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月的决意

 
正月的决意
2020-09-15 09:56:59 /故事大全 /被围观

东野圭吾

參拜未果

日本人把元旦叫作正月初一,达之一家习惯在这天写毛笔字、饮屠苏酒、参拜神社,孩子们成家之后,家里只剩下达之和妻子康代,但过新年的习惯依然没变。

这天正是元旦,一大早,达之便起了床,用毛笔写了一个词后,他长舒一口气,转头一看,康代正在往矮桌上放酒杯。康代做完手上的活,站起身说:“快六点了,该出门了吧?屠苏酒回来喝正好。”

达之点点头,于是夫妻俩出了门,不一会儿就到了神社,两人走上石阶,穿过鸟居,来到正殿。这时候还早,一路上都没有别的行人。

突然,夫妻俩发现功德箱前有个男人倒地不起,不省人事。这人看上去七十过半,个子瘦小,奇怪的是,他上身穿着驼色长袖衫,下身穿着秋裤,而且没穿鞋。

达之快步走过去,仔细端详男人的脸,不由得叫了起来:“这……这人是镇长!”

夫妻俩连忙报警、喊救护车。等救护车来把镇长拉走后,达之向警员说明了情况。警员听完后问:“为何镇长只穿着内衣?”达之只能回答不知道。

神社的宫司听到骚乱,也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听达之说了情况,他瞪大眼惊讶道:“啊?我们这里居然会发生这种事!”

这时,一个男人走近达之夫妇,说道:“你们就是第一发现人?我是警队的负责人熊仓。麻烦你们说说发现镇长时的情况吧。”

达之有点来气了,但没办法,只能把刚才说的又重复了一遍。更让他生气的是,周围的警察似乎没在用心搜查,一个个满脸的不情愿。有人脸红红的,不停打哈欠,一看就是没醒酒;还有人不务正业对着正殿合掌拍手……

见此情形,一旁的宫司低声对达之抱怨道:“真心想拜,就该投钱进功德箱。”达之尴尬不已,不知如何接话。

幸好这时熊仓接了个电话,转过头来岔开了话题:“镇长醒了。”

一旁的警员兴奋不已:“是吗?那我们可以收队了?”

熊仓不高兴地说:“还不行,他的头部遭到钝器重击,头骨都裂了。他只记得和朋友一起在居酒屋喝酒,之后脑中就一片空白,据说是失忆了。”

宫司听了,叹了口气,看来今天神社赚钱的希望破灭了,他认命地把大家请进了神社的办公室。

熊仓先是派手下勘察现场,接着对达之和康代说:“两位到神社之前,真的没有和谁擦肩而过吗?按照医生的意思,镇长头部遭到重击的时间,距离被你们发现的时间很近,所以犯罪嫌疑人逃走时应该会撞见你们。”

达之又一次说,他们谁都没看见。

熊仓小声嘟囔道:“要是连镇长也没有看见,那就更好了……”

这时,宫司用托盘端着茶杯从办公室里屋走出来,说:“新年第一天,大家喝点御神酒暖暖身子吧。”

达之感到匪夷所思,办案时间怎么能喝酒?谁知警察们却乐呵呵地拿起杯子就喝,还冠冕堂皇地说:“虽说我们在执行公务,但这御神酒必须喝!”

敷衍调查

喝完酒,熊仓抱怨道:“可恶,犯人干吗偏偏挑这种时候作案?就不能过了新年头三天吗?”熊仓正发着牢骚,突然收到消息,说镇长的衣服和鞋子找到了,就在距离他喝酒的居酒屋不远的公园里。还有证人说,昨天在公园附近见过两个男人吵架,都是上了年纪的男人,一个瘦高个,一个小个子。

这小个子一定是镇长,看来案发现场在公园,凶手袭击镇长后,又把他搬到了神社。熊仓越想越觉得靠谱,马上下令在镇上寻找可疑分子。

过了没多久,警员们果然在车站抓到一个可疑的瘦高个,带到车站办公室问话后,发现他是个公司职员,五十岁。那人说自己昨晚和同事喝酒喝到很晚,之后的事都不记得了。

熊仓听完汇报,打了个响指:“就是他!”他把嫌疑人的照片给达之夫妇看了看,说:“你们见过这个男人吗?”

达之回答“没见过”,康代也摇了摇头。

熊仓为难地轻咳一声,说:“你们刚才也听到了,现在抓到一个嫌疑人,但他醉得厉害,什么都不记得,镇长也是一样。这种情况让我们警方很难办。所以,可不可以请你们帮个忙,只要说在神社附近见过这个男人就行了,之后我们会妥善处理,绝不给你们添麻烦!”

达之这才明白,熊仓居然要自己做伪证!他断然拒绝道:“我不干!这种陷害别人的事,我可做不来!”说完,他气呼呼地站起来。

熊仓正要再劝,却突然接到电话,说镇上的教育部长昨天和朋友一起喝酒,至今未归。一个案子没结束,又来了个新的,熊仓头大不已,抱怨道:“这儿正忙着呢,那个瘦老头还给我添乱……”说到这儿,他被自己的话吓了一跳,瞪圆了眼睛:“教育部长也是‘上了年纪的瘦高个,而且认识镇长!”

他马上命人去找教育部长,达之却不想再掺和,叫上康代回家。但康代没理他,而是对熊仓说:“如果教育部长是犯人,凶器会藏在哪儿呢?而且他是如何从神社逃跑的?我们没有看到他呀。”

熊仓盯着康代,不耐烦地说:“这位太太,你到底想说什么?”

康代耸了耸肩说:“我觉得案发现场就是这个神社,不是公园。”

熊仓惊讶道:“你胡说什么?镇长的衣服在公园里……”

康代打断他:“镇长确实在公园被脱掉衣服,但公园并非案发现场,他是来到这里之后被人袭击的。他的脚底很脏,所以他肯定不是被人搬过来的,而是自己从公园走到这里的,而且没穿鞋。”

熊仓一言不发,似乎找不到反驳的理由,过了好一会儿才说:“但是,神社里没找到凶器啊。”

康代兴致勃勃地说:“我觉得犯人现在仍然拿着凶器,我们没有看到他,就是因为他还躲在这儿,没有逃走!”

熊仓嚷道:“怎么可能?我们里里外外都查过了!”

康代舔舔嘴唇,说:“可是,这间办公室你们没查,特别是里屋——”大家一听,都不由得将视线转向里屋的房门,只见宫司正脸色苍白地站在那儿。

诚意何在

这下真相大白了,其实教育部长一直躲在里屋,宫司悄悄地给他汇报警方的调查进展。教育部长被请出来之后,不服气地说:“我没打镇长,那只是一起事故。”

原来,教育部长和镇长都看上了杂货店的老板娘,于是除夕那天晚上,教育部长约镇长去公园“作个了断”。两人约定比赛跑步:谁先从公园跑到神社,摇响正殿的铃铛,就算谁赢;输了的人就不能再动老板娘的脑筋。

“你们猜怎么着?镇长那老家伙居然开始脱衣服和皮鞋,以为那样就可以跑得更快。我没脱,因为我才七十岁,怎么可能输给一个七十七岁的老头子?但谁知道——”教育部长不甘心地咂咂嘴,“一跑起来,那老家伙精神十足,快得出奇!”

结果,教育部长拼了命地跑,就是追不上,他刚穿过鸟居,镇长已经到了正殿,正准备摇铃,铃铛掉了下来,砸中了镇长的脑袋,一声巨响后,镇长被砸晕了。宫司听到声音赶出来,一看这情况,马上告诉教育部长快逃,自己会处理。谁知达之夫妇正朝神社走来,教育部长只好躲进神社办公室的里间,寻找机会逃走,可一直到现在都没找到机会……

警方從里间搜查出了大铃铛,上面还有断裂的零件和摇绳,算是佐证了教育部长的话。

宫司在一旁解释道:“对不起,我本来想说实话的,但又想保住教育部长和镇长的名誉……”在场的人都心知肚明,宫司是怕镇长被铃铛砸出个三长两短,自己吃不了兜着走,因此谁都没说穿。

熊仓给医院打了个电话,回来后说,镇长一听教育部长坦白了,便说自己已经“恢复”了记忆,也不打算报案了。“哼,毕竟那老家伙是有老婆的,肯定不想把事情闹大。”教育部长大言不惭地说着,完全忘了自己也有妻室。

熊仓长舒一口气:“那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吧,收队!不过……”他转过头,眼巴巴地看着达之夫妇。

达之有气无力地回答说:“知道了,我们夫妻俩什么都没看到。”

等达之和康代回到家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今天这新年第一拜实在够呛,而且他们一直坐在神社办公室里,根本没拜成。

进了房间,达之一屁股坐下,身心俱疲。沉默了一会儿,康代问:“要喝屠苏酒吗?”达之看了一眼桌子,那酒里掺的是氰化钾。

原来,达之的工厂快倒闭了,外债越积越多,自家的房子也快被没收了,夫妻俩明明一直勤恳地工作,却还是碰上了过不去的坎儿。夫妻俩商量后决定,去神社参拜之后,一起服毒自杀,让孩子们获得一笔保险金。他们在遗书里写好,希望孩子们拿着这笔钱,尽可能地赔偿那些自己麻烦过的人。

见达之不说话,康代说:“给我看看你写的字吧。”达之拿来那张纸,只见上面写着“诚意”二字。

康代看了好一会儿,说:“老公,我们还是别寻死了吧?你看,活得那么随便的人都可以那么威风,那么愚蠢的人都可以做镇长、教育部长、警队负责人,还有宫司……相比之下,我们活得那么认真,为什么要死?老公,我们一起加油吧!从今往后,我们不能输给那些人,不就是厚颜无耻吗?我也会!”

达之看着妻子,只见她的脸上阴云全散,眼神中充满了豁然开朗。他拿起自己写的“诚意”二字,喃喃道:“我也这么觉得。”说完,“刺啦”一声,他把纸撕成了两半。

(改编者:小凉)

(发稿编辑:赵嫒佳)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