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诺贝尔文学奖颁给迪伦是错误的”

现在的位置: 故事大全首页 > 新闻 > 滚动新闻 > 正文
 
“把诺贝尔文学奖颁给迪伦是错误的”
2016-10-19 20:55:36 /故事大全 /被围观

“把诺贝尔文学奖颁给迪伦是错误的”

(原标题:“把诺贝尔文学奖颁给迪伦是错误的”)

“把诺贝尔文学奖颁给迪伦是错误的” 74岁的彼得·汉德克是第一次来到中国。 “把诺贝尔文学奖颁给迪伦是错误的” 《痛苦的中国人》书封 “把诺贝尔文学奖颁给迪伦是错误的” 《试论疲倦》书封

早报记者 潘妤

眼前的彼得·汉德克和《骂观众》中那个叛逆的作者很是不同。尽管深邃的目光依然透着不羁,半长的灰白头发也还保留着他那些书封上约翰·列侬般的嬉皮士式洒脱,但端着一杯白葡萄酒,74岁的彼得·汉德克的语气平稳,态度十分的真挚而坦诚。即使长时间的飞行和讲座签名已让他疲惫不堪,但他依然认真回答每一个记者的问题。说到兴起,他还会冷不丁站起来做一番戏剧表演以做补充。

彼得·汉德克是奥地利文学家、剧作家,被认为是当代德语世界最重要的作家,这位文学大师也是毕希纳文学奖、卡夫卡文学奖的获得者。2004年诺贝尔奖得主耶利内克曾说,“汉德克是德语文学活着的经典,他比我更有资格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对于中国读者而言,很多人知道汉德克是因为《骂观众》这样惊世骇俗反传统的戏剧文本,也有人是因为他是文斯德电影《柏林苍穹下》的编剧而了解他。但汉德克觉得,自己并不能算一个完整意义上的剧作家,戏剧只是他写作的一部分。从2013年开始,汉德克的作品被逐渐翻译成中文,由世纪文景引进出版,迄今已出版了九卷本的作品集。但作家本人,却是第一次来到中国。

汉德克在中国的首场讲座被安排在上海作协的大厅。10月16日下午,早早赶来的读者把这个空间挤得水泄不通。汉德克有些疲倦地坐在台上,两边分别是剧作家的读者孙孟晋和作家孙甘露。一米远外的第一批观众席上,是他的妻子苏菲·肖明(Sophie Semin)。就在一个月前,文德斯导演、汉德克编剧的电影《阿兰胡埃斯的美好日子》在威尼斯电影节首映,女主角就是汉德克的这位演员妻子。在汉德克讲话时,有些笑点和梗只有他的妻子才会以笑声领会。

汉德克不仅妙句不断地讲了整整两小时,还一一满足了读者的签名需求,随后又接受了早报记者的专访。

整整一个下午,汉德克始终推崇着歌德和俄罗斯文学,忧虑地讲述着文学、戏剧、电影和绘画在这个时代面临的危机,关于阅读和文本的沦丧,他甚至略带痛苦惆怅。而讲起南斯拉夫的解体和随后的一次次内战,汉德克沉痛的回忆和讲述几乎滔滔不绝,他最后总结了一句:这个世界上只要有战争,就没有好的。然后,又让别人添了一杯酒。

作为很多中国读者心中反传统的象征,汉德克一直是一个叛逆先锋的作家形象,但汉德克坚定地对此摇头:“我是一个很传统的作家。我甚至讨厌叛逆,那是年轻女孩才干的事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可以看作是托尔斯泰的后代。”“这个世界充满了误会。至少可以说,中国的世界误会了我。”眼前的彼得·汉德克情愿将自己归于19世纪的文学传统中,希望自己是那个文学家族的一员,“我希望和他们是一家人。”

就在早报记者专访前两小时,主持人小心翼翼地问汉德克怎么看鲍勃·迪伦获得诺贝尔文学奖,那刻他还认为这是个“危险的问题”。他只是拐弯抹角地回应说:“美国的文化其实是一种似乎可以歌唱出来的文化。而在另外一个意义上讲,其实美国的所谓的蓝调音乐离我更贴近一些。我非常崇拜约翰尼·凯什,他可以说是世界上最美的声音,而且也是最真实的声音,他说出了真实的一些声音。”

也许因为添了好几杯酒,汉德克平缓的讲述从文学艺术的危机不知不觉地转到了今年刚刚颁布的诺贝尔奖。汉德克抿着酒,没有深思熟虑,几乎是脱口而出地开始抨击瑞典人的错误决定,“所以这是一个巨大的错误——把诺贝尔文学奖颁给鲍勃·迪伦。对我来说,文学是阅读的,而鲍勃·迪伦是不能被阅读的。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的这个决定,其实是在反对书,反对阅读。”

除了在上海的活动,汉德克还将在今天在乌镇与中国戏剧导演孟京辉对谈,孟京辉的几部作品都借鉴了汉德克的剧作。之后,汉德克还会去北京参加系列活动。

本文来源:东方早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搜索
 
 
广告
 
 
 
故事大全
 
Copyright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手机看故事 · 投稿联系:qq22284544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