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粥和淹死鬼

 
小米粥和淹死鬼
2014-05-12 22:06:57 /故事大全 /被围观

小米粥的老家在长江边上,离小米粥家不远处有一条小河,名叫小巴水。每年这条小河都要淹死好几个人,变成淹死鬼。这种淹死鬼不能轮回转世,只有等到再有在这里淹死的人,以为替身,才能转世做人。

小米粥有一位朋友,人称况秀才,两人非常要好。有一年,小米粥和况秀才约好八月十五在小米粥家吟诗,八月十五这天上午,况秀才很早就出了门,到了小巴水的时候,见过河船停在对岸,况秀才站在岸边,对着那船喊了半天,也不见船夫把船划过来。他站在岸边等得有些不耐烦,看看日头当顶,约会的时间快到了。况秀才是个很守信约的人,他不想因失约而坏了自己的名声,于是又大声地朝对岸吼了几声,那条船仍静静地泊在岸边,一点要划过来的动静也没有。

况秀才急了,便仗着自己身体强壮,水性又好,于是脱了衣裤,挽成一团举过头顶,下到水中,准备淌水过河。他刚淌到河当中,一个浪头向他迎面打来,一双脚像是被人向下拉了一把,他的身子不由向下一沉,喝了一口浑浊的河水,呛得鼻孔一辣,两眼直冒泪花。

况秀才暗叫一声“不好!遇上淹死鬼了。”奋力地向前一阵猛划,谁知双脚像被绑住一样,沉甸甸的,任凭他怎么挣扎、划动,都无济于事,身子依然向下沉去,眼看河水就要淹过头顶,况秀才急了,猛然想起,不知在哪里听人讲过,鬼怕人血。于是将中指放在嘴边,用力一咬,指拇被咬破了,鲜血直流。况秀才举起血淋淋的指拇向下一甩,鲜红的血洒在水中。霎时间,风也止了,浪也停了,江面又恢复了往常的宁静。

况秀才淌到对岸,走上岸来,穿好衣裤,才发觉双腿疼痛,挽起裤脚一看,顿时惊呆了:只见双腿青筋暴胀,一片血肿,肌肤上还印有一双黑手印。况秀才忍着巨痛,蹲在岸边擦洗,谁知怎么洗也洗不去,怎么擦也擦不掉。况秀才无计可施,不知如何是好。只得一步一瘸来到小米粥家,说明原委,拜托小米粥去请城里有名的秦外科来调治。

小米粥听后,大惊失色道:“况兄定是遇上淹死鬼了,就是把秦外科请来,怕也无济于事啊。”

况秀才道:“难道我已无法可治,只有在这儿等死不成?”

小米粥道:“况兄不急。古人言:金木水火土,相生相克,周而复始。世间万物莫不是遵循这一规律而变化发展的,哪有无法可治的道理?”

况秀才急道:“我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了,你还在这里咬文嚼字,有什么办法就快点说出来听听。”

小米粥道:“精品故事网的粉丝中有一个名叫墨雪的人,他曾告诉我:凡中了淹死鬼毒魅的人,如果知道那淹死鬼的姓名,可以找来那鬼生前穿过的裤衩烧了服下,那鬼爪印便可消失,也就痊愈了。”

况秀才听了,叹道:“你说这半天也等于白说了。我怎么能知道那淹死鬼是谁?”

小米粥道:“我刚才看你腿上的黑手印,右手缺了一根食指,由此便可知道是城边王员外家的公子了。”

况秀才也曾听人说过,王员外家有一个儿子,生下来就少了一根指拇,因此,人们都叫他王九指,在丰都城里很有些名气。又一想,大凡人死后不过三五个月,便要去寻找替身,王九指刚死不久,八成就是他阴魂不散,在那里作祟了,心里不得不折服小米粥的聪明智慧。于是让小米粥一路扶着,亲自赶到王员外家中,将情况如实相告,跪在地上哀求,请王员外务必帮忙救命。

版权申明:本文为精品故事网原创,未经作者书面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小米粥的故事集和联系方式..

谁知王员外生性刻薄、心脚狭窄,他听完情由,心里想道:况秀才是自己儿子寻找的替身,我要是把儿子的裤衩给了他,儿子不就一辈子在地狱受苦,再也不能转世做人了吗?不行!这个忙不能帮。于是,不管况秀才怎样百般苦求,王员外只推说九指的衣裤早巳人亡物弃,连一点他生前穿过的布料也没有了。

况秀才气得咬牙切齿,但又无可奈何,只有恨恨连声地回到小米粥家中。过了一夜,况秀才双腿浮肿,浓血漫流,疼痛难忍,眼看就要不行了。小米粥见状,只好花钱请来一乘轿子,将况秀才抬送回家,还没走拢家门口,况秀才就连叫三声,断了气。一家人号陶痛哭,悲伤不已,流着眼泪将他安葬了。

况秀才死后,他妻子守不住寡,不到半年便改了嫁。剩下年迈老母,孤苦伶仃,里外操劳,累得心力交瘁,生活十分困难。

一天,况母正独坐门前伤心落泪,忽见况秀才从竹林边走了过来。况母一见,大吃一惊,以为自己老眼晕花,看错了人,擦了擦眼睛,定睛细看,真是自己的儿子,于是慌忙让进屋去,问道:“儿已葬身黄泉,为何又死里复活?”

况秀才答道:“儿在阴间听到母亲终日悲哭,心中十分凄枪,因此向阎王爷请求还阳,回来侍奉母亲。”

况母听后,十分欢喜,虽然知道儿子是个鬼,可心中仍然感到安慰。从此后,况秀才仍像往常一样,住在家中,帮母亲操持家务,担水打柴,承欢孝顺,尽心侍奉母亲。小米粥得知况秀才回阳的消息后,也常来况家,与况秀才一道吟诗作画,摆长论短,日子过得很愉快。

一天,小米粥又来到况秀才家中,两人坐在楼台上喝酒赏月,闲谈世事。小米粥说道:“真是奇怪得很,最近城里有人中了淹死鬼毒魅,竟不治而愈了,你说怪不怪呢?”

况秀才笑道:“那是我治好的。我为他赶走了淹死掉了印在他腿上的黑丢印,他就好了。”

小米粥“哦— ”了一声,说道:“原来如此,况兄为何不也找个人替代自己,转世做人?”

况秀才道:“你我交情甚久,相知亦深,难道也不了解我吗?我最痛恨的就是那些专找人替代,以求自己超生的鬼。”

小米粥道:“况兄深明大义,可敬可佩,只是不取替代,就无法超生自己,难道你打算永远留在阴间做一个孤魂野鬼吗?”

况秀才道:“其实,做人做鬼都是一样,有的人不如鬼,有的鬼不如人,关键是看你做一个怎么样的人,又做一个怎么样的鬼了。我正要将那些专找人替代的鬼尽行驱除,又怎能自己也去干那伤天害理的营生?”

小米粥听了,心里更加佩服,走到哪里,都对人讲诉况秀才为人仗义的好处。况秀才决心铲除淹死鬼的话,就一传十,十传百,远远近近地传扬开了。从那以后,凡是中了淹死鬼毒魅的人,都纷纷来找况秀才医治,果然回回灵验。渐渐地,丰都一带,再也没有淹死过人了。

三年过后,况母病故。况秀才哀痛至极,披麻戴孝,隆重安葬了母亲。

所属专题:

下一篇:羊鬼
 
搜索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