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庄煮鬼

 
卫庄煮鬼
2014-05-12 21:38:28 /故事大全 /被围观

从前,有个后生名叫卫庄,以打猎为生。妻子马樱花,为人贤淑,又挺能干,家庭的生活过得十分和睦和美满。

有一次,邻村演戏,白天投有工夫,吃过晚饭以后,他嘱咐妻子小心看门户,自己就独个儿去看夜戏去了。

这天夜里,繁星满天,没有月光。他平日就胆子很大,为人情热。因为,去邻村的路又挺熟悉,所以,没有打灯笼,他也满不在乎。

出村后约走了三里多远,他瞧见有个灯笼,从右边抄小道斜插过来,走在了他的前面。

卫庄寻思:这人也许是个看夜戏的吧!不如赶上几步凑在一块儿,也好作个伴儿。于是,他一面思索着,一面加快了脚步,就赶了上去。

说也奇怪!他与那灯笼不过距离三十多步,但紧赶慢赶,距离依然那么远,总是赶不上。这事情就奇怪了?为什么越是赶越赶不上呢?

因此,他便高声地招呼道:“喂!前面的朋友,等一等,咱俩一块儿去看戏不好吗?”但前面打灯笼的没有回答,提着灯笼一直朝前走,似乎越走越快了。卫庄很纳闷:这个人真有些不懂人情,让别人趁点儿灯光有什么不好?为什么这么吝啬呢?”

又赶了约有三里多路,他瞧那个灯笼一拐弯,就拐进小牛庄里去了。

卫庄想:令晚,我倒要瞧瞧这个人是干什么的,便盯梢跟了进去。不料那个灯笼突然一晃,就翻进一家院子里去了。卫庄想:这事就越来越怪啦!要是个贼,为什么要提灯笼呢?不是贼,为什么又要翻墙而过呢?今夜,我倒要将这件事儿弄个明白才好。他见土墙不高,一耸身子,扒住墙头,也就翻了进去。

院子挺大,有西房三间,从北边的窗子里透出了灯光,里面有纺纱的声音。不料那个灯笼轻轻的在窗棂上一碰,火花四溅,忽然不见了。

“这事真是奇怪,这事比看戏还热闹哩!”

卫庄走到窗外,从一道纸缝里朝里一瞧,有一位少妇浑身缟素,脸上挂着泪痕,坐在炕上纺纱,纺车嗡嗡地发出均匀的声音,在纺车前面则蹲着一个东西,似人却又不是人,它脸色惨白又浮肿,舌头吊得老长,眼神阴鸷,闪烁不定,露出一股可怕凶横的神气。

少妇似乎没有察觉到有个怪东西在自己眼前。每当她将纱引长的时候,怪东西就从中将纱给拉断了。这样一连几次,她就停下不纺了。低垂着头,眼泪就像是断线珍珠一样从脸上扑簌簌地朝下落个不停。这时候,怪东西忙将一根带子从梁上掷了过去,拉过来,打了一个死结,就过来拉起少妇,催她把自己的脖子伸进圈套里。

卫庄这时明白了,这个怪东西就是吊死鬼。

眼看少妇要遇害,卫庄不由的在窗外猛喝一声:“大嫂,千万别自寻短见,有我在这里呢!”

突然,灯影一晃,吊死鬼立刻就不见了。少妇打了个寒噤,仿佛从迷惘里清醒了过来。于是就隔着窗户问道:“外面是谁呀?为什么闯进我家院子里来?”

“我叫卫庄,是救您来的呀!”

少妇打开了门,让他走进屋里,朝他上下一打量,见是条彪形大汉,双目炯炯,神采奕奕,约有三十多岁,非常正派。

“这位大哥,不是常在后山上打猎的吗?”

卫庄说:“可不是,您为什么要寻短见呢?”

“丈夫死了,家中又没有别人,您想我能不伤心吗?”

“难道您没有瞧见那个吊死鬼吗?”

“什么也没有瞧见。由于刚才纱线尽是断头,心甩烦躁,不知为什么,就不想活啦!”

卫庄便将自己所看见的一切,从头到尾给她讲了一遍。最后安慰她说:“吊死鬼惯于找伤心的人来作替身的,你家中既然没有亲人,明天你不如回娘家去吧!”

“大哥说的也是,那么,明天我就回娘家,多劳您费心了!”

“这没有什么,您多保重,我还要去看戏哩!”

少妇把他送出大门外,他就上路去了。

卫庄由于做了一件好事,心中也分外的高兴。等他走出庄头。不料那个吊死鬼竟然在路上等着他哩。

“你来了呀!”

卫庄说:“是呀!我来啦!你打算怎么样呢?”

“今夜你破坏了我的好事,难道我能就此罢休不成?”

“你想陷害好人,能算好事嘛?你不肯罢休又怎么样?”

“现在你想到那里去呀?”

“看戏去,难道你不晓得吗?”

“老实告诉你,冤有头,债有主。今夜我决不会饶你,你明白吗?”

“不饶我又怎么样,难道我还怕你不成!”

版权申明:本文为精品故事网原创,未经作者书面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小米粥的故事集和联系方式..

一听这话,只见吊死鬼猛然扑上来,朝卫庄的脸上吹了一口气。这股气,阴森森的,透骨生凉,简直就抵挡不住。卫庄打了一个寒颤,一连朝后退了几步。吊死鬼又扑上来,朝他脸上又吹了一口气。卫庄又打了一个寒颤,又朝后倒退了几步。于是,吊死鬼一吹再吹,卫庄就一退再退。

卫庄暗自寻思道:这是为什么?难道我救了别人的性命,自己反而会因此就丧命吗?看来反正是活不成了,我能一再退让吗?想到这里,心里一亮,等吊死鬼又扑上来,正要张口时,卫庄鼓起了勇气,冷不防朝鬼也吹了一口。这当然是他最后的挣扎了。

不料,这一口气吹过去,吊死鬼忽然收缩了许多。原来有五尺多高,挥身殷红,像灯笼一样,现在突然缩短了一尺多,身上的红光也暗淡了不少。

卫庄欢喜道:“妙呐,原来你也怕吹?”这时候,他就一步步扑过去,朝鬼吹个不停。

结果,吊死鬼越缩越小,卫庄便步步紧跟,吹了再吹。吹到后来,吊死鬼变得象萤火虫那么大,在地上飘来飘去,到处乱滚,简直不成人形了。这时,卫庄突然用双手捧住,一面吹着,一面回家去了。

到了家门口,用脚一踢。马樱花听见,忙出来开了门,不禁问道:“看戏回来了吗?怎么这么快呀?”

卫庄一面吹气,一面答应说:“我没看成,倒捉回一个鬼来了!”

“鬼还能捉住吗?这事到挺新鲜的!”

“不信,你关好门进来瞧,我还要煮鬼吃哩!”

樱花关好门跟了进来,见丈夫一直朝自己两手里吹气。

“这是做什么呀?难道鬼就在你手里吗?”

“可不是,还是个吊死鬼呐!”

“吊死鬼就那么小吗?”

“是被我给吹小的,原来和您差不多呢!”

“这是什么话呀?难道吊死鬼能和我相比吗了”

“取笑了!你赶快在锅里添满水,盖好,咱俩煮鬼吃不好吗?”

于是,卫庄坐在一旁吹鬼,怕它再膨胀起来,恢复了原来的样子,那可就不好办啊!樱花则在灶肚里添柴。后来,锅里的水沸腾了,白色的蒸汽嘶嘶地从周围朝外直冒。樱花一掀锅盖,卫庄连忙将鬼丢了进去,又在锅盖子上压了一块石头。

所属专题:

上一篇:酒狂和女鬼
 
搜索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