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事】绍兴:此间山水不相逢

 
【城事】绍兴:此间山水不相逢
2019-03-07 17:13:24 /故事大全 /点击:58127℃

喜欢墨色浅浅的江南水乡,

喜欢清冽透彻的黄酒醇和,

喜欢书画卷轴的文化街巷,

可是,我最喜欢的,还是你。

01

2017年的夏,迈向毕业的最终章,校长站在大礼堂的舞台上充满感情地说:多么欣慰能够伴随你们走过这段美好时光,感悟青春,蜕变成长……

黎珈坐在我的身边,整个致辞过程,她只是低头回复着手机讯息。当细小的抽泣声传进我的耳朵,我诧异地转过头,却发现她粗鲁地扯过自己宽大学士服的袖子压在眼睛上,手机因她的动作顺势滑落在地。我弯下腰去捡,不经意地看见屏幕上的内容,对话栏的最后一句话写着:谢谢你,再见。

本来想要嘲笑她被毕业情绪所带动的话语被全数咽进了喉咙,我有些无措地揽过她的肩膀,轻轻拍着她的脊背。黎珈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因为情绪的波动而发着薄汗,直到人群全部散去,她才捂着发红的眼离开了座位。

回宿舍的路上,我们俩谁都没有说话,我担心地将黎珈送回她的楼层。直到走进安静的、仅剩她一人的寝室,她突然转过身用力抱紧了我,她的声音里满是潮湿的水汽,一忍又忍的情绪终于全面爆发,她呜咽着开口:“这次是真的再也见不到他了。”

那个为曾经的过往划过时间裂痕,抵达现在。喧嚣列车门前少年伸出的手,每一场活动合作的默契,相遇相知的喜悦,连同着6月的阳光一起蜕变成了那一句再见。

不知过了多久,黎珈缓慢平稳了情绪,她的脸仍是埋在我的颈间,语气很轻:“二二,我告诉你一个故事好不好?”

“嗯?”

“一个关于我和俞洲的故事。”

02

最初的交集是4年前的绍兴北站。

行驶了近12个小时的动车终于缓慢地驶近站台,广播反复提示着列车前方到站——绍兴,开门请当心,注意脚下安全,先下后上。

我艰难地从椅子下方搬出我的行李,在通过车门时却被脚下的间隙所勾住,行李脫了手,人便直直地向前方扑去。

干净的手掌伸到我的面前,男生沉稳的声线:“你没事吧?”

此时是夜晚,我抬起头便看见男生的模样,瘦而笔挺。周遭变得越发熙攘,我站起身,拍了拍膝盖上的灰尘,摇头回答:“没事。”

出了车站口才发现我们去往同一个目的地,甚至还是同一个学院,只不过他是广告专业,而我是汉语言专业。就这样理所当然地认识,我们坐在公交车的最后一排,他转过头介绍自己:“我叫俞洲,人字头的俞,亚洲的洲。”解释的同时,他伸手在空气里留下笔画。

公交车路过环城河的外围,漫天是流溢的灯火,斑驳了车窗外地面的每一块颜色。我忍不住想推开阻挡的玻璃,想看得真切,可奈何玻璃的边角过于塞涩,怎么也打不开。

俞洲的手越过我的后颈,又用力使了劲,夏日夜晚的风便拂过我的发梢。我扭过头看他,发现他又端坐回自己的位置,声音也似乎带着一丝丝笑意:“这样就看得清楚了吧。”

他淡淡地微笑,睫毛在灯光的映衬下剪接出星光一般的浩瀚斑点。我仓皇道谢后转过脸,看着河岸对面的陆离光色,心跳却脱离了正常的频率。直到后来我才知道,那叫悸动。

可是俞洲,如果我能知道我们的结局只能惨淡收场,我一定会告诉自己这样就好,不去在意绍兴的夜晚有多美好,不去看你的表情,也同样的,不去靠近你。

03

入学后的学生会申请,我和俞洲一同进入了新闻部,他成了摄影组的一员,而我则留在了文字组。部长根据学院的活动情况安排了部员的任务表,我看到发送在群里的最终名单,我和他的名字被安排在了同一行的位置,负责学院志愿者的活动。

随后,手机震动了一下,是新的好友申请。

俞洲发送了一个太阳的表情,写着:真是有缘呢,哈哈。

那个晚上,我们两人聊到半夜,直到倦极睡去,而等到隔天醒来时,手机闹铃响成一片,我顶着发懵的脑袋去晨跑,志愿者活动的负责人发来活动的举办时间、地点以及注意事项,我退到队伍的最后方打字:好的。

自那天起,我开始频繁地与俞洲接触。新闻部的活动很多,除了新闻报道的采访和拍摄,同时还要负责学院的院刊和微信公众平台。我的文笔不错,而俞洲的拍摄剪辑能力极好,久而久之,大家也就默认我们的合作搭配。

11月的绍兴淅淅沥沥地遇到一场雨,学院举办迎新晚会活动,大量的泡沫纸板和胶纸供求,转眼,颜料被用尽。时间匆忙,我自告奋勇去文具店购买,谁知在回来的路上急速而过的轿车将我溅得湿透,等回到学校时,我整个人已经被冻得满脸发白。

俞洲撑着伞在礼堂下方等我,看见我狼狈的样子,他似乎有些惊讶,单手接过我手里的颜料后,他说:“你快回去换衣服,不然肯定要感冒了。”

“可是,会场还要……”

话音未落,他又匆忙打断我:“没关系,我去和部长说一声,你的任务交给我,快回去吧。”

“好。”

回去换了衣服后,室友担心地给我泡了感冒药,又催我快去休息。等我再次醒来,却发现手机上多了好多未读消息。

俞洲的头像边显示着小红点,他说,我已经把你的任务完成了。

你是不是睡着了?

如果你醒了记得告诉我一声。

而等我回复他的留言后,他的状态便显示着正在输入中……

他说,出来一下。

我疑惑地披着厚外套出门,却看见站在寝室楼前的俞洲。还没有等我站定,他将一直拎着的袋子塞进了我手里,男生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草草地留下一句:“吃完感冒药记得早点休息。”便转身离开。

我打开塑料袋,看见姜茶以及感冒药,暮色弥漫的楼层中央有潮湿的雨雾,心突然就柔软地跌了下去。

04

时间缓慢地前进,我们升至大二。学生会换届,我成了新闻部部长,而俞洲则成了我的副部长。

任务开始成倍地增多,不再是单一的新闻采访和写作,需要考虑的东西开始变得全面。在一次学生会例会上,我因为先前的新闻推送出了细节问题,被指名批评。

彼时的我为了兼顾学习和部门,时常熬至深夜,为了害怕打扰到室友的休息,我便一个人在寝室楼的自习室待到凌晨,而那个失误是在主席的催促下匆忙发出,没有经过老师审核,于是变成了无法挽回的尴尬。

努力却没有得到回报的委屈让我沉默到了会议结束。在回寝室的路上我接到俞洲打来的电话,他说:“你在寝室吗?我把U盘拿给你,活动宣传我剪好了。”

鼻子突然一酸,喉咙便咽住了。

等俞洲找到我的时候,我狼狈地躲在黑夜里揉眼,我听见他叹息一般的语气:“别哭。”

我从未听见他这样深沉的声音,他伸出手覆上我的眼角,微凉的触感。我下意识地闭上眼,感觉自己被小心地按在他的肩膀上,他再次开口:“别哭。”

眼泪突然就止不住,洋洋洒洒地渗进他的衣袖。

绍兴的12月有寒冷的风,有凛冽的雨,可幸好,有温暖的你。

或许是那一场情绪的爆发和安慰,让我们变得更加熟络,在元旦的时候,我与俞洲因为家远没有回去,于是便相约着出去玩。

2015年的绍兴下了第一场雪,我和他一同去了沈园。午间吃饭时,小餐馆的老板娘热情地给每一桌客人送了一小壶黄酒,我们两人浅浅地酌着,清冽温和的味道霎时暖遍了全身。

回去的时刻恰似初遇的那个夜晚,环城河又被灯光秀所笼罩。在摇曳水纹反射的流光中,我扬起头看向俞洲,男生的侧脸安静而又温润,我不自觉地开口:“俞洲,如果我说我喜欢你,你会怎么回答?”

男生低下头,微微皱了皱眉,沉默着。

我有些难堪,却又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冷静,干涩地接着说道:“啊,我没有别的意思,就……”

所有的话被突如其来的亲吻所打断,俞洲的声音带着无奈:“告白这种事情,应该让男生来说才对啊。”

我就像是一只鸟,从遥远的地方飞来,停在他的掌心,被他细致地呵护起来。

俞洲平时走路极快,而我却走得极慢。记得那年期末考后,我们同朋友去大香林爬山,爬到超过一半高度时,我走不动了歇在原地,他转过头一脸紧张地问我:“怎么了?”

我便蹲下来耍赖:“好累,我们停一停好不好?”于是他就折了回来,似是不情愿地将我背了起来,他说:“黎珈,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我环着俞洲的脖子,躲在他的帽子里笑。

05

可是,那样相爱的我们却没有抵过时间和距离带来的重大转折点,到后来我才知道,我们都要学会带着共同的心情,在下一段人生旅途中继续前进。

进入大四,我们分别去两地实习,他回了温州,而我去了杭州。他时常加班到半夜,等他记得回复我的信息时,我往往已经睡着,而到了他空闲的时刻,我却还在忙碌,久而久之,我们的对话开始变得越来越少。

我毅然请假离开杭州去给他一个惊喜,见到他时,他拉着我的手坐到他的位置上,隔着玻璃的对面,是一个女孩难过的侧脸。

当时的我沉浸在重逢的喜悦里,没有过多在意其他,而等我发现我们之间的间隙时,早已来不及挽回。

在2月,因为论文开题讨论,我们回到了绍兴。

晚间,我们并排走在操场上,他低头回复着微信,有一句没一句地与我搭话,我侧过头想看他的讯息,他却急急拿开了。惴惴不安的猜想终于破开了缺口,我站在原地问他:“俞洲,你是不是已经不那么喜欢我了?”

他转过头,语气却有些闪躲:“你说什么傻话,别乱想了。”

隔天,我们去往动车站,奔赴不同的两个方向,俞洲去取票,而我留在原地看着行李。

他的手机震动了下,跳出了对话框,是个女孩的名字。她问,你什么时候到?

我試着去解他的手机锁,却发现密码早已不再是我的生日。

俞洲从取票口走过来,我将手机递到他手里,问他对方是谁?

他说:“她只是同事,我们没什么的。”

而后,不再解释。

突然的疼痛罩住我,我将头搭在他的肩膀上,如同过去做的一样,我说:“俞洲,我们分手吧。”

许久,我听见他的回答:“好。”

列车慢慢驶离绍兴,如同我来时一样,明明是快要暖春的季节,却下了好大一场阴冷的雨。我终于能给自己的爱情一个交代,哪怕,这个结果却让我溃不成军。

06

“我开始加倍地投入工作,不再去想念他,可是那么久的习惯却让我怎么都无法不自嘲,偶尔能看到他的讯息,说着谢谢曾经遇见你。”黎珈慢慢松开抱紧我的手,低着头如此说道。

“所以,你现在后悔分手吗?”我忍不住问她。

黎珈没有回答。

隔天我们打包了所有的行李离开学校,她送我上车。在拉开车门的那一刻,她俯过身告诉我:“二二,我没有后悔,真的。”哪怕我还知道我还喜欢他。

我转过身拥抱她,告诉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曾经流过的眼泪和疼痛在时间洪荒里被反复冲刷和揉洗,最后仅剩下一个溃烂的秘密,它掉进深海,有过颤动却不渴望回响。不过,幸好,我们总会痊愈。

很久很久以后,黎珈的朋友圈更新了动态。她说,毕业了,因为毕业我再见到你,喜欢你这样久,离开你这样久,还好,我现在过得很不错,而那些过去,我全留在绍兴那座城市了。

YZ,愿我们此间山水再不相逢。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