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死鬼

 
屈死鬼
2014-05-12 21:42:48 /故事大全 /被围观

英山县有一个生意人绰号叫小米粥,到武昌做茶叶生意。由于时间来晚了,别处的茶叶已先上了市,所以他的茶叶出手得比较慢。他心里很急,一天到晚在各个茶叶行之间奔波。

这天,小米粥刚从一家茶叶行里出来,迎面碰上一顶官府的轿子。他正要避让,只听轿里有人叫道:“这不是小米粥吗?”

小米粥正在惊诧,那轿已经停了,跟着从轿内走出一个人来。小米粥一见,一眼就认出他是自己过去的同窗学友杨某,惊喜道:“你怎么也到了这里呢?”杨某笑着说:“武昌知府告老还乡,正好我来顶了这个缺,在这里做知府。”

小米粥连忙拱手道:“恭喜,恭喜!老学友终于如愿以偿了。”

常言道:他乡遇旧交,份外亲热。二人越说越投机,不忍分手,于是一道回到府衙。杨知府置酒款待,畅谈别离之情,直至深夜。小米粥见夜已深了,便留宿在府衙,一个人住在客房里。

他进屋刚想上床睡觉,忽听门外传来一声声叹息,小米粥以为屋外有人,开门一看,见四周静悄悄的,喊了几声,也不见有人回答。心想或许是自己多喝了几杯酒,听错了。因此也没在意,关了门,便上床睡觉了。由于他奔波忙碌了一天,感到十分疲倦,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小米粥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推门走进房来,慢慢走到他跟前,对他说:“我知道你是英山县人,到武昌来做茶叶生意的。”

小米粥感到万分惊讶,说:“你是谁呢?深更半夜的,你找我有什么事?”

女子说:“你怕不怕鬼?”

小米粥说:“我不相信人世间有鬼,即使有鬼我也不怕。”

女子说:“你错了,我就是一个屈死的鬼,但我不会害你,只希望你能为我报仇。”

小米粥说:“我不是官员,怎能给你报仇呢?”

女子说:“只要你把我带到英山去,送到张冬青家就行了。”

小米粥说:“张冬青不是前任的武昌知府吗?你和他有啥仇?”

女子说:“这你就不用管了。你明天卖完了茶叶,就拿一把伞到这里来接我。”

小米粥为难地说:“那么多茶叶,我明天一天怎能够卖得完呢?”

女子说:“武昌城边有一个人,叫王明德,你明天去找他,他会给你一个好价钱。”

小米粥一觉醒来,感到此梦十分奇怪。第二天,他悄悄向人一打听,才知道武昌城边果然有一个人叫王明德,沾着他舅舅在朝为官,有权有势,因此在武昌城里开了好几家店铺,这几年生意也做得很顺手。他有了钱,胆子更大了。见邻居傅家的姑娘长得美貌,就几次托人说亲,想娶回家作八姨太,却被傅姑娘断然拒绝。王明德纠缠了半年,都没得到手,心中怀恨,于是给知府张冬青送了许多银子,诬陷她与人通奸并且怀了孕。张冬青受了贿赂,又畏惧王家权势,就以伤风败俗为由,将傅姑娘抓到县衙进行羞辱。傅姑娘情知不能雪耻,暗想自己即使不被屈打成招,今后也是跳进黄河洗不清,无脸见人了。于是摸出自己防身用的匕首,在大堂上剖腹而死,以示清白。张冬青见闹出了人命案,不禁有些心虚,便告老还乡,一走了之,回英山老家养老去了。

小米粥问明情况,心里有数了。暗想:昨夜那位女子,定是傅姑娘的鬼魂无疑了。她受了那么大的冤屈,魂魄在地下怎么能够安宁呢?小米粥也不对外人说破,匆匆赶回客栈,拿了茶叶样品,便去找王明德。

这几天,王明德正接到舅舅信函,要他买一批上好茶叶运到京城,供皇室享用。他跑了几个茶叶行,都不满意,心里正十分焦虑。见了小米粥的茶叶,取出茶具,用新鲜开水冲沏。不一会儿,杯里就是一汪翠绿,在那升腾的热气里,一股清香扑鼻而来,果然是茶叶中的上品。于是用双倍的价格,将小米粥的茶叶全部买下了。

小米粥喜出望外,但心里却又十分奇怪。暗想自己那批茶叶,最多只能是中等货色,怎会有这种怪事呢。他百思不得其解,又不好多说什么。背了银子,回客栈收拾了自己随身携带的行李,又去店铺买了一把黑伞,准备第二天一早就动身回家。

这天晚上,小米粥到府衙客房住宿。他猜想昨夜那女子定会在梦中来和他相见,便早早地安歇了。谁知一觉醒来,也不见那女子出现。小米粥起床等了一会,仍不见那女子的踪影,抬头见窗外曙色微明,心里有些着急,于是喊道:“傅姑娘,我们上路吧。”

话音刚落,一个声音接着说道:“走吧,过沟过桥时你别忘了叫我一声。”

小米粥一听声音,正是昨夜那女子。可四周一看,又不见人影,说道:“我看不见你,怎么带你走呢?”

那声音说:“门外有石狮子拦路,门口又有门神把守,我出不去。你把伞张开,我就跟你走了。”

小米粥把伞撑开,忽觉伞动了一下,像是有什么东西附在了上面。他收了伞,便拿着回英山去了。

走到英山县城,天色已晚。小米粥找到张冬青家,见张家大门紧闭。他站在门前等了一会,也不见有人进出,于是上前敲了敲门。

一个老头拉开小门,探身出来问道:“你找谁?”

小米粥说:“有人托我将这把伞带给你家老爷。”

那老头接过伞看了看,见是一把很普通的雨伞,嘀咕道:“黑天黑地的送伞来做啥呢。”话没说完,就“啪”的一声将门关了。

老仆人拿着雨伞来到上房,见老爷房中灯火通明,张冬青说说笑笑,正在与太太们打麻将,便上前禀道:“老爷,刚才有个人送了一把伞给你。”

张冬青说:“啥子伞这么金贵,要专程送来呢,拿给我看看。”

他接过雨伞刚一撑开,没看到这伞有什么金贵之处,却见一个女子手持匕首,血淋淋地站在他面前朝他冷笑。张冬青惊叫一声:“不好,冤家来了!”便吓得晕倒在地。

太太们看不见那女子,因此心里十分惊异。见此情景,一个个都吓慌了,七手八脚地将张冬青抬到床上,连夜请来医生诊治,也瞧不出老爷害的是什么病。

从此,张冬青便疯癫了一般,哀号哭叫着用手抓自己的腹部,把皮都撕扯下来了,鲜血淌得遍身都是,变成了一个可怕的血人,整个胸部也露出红紫的血肿。他一会儿又手舞足蹈,似向空中鬼魂哀叫:“我求求你,别剖我的肚皮啊呀!啊呀!疼死我了!”他左手打自己的耳光,右手抓扯自己的腹部,失去神志,疯狂地打呀,叫呀,撕呀那模样煞是吓人。

家人这才明白,老爷是鬼魂附身作祟,连忙请来道士作法驱鬼。道士摆起香案,披了法衣,手执桃木剑,在院内诵经作法,念念有词。用红笔朱砂画了数道符咒,一张张地焚化,又请来六丁六甲,帮助驱除鬼魂。他正在作法,突来一阵阴风,飞沙走石,风中传来阵阵悲楚的鬼哭声。一时间,灯光暗淡,青烟盘旋,烟雾中露出一个年轻女子的身影,手持匕首,飘飘荡荡,隐隐约约,把站在四周看道士作法的人们都吓呆了。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女鬼报恩
下一篇:替死鬼
 
搜索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