪打手势叫她离开,可那女人只是傻呆呆地笑,看得出,那人精神有点不太正常,但笑容里充满了幸福和知足。

严朗突然转过脸看向那个女人,那女人发现严朗看着自己,吓得转身就跑。严朗看着女人衣衫不整的背影问施雪:“她是谁?你跟她是什么关系?”

施雪知道这次再也搪塞不过去了,只好红着脸说:“她是我妈。”

“你妈?”严朗大吃一惊,“你妈她是、是个”

“你想说我妈是傻子吧?”施雪眼眶里盈满了泪水,“别人都这么说,其实我妈一点都不傻,她心里什么都知道”

施雪的眼泪流了下来,严朗站在一边,不知如何是好,最后他只听见施雪说:“我们分开吧”

施雪扭头跑了。严朗没有去追她,对刚刚发生的事,他还没反应过来,他无法接受施雪的母亲是个傻子。

怨恨母亲

悲伤的施雪没有回家,而是跑到河边。望着波光粼粼的河水,施雪的泪水止不住地流,一幕幕的情景都涌上心头。

从施雪记事起,她就只有妈妈,没有爸爸。妈妈有些痴呆,比一般人反应慢,心眼儿少。妈妈是靠着糊纸盒把她养大的,有时候她一觉醒来,睁开眼发现妈妈还在糊纸盒。小时候,别人家的小孩儿都说她妈妈是傻子,还拿小土坷垃扔施雪的妈妈,扔完了就跑,边跑边喊傻子。为此,施雪常跟人打架,可她一个人势单力孤,常被打得浑身是伤,但她从来不哭。回到家里,妈妈搂着她哭,说:“他们骂就叫他们骂,只要小雪不挨打。”可是小施雪不愿意,谁说妈妈傻,她就跟谁拼命。

除了妈妈,小时候施雪也有外婆疼。外婆去世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娘俩,还嘱咐两个舅舅照看她们。可外婆去世后,亲戚们都跟她们断了来往。

为了不再让满头白发的妈妈不分昼夜地糊纸盒,施雪学习一直很努力。施雪考上大学的那天,妈妈高兴坏了,去找两个舅舅,想跟他们借点钱,好让施雪把学费交上。可不近人情的舅舅每人只给了她两百元钱,最后,是施雪自己办了助学贷款。大学毕业后,她没有多余的时间来找自己喜欢的工作,因为只有尽快有工作才能还欠下的助学贷款,于是她才到酒店去应聘服务员。

知道她被录取做了领班,妈妈高兴得不知向谁去说,她想看看女儿工作时是什么模样,便偷偷跑去酒店门口看她。施雪对酒店门外打手势,就是叫妈妈回去。

严朗刚开始追求施雪的时候,不知所措的施雪把这件事告诉了妈妈,妈妈很开心,一个劲儿地向女儿打听严朗。被问得多了,施雪就从酒店拿回一本企业宣传册,上面有介绍严氏企业的文章,配有严朗和他父母的照片。妈妈指着照片上帅气的严朗用眼神询问施雪,施雪不好意思地点点头。从此,妈妈有事没事就捧着宣传册看,她感到自己是世界上最有福气的人。

所属专题:

更多精彩,请点击:婚礼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