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会有期】十六夜告别(一)

 
【后会有期】十六夜告别(一)
2019-03-07 17:25:28 /故事大全 /点击:11544℃

叶微尘一动不动,看着舞台上的人。

观众入座完毕,音乐厅内后排的灯正一列一列地暗下去。光线渐弱,一道暖光从舞台中央缓缓垂落,光圈慢慢移动,将正在目不斜视走上台的年轻钢琴家笼罩进去。

芝兰玉树的轩昂青年,神情清淡,薄唇微抿。走到舞台中央时,他略一停顿,弯腰鞠下一躬。

耳畔低呼四起,他抬眼的一瞬间,电光火石之中目光与叶微尘交汇,黑色的眼睛如同深海。

她一愣,心狂跳起来。

果……果真此行非虚!他这……真人也比照片好看太多了吧!

晕晕乎乎地回过神,前排小朋友软糯天真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妈妈,那个哥哥长得真好看!”

小朋友的妈妈很随和:“凡凡认真学钢琴,以后也会像他一样好看的。”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呀,所以现在不要说话了,好好听小哥哥弹钢琴哟,嘘——”

叶微尘摸摸鼻子,有点儿自豪,又有点儿感动。

不过……想了想,她还是忍不住偷笑。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人跟她男神君知舟长得一样好看嘛。

何况,像他这样年纪轻轻就享誉世界的钢琴家,颜值又能不可思议地与才华成正比,肯定是天上地下都找不出第二个的啊。

在她思绪乱飞的空档里,台上的君知舟已经伸手拂开燕尾服的衣摆,在琴凳上坐了下来。

指挥棒起,舒缓温柔的提琴前奏过后,他俯首,落下第一个音符。

而后行云流水一般,指端流出潺潺的乐声。

叶微尘屏住呼吸。

她提前做过功课,肖邦的协奏曲饱满有力,却也带着一贯清淡的忧愁。这样的曲子落到君知舟的手里,被他演奏得像低沉悠长的叹息,感情充沛而温和。

如同壮阔年轻的生命,像是由心底窥见的万物静美。

叶微尘痴迷地想,连弹琴都这样温柔的一个人,生活一定也优雅得不得了吧?

而就在她恨不得跟着男神的思绪扶摇而去的时候,藏在包里的手机突然煞风景地震动起来。

一秒跌回现实。

朝身旁谴责的目光致以歉意,叶微尘手忙脚乱地挂掉电话,赶紧将手机调成静音。

飞快地抬头看一眼君知舟,见台上的青年十指翻飞岿然不动,她悄悄松了口气。

目光落回手机,甫一解锁,连韬的短信就蹿了出来:“嘿,快回来,你妈发现你逃课了,兜不住了!”

“我不走。”叶微尘凶巴巴地打字,“现在走了,待会儿谁给我男神送花!”

连韬回过来一句简短怪异的“啊哈”,顿了一会儿,又道:“我可告诉你,你妈大发雷霆,她说你要再不回来,她就不认你这个女儿了。哦对,她还说要把你房间里跟君知舟有关的东西全扔掉,什么海报啊卡贴啊专辑和……”

短信太长,被截成了两段。可只是看着这第一段,叶微尘也觉得一个头两个大:“行了行了,我投降,我这就快马加鞭赶回来,你可千万护住我的君知舟,别让我妈真给扔了!”

她一急,连韬反而不急了:“哟,放着眼前的活男神不看,回来保护一堆相片?”

她咬牙切齿:“相框里的男神也是神,不好好保护的话……他会半夜站在你床头哭的!”

叶微尘其实并不确定,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了君知舟。

初中时她英语不好,做阅读题总是错很多,偏偏这科中考分值高,就也只能硬着头皮死磕。后来不知道是哪次,她做课外练习遇见一道巨长的阅读题,三开的试卷,竟然丧心病狂地独占了一面的三分之二。

——那文中的主角,就是君知舟。

那年她14岁,是学不好英语的懵懂少女;而印在薄薄一张纸里的君知舟18岁,是在国际大赛中锋芒初绽的少年钢琴家。

黑白试卷印刷不佳,文末配图的背景都印花了,要耐心而仔细地辨认,才能勉强看出那是音乐会的观众席。

可叶微尘却出奇地清醒。

她看到那张照片里,坐在台上的君知舟穿着整齐得体的燕尾服,下巴微抬,有些卷曲的短发落在额间,微湿的眼睛清澈如溪,年轻帅气得像一柄无刃的戟。

如剪侧影,一见钟情。

那时候不明白这种奇妙感情的她,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只能记起,自己是因他而学会了那个新的句子,“Lightlyfloatsanddriftstheboat,andthewindgentlyflapsmygown.”

舟遙遥以轻飏,风飘飘而吹衣。

——是他名字的出处。

进门之前,叶微尘在路边小树林里捡了一根树枝。

战战兢兢地举着树枝,她小心翼翼地推开自家甜点店的门,没踏出两步,就敏感地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低气压。

惨了,连韬没骗她啊。

借树枝挡着脑袋,她僵硬缓慢地抬起头,正对上叶妈妈面无表情的一张脸。

膝盖一软,叶微尘险些就地跪下:“我错了妈妈!”

叶妈妈从柜台后冲出来,抬手就要打:“你还有脸回来!”

叶微尘敏捷地躲开:“妈我知道错了!您看您看,我这不是负荆请罪来了吗!”

叶妈妈气呼呼:“你错哪儿了!”

“我……我不该逃晚上的数学课!”

“不对!”叶妈妈抢过树枝,恨铁不成钢地往旁边的桌子上猛拍,“谁让你去听音乐会的!我有没有说过不准碰古典乐?”

叶微尘微怔:“古……古典乐怎么了?又不是豺狼虎豹——”

“你再说一句!”叶妈妈一抬手,树枝枝条擦着叶微尘脸颊划过,“我跟你说多少遍了,远离古典乐!你是非要把我气出病来!”

叶微尘愣了愣,没理由地来了气:“不是我说,妈,我们能不能讲讲道理?这么些年了,就因为我爸的事,我想学钢琴你不让学,想学小提琴你不让碰,现在我就听个古典乐,你还……”

叶妈妈眼一红,树枝破空而来。眼看真要打上去,连韬连忙上前一步,挡住她的手:“叶阿姨,您消消气。”

干笑着朝叶微尘使眼色,他一边扶着叶妈妈坐下,一边不动声色地把树枝踢远,好声好气地安慰:“您也不是不知道,尘尘她就那样儿,驴脾气,犯不着跟她生气的啊,咱犯不着。”

“我是怕她又走上她爸的老路!”

“不会的,不会的。”连韬讨好地给她倒了杯水,笑眯眯道,“学古典乐练的那是童子功,尘尘她今年都多大了,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有叶叔叔的成就的。不怕啊,咱不怕。”

这话听得叶微尘心里一痛。

葉妈妈觉出不对,纠正:“我是在骂她爸。”

连韬也跟着一脸正气地点头:“是,是。”

和事佬当多了,连韬早已有一套对付叶妈妈的方法。揉肩捶腿端茶送水的流程走过一遍,叶妈妈的气也消了七八分。叶微尘瞅着连韬的脸色,硬着头皮往刀尖儿上迎:“今……今晚这都是我的错,保证以后不再犯了。妈,您先回去休息吧,店我来关。”

看着叶妈妈离开的背影,她趴在柜台上,长长叹出一口气。

连韬抬手给她一个栗暴:“我说,你是怎么回事?明知道你妈在气头上,还顶嘴?”

“不占理的人是她。”叶微尘嘴一撇。

“那你就当安慰安慰老妈妈行不行?”道理连韬懂,但他觉得这种时候实在不必讲理,“她这么多年带你一个也不容易,就只有这一件事不准你做,你还天天顶风作案。”

叶微尘张了张嘴,良久,闷闷道:“我也不想的。”

但下意识的反驳,根本不是自己能控制的。好像身体里一直有个声音在叫嚣,没错啊,我没错,君知舟也没错啊。

连韬看着柜台上小动物一样恹恹的女生,心里一软,伸手就要去揉她的头:“尘尘,你爸爸他……”

门口风铃一响,玻璃门应声而开。

两个人的视线都被带了过去。

是夜天朗气清,银白的月华在屋内散了满地,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晃动的树影上挂着一轮满月。

立在门口的青年身形颀长,披着流动的月色,带着满身夏夜蓝花楹的香气。明明身上是普通的常服衬衣与米色长裤,眼底却满载清光,竟有熠熠的清辉。

叶微尘看得有些呆。

连韬正为自己的话被打断而不爽,见来人大半夜还戴着帽子和口罩,心里又添了三分蹊跷:“你是谁?”

青年开口,低头咳了咳,声音有些哑:“请问……有提拉米苏吗?”

叶微尘一愣,手都抖了起来。

这个声音,这个声音是……不……不可能吧!

连韬想也不想:“我们打烊了,你另找别……”

“有啊,有的。”叶微尘疾声打断他,心跳如雷,“我现给你做,你能多等会儿吗?”

青年犹豫了一下:“天亮之前能做好吗?天亮之后,我就得回去……”

“能,能的。”叶微尘连连点头,说着就要去冰箱里拿材料,“你先找个地方坐下来吧,等做好了我叫你。”

“你疯了?”连韬不可思议地拉住她,“提拉米苏做完之后最少也得冷藏3小时,你今晚还睡不睡了?”

“没关系嘛,人家愿意等。”叶微尘满眼掩不住的雀跃,从冰箱里拿出两杯饮料,“去,给他送去,让他一边喝饮料一边等我做甜点。”

“这是什么?”连韬凑近她,惊奇地发现她在冰箱深处藏了两杯五彩斑斓的酒,“哇,太犯规了,你什么时候放进去的?藏得这么深,竟然连我都没发现!”

“秘密。”叶微尘眉眼弯弯,笑得像只得逞的狐狸,“这是我新调的鸡尾酒,叫做‘十六夜’,就是你喝完这一杯,至少要醉到下一个十六夜的意思。”

连韬兴奋得搓手手:“好的,你给我吧,我保证把他的那杯送到他手上。”

“我呸。”叶微尘避开他,“这两杯是我和他的,你别偷喝啊,不然我让我妈扣你工钱。”

“行行行,不喝不喝。”撇撇嘴,连韬端起托盘,“那今晚要不要我留在这边陪你?”

“不用不用,你送完酒就走吧。”叶微尘兴致勃勃地从壁橱里取出打蛋器,“我自己做点心,做完我来关门,你放心吧,不会出问题的。”

迟疑了一下,连韬摇着头走了。

“真是疯了……”遥遥地,她还听见他渐行渐远的嘟囔声。

——融在圆月之夜的空气里,与蓝花楹的香气丝丝缕缕地缠绕在一起,像一个不可思议的美梦。

不知道为什么,在叶微尘的认知里,能跟喜欢的人一起喝酒、喝醉,是一件幸福又甜蜜的事。

好像醉酒之后世界都会变得不一样,能牵着对方的手指着天空认星星,还能以“我醉了”为借口,让对方送自己回家,或是一个趔趄假装不小心地摔倒在对方肩膀上,撞碎他眼底的星光。

叶微尘望着冰柜,捧着脸哧哧笑。

虽然她没见过,但想象君知舟喝醉的样子,必然也是面色熏红,眼睛依旧亮得出奇吧?

何况钢琴家这种自律的生物,一旦喝醉,一定会表现出可爱的反差萌吧?

叶微尘想着想着,不知道怎么就撑着脸睡着了。

她做了一个美梦。

梦里的君知舟是个温润少年,两个人骑着白鹤在天上飞。夜空中有蓝色的鲸鱼在迁徙,放眼朝下望,人世如隔山岳,百态都汇成了川流不息的灯光与袅袅的烟火气。

她被他拥在怀里,耳畔有清晰的心跳。

若有所觉,少年低头,轻笑:“微尘,你很紧张吗?”

她红着脸,慢吞吞地点头。

“那一定是因为,我的提拉米苏还没做好吧?”

叶微尘一抖,自白鹤背上跌落,从梦里惊醒。

混混沌沌地抬起头,她看到自己放在厨房小桌上的闹钟已经到了时间,正在拼命地嗡嗡乱叫。

这一下子就清醒了七分。敲敲脑袋,她站起身关掉闹钟,走到冰箱前,把冷藏好的提拉米苏拿出来,轻车熟路地脱模,撒可可粉。

满意地放进托盘,她深吸一口气,折身走出厨房。

时过凌晨,店内空空荡荡,玻璃窗外的马路上也空空荡荡。偶尔有进城运货的大车从门外经过,惊醒一地月光,旋即就又恢复寂静。

叶微尘站在空无一人的桌前,望着两个空空如也的玻璃酒杯,揉揉眼睛,再揉揉眼睛。

君知舟走了吗?

可是……

迟疑了一下,她捡起掉落在座位上的衣服,忍不住喃喃,“怎么会把衣服搁在这儿……”

朝下翻,座位上不仅放着他刚刚戴着的帽子和口罩,竟然还有他的衬衣,米色长裤,甚至是皮带。

視线向下一扫,她看到座位下放着一双运动鞋。

叶微尘一愣,拿着衬衣的手不可抑止地抖起来。

她错过了什么?刚刚……刚刚难道有别的人来过?

那,那她男神莫非已经被……

“君……君知舟?”坏的念头一起,脑子里就小剧场一样地开始演杀人分尸案,想到这一层,叶微尘几乎站立不稳,“君知舟!君知舟你还在吗?”

回应她的是一室空寂。

“君知舟!”叶微尘觉得世界天旋地转,声音也不禁越提越大,“君知舟你在哪?你还活着吗?你理一理我!”

仍没有声音。

叶微尘眼前渐渐模糊起来:“君知舟……”

她把男神弄丢了,就在自己眼前。

他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消失了,生死未卜,不知现在在何处。

她揪着他留下的衬衣,心也跟着揪成了一团。

寂静的夏夜,蓝花楹的香气随着月光,一阵一阵穿过门扉,萦绕到鼻息之间。

不知过了多久。沉寂的时间里,她突然听到细弱却沉稳的男声,近在咫尺,又像远在天边:“不要哭。”

叶微尘一怔,循着声音望过去——

仍是那堆衣服,口罩底下冒出个巴掌大的小人,正艰难地从裤子口袋里抽出一张纸,把自己挡在后面:“我没事。”

叶微尘吓得眼珠差点儿瞪出来。

“呃……好像也不能说是没事。”尴尬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状况,君知舟无奈的面色之中带着些窘,“如你所见,我变小了。”

叶微尘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是因为你那杯酒。”君知舟一耸肩,摊开手,“所以,你要负全责咯,小姑娘。”

叶微尘把自己小时候玩的芭比娃娃翻出来,连夜照着她们的衣服尺寸,做了套缩小的便装给君知舟。

布料是从她小时候的裙子上剪的,棉麻的料子,夏天穿起来也很清爽。

君知舟弓下身把裤边挽起来,活动活动腿脚,觉得还不错:“你手艺挺好的。”

叶微尘笑眯眯:“那是,我小时候天天帮芭比娃娃做王子的衣服。”

“那你有没有找到,把迷你小王子变回正常尺寸的办法?”

叶微尘遗憾地摇头:“没有。不过童话里睡美人是被吻醒的,所以我想——”

“打住。”君知舟及时制止,“不靠谱,想别的办法。”

她还想说什么,叶妈妈在外面敲门:“赶紧起床吃早饭,要迟到了!”

“来了!”叶微尘高声回应,小心翼翼地转过来,询问青年的意见,“我要去上课了,你想跟着我去学校,还是自己待在家里?”

君知舟从没这么近距离地被人观察过,少女一双大眼,睫毛抖啊都,瞳仁漂亮澄澈,竟让他没来由地耳根发烫:“我……我待在家里就行了。”

叶微尘好笑,没有恶意地伸手戳戳他:“你害羞啦?大钢琴家?”

君知舟被她戳得趔趄两步,站不稳,瘫坐下去。

叶微尘赶紧手忙脚乱地把他扶起来:“对对对不起啊……我忘了你现在一碰就倒……”

“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吧,跟你待在一起比较安全。”君知舟懊恼地改变了主意。

不然万一等她走了,叶妈妈进屋打扫个卫生什么的,他不小心被吸尘器吸进去,或者被当做玩偶扔了怎么办?

“也是,那我们一起去上学。”起身穿上外套,叶微尘把他小心翼翼地放进口袋,“这样会不会压到你?能呼吸吗?”

青年攀着口袋的里衬往上爬两步,将脑袋探出来:“能。”

从叶微尘的角度望过去,他头顶的一小撮卷毛微微抖动,软得像绵羊毛。

看得她的心也软得一塌糊涂。

叶妈妈大清早就要带着食材去店里,不在家里吃早饭,通常给微尘煮碗粥就走了。叶微尘看着妈妈离开小区,轻手轻脚地折回来,将钢琴家从口袋里拿出来,放上餐桌:“我家是开蛋糕店的,妈妈常常会把前一天没卖完的蛋糕拿回来给我做早餐,没有过期,但不是最新鲜的——你介意吃这个吗?”

外界很少有人知道,高冷的钢琴男神君知舟,私底下其实是个资深的甜食控。他对甜食本就不挑剔,何况眼下情况特殊:“不介意。”

叶微尘喜滋滋地把蛋糕挖出来一勺,用勺子做底托,放在桌子上。

君知舟坐在她用卫生纸叠的小板凳上,小口小口地吃。

青年吃东西很斯文,巴掌大的小人看起来乖巧得过分,让叶微尘越看越心动,简直想拿起来捧在手心里。

看了半天,她感慨:“不管怎么想都觉得,实在太不可思议了。”明明昨晚他还是遥不可及的男神,谁能想到,今天就跟自己坐在一起吃早饭了……

她掐自己一把,“可是好像是真的……要不你也掐掐自己,看看会不会疼?”

君知舟不为所动:“是因为那杯酒吧。”

“酒?”

“昨晚等你做提拉米苏的时候,有人给我端过来两杯酒,说让我耐心等一等,先喝点儿饮料。”他记得很清楚,那两杯酒颜值很高,一看就是特调,“我以为是店家的赠饮,就把两杯都喝了——然后,就成了现在的样子。”

叶微尘目瞪口呆。

她愣了好一会儿,才不敢置信地道:“所以真的、真的是因为我?”

“找不到别的解释。”吃完那一小勺蛋糕,他慢条斯理地擦嘴,“我本来还想阴谋论一下,但现在看来你也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那我们只能等了,等等看,看这个酒有没有时效,是不是时效一过,我就能变回去。”

“希……希望你能变回去。”

虽然他现在这么小一只,她觉得养他一辈子都没问题,但如果变不回去了的话……他今后的日子会很不开心吧?毕竟……

“钢琴怎么办?”叶微尘想了想,又补充,“因为不知道时效有多久,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但你不跟团队联系的话,不会出问题吗?”

君知舟沉默了一下,当然会。他的乐团正在进行全国巡演,距离下一场音乐会不到一个月了,他一个大活人却突然凭空消失……出来时也没带手机,不知道团队现在是不是正急得团团转。

“放学之后,带我去一趟‘JC文娱’吧。”JC文娱是他签约的公司,“我的确得回去找我的助理,向他解释一下现在荒唐的局面。至于现在——”

他从卫生纸小板凳上跳下来,向女生张开双臂:“我们去上课吧,微尘同学。”

初升的阳光温暖而柔和,细细碎碎地透过窗玻璃,铺陈在餐厅的玻璃桌和地板上。她像做梦一样,看到朝思暮想的青年以迷你的形态站在自己面前,眉目深邃,额前细碎的头发被晨风吹得微微晃动,他朝她张开双臂,像是要亲密地拥抱。

许久,她缓缓地笑,朝他伸出手:“好呀,大钢琴家。”

叶微尘读高二,课程尚未上完,也还没开始进行一轮总复习,正是课最多的时候。

她将君知舟放在文具盒里,又怕伤到他,特地将圆规和三角板都挪了出来。数学老师在台上奋力地讲,大钢琴家竖着耳朵,竟也听得很专心。

她好笑,偷偷问:“觉得这个老师讲得怎么样?”

君知舟认真地答:“挺好的啊。”顿了顿,“虽然我不太听得懂。”

叶微尘差点儿笑出声:“你怎么这么可爱?”

以前一直以为他是高冷型,没想到被他的外表骗了那么久。

“我以前很少上数学课。”君知舟却有些出神,“那时候别人都在准备高考,只有我在准备比赛。”

叶微尘微怔,突然想起来,他也就只比她大4岁而已。

可仅仅是这4年的间隔,他已经在世界级比赛获过奖,在全国开了很多场巡回音乐会。

真不知道该羡慕,还是该感到失落。

“说起这个……我也很想学钢琴。”她苦笑,“可我妈妈一直很反对。”

她还想说什么,猝不及防被老师点了名:“叶微尘,上来写过程!”

“哦……哦,马上!”手忙脚乱地拉上文具盒,掩护好钢琴家,她拿着课本跑上去。

老师钦点的是道压轴题,叶微尘数学好,班上所有做不出来的题都默认归她,这次也不例外。

迅速读了一遍题,她拿起粉笔就开始写。往常上台答题,为了不出错丢脸,每写一个答案她都会习惯性地在心里验算一遍,但现在她所有心思都系在文具盒上,只想快点儿再快点儿,赶紧写完这道题。

落下最后一个数字,叶微尘扔下粉笔就走。

老师跟在她后面感慨:“算得就是快啊……”

迫不及待坐下来,她刚刚拿起文具盒,就感觉坐在后排的黎烁戳戳她的背:“微尘,我红笔没墨水了,刚刚从你文具盒里拿了一支,等会儿还你哈。”

血液往脑子里冲,叶微尘差点儿原地爆炸:“你动了我的文具盒?”

动静太大,引得其他人和老师都往这边看。

她赶紧尴尬地解释:“对不起,没、没事……”

黎烁不解:“怎么了?”平时大家的笔没墨水了,不都是互相借用的吗。

“没,没什么……”叶微尘的心扑通扑通跳,她低着头偷偷拉开文具盒的拉链,心里“咯噔”一声。

君知舟不见了。

叶微尘急得想哭,恰巧下课铃响,她想也不想就蹲下去,沿着地板一寸一寸地摸索,边找边小声唤:“君知舟?知舟?”

他那么小一只,万一卡在地缝里怎么办?一不小心被人踩到了怎么办?

叶微尘越想越急,脑袋咣的一声撞上黎烁的课桌。男生推推眼镜,礼貌地问:“微尘,你在找什么?需要帮忙吗?”

她疼得眼泪都出来了,却还是赶紧笑着摆手:“没没没,我刚刚扣子掉在地上,已经找着了。”

弄丢了钢琴家,她急得要命又没办法找人帮忙,心急如焚之际,听见黎烁好奇的声音:“咦?地上这是谁的钥匙扣?好精致……”

一剂清零直冲大脑,叶微尘转过去,一把夺过来:“我的!”

放到手里看,果不其然,是保持一个动作、正一动不动地乖巧脸装玩偶的君知舟。

悬在嗓子眼的心安安稳稳落回肚子,她朝黎烁投去感激的眼神:“谢谢你捡到他,真的谢谢!”

黎烁被说得有些脸红,她小心翼翼地将君知舟放回文具盒,把他藏妥帖了,他才敢换姿势。

钢琴家坐在文具盒里,扶着胸口,长长地叹息:“天呐……刚刚真是吓死我了。”

“也吓死我了。”叶微尘感到劫后余生,“幸好你脑子转得快,他把你当成了玩偶钥匙扣。”

不然像黎烁那样热爱学习的好奇宝宝,说不定会把他拿走解剖。

眼下的当务之急,是赶紧想办法让君知舟联系上他的团队。

下午一放学,叶微尘直奔JC文娱的大楼。

向前台说明来意,前台抱歉地告诉她:“如果没有预约的话,大概见不到君知舟的助理呢。”

叶微尘有些急:“但是,我有很急很急的事啊!是君知舟本人讓我来的!”

坐在她口袋里的君知舟点点头,表示确实是这样。

“这样的话……”前台有些为难,“你能不能让君先生亲自给助理打个电话呢?”

叶微尘觉得她和君知舟都急傻眼了,竟然没想到最简单的方法。

对啊,他们可以打电话啊。

找到僻静无人的角落,叶微尘悄悄把君知舟从口袋里掏出来:“大钢琴家,你助理的电话是多少?我们真蠢,直接打电话不就行了?”

“可是,微尘。”君知舟有些尴尬,“我不记得助理的电话。”

“没事,我去问问。”叶微尘当机立断,又跑回前台。可前台给出的回复仍然不容乐观:“不好意思,小姐,助理的电话也属于私人信息,你如果不能出示有效证件,我们也没办法随便给呢。”

君知舟在她口袋里跳一跳,示意自己有话说。

叶微尘赶紧走回没人的地方,问他:“现在怎么办?”

“先回去吧。”仿佛早就料到了这种情况,大钢琴家出奇地冷静,“我本来也没太指望你能直接找到助理……现在没办法了,只有等他们发现我失踪,向外界寻求帮助的时候,我再想办法联系他们。”

一旦他们发出寻人启事,就有联络方式了。

叶微尘会意,带着君知舟离开JC文娱。这会儿正是日暮西沉的时刻,夕阳染红半边天,钢琴家从口袋里探出一个脑袋,好奇地打量天上的云霞。

叶微尘好笑:“大钢琴家,你是不是很久没看过落日了?”

“是。”君知舟诚实地道,“往常这个时间,我如果不是在去音乐厅的路上,就是在后台为晚上的音乐会做准备。”

“辛苦了。”叶微尘叹口气,动作轻柔地把他拿出来,放在掌心里,“出来透透气吧,站得高才能看得更清楚啊。”

黄昏的风拂面而來,君知舟坐在女生的手里,没来由地觉得安心。

她带着他回甜点店,晚上有个小高峰期,店里客人正多,叶微尘放下书包,打算像往常一样帮忙送东西。

刚刚系上围裙,突然想起钢琴家。

“你饿不饿?”将他放到桌子上,她问。

每次她凑得这么近,眼睛亮晶晶地一眨一眨,君知舟都耳根发烫,仿佛自己无所遁形。他不自觉地退后一步,局促道:“我还、还好,你找个地方随便把我放、放下来就行了。”

叶微尘咯咯笑:“我带你去阁楼上休息一会儿吧,那儿有个我小时候玩儿的风车,你变小之后,正好可以坐在里面看风景。”

她口中的风车其实是个精致的小木头架子,上头筑了尖尖的顶,刷着红色的漆,下面嵌着一个风车,有些年岁斑驳的印记。细心地帮他在木架子上用布条垫出一个小座椅,叶微尘将他放上去,不忘笑眯眯地留下一勺可可慕斯:“变小之后会不会觉得很幸福?毕竟食物变大了。”

虽然现在多有不便,但君知舟不得不承认,确实是这样。

对于吃货来说,变小之后有种奇特的幸福感……

“嗯。”他有些不好意思,把脸埋进布条。

叶微尘笑眯眯,只有她知道,高冷的钢琴家私底下是个迷糊的吃货,“那你自己待一会儿,我等客人少一些了就上来找你。”

君知舟点头,目送她离开。

阁楼上视野开阔,橙色的阳光照射在屋内,映出一片无限好的黄昏。甜品店建在一个住宅区附近,从这个角度看过去能望见路上来来往往下班的人群,放学的学生们背着书包走斑马线回家,车辆首尾相接汇成线,小区里传来妈妈们做饭的炒菜声。

浮生,黄昏,烟火气。

君知舟看得出神,靠在软垫上望着澄澈的天空发呆,想不起自己有多久没有这么平静地独处过。

他总是辗转难眠,在深夜里靠酒精入睡,拿所有的精力准备钢琴和音乐会,却又不知道该怎么的对付无穷无尽的应酬与怎么也处理不好的人际关系。

少年成名带给他一种辉煌,却也剥夺了他人生的另一种可能性。偶尔出现这样的念头,他都会觉得自己太不知足,明明已经有了大多数人羡慕的人生,却总是自怨自艾地感到疲惫,想要逃离出去……

和风拂面,碧色的天空中有迟归的鸟,扑棱棱地落在房顶上。

他心里一片安静,周身暖洋洋,让人昏昏欲睡,只想就这么不管不顾地闭上眼。

“嗡——”

君知舟睁开眼。

视线向下,他看见叶微尘离开时放在桌上的手机。她怕他有紧急情况无法向外界呼救,所以将自己的手机留了下来。

君知舟站起身,顺着木架子往下爬,稳稳当当地落到桌子上。

他拍拍裤腿上的灰,上前一步,打开她的手机。

消息栏只有一条新消息,是她在微博上特别关注更博的提醒。君知舟点进去,有些意外,发微博的人竟然正是他自己。

不,确切地说——

他看着那条粉饰太平的“这次音乐会一切都好,希望下个月的音乐会也能有这么多音乐爱好者,过几天有大消息要发布,别错过哦。”

那不是他发的。

君知舟一颗心都沉下去。

【下期预告】

叶微尘与君知舟深夜谈人生,才知道耀眼的钢琴家其实生活里社交困难,私底下也迷茫又踌躇。两个人达成共识,在助理找到君知舟之前,由他来教她弹钢琴。可是第二天,乐团就传来了更换首席钢琴师的消息……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