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是鬼

 
我想我是鬼
2014-05-12 21:13:33 /故事大全 /被围观

我是一只鬼,也许应该说是一个鬼。我搞不太清楚鬼应该是论只还是论个这个问题,我甚至都搞不太清楚自己到底算不算鬼。因为我没有鬼该有的一切特性,我走路有声音,而且体温是正常的,不能穿透物体,最重要的是我有形体,不怕日光。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不知道自己已经是一只鬼了。

我生性有些孤僻,从小到大只有很少的几个朋友,虽然我跟所有的人关系都不错。用我朋友的话说就是,我给人的感觉总与人有那么一段距离,虽然看起来亲切,可时间久了就感觉到其中的疏离。

上大学后,我继续自得其乐地满世界疯跑,在不断行走的过程中,有辛酸、有苦涩、有浪漫、有甜蜜,都是我所追逐的不平淡的生活。由于不停地外出,我待在学校里的时间相对减少,但只要人在学校,我是不排斥跟同寝室的人一起逛街的,毕竟她们是我朝夕相处的人。

所以那个没有外出的夏日周末,老大喊我一起逛街时,我没有拒绝。所以夕阳西下时,我看到了老大长着尖尖的耳朵和尾巴的影子,也看到了没有影子的自己,由此我知道了老大是一只幻化成人形的狐狸,而我自己却是一只没了躯体的鬼。

人常说午夜12点与正午12点是诸神交班、神力最弱魔力最强的时刻,其实不然。夕阳西下时,才是真正的逢魔时刻,这还是很久很久以后我才知道的。

纵然知道了自己是没有影子的鬼,我还是无法接受,自己怎么就不明不白地成了一只鬼,我在什么时候丢了自己的呢?为什么同学、朋友、父母,甚至是我自己都没有感觉呢?

我找不到可以给我答案的人。

据说,人死去鬼魂还留在世间是因为执念太深,可是我无欲无求地生活了二十几年,又有什么执念促使我仍盘桓在这儿呢?

借着表姐结婚的理由我跑回了家,开始找寻丢失了的自己。然而姐姐出嫁的前夜,我却落荒而逃。我无法以一只鬼的心态去面对父母亲切的笑容,无法去参加表姐那喜洋洋的婚礼。我怕自己伤感,伤感自己不知着落的未来,更怕自己给姐姐带来晦气,毕竟人家都说鬼是不吉利的,而我终究已成了一只鬼。我茫然地盯着车窗外黑黢黢的世界,不知道自己该从哪找寻丢失的自己。

“小姐,旁边有人吗?”

下意识地摇摇头,我仍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身旁是否有人与我无关。夜深了,车上的旅人渐渐入睡,我却依然毫无睡意,索性拿了烟蹲到吸烟处去吸。

不知什么时候起,我喜欢上这种蹲着的感觉,于是我常常双手抱膝,埋下头把自己蜷在角落中拒绝任何人接近,尤其是当我知道自己成为一只鬼以后。

“你不快乐,为什么?”一片黑影笼罩了我,熟悉的嗓音。

我仰起头,从我蹲着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他压低的帽檐下深邃的双眼。可令人惊讶的是,一只为黑色,一只为蓝色。自从知道自己是一只鬼以后,已经很少有令我惊讶的事了。

我盯着他伸出的手好久,才明白他要拉我起来。我缓缓伸出手轻轻握住,一阵熟悉的眩晕感笼罩了我。

“借肩膀靠一下,我头晕”话未完,人已被他拥在怀中。

温暖的气息包围了我,才惊觉自己体温已不似以前那样温热。原来我还是有了鬼的特征,我苦笑,欲推离他,却被他更紧地抱在怀中。

“你不快乐,为什么?”他执意地追问。

我能告诉他为什么我不快乐吗?我要怎样告诉他我不快乐是为什么?难道要我告诉他我是一只鬼,一只莫名其妙地不知道怎样就成了鬼的鬼?

用力挣出他的怀抱,我快步走向座位,一阵寒意浸入骨髓,还是不习惯这冰冷的温度,还是眷恋那温暖的怀抱呀。

难怪安妮要说:“一个女子的寂寞是漏洞百出的。”只要有人对他好,就会不由自主地变为依恋。我又寂寞多久了呢?但是我是不同的,我不可以依恋人,我只是一只鬼呀,我告诫自己。

“告诉我怎样才能使你快乐?”他抓住我。

“为什么是我?”无法漠视他锲而不舍的声音,我也有了一丝好奇。

“你的迷茫让我心痛。”

“你骗过多少女孩?”好会花言巧语的一个男人,我在心底暗忖。

“你是第一个让我主动说话的人,因为你的表情太无助,又冷漠得拒人于千里之外。”他的眼睛盯着我,仿佛要把我看透。

“可你还是粘上来了,是不是?”我轻笑,躲闪着他的目光,掩藏自己的思绪。

“我喜欢看你笑。”他的手抚上我的脸。我没有躲,我是真的眷恋他手上的温度。自从知道自己是鬼后,我就再也没让任何人接触过我的身体,我怕被人发现我的变化,虽然之前也没人发现过,可还是有心虚的感觉。

张口欲说些什么,却突然发现他的目光已落在地上——他影子旁边空白一片的地上,他发现了吗?似乎感觉到了我的异样,他的目光又调回我的脸上。

“你怎么了?”我猜此时我的脸色一定煞白。

“如果我告诉你我是鬼,你信吗?”我的声音低到自己都听不到的地步。

“我知道。”这次笑的反而是他。

“我说的是真的。”我紧张地盯着他的脸,怕他以为我在开玩笑。

“我说的也是真的。你虽然有形体,不怕光,可是你没有影子,身体的温度也不似常人。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是鬼。”

“你不怕我?”

“怕?怕就不接近你了。一个都搞不懂自己为什么是鬼的鬼能伤害别人吗?”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为什么还要追问?那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吗?”我抓住他的手臂问得有些急切。

“我只是接近你的时候能感觉到你的思绪,并不知道前因后果。”他有些无奈地摇头。

“那你呢?你又是人还是鬼?”我忽然有丝期盼想找一个伴的念头那么强烈。

旁边有人走过,惊讶地盯了我一眼,大约当我脑子有问题吧。

“我是人,只是比别人多看到一点东西而已。”他洞悉一切地笑笑,指了指自己不同色的眼睛。

“哦!”我失望地低下头,原来他是人呀,我下意识地离他远了一点。都说鬼阴气重,我不想害人。

“我不在乎。”他随着我的的动作迈进了一大步,把我逼到了车门处,不允许我逃避。

“既然早就知道了,何苦来招惹我?不要让我有了希望再失望,放过我吧。老天已经跟我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你就不要再掺一脚了。”我拼命忍住欲夺眶而出的泪,有多久没有流泪了?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好累好累。

“是我不好,让你难过。”他把我拥在怀中轻拍我的背,好像安慰一个不懂事孩童。

不再去计较他接近我的目的是什么,反正我的生活早就成了这种过了今日不知道有没有明朝的状况,就让我放纵一下自己吧,我放任自己贪恋他的温暖。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怒晴鸡
下一篇:僵尸扑人
 
搜索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