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故事】药魂

 
【中篇故事】药魂
2016-06-15 16:43:52 /故事大全 /被围观

鸿记纸张店刘掌柜碰上了外行,贱价入手了一批上等的宣纸,还白得了一麻袋旧宣纸。可刘掌柜没想到,就是这旧宣纸,给他的生活带去了接连不断的麻烦……

1.不速之客

这年北平的冬天来得格外早,瑟瑟寒风里人们生活在惊恐不安中。也难怪,当时正处于军阀混战中,北平的统治者走马灯似的换,枪炮声不绝于耳,菜市口杀人成了家常便饭。

天还没黑透,鸿记纸张店刘掌柜就开始上门板,不知咋回事,今天总是心惊肉跳。眼看就剩下两块门板了,突然一股寒气挟裹着一个人挤进店门。来人是个矮胖子,先是四下打量一下,然后凑近刘掌柜低声说:“要宣纸吗?”说完还不放心,又走出门看看,好像生怕别人听见。

兵荒马乱的年月,刘掌柜本想少惹事,但宣纸太珍贵了,民间有谚:一两宣纸一两金,他实在不想放过发财的机会,便试探地问:“成色怎么样?”“成色,什么成色?”矮胖子一头雾水。

宣纸也是分等级的,大体上有棉料、净皮、特净三种,特净是最好的,没想到矮胖子对此一无所知。刘掌柜是个精明商人,知道碰上外行了,决定要好好捞一票,但为了谨慎起见,提出先看看货。

听说要看货,矮胖子犹豫了,一个劲地嘬牙花子。刘掌柜眼睛恁毒,更加确定来路不正,不过也更加坚定了买下这批宣纸的决心,来路不正的便宜呀!

踌躇许久,矮胖子答应了,不过也提了一个苛刻条件,看货可以,但必须蒙上眼睛,到了地方再看。

听说要蒙上眼睛,刘掌柜胆小了,军阀混战,市面乱得很,这要是去看货,别狗没打着,反而赔上肉包子!刘掌柜有些踌躇了,可又实在舍不下这笔买卖。他不由得细细打量矮胖子,穿绸裹缎不算,手上还戴着一枚硕大的祖母绿,此人绝非等闲之辈。

刘掌柜考虑再三,问能不能带上伙计二狗子,二狗子膀大腰圆,带上他起码可以壮胆。矮胖子倒也爽快:“行,一起去。”说完拿出黑布眼罩。

刘掌柜和二狗子蒙着眼,矮胖子赶着马车上了长安街,那年月长安街上马车也随便溜达。走了一会,刘掌柜偷偷掀开眼罩,想看看到底去哪,哪知矮胖子警觉性极高,当下暴跳如雷,吓得刘掌柜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不知走了多长时间,忽然马车停了下来,矮胖子拉着两人下了车,走了大约几十米,然后迈进一个高高的门槛,这才给两人摘下眼罩。

刘掌柜揉揉眼睛,借着手臂粗的蜡烛放眼四看,差点惊叫出声,好气派的房子!高度有五米开外,中间四根大红油漆柱子,到处雕梁画栋,显然不是平常百姓家。但很快刘掌柜的注意力就转移到了条案上,上面赫然码着几十刀宣纸。

刘掌柜赶紧趋近细摸,这一摸心差点蹦出嗓子眼。为啥?他是行家,很懂得宣纸的优劣,这几十刀宣纸,肤如卵膜、坚洁如玉、细薄光润,是宣纸中的极品呀,一刀就能卖上千大洋。要知道当时一块大洋能买三袋白面,这几十刀宣纸买一列车白面都绰绰有余呀!

虽说内心惊喜异常,可刘掌柜表面上却装作漫不经心地问:“多少钱?”矮胖子说:“你看着给吧。”刘掌柜精明,知道矮胖子真是外行,不过表面上还得装装相,他装出一副豁出去的样子说:“三十块大洋。”说完不错眼珠盯着矮胖子,哪知矮胖子竟然满口应允,刘掌柜这个悔呀,早知道再压低点。

事不宜迟,刘掌柜赶紧付钱。矮胖子还不放心呢,特意挑出一块大洋吹了一下放在耳边聆听。很快几十刀宣纸放到了马车上。就当驱车要走的时候,忽然矮胖子大喊一声:“慢着!”

刘掌柜就怕这个,心虚地问:“钱货两清了,还有啥事?”说完眼睛死死盯着矮胖子,生怕买卖泡了汤。没想到矮胖子却说:“你看这屋乱的,帮我收拾一下。”说完指指墙角,那里有好多写了字的旧宣纸。

刘掌柜不敢怠慢,赶紧吩咐二狗子拾掇,装了整整一麻袋,矮胖子大气地说:“这些白送你了。”刘掌柜是开纸张店的,也兼卖旧纸,这些旧纸怎么说也可以卖几个铜板,今天可真是肥猪拱门。

这几十刀宣纸让刘掌柜赚了个盆满钵溢,真是天上掉下馅饼,而且还是好多张大馅饼!

说话间一个月过去了,这天刘掌柜正算账呢,七岁的儿子跑了进来,说有人欺负他。刘掌柜以为是孩子间打闹,也没放心上,可儿子却说是个老头欺负他,刘掌柜火了,问:“咋欺负你了?”儿子哭着说不让进茅厕拉屎,刘掌柜怒不可遏,管天管地,还管拉屎放屁?他带着儿子就去了胡同口的茅厕。

不一会儿找到了老头,刘掌柜怒发冲冠,一把抓住对方脖领,问:“为啥不让我儿子上茅厕?”老头笑呵呵地说:“别急别急,不是不让上茅厕,是不让拿这个擦屁股,说着拿出一张纸。只听老头急切地问:“这纸哪来的?还有吗?快拿来看看!”

刘掌柜是个生意人,精明得很,立刻觉出异常,警觉地问:“你打听这干啥?”老头朝四处看了看,说:“能否借个地方说话?这里人来人往的。”两个人回到了鸿记纸张店,老头似乎还不放心,转身插上店门,然后神神秘秘地说:“这样的纸还有吗?我都买下来。”

这时刘掌柜才开始仔细打量“擦屁股纸”。呀,还真是不同,上面写满了曲里拐弯的文字,就像是天书一样!他猛然想起来,这正是那天矮胖子那儿装了一大麻袋的旧宣纸,碰巧家里没手纸了就抽出了一沓。现在老头指名点姓要买这些旧宣纸,莫非……

想到这,刘掌柜说:“有是有,但你得告诉我,买旧宣纸干啥,否则……”刘掌柜的意思很明显,不说出个子丑寅卯,多少钱都不卖!

实在没办法,老头只得实话实说,刘掌柜不听则已,一听吓得魂飞魄散。

2.追根溯源

只见老头恭恭敬敬来到窗下,虔诚地把“擦屁股纸”展开来面对着射进来的阳光,嘴里还喃喃自语。刘掌柜跟过去定睛观瞧,通透的阳光下,旧宣纸金光闪闪、熠熠生辉。

但刘掌柜还是不以为然,一般上等的宣纸在阳光的直射下都会有这个效果,算不得什么稀奇。见刘掌柜眼露轻蔑,老头恼了,不客气地说:“你再仔细看看!”刘掌柜拢住目光又仔细看了一遍,当看到右下角的时候,突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哆哆嗦嗦地想说什么,但此时竟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咋回事?虽说旧宣纸上爬满了曲里拐弯的文字,但在阳光直射下,右下角竟若隐若现地显露出三个字——澄心堂。这三个字可不是写上去的,是从宣纸里面透露出来的,换句话说就是我们今天的防伪商标。刘掌柜不相信是真的,趋近细看,就差眼睛钻进去了,没错,澄心堂!

让刘掌柜这样失态的正是“澄心堂”三字的来历!

大家都知道南唐后主李煜,他的词写得哀婉动人,却不知道澄心堂纸是李煜亲手研制,并且因为原料考究、做工繁复,此种造纸工艺现已失传。

澄心堂纸贵重到什么程度呢?明朝大书法家董其昌偶得一张澄心堂宣纸,竟感慨地说:“此纸不敢书。”也就是不敢往上写字。现在这张“擦屁股纸”竟是澄心堂宣纸,刘掌柜能不失态吗?

老头花高价买下了这张“擦屁股纸”,然后又迫不及待地问:“还有吗?我全要了!”刘掌柜心里有计较,连说“没有了、没有了”,老头只得讪讪而去。

老头一走,刘掌柜便赶忙走去后院。后院堆满了收来的旧纸,刘掌柜一头钻进了旧纸堆,翻找那一麻袋旧宣纸,那可是澄心堂宣纸呀!但翻了个底朝天,自己变成了土人,还是一无所获。

刘掌柜很是灰心丧气,明明放在旧纸堆里,怎么没有了?正百思不得其解呢,忽然猛地一拍脑门,直骂自己是傻蛋。

原来民国初期已经有一些小造纸厂,专门来京城收购旧纸,京城的废旧纸多呀。刘掌柜亲手卖了,此时他这个悔呀,直骂自己有眼无珠!

骂归骂,当天刘掌柜赶上马车去了保定府的定州,一路上求菩萨保佑那一麻袋旧宣纸安然无恙。天黑的时候终于赶到了,进门就向造纸厂的张老板打听旧宣纸的下落,还没听完就瘫软在地了。

原来小纸厂经过粉碎、加工,最后制成了上坟烧的纸钱,而且还都卖了出去。任凭刘掌柜如何后悔,东西没了,也只能接受现实。

那时交通还不方便,何况又是兵荒马乱的年月,当晚刘掌柜就在造纸厂住了下来。这一晚辗转反侧,只要想到成千上万的大洋变成了还魂纸,就怎么也睡不着!

反正无法入眠,刘掌柜索性起来溜达,不知不觉间,来到一座房前,借着朦胧月光从窗户往里一望,原来是存放旧纸的库房。

刘掌柜刚想往回走,看见屋角躺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打开手电一看,差点激动得背过气去,那个大麻袋正静静地躺在地上。

但库房上着锁,刘掌柜也顾不得许多了,从窗户钻了进去。刘掌柜还不放心,解开麻袋抽出几张,上面写满了曲里拐弯的文字,一点没错!

事不宜迟,刘掌柜偷偷套好马车,又把麻袋扔到车上。好不容易出了村口,刘掌柜总算放开了,刚想扬鞭催马,却发现马鞭怎么也甩不起来,又扯了几下还是甩不动,便顺着鞭子看去。刘掌柜以为什么东西卡住了,这时候他才看到身后车厢里坐着一个蒙面人,手里攥着鞭梢,怪不得甩不动。

刘掌柜战战兢兢地问:“你、你想干啥?”话音刚落,蒙面人一把扯下面罩。刘掌柜惊叫起来:“呀,怎么是你?”

原来蒙面人竟是那个买“擦屁股纸”的老头。刘掌柜欣喜若狂,他之所以冒险偷回大麻袋,就是想卖给老头。

事不宜迟,两人连夜跑回京城。刘掌柜得钱,老头得纸,双方皆大欢喜。

刘掌柜这回真发了大财,乐得笑开了花。可就在暗自窃喜的时候,突然发生了一件事,让他顿时掉进了冰窟窿。

事情还得从三天前说起。这天刘掌柜上东城办事,路过东交民巷的时候,忽然看见了一辆小汽车。那时候,就算是在京城里,小汽车还是很惹眼的。刘掌柜隔着玻璃窗往里一看,里面好像坐着那个老头,刘掌柜刚想上前确认,小汽车“吱”的一声开进了一个豪华气派的大门。刘掌柜躲在树后往里张望,不一会司机下来了,跑到另一侧打开车门,紧接着钻出一个人,不错,就是那个老头。

老头究竟什么身份,竟然这样大的排场?刘掌柜正琢磨不透呢,猛一抬头,差点惊叫出声。门口有个大牌子,是日本领事馆。刘掌柜猛地打了个机灵,呀,老头是日本人!

刘掌柜猜得没错,老头的确是日本人,而且还是一个老牌的日本特工,表面上披着外交人员的合法外衣,背地里却是一个从中国搜刮国宝的窃贼。

虽说知道了老头是日本人,刘掌柜倒也坦然。即便澄心堂宣纸很珍贵,但上面毕竟写满了曲里拐弯的文字,而且年深日久,墨都渗进了宣纸里面,就算是澄心堂宣纸也写不了毛笔字,实际上成了废纸。

不过刘掌柜还是有些疑惑,这个日本老头花如此高的大价钱买“废纸”干啥?刘掌柜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所以然,也就不想了,反正自己发了横财,只有钱才是真的,后来他也就渐渐淡忘了这件事。

3.真相大白

刘掌柜有钱了,这天到京城著名饭庄“丰泽园”吃饭,就在吃得津津有味的时候,服务生往包厢里送菜,门帘挑起的瞬间,刘掌柜惊得张大了嘴。

那个日本老头正在雅间吃饭,这还不算,一左一右还陪着两个人,矮胖子和二狗子。这三个人怎么会搅在一起?刘掌柜正疑惑呢,里面传出低低的说话声。

事情是这样的,那张澄心堂旧宣纸上的文字刘掌柜不认识,老头可认识,那是满文,还是一张药方子。中医的药方子本不稀奇,问题是写在澄心堂宣纸上就不简单了,要知道澄心堂宣纸可是贡纸,只有皇家可以使用,换句话说这是宫廷秘方。

既然是宫廷秘方,老头立马想到了太医院,是不是太医院流出来的?老头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来到太医院,找到了看门的矮胖子,经辨认确实是太医院流出的。

当时清廷已经奄奄一息,早已失去往日威严,故宫里的太监便时常从宫里偷些宝贝出去卖。太医院没有珍奇古玩、书画字帖之类的宝贝,矮胖子便把那些没写过字的宣纸卖了,同时捎带着把那些旧宣纸也送走了,这样还省得清扫了,他哪知道这可是价值连城的宝贝。

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老头欣喜若狂,这些都是宫廷秘方呀,而且还是整整一大麻袋,那简直是金山也换不来!

可矮胖子已经白送给了刘掌柜,最重要的是刘掌柜说没有了,老头断定那是假话,于是买通了伙计二狗子盯梢。其实刘掌柜一出京城老头就知道了,于是他也偷偷尾随去了定州的小造纸厂。这就是老头为什么出现在马车上的原因。

别看刘掌柜见钱眼开,但他身上毕竟流着炎黄子孙的血。自从甲午战争后,小日本没少欺负中国,刘掌柜早恨得牙根痒痒,现在老祖宗传下来的宫廷秘方经自己的手卖给了日本人,真是不折不扣的败家子。刘掌柜追悔莫及,但生米煮成了熟饭,他一个小掌柜也只能望纸兴叹。对日本人无可奈何,但二狗子可是中国人,竟和日本人狼狈为奸出卖祖宗,刘掌柜后来找个借口就把他开除了。

就在刘掌柜肠子都悔青的时候,造纸厂的张老板气冲冲找来了,进门就薅住他脖领:“好你个刘掌柜,竟然当起了小偷。”

刘掌柜正后悔不迭呢,见张老板来了,便疯了一般喊起来:“你可害了我,你可害了我,让我成了千古罪人!”发泄完了,刘掌柜才详细说了事情的始末缘由,边说还边抽自己嘴巴。

张老板也不阻拦,只是冷眼旁观,后来看出刘掌柜是发自内心的悔恨,这才慢条斯理地说:“好了好了,你别后悔了,小日本得到的是假宫廷秘方。”

“假宫廷秘方?”刘掌柜立马来了精神。

事情还得从半个月前说起,这天小造纸厂来了一个客人,张老板一看,是积善堂的坐堂老先生。说起积善堂可是赫赫有名,是“药都”祁州最大的药铺,张老板曾去抓过药,所以认识老先生。

原来清明节快到了,老先生是来买冥纸的,见库房里有那么多旧纸,就想拉回一些当包装纸。那时候还没有现在这么讲究,抓药的人来了,只要用纸包起来就行了。张老板看得清清楚楚,那个麻袋就是让老先生扔上了车。

“怎么仓库里还有一麻袋?”刘掌柜问。张老板想了想说:“我当时也很奇怪,那一大麻袋旧宣纸本来拉走了,过了几天又送回来了,说是旧纸没法用,当时我还纳闷呢,那也用不着大老远送回来呀。现在看来老先生是行家里手,回去后肯定发现了麻袋里的宫廷秘方,为了怕有人找,故意掉了包!”

世上的事情就这样奇怪,当刘掌柜和张老板知道宫廷秘方落到了日本人手里时,同仇敌忾、一致对外;当知道落在中国人手里,心里又不平衡了:这么金贵的宫廷秘方凭什么让老先生独吞,咱俩也有份呀!两人一拍即合,当下去“药都”祁州找老先生讨要说法。

老先生倒也爽快,承认一大麻袋宫廷秘方落在了自己手里,也承认调了包。两人没想到老先生如此耿直爽快,反而一时不知所措,想分一杯羹的想法也不好直说了,毕竟老先生不调包就落在了日本人手里,难道两人还敢去讨要?

但两人毕竟是商人,逐利是天性,吭哧半天还是刘掌柜开口,张老板在一旁帮腔,大致意思是两人和宫廷秘方也有缘,要分一杯羹。老先生终于明白了,说:“好吧,你们要多少钱?给个数!”

老先生可是大药铺“积善堂”的首席坐堂先生,更是方圆百里的名医。计较着老先生的身家,两人商量一下报出数字,老先生慨然应允,并当下付了现洋。

钱货两讫,刘掌柜以为该结束了,可张老板却赖着不走,似乎很不甘心。刘掌柜不高兴了,说:“钱数是咱俩商量过的,人家一个子儿也没少给,咱不能说话不算数。”

张老板红着脸不吭声,但也不走,老先生也看出苗头,问:“是不是嫌钱少呀?”可张老板直摇头,吭哧半天才说出一个不情之请——想看看宫廷秘方到底啥样。

老先生爽快答应,然后把两人带到后院的密室里。张老板眼都直了,这可是传说中的宫廷秘方,终于见着了。刘掌柜更是唏嘘不已,老祖宗留下的东西总算没有旁落!

就当三人感慨不已的时候,突然密室被“咣”的一声撞开了……

4.水土不服

紧接着矮胖子踱了进来。别人不认识,刘掌柜可认识,扒了皮认得骨头,烧了骨头认得灰,就是他把老祖宗留下的宫廷秘方透露给了日本人。刘掌柜怒不可遏,挥拳要打,就在这时只听门外传来一声断喝:“你敢!”原来是那个日本老头,身后还跟着几个壮汉。

刘掌柜敢打矮胖子,可不敢动老头,那年头外国人在中国是太上皇,官府都不敢惹。三人眼睁睁地看着宫廷秘方落在了日本人手里,但又无可奈何。

老头和矮胖子怎么来了?上回老头买走了宫廷秘方,起初没有怀疑,就以为是真的,如获至宝,每天爱不释手。有一次在屋里观瞧,忽然吹来一阵风,有张秘方吹到窗外去了,老头赶紧去捡,就在这时发现不对劲:阳光下旧宣纸的右下角没有“澄心堂”三个字。老头先前买了一张“擦屁股纸”,那张可是真的,拿出一比较,这才知道上了当。

老头不愧是特工,当下并没有暴跳如雷,他知道矮胖子是条狗,就让他暗中监视刘掌柜。碰巧那天张老板来兴师问罪,矮胖子把两人的谈话听了个清清楚楚,于是赶紧告诉老头,又和老头一起尾随到了“药都”祁州老先生家。

刘掌柜和张老板这个悔呀,悔不该一时起了贪念引狼入室,成了千古罪人呀!可老先生却不慌不忙,丝毫没有着急的样子,反倒是给老头相面。

“你看啥?”老头莫名其妙,老先生好像没听见,还是左三圈右三圈围着老头转。最后停下来说:“这些宫廷秘方你还是别要了。”“别要?”老头哈哈大笑,“我费了多少心思才找到,你说不要就不要了?”说罢命令两个壮汉抬走。

刚刚抬到门口,老先生长叹一声:“唉,就算抢走宫廷秘方你也无福消受,这是天数!”老头见他话中有话便停了下来,问:“什么意思?”

老先生斩钉截铁地说:“没别的意思,就因为你腰上盘着一条龙。”老头愣怔几秒钟,猛地恍然大悟,惊慌失措地问:“你怎么知道?”老先生哈哈大笑:“我不仅知道你腰上盘着龙,而且还知道一旦龙头咬住龙尾,就是神仙也没办法了。”

这时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刚才还骄横跋扈、不可一世的老头“扑通”跪在老先生面前,磕头如捣蒜,让救救他,说罢也不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脱掉上衣,请老先生仔细查看。

这时人们才看清,老头腰上长出了一条龙,龙头真没有咬住龙尾,但眼看着就要咬在一起。老先生简直就是神仙,刘掌柜和张老板暗暗竖起大拇指。

只听老先生缓缓地说:“这是盘龙疮,专门长在腰上,一旦龙头咬住龙尾,就是华佗再生、扁鹊转世也没救了。”

老头知道盘龙疮,他的爷爷是八国联军的一个小头目,当年侵略中国的时候就得了这种病,龙头咬住龙尾的时候就一命归西了,所以他对老先生的话深信不疑。

这时老先生说出了条件:“你想治愈盘龙疮可以,但宫廷秘方必须留下来。”

老头可犯了难,这些宫廷秘方可是无价之宝,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到手,可眼下……忽然老头哈哈大笑,笑声中透着诡谲和怪异,他也不跪着了,站起身拍拍土对老先生说:“盘龙疮要治愈,宫廷秘方也要弄走,这样不是更好?”

老先生坚定地说:“我知道你的意思,想强迫我给你治病,但实话告诉你吧,如果不留下秘方,就是砍下头颅我都不会治的。”

老头似乎并不着急,说:“我知道你不会,但有人会治的。”老先生哈哈大笑:“盘龙疮是一种极罕见的怪病,放眼整个祁州的坐堂先生,没有一人能降服得了,只有靠我这祖传的秘方才能治愈,不信你就试试。”

“试试就试试。”说罢老头在一大麻袋宫廷秘方里翻找起来。说实话,他心里也没底,万一真没有治盘龙疮的秘方可就惨了,尽管这样,他还是决定赌一把。

老头很快就找出了一张秘方,上面赫然写着“盘龙疮”三个满文字,下面还详细开列了各种中药名称及用量用法,老头还不放心,特意拿到阳光下看,右下角隐隐现出“澄心堂”三字。

这下坏了,老先生手中没有筹码了!可老先生并不着急,慢吞吞地说:“不错,这的确是治疗盘龙疮的宫廷秘方,当时还是我的先祖献上去的,但有一样,一旦秘方到了你们手里,药魂就没了。”老头根本不信,老先生似乎早料到了,说:“不信就试试。”

一个月后老头又回来了,不仅人回来了,那一大麻袋宫廷秘方也原封未动地送回来了。

事情是这样的:老头回到京城赶紧照宫廷秘方抓药,吃过三服药后盘龙疮真痊愈了。老头欣喜若狂,心想:什么药魂,纯粹蒙人的,多亏没上当!但老头高兴得太早了,一个月后盘龙疮又复发,而且比上次更严重,到最后眼见龙头要和龙尾咬在一起。看来真有药魂一说,可眼下保命要紧,老头为了求老先生根治盘龙疮,极不情愿地送回了秘方。

老先生倒也爽快,刷刷刷开了药方,说:“照方抓药,保证三服药痊愈,而且不再复发。”

老头忙不迭接过药方,想看看到底用啥药,可刚看了几眼就沉下脸来,说老先生骗人,因为所开药方和宫廷秘方完全一样。老先生笑笑说:“放心吧,同样的方子,在祁州吃完后就不会复发,因为药魂在这里。”说罢不再搭理老头。

眼下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老头赶紧抓药熬药吃药。三服药后盘龙疮果然痊愈,但会不会复发还是没底,只能等一个月后见分晓。

说话间一个月快到了,这天晚上老先生约老头看戏。

看戏?盘龙疮复发了就要见阎王,还有心情看戏?老头真恼了。可老先生却笑嘻嘻地说:“放心吧,看完戏后你的病就好了,而且不会复发。”

“你说的是真的?”老头恶狠狠地问。“真的!”老先生信誓旦旦。“好吧,我信你!”说罢,两人出门去看戏,不一会儿来到药王庙。

5.费尽心机

说起药王庙可是大有来历,相传祁州之所以成为“药都”,几百年长盛不衰,据说都是药王在保佑。

好家伙,药王庙门前的广场已经人山人海。因为老先生是“药都”的名医,自然坐在第一排,而老头也跟着沾光。很快锣鼓响起,大戏开始了。

老头是个中国通,自然也精通中国戏曲,因为那时有身份地位的人大多是戏迷,老头要想和他们交往刺探情报,必然得懂戏。可今天他却傻了眼,别说懂,连看都没看过,甚至想都想不到世上还有这种戏!药戏!

戏中人物全部以中药拟名,其中药中之王人参为皇帝,百合为青年学子,橘红、花粉为少女……总之既形象又符合戏曲的规矩,还有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一时间老头竟看呆了。等到看完戏回到家里,老先生笑呵呵地说:“行了,你的病好了!”

老先生说得不假,一个月后果然没再复发,老头的盘龙疮彻底治愈了。

难道药戏就是所谓的“药魂”?老头还是觉得这里面有文章。

再说刘掌柜和张老板,听说宫廷秘方还会送回来,两人不放心,毕竟他俩引狼入室,因此特意回来看看老先生说得准不准。当听到不仅送回了宫廷秘方,而且看完药戏就治好了盘龙疮,两人惊得目瞪口呆,太匪夷所思了!

惊异过后刘掌柜问:“老先生,我也是久经世故的人,难道药戏真的就是传说中的药魂?”

老先生微微一笑:“说实话吧,药戏只是幌子。”

“既然是幌子,那怎么彻底治好盘龙疮的?”刘掌柜追问。老先生不愿说,可架不住刘掌柜软磨硬泡,张老板又在一旁敲边鼓,最后老先生才缓缓道出:“还记得那两句谚语吗——草到祁州方成药,药经祁州始生香。”

听到这两句谚语,刘掌柜打了个激灵。这两句谚语流传了千年,大致意思是药材只有到了祁州才是药,否则就是草;药材只有经过祁州才会产生香味。看来不是空穴来风,原来真有药魂,而且就在祁州。

“那药魂是什么?在哪?”刘掌柜追问。这回老先生的口风严实得很,丝毫不漏。

三个人在里面谈兴正浓,哪想到屋外的暗影里有个人听个满耳,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日本老头。原来他对药戏治病一事将信将疑,今晚特来探个究竟,可当听说“药魂”在祁州的时候,一个恶毒的主意冒了出来:何不把药魂请回日本,要知道日本人骨子里受中国文化影响最深,尤其对中医最崇拜。

可祁州这么大,上哪去找?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这天老头正像一个无头苍蝇在药市上乱转,碰巧遇见一个熟人,二狗子。原来二狗子被掌柜开除后跑到了“药都”祁州,因为他伶牙俐齿加上会见风使舵,便当了一个跑和,也就是中介人,专门给买卖双方撮合,他在中间抽取一定的佣金。

见到二狗子可算找到救命稻草,特意请到酒楼的雅间里,老头知道二狗子是个有奶便是娘的货色,当下拍出一千现大洋。二狗子眼都绿了,胸脯拍得“啪啪”直响,问:“让我干啥?”老头也不隐瞒,说了寻找药魂的事。

一听说找药魂,二狗子不由得打了个激灵,传说祁州之所以成为千年“药都”,就是因为药魂在这儿。现在老头冷不丁提出要寻找药魂,又是一个日本人,难道……

老头是日本特工,也是精明人,看出二狗子犹豫,当下又拿出一千白花花的现大洋。钱能通神呀,二狗子终于开口了:“其实我也不知道药魂是啥,更不知道在哪,但我一定能找到。”

老头知道跑和是个交际很广的营生,既然二狗子答应了,肯定能找到,于是两千大洋就成了活动经费,还承诺事后加倍犒赏,二狗子乐滋滋地走了。

二狗子真敬业,三天后屁颠屁颠来了。“找到了?”老头急不可待地问。二狗子一脸谄笑:“找到了,找到了。”“是啥?”老头紧张地问。二狗子笑笑说:“别急别急,我领你去看看就知道了。”说罢拉起老头就走。

不一会儿来到一家“积善堂”药铺的后院,院里热火朝天,“哐哐”声不绝于耳,原来这些人在捣药呢,也就是在捣药罐里把药捣碎,这样容易入药。

二狗子神神秘秘地说:“你听声音。”老头侧耳细听,就是捣药的“哐嘟”声,没别的!“听捣药的节奏。”二狗子压低声音说。尽管声音嘈杂,但每个人都是一个固定节奏——哐嘟哐、哐嘟哐、哐嘟哐嘟哐嘟哐,一点不差。

“难道有讲究?”老头紧张地问。二狗子把他拉到僻静处说:“讲究大了去了,这是按照药谱来的,意思是开灵方、开灵方、药王菩萨开灵方。”

呀,这就是药魂?但老头很快否定了。当时日本科学技术已经很发达,他更相信科学依据。

见老头断然否定,二狗子只得答应再找。几天后,二狗子拉着老头来到药王庙的广场前,今天可没有演药戏,但比演戏更热闹,人山人海。等挤进里边,不看则已,一看老头顿时沉下脸来,气哼哼地说:“你竟敢耍我!”

6.药王显灵

原来广场上正在进行中药的刀功表演。

一看老头生气,二狗子赶紧赔着笑脸说:“别急别急,不要小看了这些刀功表演,这可是天下闻名的祁州三绝。”

祁州三绝?老头撇撇嘴,中药的原材料无非花花草草,很容易切碎,根本谈不上刀功,更别说祁州三绝了!但来了也就耐下心,看能玩出什么新花样。

老头想错了,其实中药里还有槟榔、清半夏、犀牛角等坚硬如铁的东西,要是没有出色的刀功根本加工不了。

首先是槟榔。只见枣子大小的槟榔在一个壮汉的刀下一点点变小,眨眼间变成切片,薄如蝉翼轻似雪花,简直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这还没完呢,壮汉拎起切片请大家过目,老头看傻了:阳光下根本看不见。原来切片薄如蝉翼,已几近透明。

得到众人喝彩,壮汉有些得意。这时上来一个老汉,不屑地说:“这种三脚猫的功夫也出来显摆,看我的。”这回加工的是一个蚕豆大小的清半夏,顷刻之间也变成了切片,老汉拎起切片也是透明的,就当以为打个平手的时候,只见老汉把切片放在手心里,嘴巴稍稍一吹切片就飘飘悠悠飞了出去。天哪,不仅是透明的,嘴巴一吹就能飞起来,这要薄到什么程度呀,可见刀功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这还没完呢,老汉刚刚表演完,上来一个手拿犀牛角的小姑娘。槟榔、清半夏虽说坚硬,但和犀牛角比起来逊色多了,何况还是一个小姑娘,难道要……老头正揣测着呢,小姑娘已经动手了,只见她用钢锉排刀如同木头刨花一样刨出薄片,煞是好看。时间不大犀牛角刨完了,她拎起一个切片放在掌心,用嘴轻轻一吹。

旁边人哈哈大笑,切片根本没飞出去。可小姑娘并不在意,伸着掌心走到人群前。老头不看则已,一看惊得目瞪口呆,薄薄的切片已经让嘴中的哈气融化了,这要薄到什么程度呀!

好半天老头才回过神来,二狗子笑嘻嘻地说:“百刀槟榔、蝉翼清夏、镑制犀角,有名的祁州三绝,这该是祁州药魂了吧。”二狗子说得唾沫横飞,可老头却嘿嘿冷笑,说祁州三绝确实精湛绝伦,但说到底仅仅刀功而已,绝对不是药魂!

看来二狗子也不知道,老头决定亲自出马,这回要直接逼问老先生,不信他不说。

那时的官府惧怕洋人,在老头的授意下,老先生进了大狱,老头趁机逼问药魂之事。老先生很快说了,“药魂”就是药王庙里的药王像!

没想到老先生这么爽快,老头反而怀疑,问:“你说的是真的?”“真的!”老先生掷地有声。

“有什么根据?”老头追问。老先生哈哈大笑:“根据就是你根本请不走,因为药王像是药魂,只属于中国,属于祁州。”

老头不信邪,当下雇了一帮人去搬药王庙里的药王像,要弄回日本。你说怪不,二三十个壮小伙愣是搬不动。老头本来将信将疑,这下倒有些信了,可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对劲,这些壮小伙都是中国人,要他们搬走药王像肯定装模作样不出力。

老头真下了功夫,从京城网罗了二三十个日本浪人。眼见众人龇牙咧嘴,连吃奶劲都使出来了,药王像还是纹丝不动。这回老头多半信了:药王像可能就是所说的药魂。

看来真搬不动更请不走,老头恼羞成怒,当下吩咐人牵来十几匹马,加上这些日本人,想要合力摔碎药王像!

老头又失算了,根本拽不动,药王像稳如泰山!旁边还围着好多人,虽然不敢出手阻止,但此时看到这些日本人的丑态,哄堂大笑。这时老头真相信药王像就是药魂了,不然不会这么邪性!

老头犹豫了,这要是彻底激怒了药魂,自己的命可就危险了,盘龙疮还要复发,想到这不由打了个寒战,不仅收起毁掉药王像的心,还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滚蛋了。

事后刘掌柜和张老板问起这事,老先生嘿嘿一乐,说世上根本没有药魂。“那药王像为啥搬不动、拽不动?”两人追问。

老先生这才道出实情,原来修药王庙的时候就地取材,把一棵粗壮的活古柏砍枝去杈,然后雕刻成了药王像。两人这才明白,古柏盘根错节渗入地下,能搬动吗?

“不对不对,咱祁州还是有药魂的。”刘掌柜说,“同样是宫廷秘方,为什么在祁州吃完药后就没有复发?”

老头哈哈大笑:“很简单,祁州是药材的集散地,老头在这里呼吸的是药气,吃的是药膳,睡的是药枕,洗的是药浴,看的是药戏……总之一切都跟药沾边,无形中就增强了药力,这就是不会复发的原因!”

所属专题:

更多精彩,请点击:中篇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