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鬼还阳

 
小偷鬼还阳
2014-05-12 22:16:00 /故事大全 /被围观

有个小偷死后变成小偷鬼,路过鬼门关,一眼瞅见两千守门小鬼,一个坐在门槛上打磕睡,一个正站在路边和招魂小鬼说话。小偷鬼心中暗喜,心想:平时鬼门关把守很紧,盘查甚严,进出都十分困难。自己几次想偷跑出去,结果都被守门小鬼捉住,送到地狱受尽了刑罚。今天真是天赐良机,何不借此机会,先跑出去再说。拿定主意,小偷鬼掉转马头,悄悄地溜出了鬼门关。

小偷鬼快马加鞭,不一会就来到阳间,见路边一间茅屋,酒蟠高悬,菜香扑鼻,直诱得他垂涎欲滴,肚肠咕咕直叫。小偷鬼跳下马背,走进店来,粗声大嗓地喊道:“店家,筛碗酒来。”

酒店老板一见生意来了,忙盼咐伙计抹桌摆碗,一面对小偷鬼说:“客官,小店规矩,先给钱,后上菜。”

小偷鬼不屑地说:“吃饱了再结帐,不是一样的吗?”

老板解释说:“客官是初到此地吧?因我们这里常有鬼来骗吃东西,上当受骗多了,不得不想出这个主意,望多包涵,多包涵。”

小偷鬼一听,心里一颤。但仍装着满不在乎地说:“不就是先给二两银子吗,没啥!”说着,从怀里摸出一锭银子抛在柜台上。

店老板拿起银子看了看,没啥破绽,又在手里掂了掂,感觉这锭银子不很实在,轻飘飘的。他抬起头向小偷鬼看了眼,见这人面庞泛白,印堂发黑,心里更有些怀疑了,随手就将那锭银子丢进柜台上一个水盆里,这一下怪事来了,银子不见啦,水面上浮起一些纸钱灰。店老板瞪起一对眼睛朝小偷鬼看了看,猛然大吼一声:“打鬼呀!”说着举起一碗污血就朝小偷鬼迎面泼去。小偷鬼吓了一跳,魂都差点被吓出体外,转身就往外跑。小偷鬼酒没喝成,还差点儿被店老板用污血打出了原形,气得咬牙切齿,但又无可奈何。他一连走了几个店,店店都是如此,遭遇都差不多。小偷鬼好不气恼,便决定去偷点人间的银子来用。这天晚上,小偷鬼来到一户人家,正想从门缝里钻进去,不想门前一对石狮子,突然从眼里射出两道神光,像两把利剑一样朝他劈来,吓得他倒抽一口凉气,慌忙后退,再不敢近前半步。小偷鬼无计可施,边走边想着主意。穿过一条街巷,见巷口处灯火通明,哭声凄凉,一些人披麻戴孝,正在那里忙来忙去。小偷鬼钻进人群一看,原来这家人正在办丧事哩。他向旁边一个来帮忙的人一打听,很快就弄了个明白:这家人姓石,死去的正是石员外的独生子石天一。小偷鬼眼珠一转,计上心来,朝那停放在堂屋的尸身瞥了一眼,隐去人形,魂魄一下从死者的鼻孔钻了进去。

却说小偷鬼的魂魄刚附在石家少爷的躯身上,一个老妈子郭走了过来,揭开裹尸布,准备为死者沐浴更衣。谁知她手还没伸过去,却见少爷眼皮跳了跳,渐渐地睁开双眼坐了起来,吓得老妈子失魂落魄地一阵惊叫。家人闻讯赶来,见石少爷真的死而复生,都惊讶万分,悲喜交集,半晌才说出话来,连忙吩咐下人撤去灵台。石家少爷人虽是活了过来,但行为处事却与往日大不相同。一个安分守己、勤奋好学、知书识礼的秀才,如今却变得胆大妄为、满口脏话、整天在外东游西荡,酒馆进妓院出,为非作歹,干起了坏事。一家人都为此惶惑不解,不知何故。

一次,石少爷半夜里翻墙去别人家偷东西,被当场拿获,扭送到县衙门。石员外救子心切,买上买下,花了很多银子才算了结。石少爷一见老爸爱子如命,又有钱有势,胆子也更大了。心里想道:有这样一个员外做老爸还真不错。常言道: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真是乐得自己逍遥一番了。

一晃三年过去,石少爷花天酒地,好不快活。街坊邻居都长头是那场大病,把石少爷病糊涂了,谁也没想到是小偷鬼附身作怪。每当石少爷在外犯了事,一些人看在石员外的面子上,便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了。小偷鬼一点麻烦都没有,心里暗自得意,想道:石家少爷的躯身真好,简直是太好了!

我躲在里面,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即使做错了事,罪过和责骂也自有石家少爷来承担。进酒馆喝酒吃饭,也再没人把银钱丢进水盆里验看,把我当成鬼往门外赶,哈哈!人到底还是没鬼聪明嘛。小偷鬼越想越觉得这个办法好,一点儿危险都没有,渐渐地,他的胆子更大了,更是啥也不怕了。

一天下午,小偷鬼赌输了钱,又不认输,和别人打起架来,当场就把一个人打死了。还满不在乎地说:“打死个人算啥?大不了就是花几个钱嘛,石员外家有的是钱!”一些人见他打死了人还不认错,都气愤不平,但一听说他是石家少爷,就不言语了,站在一旁看热闹。这时,恰好有两个公差过来,听说此事,也不说好歹,一下就把他扭送到了县衙门。俗话说:借债还钱,杀人偿命,石少爷被关进监牢,判了“抵偿”死刑,准备某日午时间斩。这下,小偷鬼害怕了。想道:这头可千万砍不得,头一砍,自己就魂不附体了,我的好日子才刚开了个头哩!

石员外去监牢探视时,小偷鬼便借石少爷的嘴哭诉道:“爹,孩儿知错了,你可千万要救救孩儿呀!”

石员外哪会不疼自己儿子呢?听儿子这么一说,鼻子又忍不住酸溜溜的了,但他怕儿子见了伤心,悄悄转过身去,擦了擦眼睛,说:“儿啊,你就暂时宽心地呆在这儿吧,我就是倾家荡产也会救你出去的。

走出牢门,石员外仰天长叹了一声,两滴浑浊的老泪滚了出来。心里想道:国法难容,王子犯法还与庶民同罪,儿子杀人偿命,理所当然。自己虽有万贯家财,这次也难保儿子一命了。回到家里,石员外又拿了几百两白花花的银子,到衙门里上下打点。衙役们受人钱财,对小偷鬼都另眼相看,百般照顾,每天好酒好菜不断,过堂时棍棒举得高,打得轻。

小偷鬼虽在牢里‘也和在家里一样,没受啥皮肉之苦。他见衙役们对自己不薄,也以为人命案有了转机,每天说说笑笑,和无事人一样。杀头这天,差役介7把他从死牢里提出来,擂上亡命牌,押往法常这一下,可把小偷鬼吓坏了。他回头一看,刀斧手怀抱鬼头大刀,气势汹汹跟在后面,想跑也A不掉了,便哭着骂道,‘。这不是要杀头吗夕石员外还说要放我出去,真他妈的哄鬼哟!”

刀斧手见他浑身簌簌发抖,吓得睑都变色了,上前小声对他说:“少爷莫怕,石员外都交待过了,我准不杀你。到时候一听我喊‘跑’,你就赶快跑。”

午时三刻,小偷鬼被押到法场,几个彪形大汉上前按他跪下,他又回头冲刀斧手看了眼,刚想开口说话,只见刀斧手抡起鬼头大刀,猛吼一声:“跑!”手起刀落,一颗血淋淋的人头落在地上。小偷鬼听见喊声,魂魄从断颈处爬了出来,拔腿就是一阵M79。他跑了一阵,脚都跑转了,才停下来,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回头往后看,谢天谢地,后面没人追来。他心里暗自庆幸:全靠刀斧手喊了那一声“跑”。不然,自己躲在石家少爷的躯壳里出不来,恐怕现在小命都没有了。薯罢罢,还是远走高飞,逃个活命吧!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有钱能使鬼推磨
下一篇:孤儿鬼在阴间
 
搜索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