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装剧场】鼠灵窃

 
【古装剧场】鼠灵窃
2017-01-12 11:39:11 /故事大全 /被围观

黄州城有个叫江春来的小伙子,父亲早亡,现下与母亲相依为命。家中只有几亩薄田,他抽空还要到山上打柴来卖,以贴补家用,日子过得凄惶。这天傍晚时分,他打了一担柴,挑到城里去卖,走到十里亭时,感到累了,就放下柴担,坐下来歇息。

这时,他忽然听到一阵切切哀鸣之声。他循声找去,却见在亭中,一只大花狸猫正在耍斗一只老鼠。那只老鼠也不知给这只大猫耍弄了多长时间,已然累得腿软筋麻,可它毕竟不愿就此丢了性命,成为大猫的口食,晃晃悠悠地站起,艰难地往前走着。快要走下亭子时,那大猫就慢腾腾地走过来,一爪子把它打回到亭子中。如此反复。江春来看得难受,就对那猫说:“你不要再折磨它了,愿吃就吃,不愿吃就放了它吧。”

那猫冲他一呲牙,凶巴巴地叫了一声。

江春来怒道:“听到没有?不许折腾人!愿吃就吃,不愿吃就放了!”

那花狸猫却“嗷”地一声叫,身子往后一躬,然后就向他扑过来。江春来怒极,抬腿就朝那猫踢去。这一脚不偏不倚,正踢在大猫的脑袋上。大猫腾空而起,一头撞在了柱子上,痉挛了几下就死了。江春来对那只老鼠说:“算你命大,走了吧。”他捡起那只大花狸猫,柴也不卖了,挑着回了家。

江春来把大花狸猫炖了,跟老娘一道,打了一回牙祭。

夜里,江春来正睡得香,忽然听到有人在耳边小声叫他:“江春来,江春来——”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却见一只老鼠站在他面前,正在唤他。他不觉一惊,喃喃地问道:“是你在叫我吗?”老鼠点了点头说:“是啊,我特来感谢你的救命之恩。”说着,就费力地从身后拖过一支金钗来,“我知道你们人都喜欢这个,你就收下吧。”说完,那老鼠“哧溜”一下跳下炕,瞬间就跑得不见了。江春来把金钗藏起来,暗暗地想,不知这老鼠是从哪里偷来的金钗,切不可拿出来,不然被人当贼逮了,那可真是百口莫辩了。

江春来藏起了金钗,很快就把这事儿给忘了。他依然过着以前的日子,先是要忙着种田,抽工夫就上山打柴,然后挑到城里去卖。他跟老娘的日子依然过得清苦。

这天,他又担着一担柴进城去卖,来到十里亭时,又觉得累了,就放下柴担,坐在地上歇息。这时,他又听得亭中传来一阵窃窃私语。他听出说话的不是人,而是老鼠,不觉好奇心大起。不知道老鼠们平时都聊些什么呢,他就悄悄地凑过去,果然见到几只老鼠正在亭子里悠闲地聊天。那几只老鼠见到他,竟然也不避讳。一只老鼠问另一只老鼠:“看你这疲累的样子,是被猫追的吗?”

那只老鼠说,全怪它一时糊涂,犯起了一根筋。昨天夜里,它出去找吃的,正好经过孙员外家墙外。它就想,孙员外是远近闻名的富户,他家一定有好多好吃的,只要挖个鼠洞钻进去即可。孙员外家虽是砖墙深基,但这可难不住它。只要把洞挖得足够深,绕过了地基,那就可以钻进去了。它憋足劲,先挖了一个斜洞,足以绕过地基了,然后才往里挖。但挖着挖着,忽然被一块石板挡住了。它让开石板,接着往下挖。下面是个木箱。木箱里装着什么呢?它很好奇,就开始咬木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木箱咬开了,这才发现里面装的都是金锭子,吃不能吃,喝不能喝,却把他累了个半死,你说糊涂不糊涂?

这只老鼠讲完了,一群老鼠都跟着笑起来。

江春来也跟着笑,但笑着笑着就不笑了。他转念一想,这些金锭子对老鼠来说那是毫无用处,可对自己来说,那就是天降横财呀!真要有了这么一箱金锭子,那自己可就是大富人了,就可以买房子置地,还能娶上一房好媳妇。想到这里,他顿时兴奋起来,担起柴担,兴冲冲地跑回家。

等到夜深人静时,他就悄悄出了门。孙员外家他认得,那可真是远近闻名的富户,家里有房子有地,在城里还有一家生药铺,日进斗金。这箱金锭子该是他藏起来的,他家又不缺钱,正好可以接济自己,就让他神不知鬼不觉得做回大善人吧。

江春来绕到孙员外家墙后,在地上仔细寻找,果然找到了一个老鼠洞。他看看四下无人,这里地方又很僻静,就拿过铁锹,轻轻地挖起来。沿着鼠洞一路挖下去,很快就挖到了那块石板,石板下面果然有个木箱。他把木箱的一侧挖开一个洞,伸手进去一摸,果然摸出了一个金锭子。他也就不再挖了,把木箱里的金锭子都摸出来,放进了他带来的口袋里,然后把土填回去,把外面踩实,背起金锭子,悄悄摸摸回到家。

他点亮油灯,把袋子里的金锭子都倒在炕上,金锭子个个金光闪闪,拿起来一咬,果真是软的,再一看底下,还铸着“黄州府制”4个字,看来是真金无疑。不过,他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金子来,未免会招致怀疑,那真是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再被孙员外讨回去,那就更是得不偿失了,还是过些日子再花吧。他掀开凉席,从炕上揭开了两块坯,把金子都放进了炕洞里。

正所谓人心不足蛇吞象。江春来拿到了那么多金子,可心里还不满足。他暗暗想,孙员外家院墙下面是否还藏着金锭子呢?有了这个想法,他就寝食难安了。第二天夜里,他又带着铁锹和布袋出发了。

快到孙员外家墙边时,他忽然发现墙下蹲着两个人,正在挖洞呢。谁会发现这个秘密呢?他后悔昨天夜里自己太知足,没挖走更多的金锭子,现在被人挖走,他再想挖都没机会了。他心里又存着一丝侥幸,万一这两个人也跟自己一样,挖到一箱就走,那自己还可以再挖一箱。他蹑手蹑脚地溜到那两个人身后不远的一棵大树后面,藏住了身子。幸好,那两个人也只顾着挖洞,并没发现他。

那两个人显然不是干活儿的料,挖了一会儿就累了,手上的动作慢下来。瘦子对胖子说:“大人,怎么还没挖到?你不会记错了位置吧?”胖子说:“不会。我特意量过,离这棵树10步远。”瘦子又问:“会不会被孙远科挖走了?”胖子诡异地笑了笑,得意洋洋地说道:“他若挖走了,本官正好可以治他个盗取府库之罪,他就是浑身是嘴,那也说不清了。他若是没挖走,我就给他留下几锭,依然是要治他的罪。只要把他抓进大牢,还愁他家不送上大把的银子?咱们发财的日子就指日可待了。”

江春来心下一惊,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前些日子,黄州城府库被盗,数箱金银不翼而飞,官府为这事儿派出了不少捕快差役四处查访,也抓了不少人,但都没问出个端倪。衙门的宋捕头因办案不利,还被打了板子革了职。谁都不会想到,原来是这两个人做的手脚。听他们那说话的口气,胖子是黄州知府程子月,瘦子则是师爷万炳安。

程子月和万炳安又挖了一阵子,终于挖到了石板。万炳安笨手笨脚地拽出了石板,又伸手去拉下面的木箱子。这一拉,就觉得手上一轻,不觉叫道:“金锭子没啦!”程子月一急,忙着凑过去看。万炳安已经把木箱子拉出来。两个人看到木箱子旁边的大洞,不禁面面相觑。程子月恨得咬了咬牙说:“他孙远科好大的胆子,还真敢动我的金子啊!”

万炳安不觉笑道:“大人,这可正中了你的计策啊。他那家产,可比几十箱金子都值钱呢!”程子月也压下了怒气,说道:“把箱子埋回去。你找好人,明日一早就去府衙检举,我就等着啦。事成之后,我自然不会亏待你。”万炳安忙说道:“大人放心,我肯定做得妥妥的。”他们两个人把箱子和石板埋回墙下,然后就偷偷摸摸地走了。

江春来也赶紧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第二天上午,江春来正在地里干活儿,就听到村里一阵大乱,人哭狗叫,鸡飞狗跳。他连忙跑出庄稼地一看,只见十几名捕快和差役捕了孙员外,正连拖带拽地往城里走,孙员外一个劲儿地喊着冤枉。江春来不觉叹了口气,财招灾呀。他又退回到庄稼地里,心里很不是滋味。

快到晌午的时候,江春来回家吃饭,路过村外的小树林,却听到树林里传来一阵哭声,凄惨无比,让他闻声落泪。他循声找去,却见孙员外的闺女三娘边哭边把一根白绫系到了树杈上,就要把脑袋往里伸。江春来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把她抱下来,斥责道:“三娘,你怎能自寻短见呢?”

三娘抹着眼泪,伤心欲绝地说,她爹被抓,罪名是通匪盗府库,这可是株连九族的罪过啊。她家忙着去疏通知府大人。知府大人说,要想抹下此罪,那就得拿出万两白银,还有她也得给知府大人去做小。她一个妙龄少女,怎么能给那个糟老头子去做小啊?还不如死了算了!

江春来没想到程子月居然如此卑鄙,占尽人家家财不说,还要糟践这如花似玉的姑娘。他气得咬咬牙说:“你先不要寻死,等着我去救你爹出来!”三娘愣怔怔地问:“你去救我爹?你要钱没钱,要人没人,可拿什么救啊!”江春来说:“3天之内,我救不回你爹,你再上吊不迟!”三娘看他说得坚决,就点头应了。

江春来回到家,从炕洞里扒出那些金锭子,背着来到城里,到府衙自首。

程子月原本就等着财色双收了。孙远科眼下是不认,可他那么大岁数,又禁得住几顿板子?程子月手下的冤死鬼,又不只一个。谁知鸣冤鼓一响,万炳安慌慌张张地进来说:“大人,有人来自首,抱着那些金锭子呢!我已看过,正是府库里的。”

程子月不觉一呆:“他哪来的?”

万炳安摇了摇头:“他不肯说。”

程子月愤恨地说:“坏我的好事,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程子月马上升堂。江春来抱着那些金锭子站在堂下,程子月一拍惊堂木,问道:“堂下何人?所为何事?”

江春来不卑不亢地说道:“草民江春来,特为这些金锭子之事来禀报。大人,这些金锭子都是老鼠偷走后藏在我家炕洞里的,我今天要修炕,这才发现,赶紧交过来,实在和孙员外无关啊。”

程子月笑道:“老鼠偷了藏到你家?笑话!它怎么不藏到我家啊?”江春来说:“我曾救过一只老鼠,它们感恩戴德,想有所回报,这才偷了这些金锭子给我。大人如若想要,我也可以让老鼠们再偷一些,放到你家。我好像听老鼠们说,这些金锭子只是它们偷出来的一部分,还有一部分,藏在那什么地方。”江春来装出沉思的样子。程子月听得奇之又奇:“你能听懂老鼠们说话?”江春来点了点头。

程子月可给吓了一大跳。因为他跟万炳安合谋,从府库中偷了不少金银,这些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江春来真要能听懂老鼠的话,那老鼠们再把藏金银的地点告诉了他,这事儿就彻底败露了,他这个知府大人也得掉脑袋呀。他忙着问道:“你能否展示给本官看看?”江春来点了点头说:“好啊。”

他转身冲着府衙外喊道:“老鼠们,你们快来救救我呀!”

他话音未落,却见从府衙外跑进成群结队的老鼠。差役们吓得又蹦又跳,程子月和万炳安也惊得瞠目结舌。那些老鼠围住江春来,却安静了。江春来问道:“大老爷,用不用我问问它们那些金银藏在哪里?”

程子月忙着说:“这里人多口杂,你还是不要问了。本官信了你的话,快让这些老鼠散了吧。”江春来一发话,老鼠们就听话地散去了,很快就没了踪影。亏得程子月脑子转得快,对江春来说道:“不知者不怪。这些老鼠毕竟是畜生,不懂人间法理,为了报恩,偷走府库中的金银,若是都能找回来,本官就不做追究了。你命这些老鼠,不日内将盗走的金银全部送回府库,不然,本官还是要拿你是问。”

江春来也不傻,明白这是程子月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他自然会偷偷摸摸把偷走的金银全部还回去,这事儿自此了了。他谢过了程子月,程子月也就放出了孙远科。

3日之内,府库中被盗的金银又都悄无声息地回去了。人们也都相信,这是江春来驱使老鼠们送回去的。

孙远科大难不死,自然对江春来感恩戴德。三娘也早就喜欢上了这个善良的小伙子,暗暗托了媒人一撮合,婚事就成了。江春来娶了孙员外女儿三娘,真是又娶媳妇又过年,美死了他!不过,他也没忘了那些老鼠们,每到夜晚,总要往院墙外放些粮食,让老鼠们来吃。但老鼠们说的话,他却再也听不懂了。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搜索
 
 
美图欣赏
  • 大胆露出胖次吧!少女们!

    大胆露出胖次吧!少女们!

  • h动漫美少女丰乳肥臀半裸床照 宅男的福利

    h动漫美少女丰乳肥臀半裸床照 宅男的福利

  • 二次元动漫美女披发捂胸图 床上姿势令人喷血图集

    二次元动漫美女披发捂胸图 床上姿势令人喷血图集

  • 动漫巨乳美女写真超级索尼子福利图

    动漫巨乳美女写真超级索尼子福利图

  • 屈身而下的优雅谷间你沉醉了没?

    屈身而下的优雅谷间你沉醉了没?

 
 
 
故事大全
 
  • 最新专题
  • 热门栏目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