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至中年

现在的位置: 故事大全首页 > 人生故事 > 半月谈 >
 
友至中年
2014-11-14 10:43:42 /故事大全

夜深了,正要关机赴黑甜乡,瞥见好友沉香还在线上,忘了此前暗地里发誓“再不理你”,凑上前去搭讪。那端却迟疑半天才打出一句:“忙,一头乱。”我正想问:“近来好吗?”她却抢先一步道:“宝贝,我还有个表格没做完,等我忙完聊啊?”

失望像窗外的夜色一样又一次哗地罩上心头。想起最近一次和沉香聊天,还是在去年秋天。她忽然告诉我一个令人惊讶不已的秘密,她离婚了。之所以惊讶是因为长久以来,她向我展开的家庭生活图景,虽不及大富大贵之家的优裕从容,可也充满凡俗人家的烟火温馨。尤其那个和她携手共度人生的男人:宽容,随和,大度,特别是对她一往情深。可那次,盖上了“前夫”标签的他,通过她的重新描述和我的破坏性想象,却变身成为一个面目狰狞的家暴实施犯,一个极度狭隘、猜忌心重的失意男。

对朋友,我始终遵循老话:帮亲不帮理——所以,面对有着20多年交情的好友,我理所当然地接受了她呈现给我的任何事实,哪怕前后相反。我还深信不疑我在她心目中的分量——不然,她怎会向我吐露心扉,诉说内心隐秘的伤痛,还特意说:小锦,这事,我只告诉你一人。

我从此为她严守秘密,同时又多了份担心——那次聊天,她情绪低落,萎靡不振,我想她一人在外市打工,来去间形影相吊,好不孤单。于是,每隔一段时间,我要么打电话、发短信,要么在QQ上问问情况,可却再难有机会和她好好说上几句。她的头像始终亮着,但不是为我闪动,即使是在深夜。

她一次次地回复我:我好忙——让我的关心总是不待出口便胎死腹中。可我又分明看到过好几次她的签名换成“今晚六点打球”或者“周日又爬山了”。我想不是没有时间吧,也许,只是不愿意对我再说什么。

沉香的日渐沉寂还在让我无法释怀,当年坐我身后的白芍也忽然间成了隐形人。

即使毕业这么多年了,白芍还是我们班最活跃的女生。她最喜欢的事是呼朋唤友齐聚一堂听她白话:什么她又拿了大订单,“今年上半年就做了一千万……”经常酒意上头,兴之所至,立马翻包给大伙看里面装满着的人民币:“姐有的是钱。”

而在我们闺蜜圈里,她也绝不放过任何秀一把的机会,聚会时浓墨重彩描绘她的家庭生活:大房子,名车,夫妻恩爱,夫贤女孝,端的是理想完美家庭典范——我们常说:好在咱们相交多年,这若是别人,无数羡慕嫉妒恨不得小刀子一样把你杀死?

可谁能想到老天妒人,给了她那样一个残酷的现实:她老公因车祸猝然去世。在追思会上,她靠在我肩头哭成泪人,却没头没脑地问我一句:小锦,我都这样了,是不是很丢人?

愚钝的我当时没琢磨过来这句话的意思,之后她便也像沉香一样选择了沉寂。同学群里再不见了那往日活跃的身影,没人再招呼聚会。我约她出来喝茶吃饭,她的回复都是“忙”、“等找到时间吧”。

还是闺蜜薄荷点破了白芍那句没头没脑的话中隐含的意思——过去的恩爱美满图景如今变得残破不堪,“沉寂”或许是她们认为最好的存在方式。

我明白了,理解了,反而更加无法释怀。我始终认为,少年时代的朋友,因为共同经历了青葱岁月中最单纯美好的时光,从而形成了超越一般意义上的友谊。所谓的“闺蜜”、“死党”,不就该是在遇到困苦时互相扶持安慰、遇到喜乐能彼此分享吗?

我想我还是要找机会告诉沉香和白芍,我们的人生已然走入中途,很多至为珍贵的人和事在不断失去,我不想失去你们,一起相伴长大的朋友。古人说:苟富贵,莫相忘。我想说,不仅如此,即便失意之时,也请记住我和你们在一起,一直在一起。(黎锦)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