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十七岁的好时光 你打马而过

 
【繁花】十七岁的好时光 你打马而过
2019-03-07 17:12:00 /故事大全 /点击:58951℃

1..

初见肖建飞时,他像是古代执剑走天涯的侠客,骑着一匹枣红色的马,从远处小跑而来,说不出的意气风发。他紧了紧缰绳,那匹高大的马儿便听话地站稳步子,马背上的肖建飞颔首望向我,爽朗地笑出声,自来熟说道:“嗨,你就是沈幕礼?你运气可真好。”

我昂首看着他,逆光下看不清他的容貌,但我记得他头顶上那轮明晃晃的太阳给他周身镀上金辉,潇洒豪迈。不知是不是在烈日下晒久了,我头脑发晕,蓦然冒出一个念头:我想做他臂弯中的一只小鸟。

“嗯,我也是第一次中奖。”我眉毛一挑,大声问他,“你就是我的马术课教练?”

肖建飞利落地下马,将马牵到我跟前,我才将他看得真切。他高出我一大截,皮肤黝黑,目光深邃,短短的板寸头显得很利落。肖建飞很爱笑,一笑就露出一口白牙:“对的,我叫肖建飞。我们先学习下怎么上马吧。”

我轻轻点头应好,手却紧张地揪住了衣角。我第一次看见真正的马,原来马比我想象中高大多了,而且并不是很温顺的样子,虽然我胆子向来大,此刻也生出怯意。没想到肖建飞心思细腻,看出我的紧张犹疑,他将马又牵近了些,用手轻柔地抚摸马头,鼓励我:“别害怕,你可以摸摸它,它很乖的。”

我抬起头,看见肖建飞待马一脸温柔,像是日落时的云彩,软绵绵的。这种反差,真的有点萌。我“噗嗤”笑出声,问他:“你很喜欢马?”

“那当然了!”肖建飞骄傲地回应,“在我们内蒙古,没有人不爱马的。”

“你是蒙古族的啊。”我心下了然,口直心快,“那你来重庆做什么?”

“上大学啊。”肖建飞看着一脸八卦的我,提醒道,“哎哎哎,现在是上课时间,虽然你没花钱,但也不能浪费好运气。快点过来,我教你怎么上马。”

我吐了下舌头,只好老实跟着他学习。很奇怪,我怎么会这么听他的话。

2..

晚上回到家,我累得瘫在床上不想动弹,不过3小时的课程,却像做了一整天的苦力。而且,脖子和胳膊热辣辣地痛。8月的重庆,太阳是没有柔情的。

妈妈帮我涂抹芦荟膏,心疼道:“你这中奖也是遭罪,还是别去了。”

“那可不行!”我立刻出声反驳,“人生第一次中奖,怎么能这么糟蹋好运气?”

前几天,刷微博的时候随手转了一个马术俱乐部的抽奖微博,没想到昨天通知我中奖了!奖品是一个月的免费马术培训课。从小到大,我连一张纸都没有中过,这次中奖真是历史性突破,即使是我不感兴趣的马术培训课,我还是选择亲自去感受下。

如果没有遇见肖建飞,我想我肯定不会继续上课了。可是,说不出原因,我明天还想见到肖建飞,想见到他骑马的样子。

夜里,我还梦到肖建飞了。早晨起来,坐在床上发了会儿呆,回过神来,暗笑自己,我与他不过相识一天。他在重庆念大二,因为会骑马才在俱乐部找到一份兼职。大抵因为我没花钱,才安排这样一个“凑合的老师”来教我吧。

看著阳光从轻薄到浓厚,一点点变烈,我隐隐约约地感觉到,高二这年的暑假,应该会有点什么不一样吧。

3..

盛夏的山城,所有的生机都被燥热的天气抽离了,似乎在太阳下多待一秒就会融化。此刻,我和肖建飞,还有那匹马都躲在马场边的遮阳棚里避暑。

“沈幕礼,你是我唯一的金主,可不能被热死了。”这些日相处下来,我和肖建飞的关系就像被太阳烤过的一样,很熟很熟了,他丢给我一瓶水:“接着。”

我默契地接过水,“咕噜”灌了几大口:“多谢胖子献殷勤。”

“我明明是strong!(强壮)”

肖建飞并不是真胖,他1米85的个子,喜欢运动,身材很好。我总是故意和他唱反调:“你的体重都是我的身高了,还不胖?”

肖建飞说不过我,跳到我面前,手狠狠地扬起,作势要打我的头,落下时却是揉乱了我的头发,无奈地笑:“你到底有没有点审美。”

我乐得哈哈大笑,仿佛吃到最甜的糖。也许我真的有点恶趣味,就是喜欢看他“恨”得牙痒痒,却又拿我没办法的样子。

“走了,去练习了。”肖建飞牵起马儿的缰绳,向着练习场走去。我怕晒,但更怕肖建飞不开心,他虽平时和我插科打诨,可真正上起课丝毫不会放水。

我拖着脚步,慢吞吞地离开阴凉处,肖建飞和我有些距离了,他步子迈得很大,走路的姿势很好看,牵马行走的背影,竟被我看出英俊的样子。不自觉地,我停在跑道上,愣愣看着他的身影,直到肖建飞惊恐地声音响起:“沈幕礼!小心!”

我侧头一看,跑道上有一匹马飞驰而来,距离我越来越近……而我此刻,大脑一片空白,茫然望着。下一秒,我被一道熟悉的身影扑倒在路旁。

激烈的心跳声,这是我回过神后的最先感受到的。此刻,在我耳边的是肖建飞的宽阔温热的胸膛。

是肖建飞救了我,千钧一发,他冲过来将我带离跑道。肖建飞紧紧抱住我,半天没缓过神,大口喘着气,我亦不敢动。后来,他慢慢平复下来,将我松开,我看见他的眉头皱成一团,以为他要骂我走路都能惹麻烦,可肖建飞只是点了下我的额头:“你啊,以后跟紧了。”随后,拉着我的胳膊,小心翼翼地牵着我过了跑道。

他掌心的热度和湿润好微妙,我的心跳快了半拍,像是雨后的种子,“嘭”的一下钻出了土壤。我终于知道,这个夏天有什么不一样:我花光了17年的好运气中奖了,奖品是一场怦然心动。

其实,没有遇见肖建飞之前,我梦想的白马王子是穿着白衬衫,清冷瘦弱的少年。很明显,肖建飞完全不符合;很明显,即使完全不符合,依然为他小鹿乱撞,才是真正的喜欢了。

4..

“肖建飞,我有件很重要的事和你说。”我捏了捏包里的小马玩偶,这是我缝了几晚的成果。培训课就要结束了,我打算向肖建飞告白。

“这么巧啊,我也有大事告诉你,”肖建飞咧嘴一笑,拱手作揖,“还要请你帮忙。”

“什么事?”我眼皮莫名跳了下。

肖建飞低声说:“我喜欢上一个女孩子,很完美的姑娘。南方妹子,会跳民族舞,爱读书爱写诗,说话声音轻轻柔柔的……”

炙热的盛夏,我的心却下了一场雪,我忍着酸胀的眼打断他的话:“你不是说最不喜欢娇滴滴的姑娘么?你不是说喜欢开朗外向,能和你打闹的女孩么?”

“哎,沈幕礼,你还小,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喜欢。真正喜欢一个人,没有什么框架和标准,只剩下情不自禁。”肖建飞认真又深情,随后恳求着问我,“你不是写作获过奖么,能帮我写封情书么?再培养下我的文学情操,虽然现在我和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但只要我努力靠近,总有机会的。”

沉默着,仿佛一个世纪那么长,我的心里激荡着无数想法。我想不管不顾地告诉他,我喜欢他,想质问他为什么不喜欢我。最后,肖建飞眼中的期待和炙热浇灭了我的冲动。其实,这个世界最懂那种感情的人,是我啊。

我吸了口气,平复情绪,拍拍他的肩:“没问题。”

“太好了,你真够意思!”

肖建飞的喜不自胜落在我眼里,是深深的伤,他送我回家的那段路,我就像是在刀尖跳舞的小美人鱼,痛苦藏在心里,对着喜欢的人仍是笑意盈盈。

夜里,我亮起台灯帮肖建飞写情书,越写越难过,眼泪晕开了字迹,浪费了好些纸。完成后,我看着那封文采斐然的情书,想起一句话:喜欢一个人,会卑微到尘埃里,然后开出花来。

5..

我用尽全部才华写的情书,顺利帮肖建飞得到女神的青睐。每当肖建飞和女神聊微信时,我就是他的幕后军师,该怎么回话,怎么接住女神抛出的梗,我为他绞尽脑汁。而我所期待得到的是,不过是他夸赞感激时为我暂时停留的目光。如果还有什么,那就是若他不能得偿所愿,希望他能回头看看身后那个傻姑娘。

無奈,肖建飞还是没有追到女神。纸是包不住火的,有好事者向女神说出真相,肖建飞的情书都是找人代笔的。可想而知,姑娘将情书退还给肖建飞,还判了他死刑。

那天,肖建飞骑着马一圈圈不知疲倦地跑着,当夕阳只剩下最后一点温热,他牵着马慢慢走到马厩,一抹余晖将他的影子拉得老长,一点也不利落。我鼻子一酸,默默掉下眼泪,这段日子的伤心终于落成雨。比起我的爱而不得,我更难过的是,我仰慕的英雄寂寥又落寞。

我攥紧手,想将所有欢喜和明媚重新放回他眼里。

6..

几日后,肖建飞兴高采烈告诉我,女神忽然原谅了他,还愿意和他交往试试。我递给他一张书单,笑着说:“恭喜,要继续加油啦。但是我就要念高三,没办法再帮你了,我总结了你女神的爱好,看完这些书,你俩就能成为灵魂伴侣了。”

我以为我会为这无疾而终的暗恋伤感难过好一阵子,好在铺天盖地的课业填满了生活,日子竟过得平静满足。整整一年,我和肖建飞没有联系,直到高考结束后,肖建飞意外出现在我楼下。

“沈幕礼。”傍晚,我下楼倒垃圾,听见熟悉的声音,一回头,正对上肖建飞的脸。

“肖建飞?”我惊讶极了,向他走去,“怎么会是你?”他一点都没变,身形高大,笑容明亮,独独眼里有一抹我看不出的深邃。

“没什么,就是来看看你。”肖建飞示意我和他一起走走。

一年也许是很久的时间,我们都有些沉默,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还好不觉得尴尬。夕阳落得很快,夜幕漫了上来,风变得凉了。

肖建飞忽然停住脚步,低头说:“沈幕礼,今晚的月色真美。”

我瞬间怔住了,叹了口气,轻轻问:“你都知道了?”

“嗯,隐形墨水写的字时间久了,会发黄显露出来。”他的嗓音低沉,“谢谢你,所有的一切。”

时间倒回一年前的晚上,到底还是年少,做不到无动于衷代他写完情书。我想起弟弟送给我的隐形笔,这种笔在纸上写字是看不见的,字迹只有在紫外线灯照射下才会出现。我偷偷在情书的背面藏下我的秘密:

肖建飞,今晚的月色真美。

这句话是夏目漱石翻译的“Iloveyou”,含蓄唯美的告白。那一封情书,是肖建飞写给女神的,也是我写给肖建飞的。

我不知道他要谢我什么,是默默无声的爱恋?还是无私的“奉献”?或者他知道女神原谅他,是因为我偷偷加了他心上人的微信,替他表达诚挚的爱意?

我无从得知,也不想知道,我浅浅笑着,摆摆手:“都过去很久了,没什么好提的。”

17岁热烈的喜欢是真的,18岁轻巧的释怀也是真的。

7..

毕业旅行,我选择了内蒙古。我终于看见肖建飞描述的辽阔的草原,成群的牛羊和遍地的野花。我骑着一匹枣红色的小马在大草原上游荡。四下无人,烈烈的风吹得我心中一片开朗。

我选了个花草最香的山坡,将那年没有送出去的布偶小马埋下,留在这片美丽的草原上。有了这个仪式,那场急促真挚的喜欢终于完美谢幕。

长大一岁的我才想清楚,当时默默为他做了那么多事,不是爱得卑微,而是爱得虔诚。少时,喜欢他的意气风发和明亮的笑,所有的隐忍支持,不过是为了留住我最爱的模样。至于是因为谁,又有什么关系呢?直到最后,他依然是我欢喜的样子,算起来,最圆满的,还是我啊。

我轻拍马儿,驱赶它跑向更远的地方,那里有更深邃澄澈的绿。在“哒哒”的马蹄声中,他是途经我17岁好时光的过客,亦是我记忆里永恒的归人。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