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在疼

 
母亲在疼
2014-09-18 17:09:06 /故事大全 /被围观

母亲说自己的身体一年不如一年,腰腿疼了,就吃一角钱五片的去痛片。她说村里的老人疼了,专吃这种去痛片,这种去痛片便宜、能止痛,当然,她不知道这种药还会伤胃。

我劝母亲上医院看看,母亲说那是老病,治不好,我不信,医学如此先进,不可能治不好,母亲是心疼钱。

母亲的右脚有残疾,是两岁时患小儿麻痹症落下的,走路时一瘸一拐的,多站或多走路,脚就会疼起来。母亲是农民,去地里干活,总是要用很长的时间走路。母亲干活回来,脚就肿了,她用热水敷,热水烫人很疼,她以疼治疼。母亲的脚让热水烫红了,她小心翼翼地穿上鞋,接着干家里的活。

母亲虽然脚残疾了,但是干活很努力。白天,她下地干活;晚上,她熬更守夜,在昏暗的煤油灯下编斗笠。有时候母亲闲了,竹签刺破她的双手,手上的肉裂开了,血流了出来,她好像不知道,继续编着。

星期天,母亲就挑着斗笠进城去卖。有时斗笠很快就卖完了,而且能卖上好价钱;有时她卖了一天都没卖完。母亲赶集卖斗笠,无论怎么饥饿也不会吃一分钱,为了省钱,来回都是走路。

有一次,她背着只有四个月大的四姐,挑着斗笠到二十里外的集市去卖,卖了一天只卖了五元钱。她早上没吃饭,还给四姐喂奶水,饿得实在挨不住,便买了一棵莲花菜,来到饮食摊前想吃点东西,当她找钱时,衣袋已被刀子划破,钱让小偷偷走了,母亲在饮食摊前哭了一场,接着背起四姐,挑起卖剩的斗笠回家了。在回家的路上,母亲走一步,就把手伸进布袋,掐一点莲花菜放进嘴里嚼着。母亲回到家打开布袋,准备拿莲花菜去洗,但是莲花菜仅剩下了菜根,她又大哭了一场。

我六岁时,母亲在地里干活很艰难,姐姐们长大了,她们不让母亲到地里干活。于是,母亲除了干家里的活,就日夜不停地编斗笠。不知是母亲编的斗笠多了还是什么原因,斗笠的生意不好做。母亲很焦虑,她停止了编斗笠的活,在村里开了一个小店,卖些烟、酒、糖等。

在我的记忆中,忘不了的是米花糖。那时,母亲经常拿米花糖到我上学的地方去卖。每天,母亲就背着背篓,系着围腰布,拿着簸箕,牵着我去上学。上课的时候,我舒适地坐在教室里,母亲就静静地坐在石板上,像校园里的一棵树,母亲偶尔站起来瞥一眼教室,她在人群中找到了那个最熟悉的小脑壳,当看到我的嘴在动时,她像清楚地听到了我的琅琅读书声。母亲笑了,灿烂的笑容挂在脸上。

课间,学校里有钱的同学围着我母亲的米花糖摊子,我跑到母亲跟前,帮着母亲卖米花糖,我听到同学们嚼米花糖,“咔嚓咔嚓”的响声,就忍不住往肚子里吞口水,我没真心帮母亲,总想着簸箕上和背篓里落下的被揉碎的米花糖,因为那是属于我的米花糖。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