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今年九十三

 
母亲今年九十三
2014-05-12 20:22:47 /故事大全 /点击:53611℃

老四,老四,你快来看哪,你老娘又不行了!万妹像被火烫了似地叫起来。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叫喊,把在地上玩耍的孙子蝈蝈,都吓着了。

老四闻声,慌慌张张跑过来,一看,见母亲双目紧闭,气息微弱,急得姆妈、姆妈地叫,见没有反应,赶忙又低下头,侧耳在母亲嘴前探听鼻息,丝丝缕缕,像轻烟,又像弱柳扶风一般,一丝气息拂过脸面,暖暖地,痒痒地。便抬头冲一旁的万妹瞪眼,骂,你怕是有点蠢吧!这人还蛮好的,就乱叫?直起腰,见婆娘在一旁还是惊惊乍乍地不敢近前,便有些恼火,叫道,哎,你怕什么呀,快打120 啊!

你不是说,蛮好的吗?还打什么120?万妹白了男人一眼,见男人还在瞪眼,不敢再说话,赌气打电话去了。

这不知是母亲的第几次病危了。

就在半年前,母亲不慎摔了一跤,一口气没上来,人就像殁了一样。老四就慌忙叫,万妹!万妹!万妹闻言,飞奔过来,一见婆婆直挺挺地躺在床上,作势朝母亲扑过去,搂住婆婆就哭,双手拍打着床板,一声我的娘哎,你硬是走得急咧!就有腔有调像模像样地哭起丧来。边哭边抽空朝老四使眼色,小声说,你还杵这里发什么蠢气,还不赶快叫人来帮忙啊!摔一把鼻涕,又赶紧拾起上一句,你硬是死得苦咧!好造孽哟,我的娘呀!歌吟一般地哭。

老四回过神来,立马就一头冲出去。

不一会,黄道士来了,老幺来了,禾坪上三三两两地,站满了来帮忙的人。喜丧,大家都很平静,默不作声,谁都不用吩咐,都晓得自己该干什么,老套路了,不慌不忙的,只不过一袋烟的工夫,灵堂就搭起来了。

什么东西都是现成的。娘今年九十三了,那年,父亲去世时,就一起将棺木预备下了,寿衣寿裤,香烛冥纸,也都是她自己备下的;墓地,也是自家的祖坟,就在门前的禾坪前,抬腿就到,不用再购地,只须与父亲合葬就行了。生不同衾死同穴,这是母亲生前交代好了的。

老四跪在床头,只顾低头烧纸。他一脸悲戚,虽然哀伤,却是没得泪。万妹趁着婆婆身子未冷,关节尚软,正在给婆婆穿衣。可穿着穿着,突然间,母亲身子一动,一声哎哟,猛地一下翻身坐起,一口气又回转过来了。吓得万妹魂飞魄散,毛发倒竖,一下跌坐在地上,脸都是白的,那样子,倒像是她死了一般。这一惊非同小可,半天,她才回过阳来,冲着老四哭骂道,你屋里死人呀!

老四登时也傻了眼,杵在那里发呆,尴尬得很。像是被忽悠了一般。

这不是诈尸,是实实在在地活过来了,母亲还兀自坐在床头,大口大口地喘气。

老幺等人闻讯,都不信,硬要看个究竟,都拥进来,一看,果然,只见母亲端端地坐在床头,不解地望着大家,正揉着胸口呻吟。果真是不假。这才信了。就拍手笑道,这老太太,命硬嘞,照这样子,活一百岁都没问题!倒是一见万妹那模样,都乐了,连忙七手八脚地搀起浑身瘫软的万妹,灌汤灌水地忙个不停。身后,黄道士和几个村里老人见了,却是一脸骇然,面面相觑,一声不吭,低头走开了。老远,才听他低声嘀咕了句,这是作孽!

禾坪上的人一出来,就聚在一堆,一下都笑开了,大家一边拆灵堂,一边乐呵呵地,张着大嘴笑,掩着嘴议论,说是活了这么久,还真没见过这样的稀奇古怪事,这下,算是开了洋荤了。

老幺在旁边听了,不以为然,卖弄道,嘁!你这算什么?你没看电视吗?说是外省一个地方,一个男人死了好几天了,都入了殓了,就差没上钉了。在埋之前,他婆娘又去给他烧纸,突然,她听见棺材里梆梆梆地在敲,好像有人在喊她,唬得她一滚,三魂丢了七魄,爬起来,战战兢兢想跑,可仔细一听,又像是她男人在里面叫唤,就没命地跑,飞也似地叫来人,大家贴着棺材细听,惊叫,妈吔,硬是他!慌忙说,快快!

就手忙脚乱地抬开棺材板,探头一看,天呀!她男人竟然一下翻身坐起,耸出一张骷髅脸,白森森的,好像港台剧里的僵尸。唬得大家毛都竖起来了。心怦怦怦地跳。你说,吓不吓人哪?那不比这还神呀?

人们一个个听得毛骨悚然的,骇然道,那人不都会吓翻去?

旁边,黄道士却是一脸的官司,跟那几个老人们说,他那是不该死,自然死不了。可如果是该死的,不死,那就未必是好事了。生老病死,阴阳转换,本是自然规律,如果一个人长生不死,那这世界不是乱了套了?若是寅吃卯粮,鸠占鹊巢,那不是在折儿孙的寿吗?

黄道士早年曾在武当山金殿当过道士。他学过周易,知阴阳、懂天相、会八卦,道行极深,尢其是看相算命,看一个准一个。

这一番话,说得老幺几个出了一身冷汗。后来,传到老四耳朵里,也把他吓坏了。

老四一共兄弟四个。大哥二哥,早在十多年前,就相继去世了,享年都不过五十岁;三哥贾贵,前几年五十岁时,就得了绝症,在医院住了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就殁了。母亲曾哭昏过去几次,捶胸顿足地骂,阎王爷吔,你怎么不收我走哟!骂毕,就一头朝墙上撞去。若不是老四手脚快,那一刻,老人也只怕是驾鹤归西了。这是子一辈的寿。但事情发展到孙一辈的来了。柏生,也就是老四的儿子,因为高血压,迸发了脑溢血,住在重症病房里抢救。一个多月了,还没醒过来,一直靠呼吸机吊着气。万妹与儿媳轮流守着,泪都流干了,家里的钱也搜刮光了。这事半个字也不敢透露给母亲,上上下下,都咬紧了牙关,瞒得死死的,哄着她呢。说是小两口在城里开了店子,买了房了,住城里了,不回来呢。这病,就有些蹊跷了。二十七八的人,得高血压?真是闻所未闻匪夷所思,但却真切地发生了,让人难以接受。按说,祖父母高寿,应该有长寿基因,做儿孙的,应该跟着长寿才是。可事实并非如此,却是一个个都走在母亲前面,没一个超过五十岁的。柏生生死未卜,老四就犹如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像伍子胥过昭关,一夜愁白了头。如今自己也是头顶一片雷,那雷不知什么时候喊响就响,心里惴惴不安的,就有了危机感。他如今,也是五十岁的人了,如果那道坎是真,那后面就真的不敢想了。

难道这一切,真如黄道士所说,是母亲的原因吗?

大概没死成,母亲也觉得没脸见人,愧对儿子儿媳,目光躲躲闪闪的,抬不起头来,好像自己的寿是手伸进了别人的口袋偷来似的。

在医院里,母亲又一次被抢救过来。医生打开急救室的门,走出来,摘掉口罩,对守候在门外的老四说,没事了,再观察半天就可以回家了,以后你们一定要督促老人,按时服药,但也要注意不能过量,过量,那可是要人命的。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