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传说】胖镇长的苦恼

 
【新传说】胖镇长的苦恼
2016-06-15 16:46:20 /故事大全 /被围观

惧内

桃花镇镇长庞龙越,身高一米八五,体重二百出头,往那儿一站,就犹如一座黑铁塔。因为他胖,人们就直称他为胖镇长。

别看胖镇长形象不好,却有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他老婆玉珍,是个会计,身高连一米六都不到,体重不足一百斤。风一吹,就能飞上天。但俗话说得好:一物降一物。这胖镇长在外呼风唤雨,人五人六,可一到老婆玉珍面前,那就像是老鼠见了猫,大气都不敢出。

而且,现在哪个男人没有私房钱呀,可是胖镇长却是一分私房钱也没有。他的工资卡攥在玉珍手里,他花一毛钱都要申请。许多人就笑话胖镇长,说你好歹也是一镇之长嘛,怎么这么窝囊?胖镇长就反驳:“话可不能这样说,我老婆管着钱,多省心呀,而且我要花钱时,她也不是不给的呀。”

桃花镇虽然不大,可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上面一条线,下面一大片。胖镇长天天是忙得四脚朝天,但他忙并快乐着,时不时地还哼上两句江南小曲。等胖镇长一天忙完回到家,玉珍早就把炒好的菜、温好的黄酒摆上了桌,这时,他就感到无比幸福。

可是,这个月底,胖镇长哼不出小曲了,为什么?都是因为他老婆玉珍发威了。原因么,是玉珍发现这个月胖镇长的工资卡上少了八百元钱。

胖镇长一听是这个事,脸上立即堆上灿烂的阳光,说:“亲爱的,是这么回事。以往我们每个月的奖金都是足额发放的,但现在要讲究奖勤罚懒,不能都吃大锅饭,要实行按加班实际天数发放奖金,这个月么,加班少了些,自然钱就少了嘛。”玉珍听罢,感到有道理,就采取“坦白从宽”的政策,给予了一个甜甜的微笑,并立即下厨炒菜。

转过月,快到了春节,桃花镇的事就多了起来,几乎是天天要加班,胖镇长有时忙得连晚饭都是在单位凑合。

这天,胖镇长终于回家了,下午他就给玉珍打了电话,那意思是要玉珍提前准备好酒和菜,美美地喝几口,晚上嘛,哈哈,再亲热一下。但是,当胖镇长回到家一看,咦,气氛不对,再看玉珍,一脸的冰霜,忙问:“怎、怎么啦?”

玉珍憋不住了,气哼哼地问:“你这个月的奖金是怎么回事?”

“全额发放的呀,不是全在那吗?”

“行,那我问你,这个月,你是天天在外忙得不着家,难道只有一千块钱的加班奖金吗?”

“噢,我们不管加多少班,到了一千就封顶。”

“到了一千就封顶?是在卡上封顶,另外的给现金吧。”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玉珍冷笑一声,说:“都什么时代了,早就是市场经济了,不加班不给钱,少加班少给钱,但多加了班不给钱,天底下有这样的吗?你唬谁呀?”

胖镇长感到这事,真是有点说不清了,就抹抹额头上的汗水,一二三四、甲乙丙丁地反复解释,可他越解释越乱。

抢救

玉珍其实并不是对胖镇长非要管得这样严,她只是怕,怕什么?最近,她听到了一些闲言碎语,说桃花镇新来了一个女大学生,长得漂亮,人见人爱,而且,这漂亮妞居然被安排到了胖镇长的身边,叫什么机要秘书。秘书秘书,到后来不都是蜜到了不该蜜的地方了吗?虽然玉珍对胖镇长比较放心,可谁知胖镇长会不会见异思迁、见色动心呀。并且,早也不少钱,晚也不少钱,偏偏这个漂亮妞一来,嘿,接连着两个月,这工资卡的钱就“噌噌”地往下降,一会儿说是少加了班,一会儿说是要什么封顶,这让玉珍不能不多想啊。

玉珍是越琢磨越有气,胖镇长是越急越说不清,两人闹得是脸红脖子粗。胖镇长饭没吃,酒更是没喝,连衣服都没脱,就在沙发上“呼呼”地睡着了。

这是两人结婚后第一次重大的“战争”。

半夜时分,胖镇长突然被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一接听,是镇上突发重大事件。胖镇长一听,急了,一个鲤鱼打挺蹿了起来,脸没顾上抹一把,就出了门。

胖镇长一直忙到临近中午时分,才把事情处理好。他这时感到十分疲累,觉得心慌,他以为是饿的,拿起饭碗要去食堂打饭。就在他刚刚站起来时,一个打晃,“砰”的倒在了地上。好在那个机要秘书正进来报告事情,看到这一幕,吓得尖叫了起来。这一叫,立时惊动了其他办公室的人。有经验的人赶来一看,忙叫了120。

胖镇长在第一时间被送到了县医院,医生们一检查,摇摇头,说是突发心脏病,猝死,没救了。前去的副镇长等人一听,急了,说大夫,你们怎么也得救呀,这胖镇长是我们桃花镇的主心骨,他是个好干部好领导啊。医生们于是又是心脏按摩,又是电击,当然,还打了强心针。可是,胖镇长的心电图仍然是直线一条。

话分两头。玉珍也在第一时间接到了镇上打来的电话,说胖镇长心脏病犯了,正送往医院。可玉珍听了,只是摇摇头,心说,他心宽体胖,能吃能喝,从来没有什么病什么灾的,更甭提什么心脏病了。怎么晚上刚刚和我拌两句嘴,这一大早就病了,哼,这分明是给我下的套,是想叫我赶到医院慰问慰问他,让他挣回面子。啊呸,我就是不去。

玉珍还在置气呢,镇上的小轿车已经到了玉珍的家门口,说是接她去医院的。她这才感到胖镇长真的是病了,就急得哭了,一个劲儿地祈祷。

医院里,副镇长正和医生争执着,要医生们在玉珍来了后继续抢救。医生火了,说:“人都死了,叫我们救什么?”副镇长也火了,吼道:“你们救也得救,不救也得救,就当作给病人家属演场戏看好不好?”

副镇长心里明白,这玉珍人是好人,但是个小心眼儿,在单位里大家都知道她这个毛病。这要是让她知道胖镇长突然就这么死了,她怎么受得了?不定得怎么样呢,如果让她看到医院已经尽心尽力了,她也就无话可说了。

医生们听了副镇长的话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差点乐了,心说,这桃花镇真是尽出怪事,人死了还非要抢救。就在这时,一个女人哭着嚎着风风火火地冲进了病房,谁?玉珍!副镇长急得一个劲儿冲医生们使眼色。医生们一看,咦,这女人果真不好惹呀,得,演戏吧,也算是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就重新抄起了一应家什,电击、按摩。那电击用了最大的力度,电击锤打到胖镇长的胸口上,发出“砰砰砰”的声音,要是身体弱的,肋骨都得断几根。

奇迹

玉珍被人拉着,眼睁睁地看着医生在对丈夫进行抢救。她的大脑已经一片空白,她就在后悔,为什么昨天要与丈夫瞎闹,为什么要与他争执,他这都是被自己气的呀。

医生们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不停地进行“抢救”,个个累得气喘吁吁。看看差不多了,主治医生就想喊“停”。但是,他的口令还没有迸出,两眼就直了,怎么呢?因为他看到,那心电监护仪上,竟出现了一条爬行的蚯蚓。主治医生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再细细地看,没错,那绿色的蚯蚓一个劲儿地往前蹿呢。

医生、护士们全愣了,但他们随即反应过来了,这胖镇长真的是活过来了呀!

胖镇长被转入了重症病房继续治疗。玉珍看到丈夫活了,也是万分高兴,扑在胖镇长的身上一个劲儿地说:“亲爱的,我保证不再和你闹了!”

医生把玉珍拉开,冷冷地说:“你是不用和他闹了,他虽然活过来了,但很有可能变成植物人。”

“为什么?”

“他的大脑已经缺氧二十多分钟,能活过来已经是奇迹了。你要做好长期护理的准备。”

玉珍听了,傻了。但事已如此,只能认命。

医生走了,玉珍哭了。突然,她听到一个声音:“哭什么呀?我又没死!”玉珍愣了,扭头看着胖镇长,说:“亲爱的,是你在说话?”

胖镇长定定地盯着她说:“废话,不是我是谁?”

天,胖镇长不仅活了,而且没成植物人!一个月后他就出了院,出院后就上班了,谁也拦不住。

这事神了,别说县医院弄不清是怎么回事,省里的、北京的专家们也纷纷赶到桃花镇一探究竟,并为此还成立了专题研讨小组,上级拨了经费,要对这类大脑缺氧长达二十分钟的病人进行系统的研究。研讨小组还奖励了胖镇长一笔钱,说他也是这个小组的成员之一。

胖镇长听说要给他钱,犹豫了好半天,最后认为这是一笔正经的钱后才敢接下。不过,他的钱还没捂热,就又进了玉珍的口袋,这可不是玉珍要的,是胖镇长主动交公的,唉,习惯了呀。

不过,当事后胖镇长听了自己的历险经过后,还是后怕。玉珍虽然心里“怦怦”地跳个不停,但她嘴上却说:“你呀,是清清白白的好干部,所以,阎王爷也要让你多为人民服务几年呀!”

胖镇长笑了,这话,他最爱听!

网友评论:

所属专题:

更多精彩,请点击:镇长 新传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