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命哨

 
索命哨
2020-08-01 10:45:45 /故事大全 /被围观

飞来横祸

秦三观是个货郎,成天推着一辆独轮车走村串镇。车上装着各种小物什。进了村口,拨浪鼓一摇,吆喝一声,乡亲们知道他来了,就来买自家需要的东西。他也顺便收些东西,像鸡蛋啊,姑娘家的长头发啊,废铜烂铁啊,但大件不收。

这天傍晚,他来到红柳村前。叫卖了一天,他实在累了,就放下车子,坐到路边的石头上歇息。此时,红柳村里炊烟袅袅,还不时飘过来一阵阵饭菜香味,秦三观也觉得肚子饿了,就拿出干粮和水袋,吃一口干粮喝一口冷水,再望望村子里的炊烟,闻一闻饭菜香,心里一阵失落。

秦三观丢下干粮和水袋,拿过拨浪鼓,摇了几摇,待鼓声落下,他清了清嗓子,大声唱道:“华山修炼春复秋,白云青松作伴俦,山间时有恶瘴起,万物为此皱眉头……”他唱的是《宝莲灯》中的一段。他时常走村串镇,逢到演戏,就停下来看,看得多了,就记住了。此时他心情差,想起这一段来了,随口唱起。

秦三观唱一段,就摇一段鼓,唱腔与鼓声相和,倒也热闹。鼓催唱,唱催鼓,他连唱带比画,倒也像了七分,简直把官道当成了舞台,而他就是那舞台上唯一的角儿了。

他正唱得带劲儿,忽听旁边有人击掌叫了一个“好”!他忙停下来,扭头看去,见是个矮胖的中年男人站在一边,也不知道是什幺时候来的。他不好意思地说道:“见笑了。”那中年男人走到他跟前,抱拳行礼,说道:“我是和庆班的班主宋一良。小兄弟,你这戏是跟谁学的呀?”秦三观说他没跟着师傅学过,只是看人家演过,就记下来了。宋一良竖起大拇指说:“听几场就能唱成这样,真是天才!小兄弟,你跟着我走吧。我保证请来最高明的师傅,把你教成角儿,让你一辈子吃香的喝辣的,过得滋润!”

秦三观摇了摇头说:“我可不想天南海北地走,像个没线儿的风筝,不知道飘到哪里。”说完,他推起独轮车,进了红柳村。

进了红柳村他才知道,一个大户人家给老母亲祝寿,特地请来了和庆班,要唱三晚大戏,现下正在搭戏台呢。村里有戏班子唱戏,乡亲们就一门心思地想着看戏,没谁会来买东西了。秦三观也没心思看戏,推着车子穿村而过,回他家所在的回龙村去了。

累了一天,秦三观早早地睡下了,睡得很死。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秦三观就起了床,觉得口渴,就到水缸边舀了一瓢凉水喝。他正抱柴做饭,忽然觉得嗓子里一阵火烧火燎,又忙去喝了一瓢凉水,但嗓子没润凉下来,反倒更干疼了。他想喊想叫,可嗓子里像塞了一团火炭,喊不出,也叫不出。

秦三观急得跑到镇上,敲开了隋郎中家的门。隋郎中让他张开嘴巴,看了看他的喉咙,又给他号了号脉,再问他发生了什幺事。秦三观只能胡乱地比画着。隋郎中无奈地摇了摇头说:“有人给你下了哑药。我给你开服药,试试吧。”隋郎中铺开纸开起了方子。秦三观却愣住了:谁会给自己下哑药呢?

秦三观拿着隋郎中开的方子,到生药铺里抓了药。他提着药包往家走,心里头却还在思忖着:这些日子,他的生活一如既往,并没得罪过什幺人呀,怎幺就遭了如此黑手呢?唯一不寻常的,就是昨天傍晚他在红柳村外唱了一段戏,和庆班的班主宋一良想邀请他入班,他没有答应。难道就此惹下祸端?秦三观越想越觉得就是这幺回事儿,一时恨得咬牙切齿。

那宋一良,是怕他被别的班子请去唱红了,和庆班就不好混了,所以才对他下了毒手吧。秦三观越想越气,咬紧钢牙,誓报此仇。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印章之谜
下一篇:死去活来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