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里有没有蝴蝶花

 
天堂里有没有蝴蝶花
2014-09-18 17:00:20 /故事大全 /被围观

小妹不是我的亲小妹。

她是继父的女儿,母亲带我改嫁到许家的时候,小妹就在了,她比我小10天,我记得自己很紧张,一直牵着母亲的手,那年我9岁,小妹依在门上甜蜜地叫我,哥。

我仍然记得那哥字有多清脆多响亮多让人感动。

它于我而言,是最柔软的一声称呼。父亲去世后,我饱受同族人的欺负,万般无奈之下,母亲带着我改嫁。我的小伙伴们说,找个后爹更可怕,而妹妹告诉我,她的恐惧比我还要多,因为,她怕后娘。

娘是个善良的人,所以,几个月之后,小妹就不再恐惧了。她把我当成亲哥,有什么东西总是偷偷让给我吃。继夫脾气不好,总爱打人,我挨的第一顿打是因为我把一盒粉笔全泡在了水里,数学老师找上了门来。

我讨厌数学老师,她永远偏向那些有钱有势的同学,所以,我才故意这样做的。

这样做的结果是他要我继父赔她粉笔,本来是5毛钱一盒,她却要了一块钱。

那时一块钱是很大的数字。继父在老师走后打了我,他骂,小兔崽子,不要以为一块钱多好挣!

母亲把握抱在怀里哭了。

而小妹站在一边,一会儿出去给我洗了条热毛巾,我的屁股还红着,小妹说,疼吗,哥?

我的眼泪那时才掉了出来。

继父远远没有小妹善良,他总疑心母亲偷了钱和粮食给娘家。终有一次,他说自己家的玉米丢了几十公斤。母亲跑到井边号啕大哭,父亲嫌她丢脸,揪过她就打,而我疯了一样冲了上去,差点把继父撞到井里。

继父对我更不好了,简直是充满了敌意。他说养了半天是替别人养的小虎娃子,与他无关。所以,在钱上更苛刻我。我和小妹都上初中,小妹不用带馒头,小妹吃的穿的都比我好,母亲暗自流泪,却说,娃,在人屋檐下,低头吧,娘做不了他的主。

让人感动的是小妹,她总是打好了饭菜端给我,然后就着我的冷馒头吃,我们兄妹一边吃一边聊天。在那3年,没有小妹的照顾,也许我心里充满了恨,但因为有了小妹,我原谅了那个男人。正像母亲也偷偷给我钱一样,我也一分为二,一半给自己,一半给小妹。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我们却是那样亲。

初中毕业,我们都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高中,然而我知道,我和小妹只能一个人去上。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