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柜里的死婴

 
冰柜里的死婴
2014-05-12 21:01:54 /故事大全 /点击:1231℃

2006年7月23日中午,位于韩国首尔富人区盘浦洞的警方接到一个紧急报警电话,报案人称在自己家的冰柜里发现了两具死婴。由于案情曲折离奇且涉及韩法两国关系,韩国媒体对此案给予了极大关注。

惊恐死婴

警方迅速赶往现场,了解到报案人住在一所别墅内,名叫让·易·古尔诺,40岁的法国人,他说自己是美国驻韩国一家汽车配件公司的工程师。2002年8月,古尔诺与妻子维罗尼克及两个儿子来到韩国,住进这栋面积为250多平方米的别墅。

古尔诺对警察说,自己当天带两条咸鲭鱼回家。当他进屋打开冰柜冷藏室时,发现里面有两包用塑料袋包裹的物体。打开一看,塑料袋里竟然冰冻着两具男婴尸体,还带着脐带。2006年6月底,古尔诺与家人一起回法国度假,时间为两个月。为了参加公司会议,他于7月18日一人先回到了韩国。而回来没几天,竟然发生了这么令人恐怖的事情。

经警方现场勘查,古尔诺居住的别墅装有私人保安系统,外人无法随便进入,现场也没有任何侵入痕迹。首尔警方在案发别墅的卫生间、阳台、客厅发现了淡淡的血迹,包裹死婴的一条毛巾与古尔诺家中所使用的毛巾相同,包裹死婴的塑料袋也是他家中的。从这些情况来看,在其他地方生下婴儿之后再带进别墅的可能性很小。为了尽快破案,警方首先将死婴送到韩国国立科学调查研究所进行检查。结果显示,尸体表面没有伤口,脐带被留出20~30厘米,并被不规则地剪断,可以断定孩子并非在医院正常出生。

据警方调查,古尔诺在韩国月收入为2000万韩元(约合16万元人民币),属于高薪阶层。但他生活十分简朴,经常坐班车上下班。他的妻子维罗尼克性格十分内向,很少与外界接触。他们的两个儿子都在上小学,可她从不接送他们上下学。既然婴儿很可能在别墅内出生,能够出入那里的人都有嫌疑。调查发现,除古尔诺外,菲律宾籍佣人和古尔诺的一名47岁的法国朋友均有进门卡和钥匙。

附近一位居民向警方报告说,7月13日,他曾看到一名14岁左右的白人少女在古尔诺家别墅附近徘徊,形迹可疑。同时,警方根据保安公司的证言,发现在古尔诺回国休假期间,负责帮他管理房子的法国朋友曾多次出入这里。可就在警方想调查这名法国人和这名少女的关系时,得知他已于7月21日回国休假。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就这么断了。7月26日,古尔诺在会议结束后再次回国休假。因与案件紧密相关的三名重要人物都已离开韩国,侦破工作陷入困境。

就在警方一筹莫展时,法医的初步检测断定,这两具死婴是白人或混血儿,估计是通过自然分娩出生后死亡。7月28日,对古尔诺的DNA检测结果使案件取得重大突破——两具死婴的父亲正是别墅主人古尔诺本人。

8月1日,警方把鉴定结果告知古尔诺,可他却说自己“绝不会是孩子的父亲”。警方开始对他周边的女人进行调查。

寻找真凶

DNA检测显示,古尔诺的女佣并非死婴的生母,那名14岁的神秘少女也被排除。后来,警方通过查询古尔诺的电话和信用卡记录,找出了与他接触密切的三四名女性,包括他的妻子维罗尼克。警方对她们一一进行DNA鉴定。

8月7日,检测结果公布,人们大感意外,原来,抛弃婴儿的不是别人,正是古尔诺39岁的妻子维罗尼克。

在韩国警方调查的基础上,法国专家提取了这对工程师夫妇的唾液进行化验,并与婴儿尸体内脏组织取样进行基因解码比较。10月初,法国专家得出与韩国一致的检测结果:古尔诺夫妇确实为两具死婴的亲生父母。

月12日, 夫妇两人被法国警方正式逮捕。被关押当晚,维罗尼克终于透露了令人震惊的内幕。在招供书中,维罗尼克承认早在1999年夫妻两人还在法国夏郎德省居住的时候,自己就怀孕产下过一名婴儿;但在生产后她马上将其掐死,并将尸体暂时藏在自家的壁橱内,之后又扔到壁炉里焚尸灭迹。

2002年,他们刚刚搬到首尔时,她发现自己又怀上身孕。那时,古尔诺工作非常忙碌,她继续隐瞒丈夫,在家中浴室内把孩子生下,然后将其杀死并冷冻在冰柜中。 而这一切,她丈夫一直被蒙在鼓里。

2003年11月,维罗尼克用同样的方法再次杀害了自己的第三个新生儿。但这次生产令她痛苦不堪,导致体内出血,她被迫做了子宫切除手术。她每次生产都在白天,丈夫和孩子都不在家。至于杀害婴儿的方法,她说“全部是掐死的”。

争议审判

维罗尼克令人震惊的供词在法国再引轩然大波。无论是警方还是普通人,都不难发现她的招供书与事实的出入。2006年9月中旬,法国媒体公布的法韩两国专家检测结果就指出:两具死婴为异卵双生的双胞胎,而维罗尼克却说自己是在2002年和2003年分别生产。虽然可以肯定婴儿是被人杀害的,但并没有在尸体上发现如维罗尼克所说的“掐死”的印迹。

对此,维罗尼克给警方的解释是自己已有两个儿子,“不想再要孩子”。法国心理学家称,的确有女性在自己不情愿的情况下受孕,并导致严重的抑郁症。但如此残忍地将新生婴儿杀死的事件“简直是闻所未闻”。另外,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是维罗尼克怀了双胞胎的大肚子是如何躲过朋友的视线的,尤其是丈夫的视线。维罗尼克说她从来没用过任何人工手段来掩盖身材。那么,个子不高、体型微胖的她如何能用一件衣服遮住十月怀胎的身体呢?据调查,古尔诺在韩国期间并没有经常出差,几乎每天下班后就回家,而且两人也没有分居,同床共枕的丈夫怎么可能对妻子怀孕毫无察觉呢?

种种疑问将问题又指向古尔诺。有媒体质疑,如果古尔诺不是共犯,那么疑点是——首先,他怎么可能和妻子生活在一起却对她三次生产一无所知;其次,他时常要打开那个冰柜,为什么他以前没有发现过死婴呢?对此,古尔诺仅承认,1999年去摩洛哥旅行期间也就是第一宗杀婴案发生前几周,他曾对妻子“变胖”有一丝怀疑。但如果古尔诺是共犯,那他为何要报案呢?13日,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法国警方只能暂时释放古尔诺。返回自己家中,古尔诺见到了两个分别为11岁和10岁的儿子,他的行动也受到司法监控。

检察官菲利普·瓦兰表示,这三起杀婴案是“人类的悲剧”,“这类惨案通常会发生在遇到重大困难的人身上,而古尔诺夫妇显然不属于这种情况,他们家庭状况良好、收入可观”。他透露,精神病科医生和心理医生将研究嫌犯的犯罪心理,后者的行为一旦得到确认,将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