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冀鲁连环抢劫杀人案

 
京冀鲁连环抢劫杀人案
2014-05-12 20:55:01 /故事大全 /点击:10800℃

2011年8月21日下午两时许,烈日炎炎,骄阳似火。在北京市通往天津的京津唐高速公路大羊坊收费站出口处,一场短兵相接的抓捕战在此展开。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刑警支队的几名便衣侦查员登上一辆途经此处的山东济南长途客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坐在车里面的两名犯罪嫌疑人金万述、李景石抓获。当场从金万述身上缴获自制手枪2把、子弹14发,手铐2副、拇指铐1副、刀具1把。

金万述、李景石的落网,揭开了一起制造京、冀、鲁三省抢劫杀人大案的内幕。

2011年6月初,山东省即墨市市民王晓斌欲将自己的一辆黑色起亚狮吉普车转让,便将转让信息挂到了“赶集网”、“58同城网”、“百姓网”等网站上。他万万没有想到,这条信息给他招来了一场劫财之祸,最后,车不仅没卖掉,小命还差点搭了进去。

车辆转让信息在网上挂出后不久,即引起了一个心怀鬼胎之人的关注,此人就是金万述。

金万述,生于1964年3月10日,初中文化,吉林省梅河口市康大营镇鲜忠村一组人。此人体态瘦高,相貌凶残,虽年近半百,但游手好闲,好逸恶劳,不务正业,一直靠混迹社会为生。两年前,他跑到山东即墨市打工,但由于文化低、年龄大,再加之不愿干重活、体力活,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有时,他也到即墨市南教会转转,在这里,他结识了老乡李景石。

2011年8月初的一天,金万述在和李景石吃饭聊天时,李景石悲观地说:“现在的工作太难找了,生活一天不如一天,活着真没劲儿。”

金万述听后窃喜,试探地问:“我有个挣钱的路子,你敢干不?”

李景石问:“干什么?”

金万述遮遮捂捂地说:“就是干点违法的事儿。这年头儿,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只要你跟我干,你也不用担责任,负责开车就行了。”

李景石一听有钱可挣,立马来了精神,便爽快地答应道:“敢,有啥不敢的,要不然就要饿死了。”

这次交谈中,金万述并没有告诉李景石准备干什么违法的事儿,做什么违法的活儿。但在他的心里,早已“胸有成竹”,他瞄准的下手对象,就是在网上发布卖车信息的王晓斌。

2011年8月5日,金万述在“58同城网”上看到了王晓斌欲出售吉普车的帖子后,即萌生了抢劫的恶念。但考虑到自己一个人势单力薄,怕难以得手,再加之又不会开车,便动员李景石一同参加。在得到李景石的积极支持后,他决定下手了。

这天上午八时许,他拨通了王晓斌留在帖子上的手机号,声称自己想买一辆吉普车,对王晓斌的吉普车很感兴趣,想看看车再说。

王晓斌接到金万述要买车的电话十分高兴,他热情地告诉对方:“黑色起亚狮吉普车我是2010年3月23日花16.98万元买的。目前跑了不到2万公里,车况、外观都很好。”

于是,他和王晓斌约定第二天上午九点在青岛市城阳区国货商场见面,具体敲定一下买车的事情。

当天晚上,他把自己行动计划告诉了李景石。

第二天一早,他和李景石早早赶往青岛市城阳区国货商场。这次,他带上了用于作案的工具:两把经过改装的手枪,两副手铐,一副拇指铐。这些东西是金万述一周前在城阳区大集市上花了5100元从一个新疆人手上购得的。

8月6日上午九点整,他们准时赶到国货商场门口。急于卖车的王晓斌早已提前半个小时在此等候,他万万没有想到,一场厄运正在悄悄向他袭来。

金万述故作轻松,笑眯眯地对王晓斌说:“老弟,我看这车还行。咱们是不是上高速试一下车况。若没有大问题,我看就这么定了,价钱咱们哥俩好商量。”

王晓斌听说对方准备要车,满心欢喜,便高兴地驾车上了济青(济南至青岛方向)高速公路往济南方向开去。一路上,三人说说笑笑,好似朋友一样。

十多分钟后,他们从第一个出口下了高速,金万述让李景石试试车,意思是让李景石把车控制住。李景石心领神会地从王晓斌手上接过了方向盘。他们顺着国道往即墨市方向开去。这时,金万述坐在副驾驶座上,王晓斌坐在后座上。

金万述在被捕后供述道:“即墨市服装批发市场那儿路宽,人少,适合作案,我早就考虑到那个地方比较适合下手。”

当车开到即墨市服装批发市场附近时,正如金万述所预料的那样,旁边的公路上没有一辆车,没有一个人。突然,金万述敛起了笑脸,从手提包里拿出一把手枪转身对着坐在后排座上的王晓斌说:“兄弟,对不起了。我不买你的车,我需要点钱,只要你配合,我不会伤害你的性命。”随即,他麻利地拿出拇指铐将王晓斌的两个拇指铐上。这一切都在几秒钟的时间内完成。

王晓斌被这突如其来的阵势吓傻了。好半天,他才反应过来,他遇到了抢劫。为了保全性命,他只得选择配合。

他告诉金万述,他带了1000多元现金和四张银行卡,但卡里钱不多,都在工具箱的包里放着。

金万述把王晓斌包里的1000多元现金收了起来。当车行至即墨市郊红领集团厂区门口时,他发现这里有一家中国工商银行的自动柜员机,便让李景石把车停在路边,然后问王晓斌银行卡的密码,王晓斌如实告诉了他。

金万述将另一把手枪递到李景石手里说:“你看着他,别离开这儿,我去取钱。”下车前,他虎着脸警告王晓斌说:“兄弟,老实点,别自找苦头吃。只要我拿到钱,肯定放你走。”

金万述下车后在工商银行自动取款机上用王晓斌的四张银行卡刷卡六次,取出人民币1.05万元,此时的时间是上午9时47分。

金万述上车后命李景石驾车向东前行。走了一个多小时后,汽车进入一条山间小道,在一个公墓群旁,金万述让李景石把车停了下来。

王晓斌望着车外的坟地,后背汗毛倒竖,浑身上下直哆嗦,他不知道金万述要如何处置自己,只好战战兢兢地望着两位劫匪,心里暗暗祈祷观音菩萨,别让他们将自己毁灭掉。

金万述把枪收起来,对王晓斌说:“老弟,看在你配合不错的份上,我不伤害你。但我要把你捆上放在这里,然后开你的车走。我们走后,你不许报警,否则,我就用枪打死你。”

王晓斌不敢违抗,只能点头应承。

金万述跳下车,然后拽着王晓斌走到公募旁边的小山坡上,把他的拇指铐卸掉,用事前准备好的黄色塑料胶带把王晓斌的双手捆上。正在这时,意外的一幕出现了。一辆橘黄色的小轿车突然从此经过,司机放慢车速,摇下车窗玻璃死死地盯着他们,好像看出些什么。司机问:“你们干什么呢?”

金万述轻声命王晓斌不要出声,然后冲着司机笑了笑说:“没事,没啥好看的,我们在这拍电影玩呢。”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情人的报复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