靓女也“疯狂”(4)

 
靓女也“疯狂”(4)
2017-01-10 16:42:18 /故事大全 /被围观

谢春红走到郊外又站住了,她这副样子蓬头垢面,衣不遮体,又遍体鳞伤,如何面对大街上的行人啊?熟人见了问起来更无法答复。

在城外一直呆到天黑,谢春红才往家走,进城后不敢走在路灯下,只好从背街摸回到家里。见她这副模样,白胜打了个激灵,惊诧道:“快说,出什么事了?!”

谢春红木然地说:“我被刘毛虎和他女人打了。”

白胜瞪圆眼睛:“为什么?”

“你还用问为什么!”谢春红从白胜怀里夺过白平,对他说,“咱们离婚吧,这孩子怕也不是你的,给我算了,我把他养大成人……”

谁知白胜又从谢春红怀里夺过孩子,咬牙切齿地说:“这样岂不便宜了那小子!”

谢春红说:“这是我的事,不用你管!”

白胜慷慨激昂地说:“你是我妻子,我不能看着你受辱!”

白胜表面上对刘毛虎咬牙切齿,心里却偷着乐——这些天为躲赌债藏在家里做缩头乌龟,正想敲诈谁一家伙呢,没想到妻子竟出了这种事,这不是天上掉下来个大元宝么?他知道刘毛虎这小子有的是钱,要是敲诈他个几十万,自己还能东山再起。

第二天,白胜抱着白平去医院化验血型,化验结果果真与自己的血型不对,他一下子来了精神,高兴得差点跳起来。

白胜从医院出来并没有回家,而是抱着白平直接去了电业局局长刘毛虎家。刘毛虎认识白胜,知道来者不善,就赶紧给他泡茶。白胜却绷着脸说:“我不是来喝茶的!”

刘毛虎问:“那你来做什么?”

白胜说:“我上午抱着白平去医院做过鉴定了,才知道他不是我的种!”

刘毛虎冷笑着说:“他是不是你的种跟我有什么关系?”

白胜瞪眼道:“你泡我老婆几年,还把她打了,你说跟你有没有关系?”

刘毛虎满不在乎道:“我泡你老婆怎么样?这孩子是我的种又怎么样?”

白胜说:“现在是法制社会,我也不把你怎么样,你赔我50万元精神损失费和白平的抚养费,孩子归你,从此咱们两清。”

刘毛虎“哈哈”笑道:“既然知道这是法制社会,为啥不去法院告我?来家里有什么用?”

白胜说:“我知道,你岳父是县长,你老爸是千万富翁,你家有钱有势,公检法奈何不了你!”

刘毛虎威胁他道:“既然知道,就别来我这儿无理取闹,你这是私闯民宅知道不知道?我现在只用打个电话,公安局马上就来人抓你!”

白胜拍着他家的桌子骂道:“刘毛虎你他妈拿这话吓谁呀?你睡我老婆还有理,老子今天就住在你家不走了,看谁敢来抓我!”说完,鞋子一脱,就势往沙发上一躺,跟他耍起无赖。

刘毛虎知道白胜是一个市井无赖不好缠,吓是吓不住的,就哄他道:“白胜,你说的数目也太大了,总得让我考虑考虑吧?你先回去,等我考虑好了再说。”

白胜说这还像句人话,就抱着孩子回去了。

接着,白胜几次去找刘毛虎,问他考虑好了没有。刘毛虎每次都说还没有,让他再等等。白胜的耐心是有限的,他知道刘毛虎在耍他,就破口大骂道:“我操你祖宗刘毛虎,你少给我耍无赖,论耍无赖你还得跟老子学!这事你再敢给老子拖一天,让你后果自负!”

刘毛虎走到白胜面前,用指头捣着他的头说:“给脸不要脸是不是?再不走我可真要报警了!”

白胜一拳砸到刘毛虎的脑门上:“报警去吧,我等着!”

刘毛虎想到,像白胜这种人,既然吓不住他,还真得给他点厉害瞧瞧呢,于是捂着被打肿的脑门拨通了他在公安局的好友——刑警队长王彪的电话。

白胜被王彪强行按进警车里的时候,还指着刘毛虎骂道:“刘毛虎你等着,老子出来杀你全家!”

刘毛虎想,这回得把白胜镇住,不然他出来后还要找他闹事,这样他就永不安宁,于是就给王彪打电话,要他好好收拾白胜,让他多吃点苦头。

第二天,王彪在电话中给刘毛虎汇报“工作”:“我把那个无赖收拾齐整了,‘坐火车’、‘骑恐龙’、‘吃螃蟹’,三关没过他就老实了,问他出来后还找刘局长闹不闹了,他说不敢了,死也不敢了——这才把他放出来。”

王彪说完“哈哈”大笑,刘毛虎受了感染,也跟着笑起来,笑完了这才跟王彪说:“咱们现在去醉红潮美食城,中午我请客!”

下午,从醉红潮美食城出来,刘毛虎又把王彪拉到自己家里,说是找人和他打麻将。就在这时候,外边响起了敲门声,刘毛虎笑道:“正想找人打麻将呢,不想人就来了。”又转身对妻子马桂英说,“过去开开大门,看看谁来了。”

马桂英过去打开门,不禁尖叫一声,没想到来者竟然是白胜。白胜披着一件军大衣,神色凝重地从外边走进来。刘毛虎就跟妻子马桂英说:“有什么可怕的?不就是白胜吗?让王彪跟他说话!”

王彪朝白胜喝斥道:“白胜你给我滚出去,在看守所你咋给我立的保证?”

白胜说:“我不是来闹事的,我是来找刘毛虎说话的。”

刘毛虎说:“行,有话你说吧。”

白胜说:“刘毛虎你真够意思,睡我老婆还让公安局抓我,对我严刑拷打,让我九死一生!我已经因此丧失了劳动能力,你得给我100万!”

“才隔几天?又涨了50万。”刘毛虎冷笑道,“我要是不给呢?”

白胜用一种平静的口气说:“那么谁都别想活着出去。”

凭着多年干公安的经验,王彪马上意识到了什么,大惊失色道:“白胜,你想干什么?!”

王彪说着扑上去就要控制白胜,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只见白胜大衣一甩,拉响了捆在身上的炸药。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一桩惊天血案就这样发生了。刘毛虎和他妻子马桂英、宝贝儿子刘东,还有好友王彪,包括白胜在内,全都被炸得血肉横飞……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隔不断的情缘
下一篇:圣旨奇缘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