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往事】龟趺碑

 
【乡村往事】龟趺碑
2017-01-12 11:41:21 /故事大全 /被围观

上世纪80年代,在闽南东部一个叫翠镇的集贸市场边,有一株高大的苍榕。榕荫覆盖之下,有人搭了一间简易工棚,高价收购血藤制造药材,引得百姓自愿去深山老林搜割血藤。

那年,杨福跟采藤队走失了,不幸落入一口潭中。他从潭中爬起来后,见潭中游着一只赤色的龟,便趴在潭沿,用手指去逗龟。哪知那赤龟张口就咬住他的手指不放,可不论怎么甩手,都是甩不脱它。杨福痛啊,这只龟似在吮血一般,把杨福搞得冷汗直冒。

正当杨福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时,恰巧有个挑着一担药草的药农经过这儿,赶紧放下药草,拿过自带的一面小锅和锅铲,提铲敲锅,声音如闷雷。这一声闷雷,让杨福手上的龟松了血口,掉在地上。

杨福感谢药农的帮忙。药农自称穆清风,内疚地说,这口潭是他穆家的,而潭中这只孽畜,是老不死的古董了。这潭边有个石碑,造型古怪,由一只石龟驮着,名为龟趺碑,乃是他穆家先人所立。杨福识得字,便去看碑文。碑上所记,说的是一个姓穆的神医,用龟化术,借了子孙的阳寿,活了100多岁。

“太不可思议了,100多岁,穆神医是如何做到的?”杨福问道。穆清风不满道:“跟他有血缘关系的子孙都借点寿给他,他不就可以活得更久了吗?”

“这未免也太自私了!”杨福叹了口气,接下去说,“你说这只孽畜是怎么回事?”穆清风指着那只赤龟道:“这种龟名叫‘八卦龟’,因龟壳上有个倒生八卦而得名。它的嘴可厉害了,被它咬过的人,会被借走寿的。”

穆清风刚说完,杨福就跑到潭边,潭影如镜,照出来的他,真的一下子老了,脸上堆满皱纹,身体的皮肤松软。

杨福吓得瘫倒在地,苦求有何解救之法。穆清风摇摇头,不过,他看过穆神医的孤本,也略懂些皮毛,知道可以拿龟血给有血缘关系的人服用。这样,杨福的亲人就可以得到杨福被借走的寿了,不然,真是白白折寿了。

杨福没办法,只好带着那只咬过他手指的龟,离开了那个古怪的地方。

回到翠镇时,在村口遇到人,没人识得他是杨福,还以为他是外乡人。杨福真的是老得不成样子,只有他老娘还识得杨福。

没过几天,杨福的老娘病了,翠镇的民主医生告诉杨福,大约可以考虑老人的后事了。到了这份上,杨福取出那只龟来,说:“你借走了我的寿,是时候报答我了。”

杨福拿针管吸了一管龟血,他把龟血给老娘喂食了。老娘病怏怏的身子骨竟有了起色,到了第二日,竟能下地喂鸡了,且精气神极佳。

这事不知怎的就传到了翠镇的镇长孔大苟的耳朵,孔大苟便让儿子孔小天私下去讨要杨福的八卦龟。

可杨福不舍龟给孔小天,说他一不抢,二不偷,良民一个,政府能拿他怎样。

孔大苟听儿子一讲,便拿着个算盘和一本账册,来到杨福家。珠算子一拨一除,然后扬了扬手中的账册说:“我念你孤家寡母的,什么费都替你省了,这些年,摊在你杨家户头上的田金水利费,三下五除二,你自己看着办,别跟我玩阴的。”

杨福抖了抖两袖,说:“哪来多余的钱去缴政府那个乌七八糟的费用。”孔大苟生气了,大骂杨福不识好歹,假装要走。孔大苟挖空心思,无非是要那只龟,杨福摇摇头,只好作罢,回屋里把龟交给孔大苟。

孔大苟最近老感觉气血不畅,便按杨福的说法,也扎了一管的龟血吞服,可尝了后,并没有什么效果,又把杨福招来了。

杨福说:“镇长,这龟血虽可壮身增寿,可它的血源,乃是一脉相承。家母之所以起死回生,是这龟吸了我的血,化了我杨福的寿给家母。镇长与我非亲非故,并无关联,即使食了龟血,也是无效果的。”

说的似乎有理,孔大苟还是不大信。眼珠子一转,最近镇派出所捉了一对投机倒把的父子,就拿他们来做个试验。

这对父子,稀里糊涂的,在孔大苟的命令下,儿子让龟咬了指血,老子被喂食了龟血。待隔日,孔大苟到牢中去验视,这儿子果然老了些,老子却年轻了许多。龟血神通啊!

这天,孔小天偷了老爹的龟去玩,不巧那龟不待见他,就把他的手指头狠狠咬了。孔小天不知使龟松嘴的办法,就让龟咬着,被这畜生给吸去了不少血。还好被孔大苟见到,孔大苟帮他把龟取了下来。

孔小天被龟咬了后,人一下子憔悴了。孔大苟拍了下大腿,这龟果然能吸寿。待他饮了那一勺混有儿子的龟血后,自已就能青春焕发,又有足够的精力混迹官场,不禁心潮膨湃。哪知隔天梦醒,孔大苟还是孔大苟,没有变化,这八卦龟血并没有起作用。

孔大苟的老婆见到孔小天的模样,哭爹喊娘地咆哮一顿,说孔大苟简直是在谋杀。老婆嘲笑道:“实话告诉你,小天与你什么关系都没有,他不是你亲生的。”

孔大苟一听,简直气背过去,八卦龟无意中充当了亲子鉴定的利器,这成了当时翠镇的一大八卦新闻。

妻离子散后,孔大苟能怪谁呢,自酿的苦果,自个儿尝。对于这只孽畜,他倒是不敢杀,留着也没用,一把年纪了,也没有亲生子嗣可以化寿给他,便把杨福找来。

孔大苟一见杨福,气也生不起来了,说:“神龟还你,回去替你娘尽孝吧。”

杨福再也不敢把龟留在身边,恐生事端,便凭记忆又寻到那口潭边,把八卦龟放生了。可潭边的龟趺碑,杨福又看了一遍,不知是他老眼昏花,还是字被穆清风除掉了,找了半天,也没找出半个字来,竟然是一块无字碑。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搜索
 
 
美图欣赏
  • 动漫巨乳美女写真超级索尼子福利图

    动漫巨乳美女写真超级索尼子福利图

  • DogDays犬娘利歌塔埃玛俏皮可爱萌图

    DogDays犬娘利歌塔埃玛俏皮可爱萌图

  • 和风特辑

    和风特辑

  • 赫斯提亚同人图集第二弹 一丝蓝带山下过-两峰壮丽称女神

    赫斯提亚同人图集第二弹 一丝蓝带山下过-两峰壮丽称女神

  • 夕立舰队Collection动漫图片壁纸xz

    夕立舰队Collection动漫图片壁纸xz

 
 
 
故事大全
 
  • 最新专题
  • 热门栏目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