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仓库保管员山中生活:守10吨炸药转眼3年(组图)

现在的位置: 故事大全首页 > 新闻 > 滚动新闻 > 正文
 
夫妻仓库保管员山中生活:守10吨炸药转眼3年(组图)
2016-10-19 15:58:24 /故事大全 /被围观

夫妻仓库保管员山中生活:守10吨炸药转眼3年(组图)

袁志全夫妇住在距离炸药库70米的板房里,下班的闲暇时间,袁志全用手机看小说,妻子在一旁纳鞋垫。

夫妻仓库保管员山中生活:守10吨炸药转眼3年(组图)

雅康高速二郎山隧道,从2012年开工至今,平均每天隧道爆破都要用掉一吨炸药,因此工地建有专门的炸药库。为了保证安全,炸药库修建在距离项目部约两公里外的地方。存放炸药和雷管的库房被垛形的防爆墙包围着。

318国道过了雅安天全,就到了二郎山。半山腰处,一条小溪从山巅淌下,在山洼汇成了小水潭,一排小屋背靠大山,面朝着水潭。

夜已深,泉水叮咚,一个微弱的手电刺破了黑夜的宁静,李红菊下了夜班,顺着溪边小路,从搅拌工地步行回来。“儿子又没接电话。”她刚进门,丈夫袁志全就向她抱怨。“娃儿大了,你莫要多管。”李红菊没多说,兀自去厨房下面。

“袁师傅,今晚有爆破,我来领炸药。”听到屋外的喊声,袁志全起了床,揣上钥匙,换上了防静电服。

距小屋70米远,是一座炸药仓库,围墙内的大狼狗小黑,见到生人来,叫个不停。袁志全开门、查手续、交割、三百公斤炸药顺利出库。开掘二郎山特长隧道,每天要消耗一吨炸药。袁志全是炸药库的保管员,妻子李红菊也在工地上,两人守在十吨炸药的仓库旁,一转眼已三年。

夫妻仓库保管员山中生活:守10吨炸药转眼3年(组图)

炸药库的大门上有两把锁,两个保管员分别持有一把钥匙,只有两人同时在场才能打开大门。

A

守炸药的夫妻

炸药出库

两个保管员,一人开一把锁

10月15日下午,二郎山特长隧道雅安出口外,工人们准备开工爆破。距离出口两公里,有一个专门的炸药库,就在一条小溪旁边。炸药库的“主人”是袁志全,他的妻子李红菊也是工地上的工人。

夫妻俩都是四川安岳人,出来打工后,跟着各个交通项目跑了20多年,干过很多工种。五年前,因为工作细致,袁志全被公司培养成了一名炸药保管员。夫妻俩就住在炸药库70米外的小屋里。

晚上7点,负责隧道左线爆破的小冯,开着一辆小货车到了小屋外,“袁师傅,我来取炸药。”袁志全探头反问:“经理签字了没?”

揣上钥匙,换上防静电服,搁下手机,叫上另外一名保管员。按照工地炸药管理规定,炸药库的大门上有两把锁,两个保管员分别持有一把钥匙,要想开门,必须两个人同时到场。

“你们都把手机拿出来,打火机也不能带!”工人们排队进了炸药库,往外搬炸药,袁志全还有点不放心,再三叮嘱。查验手续,看是否有标段经理签字;清点炸药,不能多不能少;领取人签字……半个小时后,三百公斤炸药顺利出库,被搬上了小货车。

夫妻仓库保管员山中生活:守10吨炸药转眼3年(组图)

每一箱炸药,每一根雷管的入库、领取、使用,保管员袁志全都要认真登记。

管理严格

每一根雷管,都要仔细登记

袁志全负责守护的这一座炸药库,存放着二郎山特长隧道C1标段所需的炸药。这是一座占地约两三百平米的库房,一共有三间小屋子,两间屋子存放炸药,另一间屋子存放雷管。“炸药和雷管,肯定要分开存放。”袁志全说。

从空中俯瞰炸药仓库,每个存放炸药的仓库,都被三个垛形建筑物围住。他解释说,即使发生爆炸,圆垛也能缓冲爆炸产生的冲击波,以防万一。整个炸药库,一共可以存放十吨炸药,听上去分量惊人,但远远不够用,平均每天工地的炸药用量,就达一吨。满满一库房炸药,也就只能用一周多。工地上的炸药和雷管,都是项目公司从公安机关层层审批后,从雅安或宜宾等地拉回来的。

15日下午,恰好有一辆运输车从宜宾回工地,车上运载了8吨炸药。运输车停在炸药库大门外,两个保管员开门,三名工人搬来踏板,一箱一箱地把炸药扛进库。

两个保管员,一个在门口看车,另外一个在仓库负责入库登记,每一根雷管都要登记在案。

袁志全说,每一箱炸药重25公斤,8吨炸药共有320箱。足足搬了大半个小时,炸药才顺利入库。

戒备森严

24小时监控,电网围住仓库

不仅是审批和取用的程序严格,整座炸药库也是戒备森严。在采访期间,记者只能在炸药库大门外拍摄,禁止进入。袁志全说,包括手机、相机、陌生人,一律禁止入内。

炸药库的保卫,远不止两把锁和一条狼狗,在四周的围墙上,都安装有高达一米的电网。大门口和库房内,还安装了多个摄像头。这些摄像头,也不仅仅是连接到工地监控室,更连接到了辖区公安机关,24小时实时监控。

“别小看这座炸药库,库内的温度、湿度都必须适宜。库内也安装有湿度和温度检测仪,一旦温度过高,警报器就会响。”袁志全说,他和妻子就住在70米外的小屋,一旦有什么响动,就得马上冲出来查看。

夫妻仓库保管员山中生活:守10吨炸药转眼3年(组图)

10月15日,经过当地公安局的批准,一车炸药被运送到仓库,炸药的进出都要严格登记。工人搬运炸药时,保管员袁志全紧盯每一箱炸药。

B

守炸药的日子

山中生活

山泉水煮饭洗菜,手机上网聊微信

二郎山东侧,10月份的早晚,气温已经有点低,大雨、小雨绵绵不断,中午偶尔会出一点太阳。

袁志全夫妻俩居住的一排小屋,一共有五间,除开监控室和工作间,剩下的三个小房间,夫妻俩住一间,另一位保管员住一间,还有一间厨房。山泉从山上流淌而下,在小屋前形成了一个小水潭,清澈见底。

夫妻俩在简单的小屋里,只有一张小床、一个衣柜、一张小桌子和一些家电。

隔壁厨房里,摆放着锅碗瓢盆,夫妻俩的一日三餐,都是自己在厨房里做。早上煮一碗面,中午和晚上炒点菜,“新鲜蔬菜不好买,能将就就将就一下。”他们养了一只大黄猫、一条狗,“有好几张嘴等着吃饭。”李红菊打趣道。

在屋外走廊上,有一个洗漱台,水龙头里流淌的,都是山泉水,平时用来洗菜、煮饭。“工地有信号,也可以上微信。”李红菊拿出手机,向记者“炫耀”着手机上的三格信号,她闲下来就喜欢和家人朋友聊聊微信。

在小屋内,还有一台笔记本电脑,“网络电视可以收到三十多个频道。”闲暇时间,袁志全还会看一看抗战电视剧,读读手机上的小说。

夫妻拌嘴

“有时给儿子打电话,他也不爱接”

袁志全今年44岁,妻子小他一岁。自从四川安岳老家出来打工起,他们就跟着项目走,去过贵州、山西、青海等省份。现在安岳农村老家的房子也空了,他们在安岳县城买了一套房,70岁的老母亲,搬进了县城里。

“跟着项目跑了多久了?”

袁志全坐在屋外走廊上,挠了挠头,“记不太清了。”他转过去问妻子,“出来好多年了?26年了是不是?”

袁志全个子不高,话很少,相比之下,妻子李红菊要健谈一些。夫妻俩在外二十多年,没怎么红过脸,“她哪里好?我觉得她各方面都挺好。”提到妻子,袁志全有点不好意思,情不自禁地笑了出来。

他们唯一的儿子今年20岁,已经在外打工赚钱。夫妻俩也常年在外,过年才回一次老家,平日最牵挂的是儿子,“儿子有时在成都,有时去重庆,乱七八糟到处跑……”

袁志全坐在屋里,嘴里念叨着:“不晓得儿子是咋个了,就是不想读书,要出来打工赚钱,有时候打电话给他,他也有点不爱接。”在隔壁厨房里,正在搅生鸡蛋的李红菊听到了,探头回了一句:“娃儿那么大了,你莫要多管他。”

本版稿件采写华西都市报记者 李智 摄影 张磊 吕甲

原标题:二郎山炸药仓库的夫妻保管员:守着十吨炸药,一转眼已三年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搜索
 
 
广告
 
 
 
故事大全
 
Copyright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手机看故事 · 投稿联系:qq22284544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