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剑影

现在的位置: 故事大全首页 > 民间故事 > 民间传说 > 正文
 
舌尖上的剑影
2017-01-09 15:38:44 /故事大全 /被围观

1。大明食神

明熹宗年间,“京城四勺”声名鹊起。所谓“四勺”,说的其实是四个厨子:柴利牙、米为赋、尤坚和严世忠,他们也被称为“柴米尤严四大勺”。

这四把大勺中,柴利牙是皇宫御厨,米为赋是宦官魏忠贤的家厨,而严世忠则是京城里顶级酒楼“金玉楼”的主厨,只有尤坚是个行踪神秘的隐士,他浪迹江湖,不以烹饪为生,可名气却越来越大,甚至盖过了其他三勺。

其实,世上也没几个人尝过尤坚的厨艺。他这人淡泊名利、性格怪异,那些权臣富贾,三请五求,软硬兼施,也难以一饱口腹之欲。倒是民间流传了几个关于尤坚的段子……

有一天,菜市口的乞丐王六六正躺在太阳底下捉虱子。忽然,尤坚端着菜盘子,拎着酒葫芦,坐到王六六旁边的泥地上,两个人就着酒葫芦,你一口我一口,将尤坚端来的一只烧鸡撕得干干净净,王六六连鸡骨头都没舍得吐出来。此后的一个月,王六六整日以泪洗面,嘴里反反复复只有一句话:“那烧鸡,那味儿啊……是我们老王家哪辈子积的德啊!”

还有那凤阳龙兴寺的弘仁大师,自觉将不久于人世,不吃不喝,打坐整整二十一天,却仍有一丝气息迟迟不断。此时,尤坚赶到了龙兴寺,在厨房忙活了两三个时辰,用一整块豆腐,炖成了一盅豆腐汤,端到弘仁大师面前。大师不睁眼,也不拒绝,浅浅地尝了一口汤,便安详地与世长辞了。随后,汤碗里的一整块豆腐忽然一片片绽开,沉在盅底,众人一看,竟是一柄莲花的样子。

除了这两人,好像再没人吃过尤坚做的菜了。因此,尤坚的厨艺也就被传得神乎其神。

人就是这样,越是得不到的,越是心痒痒,那些王孙公子们,为了逼尤坚为他们烧菜,甚至烧掉了尤坚的房子。

可是,尤坚就是不肯就范,他的踪迹也随着烧毁的房子,灰飞烟灭了。

尤坚藏得越隐秘,人们就越好奇,坊间的传闻也就越玄乎。

这么一来,最为不爽的人便是魏忠贤的家厨米为赋了,他认为尤坚只会装神弄鬼,言过其实。于是,他公然向尤坚下了战书,还把战书贴在了金玉楼上,约尤坚一决厨艺、分个高下。

可是尤坚连个回音都没有。

但米为赋自有办法,他找到了菜市口的乞丐王六六,每天安排下人送上满满一钵美食,燕窝雪蛤、人参炖鸡、红烧牛头、驼峰象拔、鲍鱼排翅等,十天一轮,绝不重样。

王六六每次都吃得干干净净。等他吃完,米为赋的手下必定要问一句:“这菜比起尤坚的烧鸡,味道如何?”

王六六傻傻地笑着,始终是一句话:“米师傅烧的菜,简直是人间美味。但尤师傅那只烧鸡,根本不属于人间,而是上天的赏赐。”

米为赋听了这话,怒火中烧。他赌气一般,每天依旧烧制各种佳肴,逼着王六六享用。

王六六以前饿得要死,现在撑得要死,他深刻体会到:每天被逼着吃一堆山珍海味,也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这百般补品、千般滋味,直把王六六吃得鼻血横流。

这样下去,王六六就算没被撑死,也要被极旺的内火烧死!

这消息传到尤坚耳朵里,他便只好露面了。显然,他是不忍心王六六受这样的折磨。

尤坚赶到金玉楼,接下了米为赋的那张战书,还委托严世忠,约定了比赛的时间和地点。时间是八月初五,地点是金玉楼,担任评判人的就是金玉楼主厨严世忠。严世忠是个忠厚可靠的人,选他做评判人,米为赋和尤坚都很放心。

这一场厨艺大赛,立时在京城里掀起了轩然大波,甚至惊动了魏忠贤。

话说,当朝皇帝沉迷于木匠活,对宦官魏忠贤言听计从。以至于这位魏公公把持朝政、只手遮天,自称九千岁。民间甚至流传着“只知有忠贤,不知有皇上”的说法。

魏忠贤对这场比赛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不仅要到现场观赛,而且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公正,他又增派了两位评判人,一位是他自己,还有一位是叫“木刀客”的隐士。据说这木刀客在美食方面颇有造诣,受魏忠贤力邀而来。

为了避嫌,魏忠贤还特别声明:他一定不会偏袒自己的家厨,公正不阿地评判厨艺。如果两人技艺相当,他甚至会站到尤坚这一边来。

后来,戏越唱越热闹了,魏忠贤竟特意去皇帝那里,请了一个玉牌,上面刻着“大明食神”四个字。这就意味着:比赛的获胜者也同时赢得了御赐“大明食神”的称号。魏忠贤原打算让“京城四勺”都参加比赛,但柴利牙碍于御厨身份不便参加,而严世忠则是自觉技艺不佳,一再婉拒。

一时间,街头巷尾都在议论纷纷,这场厨艺大赛被炒得火热。就连地下赌场的庄家,也特意开了盘口。人们可以为两人押上赌注,只要押中获胜方,就能赢上一笔。据说因为尤坚神奇的传说,所以更受青睐……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一个铜钱买知县
下一篇:古井恩怨
 
搜索
 
 
广告
 
 
 
故事大全
 
Copyright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SITEMA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